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华尔街来客  电视剧故事  华尔街股市大跌,拉动世界股票市场急逮下挫。  交易大厅一片狂抛之声。  美国青年罗恩·安德鲁斯在纽约唐人街和意大利街的交界之处一家酒馆内翻酒闹事。这是一家意大利人开的店。多多少少有些背景。安德鲁斯故意寻衅,很快被店内一帮子人痛打后丢出店门,跌倒在路边。  他的反常举止引起了孤身一人在小酒店内独酌的意大利富翁马里奥·安东尼的注意。  老头儿不慌不忙地付了款走出来寻找刚挨过揍的安德·鲁斯。意外地看到了在纽约街头少见的一幕。他不由留神多看了几眼。  离意大利餐馆不远,有一家规模不小的中国餐馆。正在中国餐馆内宴请采访的哥哥程宗仁及省外经贸委年轻有为的副主任于从盛的程宗杰出于同情和义愤,救了安德鲁斯,使他幸免于隆隆疾驶的车轮之下。同桌一起招待国内来客的何大兴却觉得宗杰是多管闲事。  于从盛和程宗仁是到美国来引进成套设备并为矿山开发招商引资的。程宗杰和何大兴都表示为自己的相国在世纪之交开发西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于从盛一下子就看上了机敏灵活的何大兴,对宗仁一副书呆子模样的弟弟宗杰,则不大相信。  由于宗杰的见义勇为。从此和安德鲁斯结成好友,从宗杰的嘴里听说了他哥哥是到美国来招商的。安德鲁斯也大感兴趣。  莎蒂艾伦来探望安德鲁斯。认识了程宗杰。这女孩的气质与众不同,她酷爱东方艺术。主动提出向程宗杰学说中国话。  程宗杰一口答应。他觉得。和莎蒂的相识对他来说是生活中的转机。他衷心地想要帮助自己的哥哥,用自己这些年来学到的金融知识和实践为祖国西郎的大开发作一点贡献。  莎蒂是安德鲁斯的女友,她赞成安德鲁斯有远大的理想,但对他全身心地投入股票投机很不赞成,可安德鲁斯做梦都在想着要从股市上翻起来,只是苦于没本钱,他只得经程宗杰的介绍,住进港商鲁芒的太太廖蓉馨出租的小楼里。莎蒂来到小楼。也认识了小楼的主人和住在小楼里的一帮房客:  廖蓉馨是太空人鲁芒的发妻,带着一双儿女住在新泽西州的别墅里。她不甘于寂寞。也为了不致于坐吃山空,在法拉盛买下一幢小楼,靠出租小楼罐点钱打发光阴。鲁芒虽有积蓄,但控制很严。他们存在银行的钱必须双双签字才能提取。经常来往于香港、上海、美国的鲁芒在上海有情妇,情妇肖风娣催逼着鲁芒离婚,鲁芒向廖蓉馨摊牌,廖蓉馨不从。两人僵持着,互相之间只剩下了一个夫妻的名分。  为此,廖蓉馨开始把小楼作为自己主要的经营收入。小楼里居住着一帮来自各国的各色人等:  职业经常在变化,后来堕落为蛇头,目前正积极为洋人拉皮条的汪伟成。  来自上海医科大学的女生柯静,她在这里租了一间屋,却时常她也从心灵深处对宗仁怀有好感。  文革中的西南山乡,他们的爱无法发展。在一个看守谷子的夜晚,山寨上的一个二流子试图对滕丽莎非礼,被宗仁所救。滕丽莎偎依在宗仁的怀里,坐在小河边啜泣到黎明。  文革以后,知青们一个一个全走了。中央音乐学院来了一个名额。人们决定要多次礼让的宗仁去。他们说不懂音乐的宗仁可以去学音乐理论,再不能耽误他的前程了。这时,已在乡间任副区长的宗仁正在开三干会。他刻意在县城的晚会上,安排滕丽莎的钢琴独奏,又花大力气说服了周围的干部,把中央音乐学院的名额让给滕丽沙。  滕丽沙闻讯,特来向他表示感谢,他只说了一句,你是属于音乐的,让滕丽莎感动得掉下了泪。  滕丽莎如期去了中央音乐学院。在那里发奋学习,第三年就被美国裘利亚音乐学院录取去深造。现在她干出了这么大的成绩,宗仁觉得机会实在难得,应该去看看她的演出。  宗杰却听得出哥哥难以启齿的弦外之音,他感到哥哥如此激动地赶十几个小时的路程,是寻梦、圆梦去的。  