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早晨,拎着提包走下楼梯。随着车轮子的滚动。一天的生活就此开始。  上海作家协会的工作,看去和它所在的那个庭院一敏,平静、悠然,多少天里也听不见一声喧哗。到了日子。一本本杂志自会如期印出来,一本本新书也全在上海或是外地的出版杜出版。  随着岁月的流逝,细心的人会发现,出入庭院的人中,会增添一些新的面庞。年纪大的作家,在渐渐老去,风华正茂的中青年作家们,逐渐习惯了庭院里的一切。我们时在大厅里为老作家祝贺创作生涯五十周年、六十周年,甚至七十周年。我们时在会议室内研讨某一有争议的作品。我们也经常在这里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们谈论文学的话题。有时候我们为找到共同的语言兴奋,有时候则是你谈你的,我谈我的。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谈的仍是“文学”。  日子也真在这样的岁月中一天天地过去。我的时间也便几乎天天泡在这样的生活里。和创作有关的一切,自然都是工作:看去和创作并无直接关系的一切,其实也是工作。有作家协会这一个机关在那里,自然就会有所有机关的一切。只因为作家也是人,也有所有人都需解决的一切实际问题。大到分房子、出国,小到一些药费报销和补助。甚至龙头里不来水,夜里小偷光顾了办公室!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