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羊角号
  吐鲁番情歌(二首)  闻捷  夜莺飞去了  夜莺飞去了,  带走迷人的歌声;  年轻人走了,  眼睛传山留恋的心情。  夜莺飞向天边,  天边有秀丽的白桦林;  年轻人翻过天山,  那里是金色的石油城。  夜莺飞向天空,  回头张望另一只夜莺;  年轻人爬上油塔,  从彩霞中了望心上的人。  夜莺怀念吐鲁番,  原载《人民文学》1955年第3期。  这里的葡萄甜,  泉水清;  年轻人热爱故乡,  故乡的姑娘  美丽又多情。  夜莺还会飞来的,  那时候春天  第二次降临;  年轻人也要回来的。  当他成为  一个真正矿工。  舞会结束以后  深夜,舞会结束以后。  忙坏年轻的琴师和鼓手,  他们伴送吐尔地汗回家,  一个在左,  一个在右……  琴师踩得落叶沙沙响,  他说:“葡萄吊在藤架上,  我这颗忠诚的心呵,  吊在哪位姑娘辫子上?”  鼓手碰得树枝哗哗响,  他说:“多少聪明的姑娘!  她们一生的幸福呵,  就决定在占尔邦节晚上。”  即宰牲节,在这一天,伊斯兰教徒要宰羊感谢真主。姑娘心里想着什么?  她为什么一声不响?  琴师和鼓手闪在姑娘背后,  嘀咕了一阵又慌忙追上——  “你心里千万不必为难,  兰弦琴和手鼓由你挑选……”  “你爱听我敲一敲手鼓?”  “还是爱听我拨动琴弦?”  “你的鼓敲得真好,  年轻人听见就想尽情地跳;  你的琴掸得真好,  连夜莺都羞得不敢高声叫。”  琴师和鼓手困惑地笑了,  姑娘的心难以捉摸到:  “你到底爱琴还是爱鼓?  你难道没有做过比较?”  “去年的今天我就做了比较,  我的幸福也在那天决定了,  阿西尔已把我的心带走,  带到乌鲁术齐发电厂去了。”  1952年—1954年  乌普术齐一北京(选自《闻捷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作者简介】  闻捷(1923—1971),原名赵文节,江苏省丹徒县人。小学毕业后,曾在南京一家媒厂当学徒。抗战初期,在武汉参加抗日救亡演剧活动。1940年到延安,曾在“陕北公学”学习,后来一直在文艺部门和报社工作。1944年开始写作,写过通讯、散文、诗歌、小说、剧本等。解放战争期间,参加过解放西北的战斗。建国后,曾任新华社新疆分社社长。1955年,陆续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赞颂新疆各民族新生活的诗作,后结集为《天山牧歌》出版。之后到东海沿岸和甘肃深入生活,出版了诗集《东风吹动黄河浪》、《祖国,光辉的十月》等。1959年开始发表长篇叙事诗《复仇的火焰》第一部《动荡的年代》,1962年发表第二部《叛乱的草原》,第三部只发表了部分章节,其余散佚。  闻捷1961年到上海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粉碎“四人帮”后恢复名誉。197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出版了《闻捷诗选》。  【作品简析】  《吐鲁番情歌》是《天山牧歌》的五个组诗之一,包括《苹果树下》、《夜莺飞去了》、《葡萄成熟了》、《舞会结束以后》、《金色的麦田》、《告诉我》、《种瓜姑娘》等七首抒情短章。这些爱情诗以解放后吐鲁番地区青年男女的具有特色的爱情生活为题材,揭示了新时代,新生活在青年人恋爱观和精神境界上引起的深刻变化。这组情诗,像甘美的山泉,像闪光的雪山。给人以美的陶冶,发表后,立即吸引了广大读者。《吐鲁番情歌》是当代诗坛上一颗明珠。  《夜莺飞去了》是通过思绪的流动抒写恋情。第一节和第二节,叙述一位吐鲁番的年轻人,为了实现建设“金色的石油城”的理想,怀着羌限留恋的心情。辞别了家乡和心爱的姑娘,翻过天山,去参加大西北石油工业建设。第三、四节,写爬上油塔干活的年轻人看到天边的彩霞而触发的情思:登高望远。美丽的云霞不禁使他想起离别已久的可爱的故乡和正在热恋着的可爱的姑娘。