邮箱:
密码:
  第二天,天刚麻麻亮,朱明轩的大老婆就跑到警察局哭报案情。朱明轩的副手闻讯大惊失色,急派人去乾州把案情报知朱明轩。是时,朱明轩正和彭子玉商量出兵剿匪之事。得知此消息,朱明轩哭求表兄火速出兵。新编第五师这次调到陕西,任务是要去围剿陕北红军。上峰让他们暂且待命休整。剿除土匪是地方武装的事。彭胡子本不想涉足地方上的事,加之舅舅为富不仁口碑很不好。他早有耳闻。尽管表弟哭求与他,他还是有点犹豫不决。但是徐大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上作乱,激怒了彭胡子,他猛一拍桌子,说了声:“不灭匪患,何以安民!”随后喊道:“石头!”  “有!”爷爷应声站在彭胡子面前,身子挺得枪杆一样直。  彭胡子命令道:“你带特务连去北原,务必全歼盘龙山的土匪,匪首徐大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爷爷不敢怠慢,当天就带着特务连和朱明轩到了北原县。  我的家乡在雍原县北乡。雍原和北原相邻,家乡距盘龙山只不过三十来里地。我去过盘龙山,沟深梁大林密人稀。当地流传着许多刀客和杆子(土匪)的传奇故事。  离开家乡七年了,爷爷对一切都很感到陌生,不甚了解。部队刚从湖北调到陕西,暂时驻扎在乾州。乾州距雍原不到二百里地,说远也不远。他本想等到部队驻扎稳定后再回家去探望父母弟妹,几年别离,他十分想家。可他想到离家时说了大话,娶不上媳妇混不出个人样来就不回家。现在虽然当上了连长,可媳妇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他觉得回去无颜见“江东父老”,因此他迟迟没有回家。没想到突然接到剿匪的命令,他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他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剿灭了这股土匪,无论如何也要回家去看看。  一路上爷爷向朱明轩详细询问匪情。他原以为徐大脚是个彪汉,一打问这才知道徐大脚是个年轻女人。他惊讶不已,心里说,离家几年家乡竟然出了个女匪首。他在心中暗暗嘲笑朱明轩,堂堂一个县警察局长连一个女人都斗不过,真是丢人!  再后的闲谈中,爷爷这才知道朱明轩的老家朱家寨虽然与自己家乡贺家堡不属一县管辖(朱家寨隶属于北原县,贺家堡隶属于雍原县)但相隔只有七八里地。他本想跟朱明轩打听一下家里的情况,可转念一想,朱家是富绅大户,自己家是穷家小户,素无往来,此时跟朱明轩打听家里的情况,闹不好朱明轩还以为他想攀高枝。他是个耿直刚烈的汉子,不愿别人误解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爷爷来到盘龙山,仔细察看地形,见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不能贸然进攻,便按兵不动。朱明轩却坐立不安,不住地催他攻打盘龙山。爷爷有点不高兴地说:“朱局长,盘龙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能智取,不可强攻。”  朱明轩急道:“我老婆还在徐大脚手里呢。”  爷爷不以为然地说:“据我所知,土匪绑花票,一是做压寨夫人,二为钱。徐大脚是个女人,她不需要压寨夫人。朱局长不妨使些钱把你姨太太赎回来。这也是缓兵之计,一旦有时机咱就打他个锅底朝天。你看咋样?”  朱明轩无法可想,只好让人上盘龙山与徐大脚讲和。徐大脚给花票开出了五千大洋的高价。朱明轩咬牙忍痛凑足了五千块大洋,让人送上山赎人。没想到徐大脚收了银洋还不肯放人。  