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我们抵达东京后,立即展开繁忙的采访活动。日本是讲究效率的现代化经济大国,热情的主人也不例外,总是把我们的活动安排得紧张而又丰富。  忙中偷闲。我们利用假日,由萁轮真理陪同。作东京一日游,大约一百万年前,日本与亚洲大陆相连,后因地壳巨变,方才形成群岛。三万年前的冰河时代,东京的土地上就留下了人的足迹,这就是古老的东京人。一八六六年。天皇由京都迁居江户城,并改名东京,市貌开始发生变化。可是,一九二三年震惊世界的关东大地震,一九四四年为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盟军对东京实行的大轰炸,两度将东京化作一片废墟。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当我们驱车游览东京三街六市,尤其是著名的新宿、银座、涩谷时,目睹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纵横交错、气势恢宏的立交桥,浩浩荡荡、风驰电掣的车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群,人们何曾想到当年那般荒凉、衰败景象!  今天,阳光和煦,蓝天上有丝丝缕缕白云悠闲地舒卷,街道两侧密密匝匝的树林,像雨水洗过一般,闪着晶莹的光泽。  我们下榻的后乐宾馆,离千代田日本天皇皇宫不远。我们驱车在皇宫外绕行一周。这座被称为“风雅静寂之姿”的皇宫,是昔时江户城旧址,其建筑风格倒像我国北京的紫禁城,屋宇均为二或三层宫殿式建筑,白墙灰瓦,飞檐斗拱,看上去虽不甚富丽堂皇,却也庄严、古朴。四周城廓则为乱石堆砌而成,不如北京紫禁城的高大围墙皆用明砖筑成,四周建有风格不同的角楼,气势雄浑。日本皇宫城廓外,也有宽阔的护城河团团围住,正门前是二重桥,由此通向皇宫。每每遇到新年或天皇生日,皇宫局部开放,供游人参观。平常日子,行人只能在绿草如茵的广场前二重桥头止步。由于周围高楼林立,相形之下,皇宫尤感古朴、幽深和静谧。  皇宫城廓外的坡地上,也是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还有许多参天古木,大抵都是松树和桉树,以及丰姿绰约的杜鹃,把万绿丛中装点得分外妖烧。  离开千代田,车子沿五号高速公路直奔东京一个很大的副都心——池袋。  池袋,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阳光六十大厦了。  此楼高六十层,二百四十米,不久前还是日本最高建筑物,只因新东京都厅建成,高达二百四十三米,仅以三米之差,阳光大厦便屈居第二了。  这座垩白色摩天大厦,巍然耸立在高楼群落中,朵朵白云紧贴楼顶疾飞,阳光斜照着封闭式茶色玻璃,折射出一派耀眼金光,显得富丽堂皇。为了表示大厦高可摘日,故取名为阳光大厦,陪同我们参现的箕轮真理是这里的常客,轻车熟路,径直将我们引进一间大电梯。这里的电梯均可容纳二三十人,在世界各国享有极高声誉,是目前速度最快的电梯,每分钟升降可达六百米,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日本朋友说,有的厂家正在研制更快的载客电梯,每分钟可升降七百五十米,创造新纪录,我们走进电梯,四下扫视一周,刚看了看它新颖别致的设计,便听得清脆的铃声“叮当”一响,六十层展望台在不知不觉中到了,萁轮真理笑笑,手指门上的电子显示牌,说:“正好,六十层,三十五秒,绝对准确!”  站在偌大的展望台前,通过巨型了望镜极目四望,东京景色尽收眼底。大厦、住宅、道路、河流、立交桥、新干线,历历在目。当目光移向远方时,浓郁的色彩便逐渐淡化,变得莽莽苍苍了。多亏天公作美,此刻天气晴好,能见度极佳,方圆百里之内的自然景观依稀可辨。东方是烟波万顷的太平洋,和千叶县犬吠崎灯塔;南侧是一叶扁舟漫浮在海中的大岛,岛上有者绵亘的山峦;北面是高八百七十六米的筑波山,承峦迭嶂,聚色秀丽,周围有众多的寺院,并可遥望浩瀚的太平洋和碧波荡漾的霞浦水乡。素有“西富士。东筑波”之美名;西望便是日本国的象征、日本人心目中的“灵山”富士山,此山高三千七百七十六米,耸立于静冈和山梨两县之间。以完整的圆锥形向上级升,山巅终年白雪皑皑,自然景色随季节的递嬗而变化,灵秀宏伟,仪态万千,堪称日本一绝。  展望台四周开设着众多的工艺品商店,从织锦、玩偶、彩陶、佛像、念珠、刀刃、灯笼到京扇子,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日本灯笼颇具特色。