空间距离造成了强烈的思念。也造成了情感上失与得的矛盾。为实现当石油工人的理想,必须远离心上人;然而理想与爱情,均是他不能台弃的追求对象。小伙子的思绪起了波澜。新时代、新生活;一起的这一心理矛盾,在收尾的一节得以圆满解决。小伙子没有放弃对真挚爱情的追求,也没有放弃对创造新生活的理想的追求,他只是暗暗下决心:“当他成为一个真正矿工”的时候,再重返故乡,回到心爱的姑娘身边。高尚的精神境界化解了这一心理矛盾。  纯洁高尚的情感和动人的绵绵情思,通过美的形象、美的形式显示出来,使这首小诗有着很强的艺术魅力。  诗人选择了“夜莺”、“白桦林”、“天山”、“金色的石油城”、“彩霞”、“葡萄”、“泉水”、美丽多情的“姑娘”等意象,构成了色彩明丽的画面。情缘景而发,景因情而媚,真情真景,感人至深。  赋、比、兴手法的妙用,加强了诗情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兴者,感物起兴,以他物引起所咏之物。本诗借“夜莺”起兴:“夜莺飞去了”,引出“年轻人走了”;夜莺飞向“秀丽的白桦林”。  引出年轻人去寻找“金色的石油城”;夜莺在天空“回头张望另一只夜莺”,写出年轻人在油塔上“从彩霞中了望心上的人”;“夜莺怀念吐鲁番”,引出年轻人思念故乡和恋人;夜莺在春天要飞回,引出年轻人当上矿工后“也要回来”。用“夜莺”这个意象,不仅有起兴的意思,还暗含着一种比喻。夜莺有着“迷人的歌声”,有美好的追求,而且十分乡情,时刻不忘故乡,恰好用来比喻具有高尚情操的年轻人,以及他对故乡与心上人的依恋。  虚写夜莺,实写年轻人。夜莺形象的反复出现,使全篇具有一种回环往复的旋律美;回环的旋律,烘托出年轻人对“葡萄甜、泉水清”的吐鲁番故乡、对“美丽又多情”的姑娘的缠绵情思。贯穿始终的夜莺形象,给诗增添了美感和情韵。古诗《孔雀东南飞》中有“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诗句,写出了一个悲惨的爱情故事。诗人借鉴了古诗的比兴手法,抒写了新时代青年男女的幸福爱情。诗人还擅长在抒情短章中用叙事与抒情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即把古代叙事诗“赋”的表现手法运用到抒情诗中,在赋的陈述式句型中穿插比兴,这样更适合表现人物隐秘、细腻的情感波动。更便于渲染场景以烘托人物的心理。这首诗就是用赋的手法构成简单的叙事框架,用比兴手法渲染场景、烘托气氛,以表现人物内在情感的流动,从而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使其具有委婉蕴藉的美感。  这首二十行的抒情小诗,将时代的美、生活的美、精神的美、艺术的美融铸成一个和谐的意境,在视觉上、听觉上、精神情操上给读者以怡悦。  《舞会结束以后》是一首具有喜剧色彩的爱情诗,描叙的是一个姑娘如何开脱两个迫求者的趣事。诗人选择了求爱与拒绝求爱这个新鲜的视角,展现了新时代青年人美好的心灵、幸福的生活,以及高尚纯洁的爱情。  这首诗构思新颖、手法别致。诗人没有让男女主人公直接表白自己的爱情观,也避开了纯粹的客观叙述,人物的内心世界是通过富于戏剧性的动作和有特色的场景表现出来的。古尔邦节的深夜,舞会结束以后,在吐牟地汗姑娘回家的路上,出现了爱情生活中有喜剧色彩的场景:年轻的琴师与鼓手,利用伴送吐尔地汗回家的机会,“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向姑娘吐露爱慕之惰。  诗人慝笔之妙,在于用有限的笔墨,将人物的性格与心态刻画得活灵活现。从前三节的描叙中,可以看出琴师与鼓手这两个小伙子求爱时的焦急而又腼腆的神态,风趣的表白还透露出难阻掩饰的欣喜与自信;然而,追求的结果并不乐观,相接续的四节展示了情节发展中这一小小的波澜:当姑娘对二人求爱的话语没有反应时,两个小伙子再也无法沉住气。他们悄悄“闪在姑娘背后”商量下一步行动。两人“嘀咕了一阵又慌忙追上”,不再绕弯子。  也顾不上羞涩。急急忙忙追问姑娘:“你爱听我敲一敲手鼓?