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家园往事  地球正是在十分漫长、历经磨难的婴时期和青少年时期的苦难与煎熬中有了生命历程和性格历程。我们还用问地球吗你是为谁而经磨历劫?你在为谁循环、稳固,做着如此琐碎的事无巨细的准备?  我们对婴儿地球所知的是如此之少。我们说婴儿地球,其实也就是企图描述自有太阳系以来地球之上所有的母亲的母亲,谈何容易?关于婴儿地球是识热的,还是冰冷的?至今科学家们还在争论不休。它的表面这很容易使人们联想起新生儿的柔嫩稚弱究竟是光滑细腻的,或者从一开始便是凹凸不平的?谁也说不清楚,谁也没有见过。  据地质、地球学家说,地球的童年是漫长的,从距今46亿年的形成时期起,大约延续到距今30亿年左右,一共15亿年?16亿年。  毫无疑问,地球不是瞬息之作,对地球而言,一个漫长的童年期最生动不过地表明:任何创造都需要时间,任何伟大的创造都需要与其伟大相适应的、更为漫长的时间。促成一切变化的内因、外因,无不是由时间统率并贯穿始终的。  也许,从人类和其他生命的角度来看,婴儿地球的迟迟不肯走进少年和青年时期,正是为地球之生命的出现做着精密、细微的铺陈。难以诉说这一工程的浩大,因为不是人力所能,是自然力、是神的造化。  那时的宇宙要比现在还要空旷许多,只有尘埃与气体组成的星云,看上去是绝对悠闲地飘来飘去。当太阳系演化开始,婴儿地球行将诞生的过程中,有少量的气态物质环绕,人称地球的大气奠基者第一代大气原始大气。有关原始大气的组成迄无定论,有人认为是以氢、氦、氖、氨、甲烷及水汽等组成。但是,原始大气对婴儿地球的看护时间是如此之短,大约几千万年后太阳活动开始剧烈,太阳风很快就把这一层也许是又薄又轻的大气刮跑了。这就是说,早期的地球一度曾经没有大气,只能以炽热而荒凉来形容它。  那是残酷的岁月,而且一定很饥渴。  谁说我们的地球不是在苦难中成长的呢?  转动、转动,无休止地转动,一切都还迷茫的时候,地球开始冷却,薄薄的地壳形成,频繁的火山喷发与造山'运动,把大量的地球内部所含的气体释放出地表,笼罩在地球上空,看起来地球婴儿又有了新的“外衣”了,这是第二代大气次生大气。  千万不要说我们的婴儿地球原地球是一个死寂的星球,一切都在酝酿中,一切都在发生中,一切都在神机妙算的运行中。  次生大气形成,但没有氧气,这是疏忽吗?不,恰恰是没有氧气的次生大气促成了地球生命得以诞生:因为没有氧气便不会有臭氧层,来自太阳和宇宙的各种辐射可直达地面,为生命的出现提供了能量;同时也因没有游离氧,地表上的有机化合物不致很快被分解。在太阳强烈的紫外线作用下这一切地球都默默承受了-加上雷击闪电、原始大雨、陨石撞击和各种射线的交汇作用,经过亿万年的化合分解,地球上有了生命的最基础物质:氨基酸、糖、嘧啶等……  原来包裹地球童年时代的次生大气,是孕育生命的先行者,是地球生命战略的一部分。在这之后,绿色植物出现,光合作用开始,大气成分再一次出现了革命性的变化。氧气出现了,氮气释放了,几十亿年的历程,现代大气才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如果按照体积计算,地球大气中的氮为78呢,氧为21,氩占0.939,二氧化碳只占0.0033。  这是最适合地球生命的大气配伍,这样的不多不少的比例,这样的使生灵万物得以维持生命、繁衍生息的“处方”,最早是谁给出的?曾经有论者认为,地球在古生代始有生物,但是现在已经发现,远在30多亿年前,婴儿地球所孕育的生命物质就已经诞生了。  据此,又有人认为,在久远的地球的婴儿和童年时期,地球上便有了初始的水圈和气圈,甚至可以这样说,地球走上独立发展道路后的第一步,便是原始地壳的改善和水圈、大气圈的初步形成。  希望旋转着。  生命蛰伏着。那么,婴儿地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科学家们开始研究月球,不少证据及推想构成了这样一种观点:今天的月球大体上就是32亿年前的地球的面貌,因而有科学家已经把创生到15亿年间的地球,称为“地球的似月阶段'当月球的演变基本停顿,地球继续在演变,直到成为今天这个样子。  内营力与外营力使地球早期的地貌、地壳破坏无遗,以后出现的海洋、陆上植物又使地表得以在波涛及绿色下层层覆盖。是月球告诉我们,在距今40亿年?36亿年前后,地球也同样经历了来自九霄云外的大星陨石撞击,以及普遍的火山爆发。可想而知,早期地球所经历的火与石的煎熬及打击的童年,是何等艰难,那遍体伤痕可谓惨不忍睹。