大大小小。形状各异,每逢节日,家家户户灯笼高挂,祭祀祖先。祈求平安,阳光大厦拥有各种商场、饭店、酒吧、娱乐场所。以及广集世界鱼类的水族馆,遗憾的是我们来去匆匆。无暇进馆一游。  我们来到著名的新宿,这里的新都心大厦,是日本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产物。此楼高五十二层,不仅雄伟壮观。更令人赞叹不已的是整座建筑物均由不锈钢材和铝合金构造而成。出于好奇心。我们寻遍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始终没有发现水泥、砖石和木材,即便是洗手间里的设备也清一色是不锈钢制品。日本已开始进入超超高层建筑时代,尤其在人满为患的东京都,更是发展的必然趋势。日本朋友介绍说,目前已有许多超超高层建筑在筹划中,比如,由六根支柱支撑的空中城,高一千米,可居住三万多人;具有抗风抗震能力的航空城邦,高二千零一米,可居住十四万人;能抗震、高八百米、二百层的大厦;形状如富士山,高四千米,可居住五十万人的空中城,等等。可是,谁能知道这些超超高层建筑。又将给这座世界第一大城市,带来一些什么新困扰呢?  我们在新都心大厦三十四层饭店吃罢午餐,已是下午两点多了。一抹淡淡的浮云将太阳笼住,天气似乎有些变化,小风习习,带着缕缕雨丝。待我们驱车来到涩谷NHK广播中心,已是天色晦暗、细雨霏霏了。  NHK广播中心是一座高四十层的建筑物,这个庞然大物,雄踞在广场中央。楼顶垩白色的建筑物上,架设着许多天线和电视收放设备,NHK广播中心对外开放,游客仅需花费一千日元购买入场券,便有机会亲自目睹电视实况转播,和电视剧拍摄现场。同吋,它融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体,展出大量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的现代化设备,给人们以智慧与启迪。从中悟出电视制作、播放的无穷奥秘。  我们来到广播中心楼上大厅。楼梯上设有电脑控制的参观人数统计牌,自动记录、显示,大厅右侧的转播室正在实况转播著名歌星演唱会,会场围坐着几百名游客,他们个个聚精会神、屏息静气地观赏演员精湛表演。强烈的聚光灯下,演员举止、神韵那么优美、洒脱,没有矫揉造作的痕迹,日本电视节目力求生活化,是一大特色。  隔着一方方巨大玻璃窗,我们一目了然地观看着那些正在紧张工作的摄彩棚。当然,最具吸引力的要数拍摄电视剧的活动模型了。当你轻摁一下电纽后,只见摄制组一行乘船顺江而下,岸边小村房屋突然起火,顷刻间浓烟滚滚、火光烛天,导演一声令下,开始拍摄,接着有村民推窗探头呼救,有人鸣锣报警,村民们闻声纷纷赶赴火场,终将一场大火扑灭。无疑,连同摄制组在内均为活动模型。你再摁电纽,偌大的屏幕上,立时播映出刚才拍摄的情节,惟妙惟肖,真假莫辨。  在这里,还陈列着许多电视制作时使用的声、光设备,其中有一项先进光学设备,只需站在它前面,不断摁动各种电纽,即可从屏幕上看到自己的形象变化万千,叫你时而莞尔,时而捧腹,时而惊骇,当然也会叫你愤愤而去。  广播中心附近是颇具名气的涩谷广场,古树成荫,绿茵铺地,雨后空气分外明净、清新,萁轮真理介绍说,每逢假日游人云集,年轻人三五成群。带上小提琴、手风琴、电子琴,聚集在浓荫下、草地上,载歌载舞,纵情欢乐。年年岁岁,樱花盛开,广场更是多姿多彩,缤纷夺目,在优美的乐曲中,身着鲜艳和服的姑娘翩翩起舞。欢跳的音符,迷人的舞姿,纷纷洒下的花雨,还有初上的华灯,把暮春的黄昏装扮得如诗似画,常常夜阑人不散。  最后,我们参观了位于芝公园西边的东京铁塔。它是高三百三十三米的综合电波塔,号称世界第一塔。铁塔底层建有五层楼房,有商店街、饭店、腊像馆、照相馆和歌舞厅,还有现代科学馆。从底层乘电梯直达塔顶了望台,通过巨型望远镜。可以鸟瞰东京全貌。  我们来到这里,已是暮霭沉沉、万家灯火,错过了登上塔顶“一览天下小”的机会,但是。这时的东京铁塔却别有一种迷人的魅力,仰首远望,黑黝黝的铁塔披着一身彩色灯光,闪闪烁烁,扑朔迷离,仿佛是光华夺目的神塔降落人间,就连夜空中的星光月色,也因而失去光泽,显得黯淡了。  大家乐而忘返,亏得有人恍然想起今晚有不少日本朋友。从茨城专程赶来东京和我们聚会,方才匆匆离去,再回头时,瑰丽无比的东京铁塔渐渐地远了,远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