……  还是爱听我拨动琴弦?”寥寥数语。将两个小伙子的憨厚淳朴,以及内心的急切慌乱,刻画得栩棚如生。姑娘的开脱十分巧妙,她没有板起面孔正面拒绝,也没有嘻嘻哈哈地打趣,而是用动听的言词称赞二人:“你的鼓敲得真好,/年轻人听见就想尽情地跳;/你的琴弹得真好,/连夜莺都羞得不敢高声叫。”琴师和鼓手听了这一回答,为“姑娘的心难以捉摸到”而更加“困惑”,二人急不可耐地同对发问:“你到底爱琴还是爱鼓?/你难道没有做过比较?”诗人在此处制造了一个悬念让读者迷惑不解,不知姑娘是委婉拒绝,还是同时爱上了两个不好在其中作出选择,直到末尾一节才突然揭晓。原来姑娘早已有了心上人,那个叫阿西尔的小伙子已把姑娘的心“带到鸟鲁木齐发电厂去了”。一个复杂的爱情纠葛,被姑娘闹友好、机智的话语轻轻化解了。诗人用这种侧面描写手法,烘托出吐尔地汗姑娘的聪明善良、真诚纯洁。  诗人善于将叙述、描写融为一体,如“琴师踩得落叶沙沙响”、“鼓哥碰得树枝哗哗响”,精炼的语言,既写出了场景与动作,又烘托出深夜的寂静和求爱者内心的紧张慌乱。“琴师和鼓手闪在姑娘背后,/嘀咕了一阵又慌忙追上”也是以形传神之笔。  这首爱情诗汲取了戏剧艺术的表现手法,幽默、活泼、富有生活气息,给读者留下了鲜明的印象和无穷的回味。  这首小诗是闻捷抒情短诗中的佳作,充分显示了闻捷的艺术风格。闻捷是一个性情开朗的诗人,又有编剧、演剧的经验,他总是含着微笑看生活,将敏锐的目光投向生活中的新气象、投向人物变化细微的内心世界,借以歌颂改天挠地的新时代和它所带来均工业建设的高潮。在;0年代,像闻捷这样摄取生活中丰富多采的小镜头,着意表现人物情感与心灵的轻型抒情诗并不多见,因而更显得珍贵。(李丽中)  礁石  艾青  一个浪,一个浪  无休止地扑过来  每一个浪  都在它脚下  被打成碎沫,  散开……  它的脸上和身上  象川砍过的一样  但它依然站在那里  含着微笑,  看着海洋……  1954年7月25日(选自《艾青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作者简介】艾青(1910),原名蒋海澄,浙江省金华人。1928年考入国立西湖艺术皖绘画系,次年赴巴黎学画。1932年初回国,在上海参加“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同年被捕入狱。狱中三年,写了不少诗。1933年发表了寄自狱中的诗《大堰河我的保姆》,一举成名。抗日战争时期,是艾青诗歌创作的第一一个高潮期。代表作原戴1956年12月22日《光明日掇》。有《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向太阳》、《火把》等。1941年到延簧,创作了《毛泽东》、《给太阳》、《黎明的通知》等名篇。  50年代,艾青写过许多国际题材的诗,如《维也纳》、《一个黑人姑娘在歌唱》等。1957年艾青被锗划为右派后,沉默了二十一年。  1978年重返诗坛,开始了他诗歌创作的第二个高潮期。短短两三年内,艾青创作了《在浪尖上》、《光的赞歌》、《古罗-5的大斗技场》等长诗和二百余旨抒情短诗,出版诗集《归来的歌》、《彩色的待》、《雪莲》、《域外诗选》等。还出版了《诗论》、《艾青谈诗》、《艾青论创作》等论文集。  艾青在寺歌园地辛勤耕耘六十年,为新诗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的诗已被译成了杂种文字:1985年,艾青荣获法国艺术最高勋章。艾青在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声誉。  【作品简析】  《礁石》是1954年艾青在南美旅行时的作品。从表现王法来看,既非纯粹的写实,也非纯粹虚构。“礁石”,是现实生活中买有的物象,又是诗人用心灵的雕塑刀,雕塑出的心象。艾青将他对生活的思考、对自身的审视,全都集中于“礁石”这个意象。  这首诗具有写实和象征两个审美层面。  从写实角度看,它是逼真的、美的。