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蓝莹莹的天宇,阳光万里,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我们中国作家代表团一行五人,登上波音飞机离开北京直飞日本成田国际机场,作为期一个月的访问。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广袤的大地便从机翼下消失,从舷窗往下看,灰蒙蒙的太平洋辽阔无垠,云烟弥漫,混混沌沌,能见度极差,而这时苍穹仍是那般湛蓝,那般深邃幽远、高深莫测。往昔,我曾几番飞越太平洋上空,皆因天气不佳,未能目睹气势磅礴的大海英姿,心中不免怅然。如此看来,今番又是难以了却心愿了。  波音747大型客机可载客二百九十多位,巨大机翼如雄鹰钢翅,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顷刻间,前方出现浓厚的云层,潮水似地汹涌而来,气浪将机身上下颠簸,左右摇晃。十多分钟后,方才烟消云散,原先笼罩大海的面纱已被悄悄揭开,裸露出她端庄、娴静、美丽的面庞。海,原来也是那么蓝,蓝得那么美,蓝得叫人心醉。  海上似乎正在刮风,浩浩淼淼的远方,有无数细长而稍呈弯曲的黄线,一道接着一道,犹如平静的池水中骤然泛起的涟漪,朝同一方向缓慢推进,尔后便消逝在凄迷的海天之间。  海是蓝的,天也是蓝的,海天浑然一体,哪里才能找到它们的连接处呢?  我的目光一直在广漠的天宇搜寻,蓦然看见远方有一丝白云,细而又长,如一道白线在天际划了个半圆形;白线长久凝然不动,像是造物主镂刻的美丽图案。再往远处看去,海与天都由蔚蓝而深蓝,又由深蓝而灰暗,终于难以分辨,只留下一种宽广辽阔和神秘的感觉。  波音747飞机披一身金灿灿的阳光,平稳地向北飞去。  抬腕看看表,离开北京已经两个半小时,机翼下面依稀可见少许零星岛屿,以及尾部拖着细长黄浪的海轮。茫茫大海上,远航的船只就像一座座漂泊不定的荒岛,它是孤独和寂寞的,它也许时时祈求着迷离的天际会出现一抹黄沙或绿洲,出现一只离群的候鸟,给远航的人们带来愉悦和希冀。  午后一时二十分,飞机缓慢地降低高度。海上行进的船只渐次清晰起来,越来越多的红、蓝、绿、黄色集装箱船,像一朵朵鲜花撒落在蓝色的大海。接着,视线中闪出一道时隐时现的白色线条,随着时间推移而清晰、扩大,终于辨认出那是绵延的海岸线,白色线条是镶嵌在漫长蜿蜒的海岸线上的浪花,位于欧亚大陆与太平洋海盆接触线上的日本本岛终于到了。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日本千叶县成田国际机场。五月初,千叶已是初夏季节,澄澈的天空没有云彩,海上吹来潮湿的风带着一丝凉意,这里气温比北京稍低一至二摄氏度。  成田机场中央大厅是座高六层的庞大建筑物。我们下机后,在楼内绕行半周,来到入境大厅。出关手续倒是简便,海关人员得知我们是中国作家代表团,含笑地点点头,免检放行,在出口处迎接我们的有日中友协全国本部交流部长三浦赖子女士、东京都日中友协副理事长古川万太郎先生,以及田中资起先生、箕轮真理小姐,我们初来乍到,彼此一见面就像老朋友似的热情、坦诚;我们刚踏上异国的陌生感顿时消失了。  从成田机场到东京仅有六十六公里,我们的车子以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公路两侧各有一进高三米多的金属板墙。据说,由于公路附近居民的强烈抗议,有关方面才修建这种防噪音设施,以消除环境污染。但它却把人们的视线挡住,像行进在与世隔绝的漫长遂道中。  倏忽间,我惊愕地从板墙夹缝中发现,墙外遍地盛开着如火如荼的杜鹃,万紫千红,绵延不绝;不时有几株火红的花枝挣扎着,从夹缝中斜伸进来,绽开含笑的脸庞向人们炫耀自己的胜利。时下,日本遐迩闻名的樱花早已花事阑珊,即便是闻名的东京荒川和上野公园,也难以寻觅它的残痕,唯有北海道尚可找到芳踪,却不料此时杜鹃比比皆是,枝繁叶茂、花朵硕大,有的足有一人多高,远看俨然是座红彤彤的小树林。越是临近东京,杜鹃越多,有的猩红如木棉花,有的浅红似桃花,有的粉白像彩蝶,多彩多姿,令人叹为观止。  遐思中,车子一颤,骤然减速,高速公路旁一长行黄灯亮了,闪闪发光,我正感困惑,古川万太郎先生耸耸肩,苦笑笑,用稍许生硬的华语告诉我们:前方交通阻塞,他指指横架公路上方的电子显示牌,上面已标明前方某处阻塞。并标示车辆应如何改道行驶,他说:“日本交通虽然很发达,但阻塞仍是严重问题。从成田机场到东京仅有一小段路程,在高速公路上行车也得二三小时,你们刚下飞机,当头挨了一棒。尝到日本‘行路难’的苦恼了!”他不禁诙谐地大笑起来。  汽车经过河面宽阔的荒川。进入人烟稠密的东京。这里。工厂林立,高楼鳞次栉比,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的公路上,万千车辆川流不总,极为繁华热闹。目前,东京人口逾二千四百万,而面积仅有二千一百六十四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超万人。由于人满为患,许多困扰人们的问题接踵而来。为此,有人主张迁都;有人计划填海造地。兴建国际新城;有人主张在东京湾建海上城;也有人想筹划建造地下城网络,无疑,这些浩大工程,尚在构思之中,使其变为现实毕竟是遥远的事。  古川万太郎先生感叹东京“行路难”,也是严重困扰人们的问题之一。这些年来,东京交通发展迅速,仅陆上交通,就形成了由电车、地铁、公共汽车组成的四通八达的网络。自新干线建成通车,又进一步得到改善。但是,交通阻塞和恶性事故仍频频发生。我们到达东京时,警察局正动用包括巨型飞艇在内的工具,开展市区交通安全宣传活动,他们别出心裁。在十字路口安装通行指示器,绿灯亮时,指示器发出清越的气鸣声。盲人便可放心地通过行人横道线。  果然不出古川万太郎先生所料,代表团抵达文京区后乐宾馆时。表上正指着四点十分。行车两个半小时!  日中友协的明友们极为热情好客。刚下汽车。便忙着给我们安顿住宿,古川万太郎先生压低声音。悄悄对我们说:“今晚,日中友协全国本部理事长清水正夫先生在东急大饭店宴请代表团,明天他请你们去横滨观看松山芭蕾舞团演出《睡美人》。”停了停,他耸耸肩,风趣地补充一句:“这回可要委屈你们,大家乘电车去横滨,不然交通阻塞,小车去不了也回不来!”  他苦涩中带点幽默的话和富有表情的动作,引来一阵哗笑。  东京,多么繁华而又神奇的地方!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