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卢氏县位于河南省西部,居东经110°35′~111°22′北纬33°33′~34°23′之间。地处长江、黄河两大流域分水岭南北两麓,跨崤山、熊耳山、伏牛山三座山。北邻灵宝,东接洛宁、栾川,南接西峡,西和西南与陕西省的洛南、丹凤、商南接壤,东西宽约72公里,南北长约92公里,总面积366578平方公里。其中可耕地面积25.94万顷,地域平面近似菱形。境内大小山峰4037座,被誉为“河南的小青藏”。有“豫西屋脊”之称的玉皇山在卢氏境内,海拔2057.9米,境内海拔最低处为475米。境内河流涧溪2400多条。三大河流——洛河、老鹳河、淇河分别汇入黄河、长江两大流域,形成了“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基本地貌特征。全县共辖19个乡镇,353个行政村。总人口接近37万人,以汉族为主,主要少数民族为回族,其他有蒙古族、满族等。是河南省面积最大,平均海拔最高,人口密度最小的县级行政区划。  卢氏县是一片神奇的山川,具有悠久厚重的历史积淀和光辉灿烂的文化资源。已发掘出土的大量的古生物化石表明,地处秦岭东端的卢氏县原为一处断块盆地,是一座巨大的化石宝库。全县现已查明的古文化遗址63处,其中古生物化石点22处。尤为珍贵的是,在卢氏县黄河流域的锄钩峪发现的卢氏古人类头骨和牙齿化石,被专家鉴定为更新世晚期的智人化石,距今约10万年。这一重大的考古发现,为我国古人类的进化研究提供了新的依据。此后的旧、新石器时代和仰韶、龙山、裴李岗时期文化遗址出土的大量文物,也都确切地反映了卢氏县史前文明的轨迹,表明卢氏文化的起源至少在5000年以上。始建于元末的卢氏县城隍庙建筑群,是豫西地区迄今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建筑,具有极高的历史人文价值。加之洛河横贯县境,境内流长达113公里,使卢氏与历史名城洛阳一衣带水,成为中华文明源头之一的“河洛文化”的中心地区。  “卢氏”一词由来甚早。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卢氏最早当为一个氏族部落或一诸侯国——与“轩辕氏”、“神农氏”同一时期的“尊卢氏”,或为卢氏的远古祖先。由于卢氏地理位置偏僻,交通闭塞,才得以形成长期独立存在的文化现象。夏商时期,卢氏县即有建制,属莘川地;周属虢地;战国时晋灭虢后归晋。韩、赵、魏三分晋国后属韩国;秦属三川郡。至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建卢氏县,迄今2100多年。2000余年来,虽历经历史沧桑巨变,卢氏没有移过县治,改过县名,是河南乃至全国为数不多的历史古县之一。汉置县时,卢氏隶属新设立的弘农郡;三国时属魏;西晋归上洛郡;北魏时属恒农郡;隋属弘农郡。隋恭帝义宁元年(公元617年)曾设虢都于卢氏,属虢州。唐属弘农郡;五代、宋、金因之。元属南阳府高州;明归陕州,属河南府。清属陕州;民国初属河洛道。民国17年废河洛道再属河南省;民国20年属陕西州十一区专员公署。1949年5月属陕州行政督查公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归属洛阳专员公署。1986年4月区划调整后,三门峡升级为地级市,卢氏县划归三门峡市。  巍峨的秦岭蜿蜒东来,余脉入卢氏后分成三山,成扇形向东伸展,并逐渐下降,形成了卢氏县西高东低,北高南低的地貌特征。山麻水系相间排列,熊耳山和崎山之间为洛河卢氏盆地,也是卢氏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熊耳山和伏牛山之间为五里川朱阳关盆地,使五里川形成卢氏西南重镇。卢氏县中部熊耳山脉(俗称老界岭)不仅是卢氏两大流域的分水岭,也是卢氏县自然风物、人文特征和气候气象的分界岭。卢氏县的伏牛山海拔在1500~2000米之间,森林覆盖率为75%以上,属亚热带气候。而卢氏县北端的崤山海拔在800~1800米之间,森林覆盖率为36%,属暖温带气候。  卢氏县经济以农业为主,林木次之。主要粮食作物以小麦、玉米、大豆、红薯等为主。经济作物为烟叶、芝麻、棉花、中药材等。卢氏人均耕地少,基础设施落后,受旱、涝、冰雹等自然灾害天气影响严重,是国务院确定的全国重点扶贫开发县之一。从20世纪90年代起,卢氏县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强化基础设施建设,烟叶、果树、蔬菜、中药材等经济作物种植面积不断扩大;小麦、玉米、大豆三大传统农作物优良品种不断推广;通路、通水、通电、通电话;改建、新建学校和卫生院;实行搬迁式扶贫等,极大地加快了卢氏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使卢氏的经济发生了历史性的突破。  