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九十年代文学观察丛书》总序  世纪之交的九十年代行将接近尾声。穿过时光隧道,这历史长河中的小小十年,于中国,却是惊心动魄又耐人寻味的年代。经济持续行进的景观,为疲惫的世纪末注人了活力。改革开放的势头,市场机制的确立,在稳定中发展的信息和节奏,改变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感觉方式。商业主义文化如潮水浸淫各个领域,以混乱不堪却又生气勃勃的姿态敲打着历史之门。快速的城市化和消费化,使政治、经济与文化处于多边作用的结构关系中产生新变。人们既慨叹文化与文学“步入低谷”,又看到不同于以往意识形态文化或经典文化生产的方式在扩展、在日趋丰富的事实。从经济到文化“全球化”与“民族化”的拉拔,也向人们提出了既敢于顺应潮流又善于趋利避害,既充分把握机遇又体现自强自立的种种话题。中国关于自身的想象得以在九十年代展开:我们将以何等气势、何等智慧和何等力量跨入新的世纪?  毫无疑义,文学研究者有责任对九十年代的文学现实投注以理性的关怀,有义务向人们描绘和析述其基本图景和美感投影。就主观的愿望而言,我们并不急于做出空洞的价值评判,而是实实在在地提出一些话题一有审美价值的、有建设性的、也能引起人们兴趣的当下话题。正是基于这一思路,我们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代文学研究室,经过一定的调查研究和多次学术对话,策划并确定了《九十年代文学观察丛书》这一分则独立、合则整体的撰写,希望对当代文学发展有比较切实的理性推动。  对于九十年代文学的研究,并不像有些人说的已经“失语”或“缺席”。作为已具多种途径和选择的可能性的文学研究,我们所关注的是作家作品在表达人们在世纪之交的行程中,其精神向度是否提供了新鲜的东西;关注的是作家在艺术创造中建构当代人的心灵世界时做出了怎样的探索;关注的是文学艺术在施展对现实更超然的想象时有没有坚持个性、显现风度。我们对能够站得住脚的建设性成果持有渴念,希望在研究中规避那些空话套话及“正确的废话”,规避那种与文运文本相“隔”而自称握有真理的好为人师式的训教,也规避那类将一己之见视做历史神圣而缺少学术雅量的蛮横,进一步解放学术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以尽可能客观、公允、追求学理性与原创性作为我们的精神投向,从而对九十年代文学深人观察,总结得失,指点迷津,提供知识,复予前瞻。  我们将敞开心胸接纳大千世界。我们更期待广大读者批评的目光。愿我们共同以着眼于文化建设的创造性劳动,迎向新世纪的太阳。  1998年3月,上海-北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