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在老岭主峰黑尖顶北侧,耸立着五座参天巨石,它们在游丝般的云雾中时隐时现,好像五个威风凛凛的武士,南面一人荷戈而立,好像在给头领放哨保镖;中间两人翅首远望,想必正在察看山脚地形,北面两人一高一矮,大概高的是头领,矮的是马童。这就是老岭名景之五人岭。  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老岭脚下住着一户农家,家里养着一头小牛。一天早晨,主人给小牛喂完草,刚刚转过身来,就听身后有个女子说:“今天要有强盗从东方来,请早做准备。”主人掉过身来,并没有见到人影,只有小牛在扬头瞅着自己。主人以为耳鸣所致,没有在意,转过身来继续往屋里走,忽然又听到同样的声音:“今天要有强盗从东方来……”没等女子把话说完,主人突然转身,又没看到女子,只见小牛的嘴正一张一合地说着下半句——“请早做准备”。主人十分惊讶,难道我养的小牛是神牛,不然为什么会说话呢?他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就低下头来亲切地问小牛:“你怎么知道?”小牛眨了眨眼睛,低声细气地说:“昨天我在村头吃草,太阳刚刚下山的时候,从东面旋风般奔来一群大汉,他们一个个五大三粗,横眉立眼,骑着高头大马,拿着刀枪棍棒,杀气腾腾,十分吓人。我吓得战战兢兢,正要往回走,第一个大汉把我拦住,用手拍拍我的头,向其余大汉说:‘好一头小牛!’第二个大汉望望老岭,赞道:‘好一片山水!’第三个大汉看看咱们的村庄,接着话茬说:‘有水必有鱼!’第四个大汉像个头领,他把拳头往马鞍上一击,恶狠狠地说:‘有鱼无鱼捞一网!’你想想,这不正是洗劫咱们的村庄吗?”主人听了连连点头,心想,对于小牛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怎么办呢?抡起斧头跟他们拼吧,不行!众寡悬殊,以硬碰硬犹如鸡蛋碰石头。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来软的,或许倒能化险为夷。于是,他叫妻子杀鸡宰羊,打酒炒菜,准备最丰盛的宴席,自己戴上草帽跑到村头去等候。等啊等啊,从早晨一直等到太阳偏西,也没见个人影,他高兴极了,心想,强盗准是改变了主意,到别的村庄抢劫去了。他正要转身回家,忽然东面传来人喊马嘶声。不大工夫,只见一群彪形大汉提刀乘马“哒哒”而来。他急忙上前躬身施礼,寒暄一番,然后把这一伙人请到家里推杯换盏,吆二喝六,热情款待起来。这些大汉的心也都是肉长的,他们被主人的盛情所感动,抢家劫舍的心思早就跑到九霄云外。但是,他们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会事先得知消息,就一边喝酒一边追问主人。几杯酒下肚,主人嘴里就没有把门的了。他把小牛告诉消息的事情统统讲了出来。强盗们听了以后,惊得舌头伸得出来缩不回去,一个个目瞪口呆,老半天才恢复常态。他们摆下筷子和酒杯,七言八语争论起来。有的说,小牛一定是神皇所化,冒犯不得,我们应该到它的跟前去谢罪。有的说,小牛既然能未卜先知,不如带上它给我们提供消息。争来争去,后一种意见占了上风,强盗们一起向主人要这头小牛。主人虽然舍不得,但为了保住乡亲们的性命,只得违心答应。强盗们牵着牛骑上马离开农家一直向老岭南麓驰去。走至半路,头领急于要知道自己的生死祸福,就拱手在马上向小牛拜了两拜,然后向小牛卜问起自己的前世、今世和来世。小牛连眼皮都没抬,好像既未看见,也未听到。头领意识到小牛大概是怪自己不敬,只得翻身下马,把小牛牵到路旁一个土台上,然后折几根草棍用火镰点着,算是香烛,自己拍拍衣服上的泥土,跪下身去,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开口问道:“请问神仙,弟子前生是什么转世?