也有科学家认为,这是地球的必经之路,如果不是这样的烤灼、磨练,地球的生命历程便不会如此坚实、富有和遥远。  距今33亿年前后,当月球再一次为火山作用所改造时,地球的大致情况也似乎差不多,总的趋势是地球物质按上轻下重的顺序,进一步完成密度分异作用,同时地壳厚度增加,变得老练,趋向成熟。  我们已经看见,即便在地球的婴幼时期,地球也不是无所作为的。近10多年间,科学家在年龄为35亿年的早期沉积物和陨石中发现了有机分子的遗迹,和实验室里获得的蛋白质滴状物相似,推测是地球极早期的有机物,人们也称之为非细胞生命。  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地球从一开始便蕴含着生机勃发,在后来的人类看来都是灾难性的却又轰轰烈烈的早期演变中,假如允许我这个非地质学家的外行猜度,地球必须完成的是这样两个使命:  创造自己的经历。  坚持自己的方向。  因此,地球虽然是普通的,却又注定是个非凡的天体。  大约十五六亿年的漫长的地球童年时期中,地球学家认为可以推断的另外一些情况是这样的:距今47亿年前,原地球或者说婴儿地球其质量已经跟现在的地球相似了。不过,那时的地球也许还只是微星的某种集合体,它需要更加紧密,它在努力形成以地核为标志的内部演变。  婴儿地球在引力收缩和内部放射性元素衰变产生热的作用下,不断受到加热。当婴儿地球的内部温度足以达到使铁、镍元素熔融的时候,便向地心集中,形成地核。就地球内部的演变而言,这是婴儿地球最重要的时刻,从此它要走上相对独立发展的道路了。  地球的童年时期是如此漫长,因而当笔者试图叙述少年倜党的地球时,不能不掷笔慨叹:16亿年就这样过去了!从婴儿地球到少年地球,这里丝毫没有断然的界线,而是延续与积累,是不断地完善,渐显生机荡漾。  我们不妨设想,当地球初始形成,有了地核,开始独立地在既定的轨道上运行,尽管其时地球是否处于熔融状态一直有争论,但它很热,很渴,需要水的滋养应无疑义。  所有的婴儿都离不开乳汁,以及空气和阳光,然后才会有英姿飒爽的少年时代、青春岁月。  在婴儿地球的时代,最早的海洋便已经出现了。  不过,我们有理由猜想:少年地球的风采,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远古的海洋正在变得丰满、丰富,它由小到大、由浅深,以蔚蓝色渐渐覆盖了地球表面的极大部分。从空中俯视,地球的蓝色都是海洋赋予的,而且那涌动的波浪看起来真是无际无涯、无穷无尽。  美国地质调查所的威廉,鲁比认为,构成早期海洋的浅谷地所蓄的水,大约只有目前海洋存水量的5?10。然而,在千千万万年过去之后,水汽依然从火山、岩石孔隙中飘然而上,把水分带到大气层,然后成为雨,注入最早的海洋。地球上的一切看起来都带有地球的性格:  它不是瞬息之作,它注意各种细节的各个方面,但它又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听其自然,所谓的方向性往往又和随机与偶然相交织。  早期海洋的海水含盐量很低,它几乎就是淡水,不过这情况因为气候的变化而随之改观着。海里盐分的来源,一方面因为侵蚀使岩石破裂、大山磨损而把锁闭其中的化学物质释放,先溶于水再冲进大海;另一方面则来自海底下的岩石。通过对动物包括鱼类的体细胞盐分的测试所得出的结论-比海水盐分低得知,海水的含盐量是在不断地慢慢增加中的。  原先的海水是一盆清汤,也几乎是淡汤,后来变成了有盐味的浓汤。  海水含盐量增加的同时,海水的成分也在发生变化。在35亿年前,地球上的海水是强酸性的,它是由地内排出的酸性气体转入海洋的结果,那时海水中缺少游离氧。由于酸性的海水对盐的破坏作用,其结果是得到中和,也就是说海水不那么太强酸了。  海洋成分的变化,也从一个方面说明地球在源远流长的演化中,又过去了几千万年甚至几亿年。  地质学家通常把距今30亿年?5.7亿年的这一段时间,喻之为地球的少年及青年时期,也叫前古生代、前寒武纪。  我们有理由推测,在距今30亿年之前,即婴儿地球时代,一旦最古老的海洋形成,地球上的水循环便巳经开始了。布到少年地球时,这样的循环虽然还不足以改变陆地上荒禿的地貌,但在这往复无穷的循环之中,一切都在孕育、发生,水已经恰如其分地显示它的万物之源的清纯及高贵了。  少年地球时的水循环态势,没有数据可查。而今天的地球水循环显然要比那时壮观宏伟得多,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循环机理却是一样的。