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9  “请大家散一散,这里很危险!请大家协助我们工作!”“喂,警察同志,那家伙真有炸药吗?”“真的……请大家散散吧,走远一点……”  “你们怎么办?警察同志!”  10  “到底还是咱们哥俩的活儿,你说有意思吧?”  枪手把借来作伪装的西服穿好,一边试验着掏枪,一边对排爆手没话找话说。  排爆手只淡淡一笑。  刚才,当决定派人冒充员工进去和罪犯谈判,伺机制伏罪犯时,枪手第一个站起来:“我去!”  可他没想到,第二个站起来的是瘦小的排爆手。  他的举动是含有向排爆手挑战的意味:当官的喜欢你,可你敢去面对面和罪犯周旋吗?然而,排爆手应战了,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  他们被批准了。他们开始做准备。枪手突然觉得也许不该这样蔑视那小个子,也许排爆手也是个血气方刚的人。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从前线下来的。  他觉得该和排爆手多说几句话。  排爆手戴上了新式的电击手套。  他看着,说:“用过吗?”  排爆手看他一眼,冷冷地点点头。  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笨蛋,连话都不会说,这不明摆着看不起人家?  他咧开嘴笑了。每当他意识到自己办了件蠢事,他就这样憨笑。  排爆手问:“你笑什么?”  他挠挠头,“没笑什么……咱们走?”  “走。”排爆手又垂下眼皮。  他感到排爆手不愿意多说话,他知道排爆手在回避什么。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小个子在他们之间筑了一堵墙,一堵用耻辱和自尊筑成的墙,他突不破这墙。  他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喜欢直来直去。他心里又涌起了对排爆手的反感:你自己丢了人,难道还怨别人看不起你吗?  他们默默地往外走。  肖局长、政委、战友们,都站在那儿望着他们,都不说话,眼睛里却都是复杂的光芒。  大院里的人疏散了,院子一下子显得很空。  他们穿过院子。  他们绕过花坛。  他们走进办公楼。  在楼梯上,他回过头,低声说,“伙计,今天的活儿可是一锤子买卖,咱俩都得手疾眼快。”  排爆手抬起头,“我知道……你放心吧。”  他们的眼睛相遇了,他从排爆手的眸子里读到这样的话:你不要看不起我,咱们走着瞧!  他点点头,向排爆手伸出手:“好,哥们儿,咱们上吧!”  排爆手淡淡笑着,晃晃戴着电击手套的手:“你想让电打一下?”  他的脸红了,但同时他第一次发现排爆手的眼里闪过幽默、亲切的神情。他笑了,挥挥手,登上最后一级台阶。  会议室的门就在眼前了。  他们站住,盯着那门……  11  “他们该进去了……”  肖局长下意识地把手表摘下来又戴上,紧盯着远处窗口的白窗帘。  “该进去了。”  政委揉着满腮的胡楂儿,哑着嗓子说。  12  进门的一刹那,他们瞥见罪犯的手抽搐了一下。  排爆手装没看见,向桌子尽头的胖老头儿点头笑笑:“费书记,我是公司财务处的小刘,公司马书记叫我们来送钱。”  枪手适时地晃了晃手里的皮箱。  他们感觉到罪犯的眼睛亮了。  胖老头儿愣了一下,显然因为不认识他们而发懵了。但很快他便明白过来,紧张的面部肌肉一下子松弛了。  排爆手把目光投到罪犯身上:“你就是要钱的吧?”  罪犯点点头,盯住他的眼睛。  他也盯住罪犯。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他感到自己浑身的肌肉部随着剧烈的心跳而震颤。这种控制不了的震颤使他很恼怒,不停地自己嘲笑自己,自己骂自己。他把平静都集中到脸上,竭力抗拒着罪犯凶恶的眼神。  他向罪犯迈进一步。  枪手紧随着他。  罪犯厉声喝道:“站住!别靠近我!”  他们只好站住了。  枪手说:“你怎么这样?我们是来和你谈判的,这皮箱里就是你要的东西!”  罪犯冷冷一笑,随即又绷起脸:“别来这套了!你们是公安局的!箱子里谁他妈知道是什么东西?也许是手枪!是废纸!”  他和枪手对视一眼。  胖老头儿插话了:“葛……葛福根,你这就错了,他是财务处新来的小刘,刘副处长嘛。”  他也笑一下,轻松地摆摆手:“就是嘛,你也太紧张了。我不认识你,可这几位领导我都认识。喏,这是范厂长,这是纪委的张书记……没错吧?我要是公安局的怎么会认识他们呢?”  罪犯迟疑了,这种迟疑在他的眼睛里清楚地流露出来。  抢手把皮箱放下,打开。  满箱都是钞票。  对于贪婪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充满诱惑的呢?罪犯的情绪平稳了,他乜斜着皮箱,简短地问:“怎么谈?”  “你要五十万,厂里一时拿不出来。这事由我们来处理,你让其他人先走,咱们三个来谈谈条件。”排爆手说。  罪犯在考虑。  枪手不动声色地向前挪了一步。这家伙急不可耐了,想动手。  排爆手瞪了枪手一眼,他阻止他这么干。罪犯的手还紧捂在书包上,不能冒险。  枪手悻悻地撇撇嘴。  他不管这些,他甚至不再看枪手。他只用沉默告诉那彪形汉子,别以为只靠鲁莽就能制服罪犯。  片刻,罪犯说话了:“好,我敬爱的书记、厂长们,你们可以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