在布法罗钢聋独奏音乐会上,独奏钢琴曲已进入最后一个曲目。  鲜花、彩旗、闪光灯镜头和济济一堂的中外来宾,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滕丽莎的演奏。她的未婚夫,那位热爱音乐的中年富豪罗琪维,是在香港回归的那年听信了谣言移居美国的。现在他极想完成了婚事,回到亚洲去,寻找新的投资机会。此刻,他双手捧着大束的鲜花,如痴如醉地倾听着她的演奏。  滕丽沙演奏的最后一支曲子,正是她倾拄心血、融进了她深厚感情及毕生经历写成的(山乡之恋)。  她一边弹奏,一边想起了最后那次出国前赶回西南山乡探望还生活在那里的宗仁的情形:  她给宗仁拍发了电报,即将出国深造,想回山乡来看一看曾在青春岁月里洒下过汗水和泪水的无限辛酸的土地,想回山乡来看一看他。  她坐了飞机坐火车,坐了火车坐客车。坐了客车又搭上了马车、才来到县城下属的偏远闭塞的区政府所在地——一条小街。  她怀着姑娘家的一片深情,给宗仁带了很多礼物,还有想了多久的一肚皮的话。但是从中午等到晚上,宗仁都没有回来。她意识到这呆子在躲避她的爱,从小卖部买来一支粉笔,在门板上写下大大的三个字:“恨死你!”  把礼物忿忿地丢在门口,她噙着眼泪。依依不舍地转身走了。  在她就要跨上最后一班客车时,跑来一个光脚板的小孩,递给她一封信。信是宗仁写的:祝贺她走上辉煌的艺术之路,攀登上挚爱的艺术高峰  客车远去,她回首嵯峨的群山,眺望着贫穷落后的山乡,手捧书信。泪如雨下  在钢琴板的返光中。她竟然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梦中恋人宗仁在走来,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弹奏得激越而又欢快,使得钢琴曲取得一种从未有过的美感  罗琪维得意得要陶醉了。  掌声如潮,滕丽莎冲出鲜花、摄像机、闪光灯的包围,奋身仆向宗仁。  罗琪维捧着鲜花,目睹这一幕,气得目蹬口呆。尽管他身穿高贵的名牌夜礼服。但在气质非凡的程宗仁面,仍然感觉逊色和不敌。  宗杰给哥预订了客房和回程车票。一人赶回纽约去。他写下一张条子“哥哥,你应该圆梦!”  滕丽莎也舍弃了一切应酬、酒会、采访,只和宗仁单独相处。  她要向宗仁倾诉一切。坦露自己的爱。但是宗仁却告诉她,他已有家有口,妻子叫崔菊平,女儿叫程勤勤。他还是一县之长。鬓角染上白霜。他是公出,不能一一  滕丽沙不顾切地喊着:这有什么,这我都料到了,都知道。  可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种假日旅店里没任何人会来干涉我们。我们是彻底自由的。我们这样做,不伤害到任何人,我要,我就是要一一  宗仁则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汹涌的爱、面对着个性仍是那么倔强又和当年完全不一样的蘑滕丽莎。脸色惨白,手足无措。他执意要滕丽莎送他回弟弟订下的旅馆去。滕丽沙看他恐惧成这个样子,又怜悯又无奈又忿然地开车送他回假日旅店。在到了旅店之后。她却坚决地不走了一一正在两人僵持不下时,罗琪维气冲冲地在旅店窗外按响了喇叭。  滕丽沙无奈地上了罗琪维的车。罗琪维追问她是怎么回事。她顶撞一般说:“我不早就告诉过你,你并不了解我嘛……罗琪维深爱着滕丽沙,听了这话,发疯一般把车开得飞快,几乎吓着了滕丽沙。  四  安德鲁斯在马里奥的支持下,挟有大笔资金。趁着一路上涨的牛市,大发起来,俨然成了一个富裕的趾商气扬的布洛克一一股票经纪人。  他买了新车,在新泽西购下了有五卧三厅、高顶客厅的全自然采光的豪华高雅的别墅。  他得意至极地带着沙蒂来到这里。车子一路开进来。