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你娓娓流泻的话语,象水;  我便象鱼一样呼吸着;  用鳃,并且畅游于你的情绪;  这时你戛然停顿;  河床便很快干涸了;  你的静默成为我难堪的窒息;  休克的思维复活之后;  我发现,是你在营救我;  用你依然娓娓如泻的话语;  于是我想起;  我曾经营救一条金鱼的过程;  用永,还有氧和挚爱和心情的焦急;  从此我悟出了我和你的关系;  假如鳃没有毛病;  假如鳍没有毛病;  作为一条健全的鱼;  生命中的每一刻,多么需要;  你,如水的柔情和如水的话题。  旧梦  你手里握着针线;  我问你做什么;  你说你在缝补旧梦;  我知道,旧梦;  是一件很贴身的衣服;  虽然旧一点;  穿上却很舒适;  寒暑皆宜,而且;  可以抵御风;  不至因感冒而时冷时热;  旧梦上,有我;  不小心撕破的一块口子;  而经过你,熨贴的心;  缝缀之后,它便完好如初;  看不出来裂缝的痕迹;  旧梦很好;  今晚我将裹着它;  和 衣 而 卧;  并且沿着衣缝中;  熟悉的指纹;  和一根根有你手温的线;  去寻你,寻你在悠远的往昔;  我俩相会的;  温柔之乡,一定是那一块;  刚刚补缀一新的;  方方的浅绿色草坪。  夜灯  深夜,当我桌上的台灯醒着;  你便无眠;  你说那灯光;  细细地过滤着你的清晰;  甚至能认出;  我正在写着的每一个字;  有时你猛然惊觉;  那是因为某一个句子受凉了;  你翻身起来为它披上毛衣;  不一会儿你又蹑手蹑脚走来;  你说你清楚地听见另一个句子在咳嗽;  是不是需要服些“感冒灵”;  你离开以后;  我很快关灭了那盏刺目的歉然;  当你的安谧从隔壁传来;  夜灯又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这时我被夜灯漂白的思路;  敏捷地,从篇头走向篇尾;  健康无恙,健康无恙;  那是刚才的感冒灵和毛衣和蹑手蹑脚;  发挥了效力;  此刻,在你的恬静中;  有一盏探照灯,耀眼地扫视出;  我心灵的屏幕上,那一道道;  荡涤了愧疚的明亮的快意。  冬日小趣  冬日围炉;  又煮了红茶一壶;  我和妻对坐无奈;  便翻出过去的情书;  刚念了一段;  妻笑我痴愚如初;  我说没有当初字字如炭;  哪来今天温暖的小屋;  分离的日子我曾煨它取暖;  从头顶暖至双足;  尔后,人生的季节里;  它仍是御寒的火炉;  妻听得脸红耳热;  我仍在加炭、扇炉;  忽惊叫“开了!开了!”  一壶红茶早已煮沸……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