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沙蠡  民间故事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作为文化艺术甚至生产生活的种种表现,它不仅给人们带来愉悦和激情,还将长期地作为某种重要的工具,为人类提供教育和慰藉。可以说,只要人类存在一天,民间故事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都能找到热心的听众。真正的民间故事不是偶然抄录下来的故事,它是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经过长期流传与冶炼并体现了多数人情感的故事。《中国民间故事全书?云南丽江分卷》(县卷本,包括《古城、玉龙卷》《永胜卷》《华坪卷》《宁蒗卷》)的编纂工作,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丽江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的重视和关心下,经过丽江市文联千方百计的努力和坚持不懈的工作,终于如期完成,并将由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这些故事都是民族文化中的奇珍异宝,所以,正如有位哲人说的:当任何故事的存在历史被勾画出来时,这种地区图将提供界标来澄清这些故事从一地到某地漫游的线路,与此相关的人们的共同与差异、发展与变化等等也就自然而然地显现了出来。这是为打造文化旅游名市、构建和谐丽江、全面推进丽江建设小康社会进程中的一项重大的文化遺产抢救工程;它的编辑出版,对真正加固“文化立市”的基础,夯实“文化遗产”的内核以及开发丽江文化资源,促进丽江社会的发展和弘杨民族文化都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一、丽江市基本情况和历史、文化  民间故事是一种集体传承的艺术。斯蒂汤普森指出,理解  世界民间故事的途径,需要由历史、地理、人类和心理诸多学家的劳动提供所有可能的手段来构成。鉴于这一点,我们要更准确地理解丽江民间故事的风格和精神,必须对民族历史、鼠俗、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等进行全方位的认识和了解。  丽江市在云南省西北部,位于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的核心地带,这里山川壮丽,风景秀美,是中国惟一拥有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记忆遗产三顶桂冠的地级市,目前正成为“中国最令人向往的10个小城市”、和“地球上最值得去的100个城市”之一。它北邻迪庆藏族自治州,西接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南连大理白族自治州,东靠四川省攀枝花市和凉山舁族自治州,市委市政府所在地距省会昆明580千米。丽江市辖一区四县,即古城区、玉龙纳西族自治县、永胜县、华坪县、宁蒗弈族自治县。总面积为21219平方千米,其中山区面积占90%以上。目前全市总人口为113。76万人,除汉族外,人口较多的有纳西族、弈族、傈僳族、白族、普米族等10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有66。9万,占全市总人口的58。8%,可见丽江蹵一个以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地级市。而江地跨北纬25。59'~27。56',东经99°23'~101°3厂之间。地貌类型复杂多样,山峦、河谷、湖泊、盆地纵横交错。丽江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递降。境内有属横断山脉的老君山、玉龙山、小凉山三大山系南北纵贯,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山就有42座。丽江盆地北端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为全市最高点,海拔5596米,华坪县金沙江畔腊乌渡为全市最低点,海拔1015米;两地直线距离不到200千米,高低悬殊竟达4581米。长江上游金沙江从丽江市西北端玉龙县塔城乡入境,至南端华坪县腊乌渡出境,三次大拐弯,曲绕全市615千米。金沙江沿线河谷,雨量充足,土地资源丰富,是丽江水稻、甘蔗、烤烟、热带水果、冬早蔬菜的主要产地。波澜起伏的山峦之间,分布着111个大小盆地,当地人称它为坝子,面积近200平方千米。