诗的画面感很强:大海中屹立着一块凸出水面的礁石,海浪“无休止地扑过来”,然而在它脚下,全都“被打成碎沫,散开……”;尽管“它的脸上和身上”如“刀砍过”,斑痕累累,但在巨浪中却稳如泰山,依然昂首挺胸“含着微笑,看着海洋……”。这是读者并不陌生的自然景象,是自然界中两种力的较量。任凭风吹浪打,礁石依然如故。  意象是诗人主观之意与客观之象在瞬间的融合。诗人凝神观照大海中礁石这一景象时,不仅看到了它的外形,而且看到了它坚强不屈的内美在诗人眼中,礁石不再是无生命的岩石,它已经抽象为一种精神、一种人格。诗人主观之意迫使礁石变形,诗中的“礁石”就是变形后的意象。它有生命、有性格、有多重象征含义。  艾青曾经从民族、个人“要求生存的权利”这一角度解释过这首诗的寓义。在《艾青诗序?自序》中他说:“反抗天然地产生于受迫害的人”,“作为一个民族,作为一个要求生存权利的个人,遇到连续的迫害该怎么办呢?……这也只是从受到‘无休止地扑过来’的‘礁石’的角度上所采取的惫度——它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象征优于比喻,就在于它的朦胧性、多义性。八行诗句构成的这首小诗,创造了一个深邃的、耐人思索的意境。它使人想到一个饱受磨难、然而坚强伟大的民族;想到一个英勇、乐观、襟怀宽广的革命战士,想到被压迫人民抗击邪恶势力的自信与力量;想到诗人自身在政治风浪中的从容与不屈。生活中不仅有明媚的阳光,也会有狂风巨浪;不仅有站在受奖台上戴着鲜花、被万人注目的英雄,也会有默默忍受痛苦、孤独,不被人理解的英雄。  这首小诗提供给读者的想象空间相当开阔,读者尽可以从海浪与礁石的撞击,取及礁石那乐观从容的形象作多种联想。  这是一首整体型象征诗。在艺术上达到了单纯与深厚的统一,明朗与含蓄的统一,体现了艾青诗歌的创作技巧与创作成就。(李丽中)  盼望  艾青  一个海员说,  他最喜欢的是  起锚所激起的那  一片洁白的浪花……  一个海员说,  最使他高兴的是  抛锚所发出的  那一阵铁链的喧哗……  一个盼望出发  一个盼望到达  一九七九年三月  上海(选自《归来的歌》,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作品简析】  《盼望》是1978年艾青重返诗坛后的佳作。写于1979年。  这年春天,中国作家掷会和《诗刊》社组织诗人们去上海等地参观访问。在上海,恰好碰到我国远洋客轮首航西雅图,艾青随同诗人们一起去参观客轮出海的壮景,归来后便创作了这首小诗。  这茵诗新颖别致,像晶莹的琥珀,是天然浑成的艺术品。原载1979年3月30日《解放日报》。  远洋客轮起锚的壮观场面,参观人群的欢腾、海员约兴奋……  诗人一概不提,只将“起锚”、“抛锚”提炼出来成为全诗的中心意象。由于这两个意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诗人把它们巧妙地组接在一起,就获得了奇特的美学效果:空白与朦胧。“空白”可以调动、启发读者再创造的审美想象力,“朦胧”可以产生多义美。鉴赏中所生成的象外之象、言外之旨即从空白与朦胧中显现。  “起锚”意味着“出发”,“抛锚”意味着“到达”。读者可以想象,“起锚”之后,等待着海员的,将是与惊涛骇浪的搏斗,将是对思想品格、技术本领、勇敢智慧以及非凡意志力的考验,将是人同大自然威力的一场较量,战胜它就会达到既定的彼岸,否则就有葬身海底的危险。诗人没有直接写海员如何如何,只是用“他最喜欢的是起锚所激起的那/一片洁白的浪花……”来形容“盼望出发”的豪情,厅“最使他高兴的是抛锚所发出的/那一阵铁链的喧哗……”来形容“盼望到达”的欢欣。这两句是高度浓缩的诗句,既有形似又有神似。海员对大海的感隋,不畏。风险、勇于进取的精神,乐观、豪迈的性格与神情,皆寓于其中。  读者也可把人生想象成航海。人生有无数次起锚,人生也有无数次抛锚,一次次起锚,一次次抛锚,都寄托着美好的“盼望”。  然而只有付出智慧、付出力量、付出痛苦才有可能到达抛锚之地。  事业的成功,理想的实现都需付出艰苦的努力,都需有海员那种大无畏的拼搏精神。  “出发”是美丽的,犹如“洁白的浪花”,“到达”也是美丽的,犹如“铁链的喧哗”,因为“出发——到达”是人的生命价值的实现,是美好的“盼望”。  小诗给予读者的启示是多方面的。八行诗句不仅描画了海员生活与海员性格,而且描画了他们的整个人生,给人以精神美的鼓舞。  艾青不喜欢把生活原型录入诗中,总是把它打碎,拣取其中的碎片和微粒,凭借想象,重新粘合成虚实结合的艺术形象。艾青把这种经过艺术变形的形象称作“心灵的活的雕塑”。它既是现实生活更真实、更生动、更有概括力的反映,又是现实生活在诗人心灵上的投影,表现出鲜明的个性。它是“一”和“万”的统一,是“熟悉”与“陌生”的统一;是形象的单纯性和主题的多义性的统一。这首小诗不仅有美的内质,而且有美的外观,达到了古代诗论所说的“以数言而统万形,元气浑成,其浩无涯”的艺术效果。(李丽中)  古罗马的大斗技场  艾青  也许你曾经看见过  这样的场面——  在一个圆的小瓦罐里  两只蟋蟀在相斗,  双方都鼓动着翅膀  发出一阵阵金属的声响,  张牙舞爪扑向对方  又是扭打,  又是冲撞,  经过了持久的较量,  总是有一只  更强的撕断  另一只的腿咬破肚子一一  原载1979年8月13日《人民日报》。直到死亡。  古罗马的大斗技场  也就是这个模样,  大家都以正在想象  那一幅壮烈的风光。  古罗马是有名的“七山之城”  在帕拉丁山的东面  在锡利山的涨面  在埃斯揆林山的南面  那一片盆地的中间  有一座  可能是全世界  最大的斗技场,  它象圆形的占城堡  远远看去是四层的楼房,  每层都有几十个  高大的门窗  里面的圆周  足石砌的看台  可以容纳十多万人来观赏。  想当年举行斗技的日子  也许是一个喜庆的日子  这儿比赶庙会  还要热闹  古罗马的人  穿上节日的盛装  从四面八方都朝向这儿  真是人山人海——  全城欢腾  好象庆祝在亚洲和非洲打了胜仗其实只是来看一场  残酷的悲剧  从别人的痛苦  激起自己的欢畅。  号声一响  死神广场  当角斗士的都是奴隶  挑选的一个个身强力壮,  他们都是战败国的俘虏  早已妻离子散、  家破人亡,  如今被押送到斗技场上  等于执行用不着宣布的死刑  面临着任人宰割的结局  象畜棚里的牲口一样;  相搏斗的彼此  无冤无仇却安排了  同一的命运,  都要用无辜的手  去杀死无辜的人;  明知自己必然要死  却把希望寄托在刀尖上;  有时也要和猛兽搏斗  猛兽一一不论吃饱了的  还是饥饿的都是可怕的——  它所渴求的是温热的鲜血,  奴隶到这里即使有勇气  也只能是来源于绝望,  因为这儿所需要的不是智慧而是必须压倒对方的力量;  看那些“打手”多么神气!  他们是角斗场雇用的工役  一个个长的牛头马面  手拿铁棍和皮鞭  (起先还带着面具  后来连面具也不要了)  他们驱赶着角斗士  去厮杀进行着死亡前的挣扎;  最可怜的是  那凿蒙血的角斗士  (币知道是哪个游手好闲的  想出如此残忍的坏点子!)  参加角斗的互相看不见双方  都乱挥着短剑寻找敌人  无论进攻和防御都是盲目的  盲目的死亡,  盲目的胜利。  一场角斗结束了  那些“打手”进场  用长钩子钩曳出尸体  和那些血淋淋的肉块  把被戮将死的曳到一旁  拿走武器和其它的什物,  奄奄一息的就把他杀死  然后用水冲刷污血  使它不留一点痕迹——  这些“打手”受命于人  不直接去杀人却比刽子手更阴沉。  再看那一层层的看台上  多少万人都在欢欣若狂  那儿是等级森严、层次分明  按照权力大小  坐在不同的位置  王家贵族一个个悠闲自得  旁边都有陪臣在阿谀奉承;  那些宫妃打扮得花枝招展  与其说她们是来看角斗  不如说到这儿  展览自己的青春  好象是天上的星斗  光照人间;  有“赫赫战功”的,  生活在奴隶用双手  建造的宫殿里  奸淫战败国的妇女;  他们的餐具都沾着血  他们赞赏血腥的气味  能看人和兽搏斗的  多少都具有兽性——  从流血的游戏中  得到快感  从死亡的挣扎中  引起笑声,  别人越痛苦,  他们越高兴;  (你没有听见那笑声吗?)