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军旅文学系列研究之三  我想仅仅把它作为一种现象提出来也将会是有意义的——  新时期10年,我们的军事文学主要是以创作这一翼的长驱直人和勇悍奋飞来显示锐气和赢得声誉的。它不仅用一批产生过相当影响的力作,而且还以一批像李存葆、莫言、朱苏进、周涛、宋学武、乔良、刘亚洲、钱钢等优秀的即便置于全国格局中来察看依然显得十分出色的中青年小说家、诗人、散文家和报告文学作家,来证明自己的羽翼渐丰。与此相形见绌的是另一翼——我们的军事文学理论,它既没有像样地展开军事文学的史学、美学、创作学等方面的基础研究,也还少有见解卓著的宏论和自成体系的理论家——尽管我们欣喜地注意到了近一二年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等报刊和周政保等少许中青年批评家在这方面所开始的艰辛和初见成效的拓荒。但仍然无法和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其总体赢弱的形象;它先是没有能和军事文学的创作同步起飞,其后又没有在国内理论界的新潮逐涌中锐意更新,以至面对今天军事文学作家们的探寻所带来的诸多理论诘难,一次又一次地陷入窘境。  比如说“军事文学”的内涵与外延究竟怎么界定?是叫“战争文学”准确,还是叫“军旅文学”恰当,抑或叫“军人文学”更妥贴?军事文学的观念怎样更新?它包括哪些观念——假设它应当包括战争观念的话,那么中国人的战争观念又包括些什么?  又比如说,军事文学的审美特征到底有哪些?除了英雄主义、爱国主义和崇高、激昂、悲壮、苍凉等等是否还有别的什么?而对这些已有构成的认识是否也应加以发展和深化?——例如英雄主义又添加了哪些新内质?英雄主义和人道主义、人性、人情、人格、个性乃至性爱等等又是什么关系?  再比如说,我们的军事文学和民族的心理基础与民族的文化背景关系怎样?换言之,中国军人和中国农民的关系怎样?军事文学和地域文化的关系怎样?进而言之,军事文学有没有地域性?如果说,充分考虑到军队的幅员辽阔,它的成员的多民族性和地域的广延性,那么这样一种既消融了民族性和地域性,从而又包含和呈现出更广泛更深刻的民族性和地域性的文化形态,是不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它又具备哪些特点?  还比如说,军事文学的寓意超越问题,超越什么?如何超越?具体而言,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法更易于超越?用现实主义还是现代主义如写意、象征、荒诞等等,抑或种种主义的相互渗透、兼而有之?一这又从根本上涉及到今天的中国军事文学如何寻找古典战争文学传统向现代化转换和西方军事文学艺术经验向中国化转换的内在机制,以及对二者之间的辩证把握等等问题……  无数的问号正在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向我们今天的军事文学理论提出严峻的、不容回避的、追在眉睫的挑战。可以肯定地说,军事文学理论的危机潜伏着军事文学创作的危机,直接或闻接地威胁着军事文学创作走向明天的步伐。  众所周知,自当代以返,军事文学曾先后产生过一代代作家和作品,却迄今为止没有建树起严格意义上的理论体系和有影响的理论家。更令人忧虑的是,当人们今天不止一次地呼唤军事文学的史诗和大家的时候,又有谁曾呼唤过军事文学的理论和大家?如果说,我们过去是、现今仍然是一如继往地把军事文学的评价和批评的热闹当成理论的繁荣来混淆,或者仅仅当作一种创作的附属和张扬工具来轻视的话,那么这不是一种浅薄的误解,也是一种浅薄的固执。事实上,军事文学批评愈来愈拮据和军事文学创作倏尔闪现困惑的现状恰恰深刻地反映了军事文学理论的贫困。  我们曾不至一次地抱怨军队创作界学者化气息和理论气息的稀薄。然而,当我们换一角度来检测,把这种责难加在军队批评界的头上也许更恰如其分,因而也就更触目惊心。这一方面固然在于这支队伍奉身量的弱小和质的欠缺,另一方面却更在于它所面临的对象的强大——当代军事文学的理论研究和体系构筑,除了要对军人、对战争有深刻的认识和把握之外,同样还要重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研究,重视西方各种哲学和美学的研究,重视中国古代文艺理论遗产的研究,重视大量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军事文学作品的研究等等。如此宏阔繁博的研究对象,要求研究者握有多学科交叉的知识结构和多向思维的研究方法,以及簇新的理论意识和甘于寂寞的治学精神。否则,便难以树立起真正富于当代性和系统性的军事文学理论架构。  明乎此,便可以说,那种重创作、重评论而轻理论的短视目光,那种仅仅把希望寄托在少数尖兵孤立无援的探索上的盲目情绪,那种容不得百家争鸣或半点失误乃至动辄定于一尊的偏仄气度等,都将极不利于军事文学理论的开拓、繁荣和建树——而最为现实也最为紧迫的是:军事文学灿烂而迷人的晴空正在辽远的地平线那边急切地呼唤着理论的翅膀。  所以我觉得,哪怕仅仅是(笔者也只能是)把以上现象提示出来,恐怕也不会是毫无意义的。  (1987年5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