今生寿禄怎样?后世能不能成神?”小牛仍旧不理不睐,安闲地吃着土台上嫩绿的青草。头领急了,向骑在马上低头暗笑的大汉们吼道:“都给我滚下来,跪在地上一齐给神仙磕一百个响头!”“军令”如山倒,强盗们乖乖地跳下马来,跪在土台前随着头领捣蒜般磕起头来。大概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见小牛抬起头来,慢声细语地说:“我并不是神仙,前生乃是这家女主人的亲妹妹,因为丈夫打柴摔断双腿,家里十分贫穷,吃了上顿没下顿,只得经常到姐姐家去借米,姐姐可怜我,每当我来还时,要是公婆在场,她总是偷偷地把米斗翻过来,用浅浅的斗底量粮。这件事后来被玉皇大帝得知,怪我借多还少,做上不义的事情,为了惩一儆百,就叫我托生小牛到姐姐家来还债。”强盗们一听,大惊失色,他们想:借多还少都托生小牛,我们东杀西砍更不知要托生什么,听人说只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干脆我们也改邪归正吧!当即,有十八个大汉背着小牛爬上老岭南麓一座直上直下的险峰,削发为僧,苦度修行,积善扬德,以赎前非,最后修成正果,化为十八罗汉,小牛化作金牛星。从此,人们把这座险峰叫“背牛顶”,至今山后还有一个天然石牛,据说那就是小牛的化身。  另外还有五个大汉仍旧执迷不悟,继续打家劫舍,东杀西抢,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一天,他们站在老岭主峰黑尖顶北侧的山脊上察看地形,准备洗劫老岭东麓驻操营。玉皇大帝得知后,勃然大怒,当即命雷公电母把他们殛作五座巨石,以警后人。从此,人们都把这个耸有五座巨石的山脊叫五人岭。  讲述:肖玉仁(42岁,青龙人,县组织部干事,高中毕业)  记录:刘玉宗  采录时间:1981年5月米录地点:县委大院内  好汉沟  青龙县董杖子乡有一条地无一尺平、抬头一线天的深山沟,名叫好汉沟。关于这一沟名的由来,在青龙河畔流传甚广。  此沟口有一十分奇特的大山,此山周围群峰竞秀,郁郁葱葱,然而这架大山好似由无数块巨大顽石堆积而成。山高危耸人云,陡峭异常,寸草不生,像一巨大的秃顶蛇背的老人吃力地立在丛山之中,山风劲吹,大有摇摇欲坠之感,令人望而却步。登此山只有靠阴坡一条羊肠小道,还鲜为人知。山顶是一块二分地大小的平台,靠阳坡有一天然洞。洞深九尺,高八尺,宽六尺;洞口处有一脸盆大小的圆孔,隔孔远眺,大小山峦,村庄河道尽收眼底。  传说,清朝年间,此洞住着三位避难弟兄。老大赵龙,老二赵虎,老三赵豹。他们是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拿,由口里经界岭逃到口外这座山上的。弟兄三人均二十多岁,血气方刚,膀阔腰圆,身背弓箭,手持大刀。平日在山中弯弓搭箭,舞刀弄棒,苦练杀敌本领,伺机报仇雪恨。后来,果真练得武艺高强,方圆百八十里无人敢惹,可他们专杀贪官污吏、地痞流氓,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替穷人申冤出气。他们不知道救活了多少苦难弟兄,他们的宝刀不知杀死了多少恶霸。当地穷人称他们为山神。逢年过节,烧香祷告:愿三位英雄长命百岁,宝刀不老,永保山间平安。  然而,穷人的担心终于发生了。一天清晨,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老三晨起习惯地从洞口圆孔向山下望去,发现两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山民从羊肠小路向山上攀登。