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我户立在黄山“人”字瀑前,灵魂为之震颤:聆听那轰轰隆隆的呐喊、潇潇洒洒的跌落,我深刻体验到一种生命的壮美;  当我仰视长空列阵的雁行,心为之激荡:观赏那铺写“人”字的雄奇、欢歌庄严的历程,我深刻领悟到一种生命的高阔;  人的生命犹若暗夜蓬蓬不息的篝火、黎明喷薄跃起的日轮、春日划破坚冰的溪流……古往今来,生生灭灭,多少诗章为之讴歌,为之赞颂,为之扼腕击节,为之长歌浩叹!  忽一日,人类却为自身生命的繁衍而忧心忡忡,而做起悲哀的篇什……  因职业的缘由,我的生命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在列车上飞机上轮船上延伸;我的精气神力一次又一次地在人海里耗费一一太挤了,太累了,碰碰磕磕,疲惫倦怠,于是,我便也加入了这和声愈众的关于“人”的大合唱。  歌声是苦涩的,焦灼的,真挚的一一为了今天,更为了明天!  1990年5月25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