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  我是六○后出生的男性,经过太多的苦难,所以脾气很倔,秉性不坏,个性像穆天云。我想等待海上出现蜃景,我渴望茫茫大海也能捞出镇妖神针。傍晚,我就坐在大海边看海鸥和波涛嬉戏,那海鸥在浪花里钻来钻去,原来它们在寻找食物,他们不像人类积攒财富,为的是一次次吃饱嗉子。但也有肥硕大鸟去抢瘦弱小鸟嘴里的东西,那弱小的拼命抵抗,两个鬼精灵一起滚到水里。这是什么鸟啊!我在岸上打抱不平,像是受到什么启示,我看见海岸边那个闪耀韩国霓虹灯牌子的酒店,那里也有个叫海鸥的女人,初次见面我就对她留下很可爱的印象。我想去找她聊聊,去去晦气,可那里人说俺们海经理到公司去了呀!  海鸥是华丽娱乐饮食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她给过我名片,我忘了在哪儿见过华丽两个字?那天我很晚才来到这里,坐的豪华大宇,韩国制造。因为突然飘起了雪花,路上就出了汽车追尾事故,六点到站耽误到晚上十点,海滨小城沉寂在梦中,只有这家韩国酒吧还没打烊。我走进去,头发葡萄红样的服务小姐,像是韩国姑娘,给我清扫了身上积雪,把我的风衣挂在衣架上。又看见柜台边站着一个女人,黑发像蓝色波浪样秀美,身材苗条,脸面好看,我没往心里去。那个扫雪的葡萄红拿着菜单问,先生,您要点什么?我要了一个鱼头耳锅,一盘炒蛤蜊,一碗韩国烩面,一瓶二锅头,这酒劲大,想驱驱寒流。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狼狈,坐下来就喝,一句话也没说,我想起了汽车追尾事故,我就坐在后面,现在有点后怕。那个站在柜台边的黑发波浪样女人转过身来,果然气质不凡。她走过来说,先生,要不要陪你坐一会儿?我还以为她是三陪小姐,连忙说不用,不用,哪有那个心思?那个女人笑了说,看把你吓的,你是遇到事儿了吧?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感到惊讶!看出来的。她说,你想想这个点下车,肯定是路上出了事,不会是抢劫吧?那倒不至于。撞车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好了,三杯酒下肚,什么都忘了!两个人就这样相识了。那个女人说她叫海鸥,是这个店的老板,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当时根本没有想起来,我要追踪的案子与这个女人有关,我在公安厅看卷宗时就发现过华丽,罪犯韩跃是集团公司董事长,他在这个公司招牌掩护下,大量进行走私活动,严重危害国家经济建设,韩跃判刑了,可是他的公司还在,对,韩跃——他是穆天云战友的儿子!这时我想起来了!  二  我一连几天都没有找到海鸥,我想这是海鸥在有意躲避,人都死了,忘就忘了,还去炒冷饭干什么?这可能是人的普遍心态。天下大雪,汽车停运,这里不通火车,反正是回不去了,雪地路滑也出不了门,我就想了一个馊主意,到那个酒店去打工,总有一天会看到她的。我到那里去时那里人说,我们这里还在辞退员工呢?我说我就到你们这里来刷刷盘子,也不要你们工钱,也不吃你们饭还不行吗?那里人说,你有病啊,不要钱你来干什么?我没事干。这也不行,你没看闹“非典”吗?饭店都关门了。我这才想起来,这么大个海滨城市怎么饭店都关门了?我把“非典”这茬给忘了,我想来的还真不是时候,怪不得,这里人听说我是从大城市来的像避瘟疫一样躲我。我现在也忘了是怎么进入这座城市的,就像卡夫卡《城堡》里的那个K。  我踽踽独行。