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夕阳西下,布鲁尔大草原笼罩在一片金色的霞光中。凉爽的风中,传来格格村羊姑娘们清脆的歌声。  好美的歌声啊!  摇滚狼阿米站在草原的西西里河流边痴痴地眺望着格格村。  格格村是布鲁尔大草原中最著名的村庄。提起格格村,草原上所有的居民都会竖起大拇指夸个不停。  为什么格格村会有这么好的名声呢?  原来格格村不仅建筑精美,环境优雅,而且管理规范,纪律严明,村风良好。更吸引大家的是,格格村居住着一群正值青春妙龄的美丽羊姑娘。村长杰米和保镖阿仔是格格村仅有的两位男士。  羊姑娘们真美,那嫩嫩的肉一定很好吃吧。狼先生们常常站在草丛的深处流着口水望着格格村痴痴地想。为了得到又美又嫩的羊姑娘,狼先生们曾集体发动了好几次猛烈进攻,但都以失败告终。自从狼先生们惨遭失败,再也没人敢小看格格村了。  黄昏下的格格村真美!  金色的阳光照着白色的村舍,宛若油画里的风景。村子前面的花园里,羊姑娘们正在唱歌跳舞。保镖阿仔正踱着方步在村子四周巡逻,黑溜溜的眼睛瞪着周围,手里紧紧握着一把魔法枪。  这些姑娘们真可爱!她们的生命安全重于一切,保护她们是我无上的光荣和骄傲。阿仔一边走一边想,警觉地看着四周。  说起保镖阿仔,可真是格格村的大功臣。为了使格格村永保平安,不出任何差错,阿仔曾拜师学艺,潜心修炼草原安全魔法术,并制造了魔法枪,施了魔法术,把原来的城墙变成了魔法墙。有了魔法城墙和阿仔的保护,羊姑娘们只要不走出村子,就不会有危险。每天出去用餐时,阿仔亲自带队走在最前面,村长杰米跟在最后面。  羊姑娘们很听话,从不轻易离开她们的团队,她们快乐地吃着那些嫩嫩的青草,还时不时在草丛中放声歌唱起来。那清脆的歌声让周围潜伏的狼先生馋得直流口水,但一瞅见杰米和阿仔,吓得都不敢出声。曾经有几十狼先生惨死在阿仔的魔法枪下,那可真是狼家族的耻辱啊。  风吹来野花的芳香,羊姑娘的歌声越来越清脆。  阿米站久了,便伸了伸胳膊,眼睛还是痴痴地望着格格村。那白色的村舍在阿米的视野里变得无比美丽。  哎,那些羊姑娘们到底如何呢?那白嫩嫩的肉是不是非常香甜?可憎的保镖阿仔,真是坏透极了。要是哪一天能让他的魔法枪失去作用,我可就美美地饱餐一顿。  餐桌上,盛满了盘子,盘子里的羊肉散发着浓浓的香气。阿米像个绅士一样,很有风度地品尝着美餐。我可不像其他人那么俗气,这么美味的羊肉我要慢慢品尝,吃也得讲究风度。  阿米想象着他正在吃羊肉,居然笑出了声。  西西里河的水在哗啦啦地唱着歌。阿米忍不住流下了口水,口水快要流到河水里去了。他急得忙把口水咽下,幸好,周围没人,阿米长长嘘了一口气。  我是草原上著名的摇滚歌王,一定要保持形象。这可恶的记者们,老是逼着我到处乱躲,稍不留神,就被他们拍下了,到处捉我的柄,就想多赚几个钱。  哎,这世道乱套了。阿米哀叹了一声,继续眺望着格格村。  说起阿米,要特别交代一下。  阿米是一只很有艺术天赋的狼。他有三个绝招,一是奔跑;二是唱摇滚歌曲;三是弹琴。在大草原上,他奔跑速度第一,谁也比不上。他唱的摇滚歌曲,热烈豪放,充满激情,立刻能让草原沸腾起来。他演奏的曲子《草原之夜》,曾经在草原音乐会中获得一等奖。因此,阿米名声远扬,大家送他一个雅号“摇滚王子”。  狼就是狼。吃肉是狼家族的本性。  阿米虽然富有才华,与众不同,不像其他狼一样无所事事,但他总得找肉吃,美味的羊肉和沸腾的摇滚音乐是他最想要的。  夕阳的霞光渐渐消失了。  几颗星星俏皮地钻出来,眨着眼睛朝天空望下看。格格村渐渐模糊起来。  哎,啥时才能捉到格格村的羊姑娘啊。  阿米长长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家。这时,肚子嘀咕嘀咕直叫,阿米感到很饥饿。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肉了,他最近在忙着创作新专辑,没有时间去考虑用餐问题。  “神经病,一只狼搞什么创作,创作能当肉吃?还想和人一样活得有味道,那简直是做梦!”  阿米的耳边响起母亲的声音。想起母亲,阿米的眼睛湿了。他的母亲是被一位骑马的猎人打死的,那死时的情景深深刻在阿米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夏天的黄昏。母亲带着他到草原上去散步,一位骑马的猎人发现了他们。  “孩子,快逃!”母亲大喊着,便立刻倒在了枪口之下,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青草。阿米慌忙逃窜,捡回了一条命。  从此,阿米便成了一个孤儿。在阿米的记忆中,只有母亲的影子,父亲是什么样儿?他一点都不知道。他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难怪那些狼孩子嘲笑他:一个野种!  哼,野种就野种呗。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阿米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些狼孩子,大家都被阿米的愤怒吓跑了。  阿米一边朝家里走,一边回忆着往事,肚子还在嘀咕嘀咕地叫。  虽然阿米现在赫赫有名,赢得了狼姑娘们的追捧,也在狼族中有了威望和地位。但关于羊肉的问题,老是得不到解决。阿米忙于摇滚音乐,抓羊的时间越来越少,幸好有追星族的崇拜,也时常能吃到大家送来的一些美餐,但阿米最想吃的是羊肉。  他把抓羊的任务交给他的部下格里,哪知这个格里是个狡猾的家伙,老编出各种理由骗阿米。要么就说辛辛苦苦抓来的羊跑了,要么就说最近猎人增多,不敢轻易下手,甚至抓个野兔也是难上加难。  其实呢?许多鲜嫩的羊都进了格里的肚子,甚至把剩下的羊也偷偷地转移出去,做了买卖。阿米很善良,以为格里说的话是真的,并答应要为格里办个音乐会,让他也早点成名。  夜色越来越深,布鲁尔大草原陷入了黑暗之中。阿米躺在软软的床上睡着了。梦里,他正越过格格村的城墙,抓住了一只白白嫩嫩的羊姑娘……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