徐大脚让人把朱明轩的小老婆带过来,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二头目彪子,问道:“这个花票漂(漂亮)不漂?”  彪子不知其意,随口答道:“漂。”  “你想不想玩她一回?”  彪子嘻笑起来。他二十郎当岁,黑黑明明都做娶媳妇的美梦。看着眼前的漂亮女人,他心里直痒痒,巴不得娶她做媳妇。  徐大脚说:“你傻笑啥,想不想玩她?”  彪子虽是山寨的二头目,可他知道女寨主的凶狠,哪敢说实话,只是傻笑。  徐大脚冷冷一笑:“你把她给我干了!”  彪子以为听岔了耳朵,呆眼看着徐大脚。徐大脚恼火了:“看我干啥,耳朵聋啦!把她给我干了!”  彪子看出徐大脚是真要他干这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大喜过望,上前就拉那个女人。女人泣声求饶,彪子象只发了情的公狗不管女人怎样求饶,拉着她的胳膊往屋里拖。徐大脚想起了朱大先生欺辱她的情景,心中怒火又添。她要以百倍的疯狂报复朱家!她又冷笑一声:“别进屋,就在这里干!”  彪子略一迟疑,随即脱了裤子,又扒光那女人的衣服。女人哭喊着拼命挣扎,彪子野兽似的把女人压倒在脚地就干了起来。女侍们见此情景都转身走开了,男匪们围成一圈瞪大眼睛看西洋景。送赎银的老汉是女人的叔父,他跪在一旁双手掩面放声大哭……  彪子干罢刚要穿裤子,徐大脚收住笑声,抡起手中的马鞭就抽他的光屁股。他被打傻了,龇牙咧嘴地叫着,却不敢躲避……  女人回到县城的当天晚上就上吊自尽了。朱明轩悲愤交加怒火填胸,当即就催爷爷发兵。爷爷也是一腔怒火。是可忍,孰不可忍!徐大脚不除北原民众无有宁日。可他考虑到,如果强攻盘龙山,仅靠他的特务连和朱明轩那点人马是不够的。兵法云:十倍围之。思之再三,他劝朱明轩暂忍一时之气,寻机再战不迟。朱明轩却不听他的劝阻,愤然道:“不割谁的肉谁不痛,指靠谁都不如指靠自个。”怒气冲冲带着他的人马去攻打盘龙山。  早有探子把消息报上了盘龙山。徐大脚闻讯冷笑道:“有种的你们就来吧,姑奶奶陪你们玩玩!”  朱明轩的人马刚进盘龙山就遭到了徐大脚的伏击,只逃出了十几个命大的。朱明轩冲在前头,没逃出来,被枪子打成了马蜂窝。  爷爷闻讯大吃一惊,急忙报知彭胡子。彭胡子也十分震惊,他恼羞成怒,亲自带一个加强营来到北原县。他把爷爷训斥了一顿,一仗未打就让朱明轩丢了性命,到底是怎么搞的?!爷爷知道彭胡子正在火头上,吓得一声也不敢吭。  第二天,彭胡子兵进盘龙山。到了盘龙山,但见沟壑纵横,林木丛生,不见路径人迹。此时彭胡子才明白爷爷迟迟不进兵的原因,朱明轩为啥丢了性命。可他那里肯善罢甘休,他吸取教训,步步为营向盘龙山深处进兵。  早有探子把彭胡子进兵盘龙山的消息报给徐大脚。徐大脚虽是女流之辈,也没读过<<孙子兵法>>之类的书,却很懂游击战术。她见彭胡子来势汹汹,人多势众,就不跟彭胡子的部队硬碰硬,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盘龙山地处陕甘交界,方圆数十里,山虽不高,但梁多沟深林密,地形复杂。她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跑起来如行水流云,飘忽不定。彭胡子的部队进了盘龙山,如老牛掉进了井里,有力没法使。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很难抓住徐大脚的踪影,反而常常被徐大脚的人马偷袭,折了不少兵卒。彭胡子没想到自己一个加强营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女土匪,他十分恼怒,夜不成眠,几天的时间鬓角添了不少白发。就在这时,爷爷给他献了一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