他指点着别墅四周的林木、草地,以炫耀的口气介绍着,外墙贴的是砖面。环形的车道不需倒车,草地上是自动的洒水系统,屋子里是冷暖空调齐备,大理石的壁炉。他对莎蒂说。这不是度假中心、福利院,而是他已拥有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瞧瞧吧。二十二英亩的太湖坐落在八十八英亩的枫林中。并排的两幢石头大屋。完全是现代化设备。更主要的是离繁华的纽约市才一小时一刻钟的路程。他又拉着莎蒂来到湖边说:这平静的湖面酝酿着鲜美肥硕的鱼虾,一年四季这儿是气象万千。  他告诉沙蒂,一幢楼是马里奥买下的,一幢就是他的。他以为光凭这些就能把年轻的莎蒂镇住,征服莎蒂的心。说着话他就要莎蒂嫁给池,并要和她上床。  谁知莎蒂对这一切极其冷漠。她觉得安德鲁斯发财以后。充满了霸气,她对安德鲁斯粗俗的提议嗤之以鼻。忿然地指责他一点也不懂得爱情。  另一幢别墅里传来马里奥和贺巧艳的追闹嬉笑之声,应何大兴之邀来别墅度假的于从盛和那个欧亚混血姑娘也坐在花园里。  混血儿脉脉言情地瞅着于从盛。随着她的一招手,于从盛也跟着走进了别墅,混血儿见他进屋后,亲呢地拽住了他。  安德鲁斯指着正在花园里发出笑声的一老一少说:什么爱情,你看人家来自东方的姑娘,都这么开放,你还  “那你就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爱情!”莎蒂忿然说着,一气之下离开安搏鲁斯。  同样来玩的库利奇认为一定是程宗杰从中插了一脚,莎蒂为这个东方男子所吸引了。  安德鲁斯将信将疑。  屋子里,混血儿在弹琴,于从盛站在一边聆听。琴声悠扬。将息末息之时,混血儿一把抓住了于从盛的手。于从盛吓得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便走。混血儿在背后忿忿地瞅着他。  何大兴开门进屋,也忿忿地自语着:“这家伙还不上钩”  花园里。库利奇仍在讥诮安德鲁斯网不住莎蒂。他把目光移向了贺巧艳,自言自语地说:“你啊,瞧我的  莎蒂果然蹿去找程宗杰了。  不料卢文彬正在向程宗杰叙说他和贺巧艳之间产生的裂痕。  他实在不能明白,在北京生活时经常对他说,出国一定要洗淋浴千万别染上艾滋病的贺巧艳,出国之后没多少日子。怎么这样快就变了  程宗杰沉吟着无言以答。不知怎么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对比哥哥程宗仁,小楼里的人物,似乎个个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柯静到汉麦特的住处,风流之后,再一次提及结婚之事,汉麦特装聋作哑,柯静责备他骗人。  汉麦特说:我已经让你来到了美国,办身份应该是你自己的事。你别想以结婚来办身份。况且,你不能永远这样子无所事事。  我不是百万富翁。既然到美国,你就得自食其力。  柯静伤心地回到小楼里来,关紧了门,给她在国内时的恋人吴庆余打电话说事情毫无进展。  吴庆余是先她来到美国的上海人。在一时没能力把柯静办到美国来的情况下,柯静就走了搭识汉麦特的途径。  廖蓉馨的丈夫鲁芒回来了,却不住在家里。而是跑去了唐人街。廖蓉馨又羞又恼,找到焦彦平,哭泣着开出高价请他担当私人侦探。  焦彦平内心里不意,但是看在钱和可怜的廖蓉暑伤心成那样的面子上,答应下来了。  夜深人静。孤独的柯静在屋里哭泣;回家来过周末却不见妻子身影的卢文彬在等待着贺巧艳归来。  在马里奥老头那里喝得半醉的贺巧艳搭了库利奇的车子回纽约。可库利奇在进纽约后把车子开进了一条幽暗的道路,出奇不意地吻了她。  贺巧艳掴了他一个大耳光,他非但不恼,反而哈哈大笑,还邀请她同去喝一杯。  几乎是与此同时。