老三心想:不对呀,我们从来不收穷人送给我们的礼物,也不爱听说我们一个“好”字,穷人只是心里感激我们,可谁也没上我们这山来过呀?老三想到这里,马上回洞叫醒了大哥、二哥。老二说:“我去看看。”说完向山下走去,来到半山腰,躲在一块岩石后面,等那两个“山民”来到跟前时,突然将他们两个一手一个抓上山来。果真不出所料,来者正是敌人的密探,山彻底被包围了。因为赵家兄弟早已被当地土豪劣  绅、地痞流氓、贪官污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合同官兵数百人,一夜之间将山团团围住,声称要把赵氏兄弟剁成肉泥。  “叫他们上来吧!先给他们两个丸子吃!”两个密探的人头被甩下山去。天亮了,敌人开始往山上攻。三位好汉居高临下,只用一人把关,轮换饮酒助兴。只听一声声惨叫,冲来的敌人都被箭射中,像驴粪球子一样滚下山去。敌人死伤无数,血染山谷。  可是山上缺水了,嗓子冒烟,饭咽不下去,山半腰惟一的一眼山泉叫敌人撒下了烈性毒药。敌人似乎发觉了这一点,不惜血本拼命用人垫。三英雄不得不用绝招,他们每人强咽下去一包蜡,这样可以几天不吃不喝。就这样,他们又坚持了五天,可山下的敌人还是有增无减。这时,箭早已使完,石头用尽,三英雄怎奈五天滴水未进,敌众我寡,突围不成,便放火烧了洞,三英雄合抱着跳下悬崖……  后来,人们找到了三位英雄的遗体,把遗体背到山上,含泪掩埋在洞内,让英雄长眠山顶,与青山共存。从此,这个洞便叫好汉洞,山下这条沟便叫好汉沟了。  讲述:赵景泰(52岁,高中文化)  记录:起秘  采录时间:1984年3月  打虎店的传说  青龙县肖营子乡中部有一高山,山上悬崖欲坠,山下绿水如带,在这青山绿水之间有个百余户人家的村庄,名叫“打虎店”。此村因何得名?话还得从康熙打虎说起。  古时,冷口南面有一奇山,山腰有九股清泉叮叮咚咚,交错流淌,载着白云和蓝天汇人滦河;山上有九重山峦层层叠叠,如龙如凤,伴着五色彩云驰骋于天穹。这九泉九峦颇引古人酷爱,都称其为“九山”。九山不仅因山奇水异、洞幽石美遐迩闻名,而且以树木茂密,禽兽繁多誉满京畿。康熙皇帝早有耳闻,在他继位二十年十二月,率文武百官来九山狩猎,一日获虎五只,群臣三呼万岁,康熙龙颜大悦,遂下诏改“九山”为“五虎山”。从此,康熙皇帝几乎每年都到这里狩猎。在他继位四十八年冬季,天降大雪,正是狩猎的好时机。康熙遂率文武百官又来五虎山。然而此次不比往回,围了八天八夜,只射得一些鹰雉狐兔等小禽兽。康熙十分扫兴,正要撤围下山,忽然一阵狂风从林中刮来,紧接着“卟嗵”一声,跳出一只吊睛白额斑斓猛虎。康熙既惊又喜,命御林军举叉端枪,紧缩包围圈。眼看距猛虎仅剩十余步,康熙正要引弓发箭,忽见猛虎前爪按地,腰身微躬,“嗖”的一下由众将头顶腾跃而过,被虎尾打落的枯枝老干纷纷落在人们头顶上,眼看就要到手的猎物岂容脱逃?康熙率领文武百官马不停蹄,从南向北全速追赶。经建昌营出冷口,进人今青龙县肖营子东北一条深山峡谷。山谷越拐越窄,悬崖越转越险,大有“山重水复疑无路”之势。忽然前面豁然开朗,竟至山谷极处,只见那只被赶的吊睛白额斑斓猛虎正“咔嚓”、”咔嚓”地踩着积雪,焦急地徘徊于山谷尽头。它猛然回首,见退路受阻,大概是想绝处逢生,它倒竖虎尾,掉转身来,张开血盆大口,长晡一声,伴着狂风箭一般向康熙扑来。御林军见势不妙,急忙跨前数步,举叉叉住猛虎脖子。康熙趁机张弓搭箭,“嗖”地射中猛虎咽喉。猛虎疼痛难当,在钢叉上拼命挣扎。康熙催马向前,连搠数枪,猛虎才”卟嗵”一声倒在地上,铁棒般的虎尾摆了两摆,不动了。康熙叫众人抬上死虎出了山谷,由于天色已晚,人马俱乏,遂驻骅在山脚的旅店里。从此,人们将此店叫“打虎店”,并在这里建起庙宇,请艺人画上康熙打虎的壁画。现在庙宇虽废,然而康熙打虎的故事仍在这一带流传。  