由于卢氏县特殊的地理环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生存生活在卢氏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更谈不上文化娱乐生活。大凡一年中除了“过年”和“元宵节”期间有“社火”活动及春季几处庙会活动外,绝大部分时间在兵荒马乱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艰难生活中度过。但勤劳而又智慧的先祖们,是天生不会寂寞的,他们生息在卢氏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五千年的文明滋养着他们,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创造着丰富多彩、弥足珍贵的卢氏民间文化,构建了卢氏民间精美绝伦的文化宝库。而口传心授、薪火相传的卢氏民间故事正是这民间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早在仰韶文化时期,先祖们就开创了以讲述和聆听民间故事为形式的民间娱乐样式,并世代沿袭。其内容也随着历史的演变而更加丰富多彩,并且成为全社会各阶层、各个居住区域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一种文化形式。如官绅士民之间的故事或宴会,劳动群众茶余饭后,老弱闲散人员的“乘凉”“晒暖”,甚至在农忙之夜农家聚在一起“烤火”“剥玉米”,妇女妯娌们灯下纺花做针线活等场合内,都会有人习以为常地怂恿其中年长者或阅历半富的人讲述一些民间故事,以飨大众,俗称“哌瞎话”。从故事内容上看,既有颂杨留芳百代的明君、贤相、忠臣、良将和贞女烈妇的故事;也有讽刺、贬斥遗臭万年的昏君、奸臣、贪官污吏、地痞流氓的情节。从题材上看,既有历史、地名、人物传说、也有神话和寓言故事等。从所产生的艺术效果看,讲述人以其不凡的艺术口才,同时辅助以动作和表情,都能极大地调动听众的视听神经,产生强烈的共鸣效应,并形成强烈的憎爱情感,这就是民间故事的文学作用和生动形象的艺术魅力所在。  由于听讲故事的活动贯穿于人民群众的各种生活形式中,它不仅丰富了人民群众的历史文化知识,还潜移默化地起到了团结和教育人民群众的作用,同时还活跃了人们生活的气氛,并起到给人民群众消除疲劳的效果。所以这类活动能够在卢氏的农村生活中亘古流传并盛传不衰,形成卢氏文化现象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卢氏县民间故事丰富多彩,不仅题材广泛,而且特色鲜明,加之卢氏特殊的地理位置,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相对贫乏,因此听讲故事成为人民群众文化娱乐生活的主要形式之一,使卢氏形成闻名遐迩的天然的“故事王国”。但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却没有专门的机构和人员对卢氏的民间故事进行搜集、整理,遑论出版发行。  从20世纪80年代起,卢氏县文化部门曾组织开展了全县范围大规模地搜集整理民间故事的工作。曾抽调专门人员,依托文化馆、各乡镇文化站携带录音机等,基本上走遍了卢氏的大小村寨,搜集整理了大量的原生态的民间故事,但一直没有编印成集,也没有出版。也有一些民间文艺爱好者不断地把卢氏民间故事整理后发表于许多报刊。直到2000年后,《中国民间故事·集河南·三门峡·卷》出版,其中择选卢氏民间故事百余篇,才第一次看到了正式出版的卢氏民间故事的书面资料。三门峡卷民间故事集成的出版发行,不可能收入全部的卢氏民间故事,因此能够出一部卢氏的民间故事县卷本,尽管也不可能全部收集到流传于民间的故事,但它也是卢氏几代文艺人特别是当代人的一桩强烈的愿望。  进入2005年后,随着国家抢救和保护民间文化遗产工程的全面启动,整理出版卢氏民间故事的工作重新被提上了议事曰程。遗憾的是,随着文化馆原民间故事主要整理者的去世,珍贵丰富的一部分卢氏民间故事文稿遗失。但同时令人欣慰的是,在县委宣传部的关心支持下,在刚刚恢复成立的县文联的组织和具体运作下,又开始了大规模地搜集和整理卢氏民间故事的工作。卢氏县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彭修身积极参与,依托卢氏县老干部咨询团,发动卢氏的老干部、离退休教师等同志搜集、整理了一部分稿件。在县委宣传部和县文联组织的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们的共同参与和努力下,也搜集、整理了一部分稿件。《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河南·卢氏卷》就是在此基础上,并收入被《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河南·三门峡·卷》曾收入的一些关于卢氏的故事内容。