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次我的中篇小说《梦也何曾到谢桥》获得了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件大事,是件值得记忆的大事。当然在记忆喜悦的同时我也记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定乎内外之分,辨乎荣辱之境”的格训。荣誉是短暂的,寂寞艰苦是长期的,每个获奖作者恐怕对这一点都很清醒,在文学面前,没有谁敢作轻薄小儿状。我自视对一切都看明白了,看透了,不透的唯有文学。文学的路,是一条满是荆棘的不归之路,荆棘中偶尔点缀着些许花朵,就引得一帮痴心的人为之而感动,而付出自己的精神与心血。悲壮得很。  我也是其中之一。  华文出版社出版的我这部以《梦也何曾到谢桥》为名的中短篇小说集,有家族的《瘦尽灯花又一宵》,有市井的《上镜》等,这都是我涉足的感兴趣的范畴。我的创作原则是只写自己喜欢的故事,我坚信,我喜欢的读者也一定会喜欢。在写作中,我感到读者就在我对面坐着,我在向他讲述一件让我很感动的故事,并且努力把这个故事讲好,让他和我一起体味这感动。想要感动别人自己必须感动,在感情世界,我是个容易被感染也容易感染别人的人,我想这是当作家的基本。  我的小说刊出后,常有人询问我作品素材的来源和写作契机,不少人提出了它们在我身上的真实程度究竟有多少的问题,读者往往喜欢将生活中的我和作品中的“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