讲述:李桂琴(女,64岁,青龙县邱丈子人,农民,文盲)  记录:刘玉宗  采录时间:1984年9月采录地点:邱丈子  狮子沟的传说  在青龙河中游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河两岸绿草盈盈,鸟语花香。那里的土地特别肥沃,人们勤劳致富。河东是大狮子沟村,河西是小狮子沟村。在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的一座东山上住着两个妖魔,他们行凶作恶,横行霸道,残害人民。西山下的河里住着一条小青龙,小青龙由于年幼,在二魔的撺掇下也和他们一起鱼肉人民。他们要那里的人们每天都要送他们三头猪或三头牛、羊等,否则就要兴风作浪,抓人吃人,闹得那里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到处都是一片凄凉的景象。那里的山神曾把这里的情况多次向玉帝禀报,大臣们也多次进谏,但那玉帝老儿整天吃喝玩乐,沉迷酒色,哪里顾及人民死活。  大臣中有一对粉面狮子王,这兄弟二人在朝中可谓肝胆照人。他们曾多次向玉帝进谏,要求他体察民情,一心执政。但那玉帝老儿非但不睬,反倒把二人视为眼中钉。兄弟二人虽内心知晓,但他们一心思虑人民的痛苦,因此,整天坐卧不宁,茶饭不思。  一天,兄弟俩决定亲自出马。他们带上武器,趁着天黑,摸出宫门,踏着青云,来到了那座东山前。他们喊出那两个妖魔,劝他们放下屠刀,改邪归正。可这两个妖魔非但不听,还与兄弟俩动起手来。兄弟俩见劝说无望,只得动手,不消几个回合,就把两个妖魔的头颅砍了下来。他们又踏着祥云,来到了西山下。小青龙已探听到了二妖魔的下场,吓得两腿直打颤,哪里还能反抗?他在两兄弟的耐心劝说下,终于懂得了只有造福于人,才能受到人民的爱戴,美名流传。小青龙发誓:一定要不遗余力地为人民造福,将自己过去的过失补偿回来,做一个人们喜爱的小青龙。  粉面狮子王兄弟俩私自下凡的事,早有人禀告了玉帝,玉帝十分震怒,命天兵天将下界擒拿。天兵天将到了那里,宣读了圣旨,就要绑架二人回天宫。兄弟俩在这段时间里,迷恋上了人间,他们喜欢这里无拘无束的生活,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更喜欢这里勤劳的人们,对过去的天宫生活已厌恶至极,誓死不回天宫。兄弟俩便与天兵天将战了起来,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怎奈兄弟俩寡不敌众,最后化成了两个人头狮身的石头倒在了小青龙的身边。小青龙见狮王死了,也化成了一条大河,从两个石狮中间穿过,一直向东流去。这两块石头至今还分别挺立在青龙河的东西两岸上。  人们对他们十分感激,为了叫后代永远记住他们,便把河东叫大狮子沟村,河西叫小狮子沟村,而那条河也就叫青龙河了。  讲述:徐国华(24岁,大巫岚乡大獅子沟村人,教师,中专毕业)  记录:徐国江采录时间:1986年9月采录地点:大狮子沟村头  黑老爷显灵  青龙县与建昌县交界的地方有个八仙洞。山小洞小,现在没有多大名气。可是,谁要是露出对此山不屑一顾的神态,当地人就会“哼”你一鼻子。要知道这“哼”的含义,还得听我告诉你一个传说。  古人言“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传说在很早的时候,山上有个黑老爷,远远近近的人都去拜祭。  有一个游方道士,慕名而来。晚上下榻八仙洞,与山主杨老道谈经讲道,言称久闻黑老爷神威遐迩,高低要见一面。杨老道念他远道而来,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伸手从饭桌下请出一物,那道士一看,原来是一条小长虫,全身黝黑,身长不过四寸,他鄙夷地说:  “啊,原来就是这么个小玩意,真是徒有虚名……”他还想说点什么,见杨老道面有愠色,情知不妥,把下边的话咽回去了。  