最可恨的是那些  用别人的灾难  进行投机  从血泊中捞取利润的人,  他们的财富和罪恶一同增长;  斗技场的奴隶越紧张  看台上的人群越必奋;  厮杀的叫喊越响  越能爆发狂暴的笑声;  看台上是金银首饰在闪光  斗场上是刀叉匕首在闪光;  两者之间相距并不远  却有一堵不能逾越的墙。  这就是古罗马的斗技场  它延续了多少个世纪  谁知道有多少奴隶  在这个圆池里丧生。  神呀,宙斯呀,  丘比特呀,耶和华呀  一切所谓“万能的主”呀,  都在哪里?  为什么对人间  的不幸无动于衷?  风呀,雨呀,雷霆呀,  为什么对罪恶能宽容?  奴隶依然是奴隶  谁在主宰着人问?  谁是这场游戏的主谋?  时问越久,看得越清:经营斗技场的都是奴隶主  不沦是老泰尔克维尼乌斯  还是苏拉、凯撒、奥大维……  都是奴隶主中的奴隶主——  嗜血的猛兽、残暴的君王!  “不要做奴隶!  要做自由人!”  一人号召  万人响应  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就要捣毁万恶的斗技场;  把那些拿别人生命作赌的人  钉死在耻辱柱上!  奴隶的领袖  只有从奴隶中产生;  共同的命运  产生共同的思想,  共同的意志  汇成伟大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地举起义旗  斗争的才能因失败而增长  愤怒的队伍像她中海的巨浪  淹没了宫殿,  掀翻了凯旋门冲垮了斗技场,  浩浩荡荡觉醒  狗人们誓用鲜血灌溉大地  建造起一个  自由劳动的天堂!  如今,古罗马的大斗技场已成了历史的遗物,  像战后的废墟沉浸  在落日的余晖里,豫碉堡  不得不引起我疑问和沉思:  它究竟是光荣的纪念,  还是耻辱的标志?  它是夸耀古罗马的豪华,  还是记录野蛮的统治?  它是为了博得廉价的同情,  还是谋求遥远的叹息?时间太久了  连大理石也要哭泣;  时间太久了  连凯旋门也要低头;  奴隶社会最残忍的一幕已经过去  不义的杀戮已消失  在历史的烟雾里  但它却在人类的良心上  留下可耻的记忆  而且向我们披示一条真理:  血债迟早都要用血来偿还;  以别人的生命作为赌注的  就不可能得到光彩的下场。  说起来多少有些荒唐  在当今的世界上  依然有人保留了奴隶主的思想,  他们把全人类都看作奴役的对象  整个地球是一个最大的斗技场。  一九七九年七月  北京(选自《归米的歌》,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作品简析】  《古罗马的大斗技场》,这篇长达二百余行的大型政治抒隋诗,是诗人在新时期的一篇力作。  1979年5月,艾青随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德、奥、意三国。在意大利,诗人参观了古罗马大耳技场的历史遗迹,由此获得诗思,回国后写成这首长诗。  在《艾青诗选?自序》中,诗人曾经旋到过“灵感”,他认为:“所谓‘灵感’,无非是诗人对事物发生新的激动、突然感到兴奋、瞬即消逝的心灵的闪耀。所谓‘灵感’是诗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最愉快的邂逅。”古岁马大斗技场的遗址何以能触动诗人、让诗人激动并产生创作灵感呢?那是因为“奴隶社会最残忍的一幕”唤起了诗人对历史!对时代、对国家前途、对人类命运最庄严的思考。诗人看到,“在当今的世界上/依然有人保留了奴隶主的思想”,奴役、压迫、野蛮、凶残依然存在,推行强权政治的人,“他们把全人类都看作奴役的对象/整个地球是一个最大的斗技场”。悲剧仍在上演,诗人的心岂能平静?燃烧的感情通过咏史而抒发,惜古喻今,指斥了人类社会一切“不义的杀戮”、——切凶残的奴役。以咏史为题材而不局限于咏史,为这首诗开辟了更大的审美空悯,从而具有更高的审美价值。  长诗的艺术个性。在于“把罪恶的巨大形象展示在人类的眼前”(席勒语),在于那罪恶的巨大形象所造成的悲剧感给诗句带来的睛感冲击力。第一节用民间熟悉的“斗蟋蚌”游戏起兴,给全篇定下了“从刷人的痛苦激起自己的欢畅”这一悲剧基调;第二节以后,笔锋转向奴隶社会最野蛮、最残忍的游戏。