再说即便以古海洋是目前海洋存水量的5910计算,少年地球的姿态也可见一斑了。  那么今天地球水循环是怎样的状态呢?  据计算,大气中总含水量为12900立方公里,而全球年降水总量为577000立方公里,大气中的水汽平均每年可以跟降水转化44次,也就是说大气中的水汽,平均每8天多轮换1次。全球江河水总量约2120立方公里,江河年径流量为47000立方公里,全球的江河水每年与降水转化22次,即江河水平均每16天多轮换1次。全球海洋总水量约为13.38亿立方公里(一说为13.75亿立方公里),全球年降水量除去内流区域外是568000立方公里,海洋水与降水每年可以转化0.0004次,即平均约2500年转化1次。同理,冰平均8600年转化1次,湖泊的交换周期为10年,地下水平均为5000年,其中土壤根系带水的转化期是平均1年,植物体中的水分交换周期只是23天。  从以上这些数字中撷取5或10,然后我们说少年地球已经生机初露,当不为过吧?地球转动了,雨水聚集了,海洋流动了,水分循环了。循环的水把核糖、氨基酸、核苷酸、卟啉等等生命物质悄悄地护送到古海洋中,储备着。  那是未来的储备。  那是生命的储备。  但,这一时期的地球还在漫长的隐生元隐藏的生命时期,离生命的显现为时尚早。不过那个时候的古老的岩石,虽然只占现今地球表面岩石的15,却饱经沧桑地留下来了,作为地球最古老的基石,无言地证明着历史的一种遥远而艰难的存在。这些岩石一般只出现在古山脉受到侵蚀暴露岩芯的地方,或是高原上裂开的峡谷深处,有时也表现为广阔裸露的古老基石,人称“地台”。正是这些很可能早已面目全非的古老岩石,构成了稳定地球大陆的基底,支撑起无数的岿巍大山及后来形成的一层层沉积岩石。我国蜚声中外的泰山、嵩山、衡山、五台山等名山,其核心都是由这样的古老变质岩系构成的。  大自然从不遗弃古老。看泰山的褶皱就想到它是古老的,古老得无法想像。但,当我抚摸某一条褶皱时,冥冥中有声音说:那就是少年地球的侧影。  地球上少量的菌类、藻类已经很不显眼地出现了,也许还有简单的腕足动物,但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海洋之中。那些菌类与藻类是如此地细小,而那些腕足动物很可能完全不曾长出外壳、骨头之类的硬质体,否则化石中怎么会很难很难找到它们的影子呢?看来,我们还得有耐心,耐心地等待。而少年地球却是少年老成的,对它来说这一时期在海洋不断扩充、水分循环绵延不息之后,少年地球将要完成的另一丰功伟绩便是移动岩石,稳定陆核,扩充大陆。  地球上发现的小块稳定陆地,形成于距今28亿年前,地点在非洲南部,由此推测这一稳定陆地的核心,即陆核的出现要比28亿年更早一些,约在距今30亿年前后。  距今17亿年前后,地球稳定大陆的壮举已差不多大功告成,并接近了现在的规模。只是新形成的大陆岩石圈还显得稍稍稚嫩,达到真正稳定尚需时日,有地质学家称这一时期的岩家园往事石圈为原地台。所谓地台就是地壳上比较稳定的地区,也可以看作是陆核的扩大或新生,它与地壳上躁动不安总是跃跃欲试的地槽相对存在。  距今17亿年这个时间段,对少年地球来说,不知是精心策划的呢?还是随意为之的呢?总之,它是很不一般了,因为在这之前,稳定大陆增长的速率一直比较缓慢,那时是不是在弹精竭虑地构思海洋?催动水文循环?后来,它突然加快了稳定大陆的节奏,面积大为增加,给人以突然的印象。而从距今17亿年之后迄今,稳定大陆的面积虽然继续有所增加,但规模已经很小了。也就是说,少年地的年代,大陆的状况已经基本如此了。  少年地球在稳固大陆的同时,它披戴的大气外衣也在变化之中。  有科学家认为,古老地球的海洋生物出现之前,曾经在浩瀚的海水中有过一个很不引人注目的非细胞生命社会。在此一阶段中,被称为生命物质的是简单有机分子和其他非细胞生命物质,如各种形式的氧基酸、脂肪酸等。距今大约31亿年,这些非细胞生命开始非生物光合作用,大气中始有氧气出现。  这一切似乎是随机的过渡,选择的试探。  但,那是很少很少的氧气,缺氧的年代尚未过去。  距今约25亿年,地球才进入含氧气圈时期,臭氧层随之出现。到距今7亿年?8亿年,为富氧时期,这一时期的大气含氧量跟现在已经不相上下了。  由此得知:在距今25亿年前后,海洋中藻类植物出现,真正的光合作用程序开始,这是地球上又一里程碑式的革命性飞跃?  谁也说不清这里程碑树立在大海的何方,倘若波涛可以折叠,倘若海洋中山脉的断裂可以连接,或许我们就能隐约见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