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秦川行手记(之二)  古城西安历史变化的扑朔迷离,它就像历史在这里的更迭一般,从始自西周、秦、西汉、隋、唐——直到李自成屯兵古城,张学良兵谏骊山,金戈铁马之声响彻中华大地。解放后,老农杨培彦打井时,发现了兵马俑遗址;法门寺修复时,在地宫内发现佛骨舍和……加上这儿是帝王情史《长恨歌》的孕生摇篮,因而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文人能把古长安的神奇,写得爽透淋漓,后人对它的发现,也永远没有止境,这正是这座古城的大魅力所在。其中,唐明皇与杨玉环留在1200多年前爱恨交织的情话,无疑是对后世影响最为深远的一个文史话题:而在这个话题之中,杨贵妃之死以及她死后的种种传说,给后世来者留下了一团谜雾。  很有幸,我曾在华清池洗浴过一身汗臭。1979年,西影导演艾水带我到华清池。我们爬山登上“捉蒋亭”后,都已汗流浃背。待等回到山下,他说去杨玉环沐浴过的池子里去爽爽身子。按说这是天大的好事,但怎奈我当时刚刚结束劳改生活,习惯在蛮荒野地的河沟子里洗身上的臭汗,听他说要去杨贵妃的浴盆里去洗澡,我当即回绝了他。我说:“不行,那儿不是我去的地方。”他说:“不去也得去,票都买好了,你总不能浪费人民币吧!”无奈之下,我拿出跳河一闭眼的勇气,扒光了衣服走进了昔日贵妃洗浴的池塘。其结果并不太美妙,当我洗去身上的臭汗,从池塘里爬起来准备去更衣的时候,因为池塘的边缘太滑,我的小腿从池塘边缘滑了下来,虽然没有伤及肌肉,小腿内侧还是被划掉了一层皮,赤红得如同水煮一般。艾水当即开我的玩笑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杨贵妃不愿意放你走——”因而,“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一代东方艳后,也曾让我产生过跨越时空的联想。  这是华清池留给我的遥远记忆。26年后的2005年,让我感兴趣的话题却是杨贵妃的生死之谜。上个世纪的尾声,翻译我《走向混沌》的日本学者池上正治夫妇,在来我家做客时,向我抛出一个新闻,他说当年的杨贵妃并没有死,而是渡过波涛滚滚的东海,隐身于日本奈良。他说:日本不仅有杨贵妃的坟冢寺庙,当地电视台还曾播出过她后代人的影像。我告诉池上先生,我访问日本期间,在日本老作家井上靖家中做客,他与我们交谈时,也曾谈起这则神话,但他对此传说持否定的态度——为此他还写了一本有关杨贵妃传记一类的书籍。池上先生笑笑说:“其实肯定与否定,都是妙笔添花,后世人没有亲临现场,只能都当成神话听听。但从中可以看到一点:这位唐代帝王的娇宠,对东方影响之大。”  事隔多年我已然淡忘了此事。但在今年春夏之交,笔者两次去华清池和马嵬坡访故时,此离奇怪诞之说,重新飞入我的耳朵。笔者现将其简录如下:  公元755年发生了安史之乱,唐玄宗携贵妃在南逃四川途中,途经陕南马嵬坡的时候发生兵变。唐玄宗在极度无奈之际,只好赐杨贵妃一死,于公元756年6月14日,杨玉环被迫用三尺白绫,自悬于马嵬坡佛堂前的一棵梨树上。当时,贴身宫女发现她还有细微的心跳,昔日在宫中扶持贵妃的著名的艺伎谢阿蛮,便与宫女们起了救主之心。她们一方面对杨贵妃进行抢救,一方面用被褥等遗物,做成贵妃的假遗体,连同她用过的香囊等物,放入棺木之内以掩人眼目;与此同时,机智讨人的谢阿蛮,与寿王李瑁(杨贵妃的前夫)取得联系,于6月15日凌晨,在寿王总管张永的掩护下,登上一辆逃难的马车,开始了逃亡生涯。经过半个月的颠沛流离,当马车到了湖北襄阳时,总管张永因疾劳而死,贵妃身体则完全康复。之后,由宫中一个名叫马仙期的乐工陪同,弃车乘船沿长江而下,到达了江苏扬州。