诗人以极强的画面感揭示了这一游戏的罪恶本质。顺着诗人的笔锋,读者可阻看到斗场和看台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斗技场上,是人与人、人与兽的残酷厮杀,无辜的死者,或被野兽吸吮“温热的鲜血”,或被打手“用长钩子钩曳出尸体/和那些血淋淋的内块”,清场时,发现有“奄奄一息的”也要就地杀死,“然后用永冲刷污移,使它不留一点痕迹”,这就是奴隶们所表演的供贵族取乐的游戏场景;看台上,则是“按照权力大小坐在不同的位置上”的数以万计的奴隶主们,旁边有“陪臣”与“宫妃”,他们“从流血的游戏中得到快感”,“从死亡的挣扎中发起笑声”,这是权势和兽性的展览!两幅画面概括了“全世界最大的斗技场”所上演的惊心动魄的悲剧。诗人又用远镜头将两幅画面组接在一起进行对比:“看台上是金银首饰在闪光/斗场上是刀叉匕首在闪光/两者之闻相距并不远/却有一堵不能逾越的墙”,四行诗集中、准确地画出了奴隶社会不可调和的阶级对立,令人心灵震颤的悲剧感就渗透在这死神徘徊的画面当中。诗人用灌注着情感的画面摇撼着读者的心,让读者和诗人一起愤怒、一起呐喊、一起思索、一起反抗,去“捣毁万恶的斗技场”。“把那些拿别人生命作赌注的人/钉死在耻辱柱上!”  古罗马的时代早巳消逝,然而大大小小的“斗技场”依然存在,在当今世界,依然能看到奴役和残暴。曾几何时,在中国当代史上就有过“盲目的死亡。盲目的胜利”。有过“相搏斗的双方无冤无仇”,却要“用无辜的手……杀死无辜的人”;在这个地球上“用别人的灾难进行投机/从血泊中捞取利润的人”依然四处可见。难怪诗人要愤怒地呼喊:“谁在主宰着人间?~谁是这场游戏的主谋?”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诗人用激情描绘出奴隶起义的动人心魄的场面:  愤怒的队伍柬地中海的巨浪淹没了宫殿,掀翻工凯旋门冲垮了斗技场,浩浩荡荡觉醒了的人们誓用鲜血灌溉大地建造起一个自由劳动的天堂!这才是全诗立意的核心。妙在写古与喻今融为一体,启迪读者将关注的目光从古代1向今天,用斗争去“建造一个自由劳动的天堂”。  以咏史为题材,但又不是客观地叙事,而是将叙事、抒情融为一体达到以事醒人、以情撼人的艺术效果。诗人将自我放在评判者的位置上,边叙述、边控诉、边评说。例如:“能看人和兽搏斗的/多少都具有兽性”,“他们的财富和罪恶一同增长”,“血债迟早都要用血来偿还/以别人的生命作为赌注的/就不可能得到光彩的下场”,这些蕴含着真理的诗句,从叙事中引出,又不停留干叙事,从个别上升为一般,起到举一反三的作用,将诗情引向一个更高的审美境界。长诗在形式上是艾青惯用的自由体。段无定行,句无定字,诗句长短不一,无统一韵脚,读之却有内在的节奏与旋律。诗人以气贯庸,以情驱笔,文笔纵横,意蕴深厚,是一篇有气魄、有深度、有现实意义的咏史杰作。堪称艾青国际题材诗作中的珍品。(李丽中)  草木篇  流沙河  寄言立身者,  勿学柔弱苗。  唐:白居易  白杨  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  孤伶伶地立在平原,  高指蓝天。  也许,一场暴风会把她连根拔去。  但,纵然死了吧,  她的腰也不肯向谁弯一弯。  原载《星星》1957年1月号。  藤  他纠缠着丁香,  往上爬,爬,爬……  终于把花挂上树梢。  丁香被缠死了,砍作柴烧了。  他倒在地上,喘着气,  窥视着另一株树……  仙人掌  她不想用鲜花向主人献媚,  遍身披上刺刀。  主人把她逐出花  园,也不给水喝。  在野地里,在沙漠中,  她活着,繁殖着儿女……  梅  在姐姐妹妹里,  她的爱情来得最迟。  春天,百花用媚笑引诱蝴蝶的时候,  她却把自己悄悄地许给了冬天的白雪。  轻佻的蝴蝶是不配吻她的,  正如别的花不配被白雪抚爱一样。  在姐姐妹妹里,  她笑得最晚,  笑得最美丽。  毒菌  在阳光照不到的河岸,  他出现了。  白天,用美丽的彩衣,  黑夜,用暗绿的磷火,诱惑人类。  