这些坝子土地肥沃,水源丰富,气候温和,人口集中,是主要的产粮区。境内天然湖泊主要有永胜程海、宁蒗泸活湖、玉龙拉市海等。多样的地貌,不同的海拔,形成了境内气候差异明显的典型“立体气候”,使丽江兼有亚热带、温带、寒带三种不同气候,空气清新,景色宜人,非常适合旅游和休闲度假。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神奇的丽江正日渐成为人们梦幻成真的香格里拉。  丽江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給后人留下了异常丰富的文化遗产,历史文化积淀极其深厚。它是古代中国“南方丝绸之路”和滇藏“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通道,同时也是国家旅游局规划圈定滇川藏大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的重要门户,是人们进入大香格里拉地区的最佳途後或者说必经路站。目前,在大香格里拉生态文化旅游圈中,丽江正在发挥着某种重要的示范作用。  远在唐代,在现玉龙县塔城乡境内的铁桥就已是滇藏交通的咽喉。清顺治十八年,达赖喇嘛干都台吉曾派遣邓几墨勒携带方物到永胜互市茶马。后来永胜的茶市移至丽江,马帮要先到丽江向官府买“茶引”,然后再到思茅普坪购买茶叶远销藏区,每年贸易量达5万担之多,丽江从此成为普洱茶的一个主要集散地。“二战”期间,在这里中转集散的就有南方产的茶、糖、丝织品、日用器孤,藏区的毛皮、山货药材和经藏区驮来的英国毛越、卷烟,以及本地产的酒、粉丝、麻布、毛皮制品、钥器银器等。这条茶马古道,南起西双版纳,经过思茅、普洱、大理、丽江、德钦,再经过西藏的邦达、林芝到拉萨,全长近3000千米。然后继续南下,经江孜、亚东出境后,入锡金、下印度、直达噶伦堡,并延伸到加尔各答以及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国,曾经成为一条名副其实的重要国际贸易通道。它之所以形成,除了丽江这个地方的区位优势和特产外,更为实质的内因作用不能不是“民族文化”这个重要内涵:纳西、藏、白三个民族的生活地域。  唇齿相依、互相渗透,不同的文化相互交织、影响,于是他们一起和睦相处,同呼吸共命运,并一直共同活跃在茶马古道上,形成了“马蹄踏出辉煌”这一种独特的历史文化。  这还因为,丽江是我国西南地区开发较早并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地区之一。据考古发现,早在五百万年前就有旧石器晚期智人“丽江人”在此活动。据一些文献记栽,南宋宝祐元年(1253年),世居丽江的纳西族首领木氏先祖阿琮阿良(麦良)因在金沙江奉科宝山等渡口迎接元世祖忽必烈“革囊渡江”南征大理。时有功,次年被忽必烈授予“茶罕章管民官”等官职。  而后至元十三年(1276年),这里改为丽江路军民总管府。明洪武十五年即1382年,阿琮阿良第四世孙阿甲阿得被朱元瑋賜姓为木,并封为世袭土知府。清顺治十七年即1660年,设丽江军民府由木氏任世袭土知府。到了清朝雍正元年即1723年,丽江府实行“改土归流”,由朝廷改派“流官”来任知府,并降木氏土司为通判。民国二年即1913年,丽江废府设县。至民国三十年(1941年),设立云南省第七行政公署和丽江县政府。建国后,设丽江专员公署和丽汰纳西族自治县人民政府。2002年12月26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丽江地区设立地级市丽江市。  纳西族地方的东巴文化是世界上独树一帜的灿烂文化。东巴文化起源于古老的东巴教,它是纳西族的原始宗教,以信奉万物有灵、多神崇拜为特征。在纳西语里,东巴是智者和诵经者的意思,因为东巴掌握古老的象形文字,熟悉经典,能歌善舞,善于主持各种宗教仪式,是纳西族传统文化的重要传承者。东巴文化主要包括纳西族象形文字、东巴古藉、东巴祭祀仪式和与祭祀有关的法器、绘画、音乐、舞蹈等。这种如图画似的文字,被纳西人称为“森究鲁究”,意为“木石上的痕迹”。2003年8月30日,东巴古籍文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  除此而外,永胜他留人的他留文化以及宁蒗泸沽湖畔摩梭人  的民族风情等,都是与自然景观相映生辉的重要人文景观,其历史文化内涵独特多样。另外,纳西人的传统节日。“三朵节”,永胜县他留人的“粑粑节”,华坪县花傈僳人的“阔时节”,以及宁蒗小凉山弈族的“火把节”,宁蒗普米族的“吾普节”等民族传统节日,也是丽江文化丰富多样,极富独特性的重要体现。这充分说明,优秀的民间文学不仅可以让人接触到先进的思想、高尚的艺术趣味,还有促进历史发展等重要的作用。  