所以整理出版的《中国民间故事全书·河南·卢氏卷》将是我们卢氏县第一部比较丰富和全面的民间故事的科学版本。编幕、出版本书的目的之一是为国家、为人民,特别是为卢氏县的人民群众保存一份原生态的人类记忆遗产。其功在当代,泽被后世。  卢氏县的民间故事也许既有与全国各地流传的相雷同的民间传说、神话,也许还有相雷同的有关的历史人物故事或传说等。即使有与周边的省、市、县流传的一些相雷同的故事,而其也能在卢氏流传,却更加凸现了卢氏的特色。而其大部分还是与本县的山水、地名、人物、民俗等紧密相连的故事,经过采编人员的整理、提炼、升华后,既保持了原有口头文学的原汁原味,同时又给故事给予了新的意境和内涵,读之朗朗上口,品之津津有味,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启迪。  如卢氏民间故事《六月节的来历》中,充分说明了在卢氏县域内以老界岭(熊耳山)为界的长江、黄河两大流域,民间传统节日“六月六”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习俗和过法。讲清了长江流域称为“望夏”,而黄河流域称为“奠汤”的不同民俗的来龙去脉。同时又表现出住在老界岭上一家老两口的两个女儿:大女出嫁后是岭北的富户,过惯了好逸恶劳的生活,三年五栽也不回娘家看望二老一眼。而二女儿却嫁在岭南的穷人家庭,辛勤劳作,时时不忘父母的养育之恩,特别是二老的生日六月六,她都提前为二老做好夏天的衣服、鞋袜,用新麦磨成的面蒸成白馍为二老祝寿。后来两位老人都去世了,大女儿却大讲排场、摆阔气,大张旗鼓地为老人过“五七”“百日”“周年”。特别是在老人六月六生日这天,还要到坟墓前奠汤、烧纸,以示孝道。故事结尾用了老百姓的一句俗语“死了献猪献羊,不如活着吃根麻糖”作为评价的结语,可谓言简意赅,具有很朴素和现实的教育意义。再如《回族为啥要“封斋”》,讲述了民族习俗的渊源,而又给后人留下了珍责的民俗资料。  卢氏民间故事具有强烈的思想性和教育意义。无论是故事、传说、笑话等,经过代代传承,大部分都被赋予了强烈的感情色彩。爱憎分明,形成一种“好人好报、恶人受惩”的结局,极大地满足了广大听众的心理企愿和感情寄托,成为民间故事长期流传、生生不息的思想基础。  卢氏民间故事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在卢氏县相对封闭的地理大环境中,抑或在卢氏的长江、黄河两大流域中,相同共有的民间故事在卢氏这块土地上都被赋予了卢氏特色,尤其是语言和结构,特别是明显不同的地方语言,如土话、方言等,都注入了卢氏的特色和要素,呈现出鲜明的地域性。  卢氏民间故事具有突出的民俗性。可以说卢氏民间故事是在卢氏深厚的民间文化和民俗文化的土壤中产生、发展并流传开来的。无论讲和听卢氏民间故事,都像在欣赏一幅幅鲜明的卢氏民俗文化风情图:色彩斑斓,摇曳多姿  卢氏民间故事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它产生于民间、流传于民间,人民群众是创造和传承它的第一生产者。无论有无文化或文化高低,在漫长的岁月里,民间故事的流传是人民群众生活娱乐的主要活动之一,它寄托着百姓的理想、企盼和希翼,感情的好恶与爱憎。它是一部教科书,具有最广大的受众面。  卢氏民间故事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它长久在民间流传,由广大人民群众创造和讲述,通俗易懂,深入浅出,流畅平实。或意境深沉,或诙谐幽默,或高低起伏,或妙语连珠,都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启迪,给人以教育与警示。经过人民群众智慧地创造和加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和强劲的艺术魅力。  在卢氏县这片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土地上,勤劳智慧的卢氏人民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卢氏民间文化,民间故事正是卢氏民间文化中的一个突出代表。随着卢氏经济的全面快速发展,特别是卢氏旅游经济的强势推进,整理卢氏民间故事,抢救、保护开发卢氏民间文化资源和遗产,已经汇入卢氏经济的发展大潮。以卢氏民间传说故事为主的《卢氏旅游文化大观》一书已经出版发行,其他民间文化资源也正在开发利用中,卢氏文化强县的目标正在描绘和实践中,我们的前景将无比辉煌和灿烂。  编者2006年3月6日  相传在很久以前,宇宙就像一颗大鸡蛋,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东南西北,也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