然而,连三岁孩子也不去采他。  因为,妈妈说过,  那是毒蛇吐的唾液……  (选自《星星》1957年1月号)  【作者简介】  流沙河(1931一),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县人。中学时期曾在成都进步报刊上发表诗歌、小说,杂文等。1949年考入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1950年,任《川西曰报》及《川西农民报》副刊编辑。1952年5月调到四川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星星》创刊,任该刊编辑。1957年因发表《草木篇》而被错划为右派,并被开除公职。“文革”中仍受不公正待遇,在家乡当锯术工。诗人被迫辍笔21年。1978年平反后调至金堂县文化馆工作。1979年10月《星星》复刊,被调回做编辑工作。  “文革”前,出版过诗集《告别星火》和《农村夜曲》。1979年以后。相继出版了《流沙河诗选》、《游踪》、《故园别》等诗集。  组诗《故园六咏》获中国作家协会19791980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作品奖。诗集《流沙河诗选》获中国作家协会1979—1982全国优秀新诗(诗集)一等奖。  流沙河的诗语浅而意深,感情细腻,耐人思索。  【作品简析】  《草木鹌》是一组散文诗,由《白杨》、《藤》、《仙人掌》、《梅》、《毒菌》五个短章组成。篇首引自居易诗句以暗示诗人的用意。  《草木篇》的言外之意,是通过五种植物形象暗示出来的。  “白杨”、“仙人掌”、“梅”是诗人褒奖的彤象。“白杨”宁死也不肯弯腰,“仙人掌”遍身长刺,它在田地、沙漠繁殖后代。  “梅”则把自己许给了冬天的白雪。从白杨的形象,读者看到的是革命者顶天立地的气概、宁死不屈的骨气从仙人掌的形象,可以看到不肯阿谀奉承具有正直品格的革命者,他们在艰苦环境中具有顽强奋斗的生命力;从梅的形象,可以看到革命者纯洁美好的心灵和高尚的情操。“藤”和“毒菌”是诗人贬斥的形象。  “藤”的本性是纠缠着丁香往上爬,“毒菌”的特征是长在阴湿的地方并善于用美丽的外衣伪装自己以诱惑人类。这两种植物形象,让人联想到损人利己的野心家和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用伪装伎俩谋害他人以达到个人目的的小人。诗人通过这两类植物形象表达了自己的爱憎情感和立身处世的人生观,并告诫读者要善于分辨生活中的真、善、美与假、恶、丑。生活中,美的事物常常要受到邪恶势力的摧残,正如白杨要被暴风“连根拔去”,仙人掌要被主人“逐出花园”,梅花要与严寒搏斗,然而只有经过这种生死决战,美好的事物才能真正显示出自身的价值,才能被人们喜爱、尊敬、追求。诗人避开了议论说教,将这一深刻哲理化作鲜明的形象,让读者思而得之。  本篇用笔之妙,在于主观意图与客观物象的自热契合。句句在摹写物象,句句渗透着主观意图,读来逼真传神,思之又有象外之束、弦外之音。这是咏物诗达到艺术美的羌键。古人早就注意到此中奥妙,提示:“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浑化无痕。”(周济《舟存斋词选序论》)流沙河正是用“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之意贯串全篇,乃有“浑化无痕”之美。  《草木篇》尽管运刷了象征、隐喻手法,仍然掩盖不住诗人有意触及现实的锋芒,这正是诗人最可贵的艺术个性。这组散文诗在文艺界受错误路线干扰时,曾被当作毒草批判,和作者一起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粉碎“四人帮”后。《星星》发表了重评《草木篇》的文章,作为“重放的鲜花”,使它又恢复了本来面目。  (李丽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