二、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学资源  无论是荷马的史诗,或是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甚或是歌德的《浮士德》等世界上各种不朽的艺术作品,有哪一部辉煌巨著不是主要依据民间传说或是得益于优秀的民间文学而成为文化瑰宝的!由此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丰富的民间故事资源,同样也是文学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营养和来源。所以,伟大的诗人普希金一向认为:“民间文艺是一切文学的基础。”  丽江的民间文学作品浩如大海,香胜鲜花。这是因为丽江是一个有金生丽水之说的美丽神奇的地方,提起它,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雄踞在古城北面的玉龙雪山。它南起白沙玉湖,北至大具虎跳峡,东界鸣音公路,西临虎跳峡。这座高5596米的大雪山终年冰封雪盖,四季白雪皑皑。它是横断山脉云岭山系的最高峰,共有大小山峰八九十座,其中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峰十三座,俗称“玉龙十三峰”。它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名山,唐代南诏王异牟寻拜封云南五岳,就将玉龙雪山封为北岳,并在山下建届,庙内大殿供奉雪山化身“三朵神像”。所以它又是纳西人心目中的一座神山圣山,其保护神“三朵”就是玉龙山的化身,并由此引出了多少关于它的美丽传说和神话故事。人们通过取其形貌,或摄其声色,賦予这座神山以活生生的灵性,并借助想象幻化出种种形象来解释和颂杨玉龙山,可见地方传说是中国重要的民间  传说之一。不仅是这座神山,另外还有老君山。老君山,顾名思义就是太上老君的山了。传说这是太上老君炼丹的地方,仅就它的名字,这里的许多景观应该与道家和道教文化有密切关联,史书称它为“滇省众山之祖”。它位于丽江古城区(原大研镇)西南125千米处。老君山景区由北向南,景区方圆715平方千米,是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誉为“仙山瑶池、杜鹃王国”。据专家考察,这里的杜鹃有74种,每年春夏之交,老君山上的杜鹃花红得像火,艳如云霞,争奇斗艳,给人以山花烂漫之感。这里有丰富的植被,珍稀的动植物和冰蚀湖,还有奇异的丹霞地貌、九十九龙潭,以及一天可以看三次日出日落的黎明巩景区,它们是产生《飞人洞的传说》《普米情人节的传说》等动人故事的丰厚土壤。除此之外,还有位于丽江玉龙县石鼓境内的长江第一湾。说到石鼓,传说是远古时期金沙江流到这里后,由于没有出口,江水日日上涨。大禹来到这里治水,经过勘察,决定在东北方向的雪山处疏浚江水,从此,金沙江一直南流到此突然来了个大拐弯,形成了“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的奇景,并由此诞生了《金沙江姑娘出世》《金沙神女与石鼓青年》等传说。可见,壮美的风景同样是民间故事诞生的土壤,再加上夸父追日、孔明点将、元跨革囊、贺龙擂鼓、红军渡江等种种传说与史实,更为这些奇山异水增添了无数人文内涵,并进入到人们的精神生活中,使人们积极向上,富于幻想和创造。  当然,丽江之丽应当包括秀美的泸沽湖。宁蒗县境内的泸沽湖,除了美在它的圣水和仙岛以及那里的动植物和周围的山川外,更在于它独具民族风情的阿夏走婚风俗。那青山环抱,景色迷人的泸沽湖以犮摩梭风情如一泓鲜活的甘泉,为人们创造出了一个取之不尽的艺术梦幻之海。另外还有以丽江大研古城为代表的民居建筑,在广泛吸收汉、白、藏等民族建筑文化的同时,把  本民族的建筑文化和审美意识融入其中,形成了许多具有纳西特色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前后院、一进数院等地方特色浓郁的“纳西四合院”,并被建筑学界称之为“民居博物馆”。特别是丽江古城科学的选址,高超的规划设计水平,奇妙的水系利用,浓郁的民族风情及独特的建筑艺术,合理的人居环境,形成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学意境。丽江的不胜枚举之美,怎能不产生诸多奇妙的故事、传说和神话?所有这一切,都为丽江产生优秀的民间文学提供了丰富的土壤和条件。可见民间故事是一种活着的人民文学,同时是一片未知的美仑美奐的艺术森林。  所以,一个传说或一个故事总是为一定的地域所拥有,它们总是被限制在某些乡土和某些角落,才成为了地方本土的文化财富,后来才引起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俗学家及文学艺术家的种种兴趣。