生活在北京的姜亚茹在大使馆办签证。又次遭拒签。  何大兴来向马里奥招告。混血儿女子没把于从盛勾上,马里奥斥骂何大兴真不会办事。何大兴觉得没必要在于从盛身上花这么大功夫。马里奥喝斥他什么都不懂,现在中国开发西部。于从盛手中掌握着该省先进没备和招商引资的操办大权。  只要抓住了他。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何大兴这才点着头出发了。  何大兴这一头一时无进展,马里奥又把心思转到贺巧艳身上。他给贸巧艳一摊牌,道只要贺巧艳把于从盛勾上手,她就可在马里奥的公司里有一份报酬丰厚的职业,衣食无忧,还能尽情玩要。贺巧艳这时才看清了马里奥并不是真正爱她,而只是把地当作了玩物和工具。她顿时恶心得直想吐,气愤地回到了小楼里。  马里奥并不在乎她的疏远,只是严厉警告她,不许她把事情告诉任何人。  多才多艺的库利奇瞅准了这一时机,很快讨得了贺巧艳的欢心,他告诉巧艳马里奥可不是一个等闲人物,他赚起饯来从来就是不择手段的。而且还有很深沉的背景,一般人是惹他不起的。贺巧艳听得目瞪口呆。库利奇又给贺巧艳弹吉他,时常把无所事事的巧艳远得哈哈大笑、心花怒放。  他看到时机成熟了,一针见血地说:“你与其傍着马里奥那满嘴臭气的老头。还不如和我好呢!”  他陪着巧艳唱卡拉OK、跳迪斯科,伸出长长的手臂楼着她。  在滕丽莎来纽约演出时,票子十分紧张,卢文彬无法弄到票。他却影响股市的上落,安德鲁斯的聪明才智到哪儿去了  面对马里奥的责问。安德鲁靳如实讲明了真相。  马里奥其实完全了解内情,凭借他多年来的经验和各方的信息,认定目前是一个好机会。他让安德鲁斯再人股市,他要倾其资金搏这一次。  安德鲁斯只得说他的前债都还没还清。黑社会的人正在追杀他。  说话间。黑社会喽罗在病房外围住了出口,窗外的草坪上也站着不怀好意的戴墨镜的人。  马里奥招手让他们进屋,喝斥要他们的头头来。头头进屋。马里奥问安德鲁斯还差多少钱,头头说连本带息十七万。马里奥爽快地开出了支票。让他们快滚。  安德鲁斯对马里奥感恩戴德。马里奥要他写下一张借据,并说。我再给你二百万的支配权。你好好地去干吧。  看着安德鲁斯踌躇满志地离去以后,马里奥又拔响了何大兴的手机。焦急地询问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何大兴正在和于从盛进行紧张的谈判,精明的于从盛就是不愿落入何大兴的图套。不肯把进口饮料加工成套设备这块肥肉轻易交给何大兴一家公司办。  何大兴给马里奥回话时,提议给于从盛彻底摊牌,马里奥却让他尽可能在谈判桌解决问题,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轻易地使出杀手锏。  精锑股票的涨落,小楼里人们的议论纷纷,一系列迹象,让老实巴交的焦彦平也从此中也看出了小小地发一笔财的机会,无奈他手上无钱。回到廖蓉馨那里。两个孩子都出去了,廖蓉馨正闲极无聊地在看色情录像,焦彦干以为她在喝的是咖啡,走近了一闻,才知是烈性酒。  他震惊而又同情地劝她少折磨自己。  廖蓉馨却要他坐近了一起喝。  焦彦平想开口问廖蓉馨借钱,但他一时不知如何开这个口。  廖蓉馨借酒浇愁,抱怨着鲁芒只知在外面玩女人,不跟她睡,她活着没一点儿意思。  焦彦平起先想安慰她几句。准知被她的一席话逗得勾起了自己的乡愁,他也好久设接近女人了,说着说着,面对稍下热泪的廖蓉馨。他情不自禁地投入了她的怀抱。  廖蓉馨经过多日的观察,早有了心。她要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托付给焦彦平,又要控制住他。她缠绵地要焦彦平答应为她全面管理这幢属于她的小楼。  焦彦平没有拒绝。