看到海边一个旧船坞,一排小平房可能是旧仓库,透过窗玻璃可以看到女孩子们的小零碎儿,那里住着打工妹,寒冷没有包裹住她们年轻的身体,灯影里仍然散发出青春气息。往上走是一个小山坡,虽然挂着艺术学校招牌,却没有听到采蘑菇小姑娘的歌唱,也没有见到穿红衣舞鞋女孩的身段。远处是一座山,环山公路延伸到尽头,一片小松林,只有小松鼠在树干上顽皮跳跃,小鸟儿叽叽啼叫。海边别墅在孤零中沉寂,高高的灯塔照亮远海航行。我走着走着就迷了路,正不知往哪儿走,有个小姑娘站在路边,我还以为是做那种生意的女孩儿,身上打了一个激灵,正不知如何处置——那姑娘笑了,说,大哥你往哪里去?我这才看清是酒店里的葡萄红。小姑娘很有人情味儿,告诉我老板回来了,她让她来找我。她悄悄告诉我老板和韩跃的关系,叫我不要去问这件事。海鸥和韩跃是吃一个母亲的奶长大的。而且穆天云就是利用他俩的关系,让海鸥诱捕的韩跃。韩跃被枪毙之后,海鸥就脱了公安服。她是他的妹妹吗?那倒也不是。我半信半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葡萄红说,那时她就在七星楼宾馆当服务员,穆天云带领专案组就住在里面,那里壁垒森严,水泄不通。就连每天三顿饭都是服务员送进去的。  三  韩国酒店灯盏全亮。海鸥已经在门口等我了。这次见她好像和初次感觉不同。她是那种叫人一见就喜欢的女人。她有一米七○个头,在这里绝对孔雀公主样。她皮肤不白,眼睛溜圆,胸脯微微挺起,三围曲线分明,确实长得不一般,光说漂亮不行,漂亮太普通了,好莱坞演员,你光用漂亮两字就不行,属于庄重美那样的女人。这一回没费什么周折,好像一个要锅补,一个来补锅。两个人心有灵犀一点通,顺着大海边一直往前走着。海鸥说,我回公司了。白董找我。她说的其实是江草集团董事长白莲,集团下设华丽华美两个公司。总部设在黄金海岸国际高尔夫球场。海鸥现在是白莲身边的人,我没有问什么,海鸥就说出了韩跃走私活动是个人行为,与公司没有多少勾连,所以公司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江草集团在华东地区仍然享有盛誉。我和她来到我一个人看海的老地方坐下,月亮升起来,望着茫茫大海,然后她很平静地讲韩跃的事。  听说韩跃的走私船就栽在这里。我平静地问。  那都是传说,韩跃这时已经拥有亿万资产,他的走私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那是什么?那是中央决定又一次严惩走私活动,像一把利刃把那些靠走私牟取暴利的人,斩下马来!那么韩跃是怎么被斩下来的呢?  这是一言难以说清楚的事情。我这时候才服气如果要把这一件事情弄明白,根本不是我鲁子小民力所能及的事,我想起昨夜在幻觉中发现的那把冰刀,也觉着就像我看到白天那个吃花生米警官带我逛海时,我看到一个只有六岁左右的小女孩,光着脚丫子,一步一个脚印地上刀山,太恐怖了,我一看浑身就起鸡皮疙瘩,肉麻。我又看到一只猕猴打着阳伞走在两山之间的钢丝绳上。那个警官却一脸坏笑,说怎么样?感觉不错吧!我这才发现这个家伙是个麻子,他为什么要带我看这个,我觉得这个家伙是个福尔摩斯,这家伙点子太多了。我现在想起了那把冰刀,那个警官使的就是那把冰刀,在我眼前摇晃,企图让我不寒而栗。但我能半途而废吗?  韩跃就是在那个孤凹岛上被执行的,海鸥沉静地说。  我望着茫茫大海,说,明天你能陪我去那里吗?  海鸥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好像有人跟她交代过似的,她早有思想准备,说,到哪里都行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