从这个意义上说,研究对民间故事的记忆和遗忘,可以增加人类的整个智力和审美活动,它是人类文化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鲁迅先生曾说过,《山海经》是保存中国古代神话与传说最多的典藉。日本学者盐谷温氏亦有此见解,他在说中国的书中多保留有神话传说,欲求小说的先驱,则不能不先推《楚辞》的《天问》和《山海经》。那么在丽江,我们的祖先有那么多保存完整的历史传说、故事,我们还不敢肯定这就是我们丽江本土的“山海经”吗?  三、丽江民间故事的特点  民间的“作品”常常成为了后来各种文学体裁的祖先,尽管它与文人文学相比,少了以工匠的手腕来刻画艺术的形式之美和技巧之美,但它们活泼自然、粗疏壮健。所以后代纯粹诗人的作品,尤其是那些独创性的伟大诗篇,都与民间口传文学有相当联系。配希科夫曾经在谈到歌德的《浮士德》受民间文学影响时指出:“欧洲的戏曲家绝不轻视勤劳人民的口头传说——口头的故事诗,他们利用吟唱诗人和职业诗人的谣曲。”事实证明,我国的屈原、英国的莎士比业、俄国的普希金,他们那种水不磨灭的诗的光芒,无不闪耀着民间文学的光彩。  一个地方的民间故事是当地各民族人民的精神创造。丽江(县)的民间文学最早开始于一些诸如长诗、歌谣、东巴经等原始的口传文学,其中最主要的首先是神话故事等,反映了这一地区纳西先民对与自身休戚相关的周围环境事物的观察、体验、思考和想象的漫长历史过程。神话,在产生它的原始时期是一种重要的文化,是原始人们对于环境的心理活动的结果。于是,以东巴经为主体的带有纳西特点的东巴神话就占了很大一部分,如《创世纪》《人类迁徙记》《叶古年的传说》《人类和术族的故事》等即是这一方面的代表。这是因为纳西人有自己的信仰——东巴教,他们相信“万物有灵”,崇尚“?腾崇拜”,他们在自我意识发展过程中为弥补自己的局限,寻找思想的依托而产生一些虚构但很传统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奇异、模糊但都基于他们生存的一种事实。他们是想获得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达到感召自然和推动人事等目的。其中《创世纪》神话是这方面的典型,这部气势磅礴的创世史诗主要讲了远古时候天地混沌,阴阳泷沌,树木走路,石头说话。故事中的女人生了三个儿子,分别成了藏族、白族、纳西族三兄弟,体现出一种民族团结的强烈向往。还有如《阿普三賧的故事》等,这是一种与早期图腾崇拜的观念紧密相关的精彩故事,这类故事试图让人们掌握开启某种与《芝麻开门》类似的神秘之门的钥匙,它的作用是让人们鼓起实现所有愿望的某种力量,具有十分虔诚的信仰背景和魔力境界。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这些故事对当地民族无疑起到了一种奋争向上的感召作用。在这方面,同样是生活在老君山一带傈傻族的《牛皮口袋里出来的人》和《南瓜里面出来的人》以及宁蒗弈族的《开天辟地》《洪水朝天》《统格萨甲布》,永胜汉族地区的《造天地日月》《洪水冲天》《兄妹成亲》,华坪弈族水田人的《石龙镇宝》《青香情侣》都属于这一方面的“神话化”内容。可见解释宇宙天地和人类的起源,同样是丽江各民族神话共同的一个主题。马克思在《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里指出:“过去的现实”往往反映在荒诞的神话形式中。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这类神话有些几乎是冥想的、诗意的,甚至有些幼稚和荒诞,但它毕竟是人类宇宙学说的发端,他们的创举和壮举推动了时代和社会的进步,为生活在丽江山山水水之间的各民族带来了福音和希望之光。  其次是风物、习俗、地名传说类较多,这可能与丽江一区四县秀美的自然风光和奇特的民俗风情有关。在这一类故事中,由于每个县的景点很多,因此形成了许多丰富多彩的与景点有关联的传说。它们的发掘整理,不但展现了各县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而且对提升丽江的知名度及吸引力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内容。如《古城、玉龙卷》中《玉龙雪山的传说》《玉龙雪山和文笔山》《象山和獅子山的传说》《宝山石头城的传说》《石鼓的传说》《金沙江姑娘出世》《拉什海》等,《永胜卷》中《龙的传说》《出米洞的传说》《程海的传说》《灵源箐的传说》《梓里江桥的传说》等,《华坪卷》中彝族水田人《神奇的龙洞湾》《龙潭明珠》《龙宫洞的传说》《轿顶山的传说》《蜂子岩的传说》《亲情寨的传说》和《公寨母寨的传说》以及《宁蒗卷》中《永宁坝和泸沽湖女神山?