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芳菲昨夜梦中的死桥,正是我对她讲过的秦桥……  那是个雪晴的日子,飞雪飘舞,汹涌波涛似滚滚雪雷撞击在礁石上,海凫出没在雪浪里,深海处有灯光闪烁,孤凹岛隐隐约约像是澡盆。秦桥石上站着一个冰雕玉人,她是那样的美丽,亭亭玉立,像是海市蜃楼里的美人鱼。有人传说冰雕玉人后来变成了女公安,但她的身世很可怜。出生前她是个遗腹子。她的父亲在海驴岛追击走私犯中弹身亡,她母亲生下她十天后也葬身大海,她哥哥涉及一桩走私案被执行枪决——  那年冬天的雪日,海上雪花似箭。琴海市边防局缉私处长韩林,站在缉私快艇的甲板上,乘着风浪追击逃逸的走私船,枪声搅拌着飞雪,韩林大喊:“跑不了啦——海老大!今天抓不着你我就不姓韩!”枪声大作——混战中一颗子弹射向了他!空中一道闪电划过,滚滚雪雷,韩林倒在血泊中!  雪晴的世界是美丽的。在琴海市中心医院产房里,韩林爱人尹雪梅临产,大汗淋漓。医生说,产妇难产,需要手术,谁是家属啊——签字!穆天云满脸乌云站在产房门口说,我来签吧!  医生给产妇做剖腹产手术生了个女婴,穆天云给他取名韩雪。  关于韩雪妈妈的故事,有很多传说,有说她精神受到刺激抱着韩雪站在望海石上,等候丈夫归来却失足掉进深渊。有说她在回家路上,抱着韩雪疯狂地向大海边跑去!她拼命地爬上了望海石,把孩子放在秦桥上,像韩林一样大声地喊着,老天爷啊——对不起两个孩子就交给你了——随后追赶她的穆天云和陈廉清惊呆了!一条紫藤花巾落进悬崖,紫英英的花瓣纷纷落下……  不管怎么说,韩雪成了孤儿。穆天云抱起襁褓里的韩雪,一颗雪亮泪滴掉在婴儿脸上。眼前滚动着他开着警艇在海上接应韩林的情景,警艇还没有靠近,就听见惊天动地一声巨响,缉私艇变成一团火光,在大海中化成碎片,这是缉私艇被人暗算,艇舱里安装了爆炸装置,是什么样的装置能使船毁人亡呢?多少年后都是一个谜团。穆天云此时只能望海悲叹,宽厚的脸膛涨得紫红流下了悲怆泪水,这泪水混合着雪水一同流下了甲板流向了浩瀚大海!他对天发誓:一定要捉拿凶手归案,把韩跃和韩雪抚养成人!  陈廉清说,老穆,你养韩雪,韩跃就交给我吧!  在那些年月里,陈廉清之子陈小廉,韩林之子韩跃韩雪兄妹,穆天云之子穆小云,他们四个小伙伴,幸福地成长在阳光里。他们在孤凹岛旧炮台边玩耍!韩跃捡到一截炮弹壳,他像他爸爸一样粗嗓门儿,大声地叫喊着,哎,我找到弹壳啦!妹妹韩雪说,哥你别嚷,这儿有站岗的!韩跃说,这儿的兵早下岗了!陈小廉说,把这个给我吧,我想给穆伯伯做一把剑!穆小云说,把弹壳给我吧,让我给陈叔叔做一柄斧!一个说是太阳剑,一个说是月牙斧。韩跃在一旁沉思说,都别争了,我都想好了。鲁子民说,后来我在韩雪的闺房里看到一件青铜乐器——一把指板蟒皮坠琴。  这时候,陈小廉又惊奇地一嚷,喂,这儿有颗真家伙,咳!真子弹呢!韩雪说,给我吧,小廉哥,我要这真家伙!韩跃说,别要——小雪,这能打死人的!  韩跃站在孤凹岛的旧炮台上,荒草萋萋,面对行刑队,他流下了凄楚的泪水。预备——行刑队长下达命令,行刑战士举起了枪。忽然韩跃抬起头来,他分明是看见了穆天云,还有穆小云、韩雪——他们就在秦桥那边,他像把全身力气全用完样大声喊道,小雪——还记得那颗真子弹吗?啪的一声,枪响了!  芳菲从梦中惊醒,浑身瑟瑟发抖。她拉开了床头灯,还是孤单一人。窗外是黢黑的夜,冥冥中好似传来雪雨雷鸣,平静风和海,那个装着紫藤花蕾的瓶子好像在秦桥上下翻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