当下不欢而眠。道士很后悔,心想早知如此,就不该受这趟累。  第二天,道士辞别山主,懊丧地下山了。  他走了十几里路,回身看看,八仙洞已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他笑了一笑:“但愿我永远不再来。”  就在这时,他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引力拉起来,向后飘去,两耳尽是风声,转眼又回到八仙洞山下。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身子又像落叶一样飞起来,落到八仙洞的锥子山顶。他定定神,向四下张望,吓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见鸡冠山上一条巨蛇,首尾并拢,那身子搭在远处的山梁上,竟不知跨过几条沟谷,他心惊胆战地跪下:  “黑老爷,贫道浅薄无知,惹怒了黑老爷。多谢大仙警示之恩,贫道今后再不敢以貌取物了。”他叨咕一阵,偷眼一看,黑老爷早已没了踪影。  讲述:杨桐柏(木头凳村人,初小文化,农民)  记录:杨占国  采录时间:1984年7月采录地点:木头覺村头  神茶  在古老的塞外,都山脚下都源河畔有一个村子叫广茶山,村子对面有一座大山,传说很早以前这座山上有一棵“广茶树”。这棵茶树上的茶叶是宝贝,喝了这个茶能治百病,起死回生,是神仙的灵丹妙药。当地人谁也不知道山上有这样的“宝茶”。有一个云游道士偶尔路过此山,他认出了这棵“神茶”,每年茶叶成熟的时候,他到这里悄悄地采下“神茶”,为百姓治病消灾。  有一年秋天,村中一个樵夫上山砍柴,他带了一瓦罐稀饭,预备饿时吃的,他把瓦罐挂在一棵弯曲的小树上就砍柴去了。砍了一阵,他觉得饿了来吃稀饭,他来到树根前取下瓦罐一看,罐里的稀饭变成了清水,樵夫感到非常奇怪,心想:莫非是谁和我逗着玩把饭偷吃了?他环视一下四周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第二天,樵夫怀着好奇的心又拿来一瓦罐稀饭挂在这棵弯弯曲曲的小树上,他一边砍柴,一边瞟着瓦罐,看看是谁在和他捉迷藏。天快晌午了,连一个人影子没有,他便走到小树下摘下瓦罐一看,里面的稀饭又变成一罐清水,樵夫十分惊讶。第三天,樵夫又拿来一瓦罐稀饭挂在树上,他不去砍柴,坐在小树下盯着瓦罐。这时,秋风微拂,从弯曲的小树上落下一片霜叶正好落在瓦罐里,转眼之间,罐里的稀饭顿时变成清水。樵夫心想:这是什么东西在作怪?他瞅了瞅这棵弯曲的小树,上面有几片霜叶,莫非这是一棵毒藤,樵夫很生气,他抡起砍柴的斧子砍掉了这棵弯曲的小树,一脚把它踹到悬崖下去了。  广茶山就是由这棵“广茶树”命名的,可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听到关于广茶树的消息。  讲述:夏凤翔(已故)记录:张国中采录时间:1964年5月  殷丽娘智捉花和尚  老岭东麓的苇子峪口,有个叫“车场”的地方,老岭南麓有个山谷叫“两千五沟”。这两处游览地,有这么两个怪名字,不少人都想弄个明白。传说是这样的。  老岭锦绣谷东部一个天然形成的大石洞里,早年住着一个外号”一枝桃”的花和尚谢虎。这谢虎抢男霸女,无恶不作,经常和小和尚把山下漂亮姑娘抢进山里,拉上俏人台百般蹂躏,从者尚可放其出山,逆者推下高台活活摔死。附近百姓受尽欺凌,却敢怒而不敢言。  为了与民除害,一天,黄天霸率兵包围了老岭,车兵驻在老岭东麓的苇子略口外,骑兵驻在老岭北麓,两千五百名步兵隐在老岭南麓的深山峡谷里。各路兵马驻扎已毕,黄天霸便投其所好,派妻子殷丽娘率领女兵前去捉拿谢虎。殷丽娘知谢虎武艺高强,只可智取,不能强攻,便和女兵扮成尼姑,以解谢虎疑心。