只是如实提出,要借饯。  廖蓉馨警觉地追问借钱干什么。他说出了真相。  廖蓉馨愿意拿出一点私房饯。可这些钱太少了。要取出大笔的钱,霄要她和鲁芒两个人的签字。焦彦平自言自语地说,他看到的鲁芒写的字。和他过去练习的一摸一样,属于同一种碑体。他是在汪伟成那儿见的。  廖蓉馨大喜过望,她决定先试一下。焦彦平写出来一看,连廖蓉馨都说像,像得她都分辨不清。她大叫着,有救了有救了!你有救了,我也有救了!  第二天,两人去了银行,提心吊胆地取了第一笔款,洋人验过英文和中文两种种签字,尤其是中文签字,果然深信不疑。  两个人取出钱来。焦彦平不失时机地购买了精锑股票,然后怀着一股窃喜的心情,兴高采烈地到酒吧去庆贺他们的成功。  在酒吧里,两人俨然一对情侣般亲亲热热地坐着,惊愕地看到了前一阵子还是风光无限的柯静,两人吓得不知是躲好还是迎上去好。  正当偷情又偷取了存款的焦彦平和廖荐馨喜气洋洋走进幽暗的酒吧,猛地闯见了柯静,正窘得不知所以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柯静却直起腰杆,呆若木鸡般从他们面前走过,一点也设认出他们。  焦彦乎出于同情,忍不住要上去扶她,被廖蓉馨及时地一把拉住,说”她设看见我们正好。你去干什么”  廖蓉馨喜欢焦彦平的正是他这股在美国金钱社会里很少有的同情心,但真不准他去同情柯静这样的角色。她说:“少管闲事。”  柯静喝得半醉地来到汉麦特的住处,汉麦特正在和一个金发女郎接吻拥抱,亲热得旁若无人。柯静的眼神由绝望而变得闪现出疯狂之色。她和汉麦特大吵一场。汉麦特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还在同中国的老情人藕断丝连。你不过是在诱惑我的同时想利用我罢了。  柯静被揭了短,发疯一般冲进一度曾经属于她的卧室,金发女郎吓跑了。汉麦特大怒,和她摊牌,彻底了断。  柯静神情沮丧。蓬头散发地踟躅街头,她的计划失败。她一无所有,她能千什么,无奈中她只得给先她来美国不多久的情人吴庆余打电话。在餐馆打工,和人合租房子住的吴庆余赶出来和她见面。无可奈何地说。临时回去住一晚两晚。同屋的伙伴还能理解,住久了是不行的。柯静伤心得只会哭。  焦彦平和廖蓉馨回到新泽西。廖蓉馨安顿了两个孩子睡以后,执意地要焦彦平留下。  焦彦平总觉得自己像做贼一般心虚,在廖蓉馨的追问下,他才说出,他在国内是有妻子女儿的。说着话,他还拿出了国内妻子曹韵和女儿焦素虹的照片,不料遭到廖蓉馨尖刻的讽刺,非要他从此以后住在地下室内,随时和她睡。在一起过日子。因为真需要。她只允许他白天回到法拉盛的小楼去,当她的总管。她要他做她的情人,管家,她的言语之间还透露出这么一层意思。一旦时机成熟,和鲁芒过不下去了,她会和他真正结合。在一起过日子。  焦彦平还有什么话说呢  丽沙做梦也不会想到,紧追她不放的罗琪维会在私底下约见程宗仁。罗琪维向程宗仁坦言了对滕丽沙的深情,言下之意是要请宗仁让路。说话间他还以零花饯名义推过一大笔钱来,他认为宗仁准会收下这笔钱的。不料,宗仁为他的感情所动。真诚地表示,自己已有妻女,绝不可能在他和滕丽莎之间横插一脚。他说他会把一切给藤丽沙汫清楚。然后,他郑重地把钱退还给罗琪维,真诚地盼望罗琪堆把钱投资到中国的西部开发中去。  程宗仁的人格力量深深地打动了罗琪维,他表示会考虑程宗仁的建议。但没想到,当他把和宗仁见面的事告诉滕丽莎并盛赞程宗仁人品时,滕丽莎却觉得他的举动损害了她在宗仁心目中的形象,因而对他甚为恼火,大发脾气。罗琪维直喊冤枉,却仍深深地爱着她。  在国内时的情人吴庆余处住过两晚,彻底清醒过来以后的柯静,不甘心被汉麦特轻易甩掉,她强打精神,一次次地给汉麦特上班的地方,住地打电话,一次一次地找上门去。