日本遣唐史官滕原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便千方百计将贵妃送上东渡之船。滕原亲自陪同贵妃登船,历经海上许多风险之后,船在日本靠岸,贵妃便在奈良附近落脚。自唐至今,日本尚存有两座杨贵妃墓,一座在久津,一座在山口。据说,当唐玄宗在病危时得知这一消息后,这个帝王中的情种特意派使臣送两尊佛像到日本山口的寺院,从此这座寺院有了“二尊院”之称。直到今天,这座寺院里安放着一尊洁白的杨贵妃雕像,与中国马嵬坡今日的杨贵妃雕像一模一样。故事如此离奇古怪,一直缠绕至今,让后人真是难以判断其真伪了。如果说,这一切都属于讹传,一个无人能解答的问题接踵而至:安史之乱平息之后,唐明皇想重新厚葬杨贵妃时,棺木内竟然“凤去楼空”,只发现了随葬时的鞋袜和香囊等物品,却不见了杨贵妃的尸骨。  她的遗体哪儿去了?昔读文史书籍,曾从学者俞平伯在上个世纪初发表的文章中,读到贵妃临危被救,逃到她出生地四川当道士之说。除此之外,关于杨贵妃的生生死死连当地的兴平人(马嵬坡在陕西兴平),至今也说不出个准确的定位来:一说是被她四川祖籍来的人挖走了,二说是被她年幼时生活过的山西永济人盗走了,三说在兵变时被仇恨杨家的士兵灭迹了……说法不一而足,但都无凭无证,只能当成一个个传说。为此,我曾询及过陕西作家友人陈忠实和学者庞进,他们也都无法解开这个谜团。生前千娇百媚,死后毛发未存——因而这位中国艳后的生死去向,成了难以解开的谜。我不知道当年曾声言要写杨贵妃的鲁迅先生,后来何以搁笔,这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留在马嵬坡之谜,怕也是他搁笔的原因之一吧?  尽管如此,在我去马嵬坡寻古的当天,我还是看见游人向那里的工作人员,讨购“贵妃粉”。何谓“贵妃粉”?即取自于贵妃坟上的土也!据传此土能白嫩女人的脸庞。昔日曾有一个丑女,因其相貌其丑无比而痛不欲生;但有一天,她在贵妃墓前因恨自己无美女之貌,哭诉命运蹉跎时而拍打了贵妃之墓,让她没想到的是,贵妃坟上飘飞起来的尘埃,竟然改变了这个丑女。待她在坟前醒来之后,已相貌全新,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美丽女子。这就是“贵妃粉”的由来。于是,一些痴心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时尚女子,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便来这坟墓上来挖土,当作美其青春的圣药。日久天长,致使马嵬坡贵妃墓的管理人员不得不将其土坟,用青砖砌上以保护唐时的文物。既然贵妃墓已然不是土坟,因而所谓的“贵妃粉”已非取自墓地了,她们何以还会解囊,买下一包包的泥土呢,想来是那些游客,想留下一个马嵬坡的纪念物吧!  据史记载:几千年来中国孕生了四大美女,唯独杨玉环的生死扑朔迷离。单纯从人间情恋对后世的影响去衡量,无论是西施,还是赵飞燕,抑或是让三国时吕布为之丢了脑袋的貂蝉,都无法与之相比。据陕西文化工作者统计,从唐朝到晚清,仅历代诗人歌其倾国倾城之恋或悲于其命运血色诗章的,足有500篇之多。除了诗人,还有官宦政要以及历代忠奸。  同是肉体凡胎的女子,她的戏剧大幕何以永不垂落?探其根源,诗人白居易功不可没。杨贵妃在马嵬坡遇难50年后,他的一首《长恨歌》让她名垂千古。至今,马嵬坡杨贵妃的墓旁,耸立着一座石碑,碑文上刻着毛泽东手书白居易的长诗《长恨歌》。但是她的灵魂是否能感应后世对她的垂念,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