当时,谢虎正和师兄在棋盘山上对弈。  为什么谢虎不在石洞下棋,偏偏要爬上陡险难攀的棋盘山呢?话还得从棋盘说起,这是一个刻在青石上的大棋盘,棋盘上有棋子十几枚,这些棋子只可在棋盘上推来推去,却无法把它从棋盘上拿下来,人们都说这是铁拐李和太上老君下过的残局。为什么棋子只可推移,却无法拿下来呢?原来棋子的走线是大肚小口的石渠,棋子是在刻石渠时顺便雕在里面的大底小顶的石块,如果雕成满局,棋子就无法推动,只有雕成十几枚,才既可推动,又像仙人下过的残局,到底是哪个有闲情逸致的山人所刻,至今尚不得而知。既然有这样的好去处,谢虎哪会闷在石洞里?听说师父在棋盘山上下棋,一群正在晒米的小僧也拎着簸箕爬上棋盘山,围在一旁观战。  殷丽娘探听明白,便率领众“尼”登上棋盘山。谢虎见来了一群女尼,心里十分高兴,立起身来笑脸相迎,双掌一合,道声“何弥陀佛”。殷丽娘手疾眼快,抬起穿着靴的右脚,使尽平生力气,照准谢虎的致命处狠狠一踢,谢虎还没来得及还手,便“啊呀”一声滚倒在地上,殷丽娘立即叫女兵把他拿下。众徒一见不好,便每人一个胳肢窝夹起一支簸箕,依靠簸箕的浮力飞下棋盘山。殷丽娘和众女兵也不示弱,都拎起宽大的衣裙紧紧跟随飞下来,终于把这群恶僧一网打尽。  从此,人们就把黄天霸驻扎车兵的地方叫“车场”,把驻扎骑兵的地方叫“两千五沟”。当时,谢虎正让抓来的能工巧匠们在仙人台下修建望海寺,已经烧了很多砖,劈了不少石,没想到突然被殷丽娘活捉。后人就把这个刚刚动土的寺院叫“砖庙”。现在,一些开好的条石和柱顶石依然卧于砖庙南面的山间平地上。  讲述:李桂芹记录:刘玉宗采录时间:1985年9月采录地点:邱丈子村  烧木炭的由来  据传说,有位仙人,同时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个徒弟是同年同月生的,分不出哪个为师兄,哪个为师弟,可也不能没有师兄师弟之分。  有一天,师父想出一个法子,把两个徒儿叫到一块说:“你们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谁是师兄师弟还没分出来,今个听为师给你们分。你们俩出仙洞外,拾无烟柴,谁先拾回来,就为师兄,后拾回来的就是师弟了。”两个徒儿没说什么,急忙出山洞拾柴了。  这两个徒儿虽然是同岁,但一胖一瘦。胖徒弟把师兄弟之分看重了,总觉着当师兄比师弟高一头,他一心想争个师兄当。他心里着急,怕师兄位置让瘦子给抢去,他心里又想:什么无烟柴,哪有柴火不冒烟的。他想着,出洞门不远就拾起来了。仙人居住的地方都是高山大林,枯枝乱棍有的是,一会儿就捡了一大捆。他看看地上的脚印,瘦子还没回来,他乐滋滋地扛起柴,后退着步回洞去了,他为什么后退走呢?他怕瘦子看见他回洞了追过他,这样瘦子看了没有回去的脚印,就会不慌不忙了。  再说瘦子出仙洞后,边走边琢磨,什么是无烟柴呢?他走啊,想啊,走出好远,也想出好远,他突然发现了一堆樵夫燃尽的灰堆儿,他看见灰堆边上的黑楣炭儿,眼睛一亮,柴火燃尽成黑楣炭儿,不是无烟吗?他马上动手挖窑儿,拾来一些柴火往窑里装。旁边的树上落着一只老鸹,老鸹说:“立装,立装。”他听老鸹这么叫,也就把柴火立装在窑里。结果烧出的炭,又整齐又结实。他欢欢喜喜地扛着一捆黑木炭回去,到仙洞已是太阳压山了。  两个徒儿都到了之后,就开始点火试验,胖徒弟的柴火依旧冒烟儿,瘦徒弟的木炭儿,点着后既无烟,火还硬。结果瘦子捡来了无烟柴,当了师兄,烧木炭的方法也流传下来了。人们说,那胖子是庞涓,瘦子是孙膑。庞涓就因这与孙膑结了仇,下山后,才想着法子加害孙膑。  讲述:张东升(65岁,三间房乡人,退休干部,初中文化)  记录:张保学  采录时间:1989年3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