这一次,终于被她堵住了门,汉麦特正在和金发女郎成其好事,柯静又来敲门了,金发女郎忍无可忍。摔门而去。汉麦特大怒,狠揍了她一顿,彻底和她割断了关系。搬了家,更改了电话号码。  柯静打不进电话,闯上门去,汉麦特已人去楼空。  柯静周密的计划成了泡影,绝望至极,她徘徊在哈德逊河边。  步行在华尔街上。不由想起一句话:在这里,你要么发财买游艇周游四方,要么擅得头破血流进教堂。她想到了死。她一连进了一家家药店。  回到小楼。柯静绝望的神情引起了焦彦平的注意。她那失态的举止、疯狂的跟神以及砰然一声的撞门响,都引得焦彦平怀疑。  透过窗户,看到她呆坐桌前,焦彦平起电话打给廖蓉馨。廖蓉馨一听焦彦平关心柯静就来火,断然回答说不管闲事。直到焦彦平说若出了人命,将要影响小楼的名声和营业。廖蓉馨才坐车赶了来。  不料她的车被堵在隧道里。一时赶不到。  正巧贺巧艳回来了。焦彦平让她朝里张望,贺巧艳见柯静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大惊失色地尖叫起来。  正巧这当儿卢文彬也回来了,他和焦彦平一商量,两个男人不顾一切地撞开门冲了进去。柯静吞吃了大量安眠药。已经人事不省。  经过抢救,柯静终于脱离了危险。  廖蓉馨见焦彦平填了钱,已经很心疼了,她不愿意焦彦平陪在柯静的身边。一面支使卢文彬和贺巧艳把柯静送往教会救济医院。一面问柯静有什么亲戚没有。  柯静在无奈中报出了吴庆余的电话。  焦彦平把吴庆余招了来,廖蓉馨拉起焦彦平就走。  没想到,刚摆脱这里的麻烦。回到小楼来,小搂里又是一场感情危机。  贺巧艳约卢文彬回来。向他摊了牌说,她已成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要求卢文彬放她一马。让她远走高飞。  卢文彬一直以为贺巧艳是太空闲了,经不起诱惑。她先是失身于马里奥。继而又被库利奇夺了过去。他说他们一个是浑身沾满铜臭臭的百万富翁,一个是摆弄泥巴的花匠、园了。伸出手来,掌心里都是老茧。她怎么会爱上这种人?贺巧艳反唇相讥:你说马里臭浑身铜臭,你不也在忙着挣饯、千方百计想做生意发财。你说库里奇是园了,可他样样都比你强!  卢文彬忍无可忍。狠地揍了她一巴掌。贺巧艳哭了。跺着脚尖声大吵起来。  恰在这时,搬出小搂的库利奇回来拿东西。他走进门来插话。  卢文彬毫不客气地厉声请他出去,说这是他们西口子的事,旁人无权干涉。  库利奇悻悻地出了屋子。卢文彬砰得一声关上了门,他冲到贺巧艳面前,揪住了她的头发说:你老爷子当年是怎么说的,他说你会忠实我一辈子,还要我看在两家老人面子上,娶你这么个不学无术的姑娘。你说呀!  贺巧艳抖出了父亲的来信说。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他白纸黑字上写得清清楚楚:你们过不下去,就分手吧。  卢文彬枪过信来,不禁大怒,张口就骂贺家老爷子也不是人。  他一拳打去。把贺巧艳打倒在地。  贺巧艳惨叫起来。始终躲在门外偷听的库利奇敲着门说卢,你是真正的男人,就拿出男子汉的风度来。贺巧艳已经看不上你了。你缠住她还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休出来我们两个人男人对打。  卢文彬浑身一震,转过身来,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般冲出去,站在库利奇面前,两个男人拉开了架式,对打起来。库利奇认定这文弱的书呆子不是自己的对手,抖擞起精神,摆出拳击架势。疾如旋风地向卢文彬挥拳打来,想要好好地教训一下卢文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