的传说》《龙女》《猪槽船的来历》《拉母与打史》《找神水》及《火把节的故事》等,既把丽江各族人民早期生产生活的习俗、风俗通过民众的口头文学加以解释,同时又借这些山川风物反映或颂杨了当地各族人民勤劳、勇敢及团结友爱的精神,在思想上具有健康积极的意义。因为只有一切有生物和无生物都被人们“人格化”了,许多神秘的,惊心动魄的自然现象才能用这种离奇的故事来叙述它和解释它。这些用拟人化的手法描述事物来历的方法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表达了先民  们始终不渝地追求幸福的坚韧精神。而在《龙女树》里,更把主角龙女刻画得深明大义,她不仅贤慧,而且更有为民族友好相处架桥的高尚情搮。它用浪漫主义的笔调,表达了民族和睦友爱的主题。因为木天王听说“北人”(普米族先民)和纳西人聚居的宁蒗泸沽湖边永宁是个好地方,想并呑作为自己的领地,但他不想武攻,就写了一封亲笔信,派使者去拜会北王,愿两家联姻。然而,木天王的女儿“龙女”见北王子长得英俊,又和蔼识礼,就爱上了他。虽然最后他们的爱情成了悲剧,但故事代表了民间的心声,用艺术和真诚赞美了龙女和北王子忠贞的爱情。在这一类故事里,我们通过不同的社会习俗和生活体验来感知这里的异地文化,它们是丽江这个地方的另一种特殊地域的文化,可见民间传统在这里有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从这里,我们不难发现东巴文化、纳西文学的种种痕迹。他们之所以很早记录了这些故事,不仅是因为他们对这些故事很感兴趣,而且这些故事在有形无形之中与人们的生存生活紧密相关。同其他更广大的文化因素一样,故事在这里一直流传下去,也就越来越发展成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具有艺术性和真实性的叙事材料库。  可以说如果乔叟、歌德和萨克雷到达丽江,我们不必怀疑,他们一定会把丽江的种种传说、故事——写进他们的世界文学名著之中。丽江凭着自身独特的自然风光和四季宜人的美妙气候,让荷马似的民间艺人为这里的山山水水和一革一木赋予了种种美好的传说,这些传说是特殊的童话,是对千姿百态的上苍馈物的答谢与赞颂。如《古城、玉龙卷》中《狐狸与公鸡》《乌鸦和青蛙》《骄傲的马櫻花》,《永胜卷》中《老虎怕青蛙》《公鸡喝水》,《华坪卷》中《金银和鱼虾的来历》《草的来源》,《宁蒗卷》中《聪明的小白兔》《大灰狼钓鱼的故事》等动植物寓言、童话,不仅通过多样化的主题和表现手法解释了某些物种的起源,更证实了关于“所有通俗故事中,  动物都起了巨大作用”这一论断。而那些与节日、风物有关的传说如丽江的《祭天要用什么样的猪》《喂麦达的传说》《咫朵节的来历》,宁蒗的《小凉山彝族不接吻的由来》《猪槽船的来历》《火把节的故事》,永胜的《灶神的传说》《永胜传奇》,华坪的《民族英雄蛮王的传说》《南阳团山堡的传说》等,则记录了一些与民族命运紧密相连的重大事件,尤其包含着历史的事实之断片,体现了当地少数民族的某种道德观念和对未来的种种美好向往。说到民间故事的功利性特征,《传说的构成》的作者根奈认为,对原始民族来说,最重要的是那些动物故事,因为动物故事的强大吸引力是来自图腾动物和与图腾有关的种种仪式,而且这些故事所反映出来的历史观念、道德观念和文学观念都具有异常重要的价值,并印证了“传说是架通历史与文学的桥梁”这一重要事实。  第三类是以生产、生活为主要内容的故事,这一类似乎特别多,尤其以永胜、华坪两县的汉族地区为主。它们反映伦理道德,一般思想倾向都是强烈的,鲜明的,然后常常通过简洁、精粹的形象,讽俗喻理,有极强的现实性。如《永胜卷》中《贪心和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福的故事》《心里有鬼》《陈百万的三个小故事》《重男轻女》等,故事似乎有意识地批判自私、贪婪,同时又赞扬和期待诚实互助等美德。这与当地民间永胜人“讲古话”“讲瞎话”“讲经”传统有关。这些都是广泛涉及社会现实生活但又属于具有一定幻想色彩的口头创作。《华坪卷》这方面内容显得更多并更见当地汉族人民的机智与传统美德。如《吃亏得福,占强降祸》《天不绝无路之人》《买卖客》《煮鬼》《呑鬼》《冤魂不散》《嫌穷爱富》《媳妇》《不到黄河心不甘》等,有的讽刺抨击,有的赞杨夸奖,在艺术夸张的、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叙述笔调中,斥恶扬善,表达了人们对假丑恶的鞭挞以及对真善美的讴歌。从这些故事的情节可以看得出来,它不仅具有吸引力,同时趣味性和可读性也很强。它们传播很广,不仅有文学艺术的性质,而且首先具有民间故事的机智、幽默和风趣。特别是像斗鬼、除魔的故事如《煮鬼》《吞鬼》《冤魂不散》等篇章,讲述了发现鬼、识别鬼到揭露鬼和斗争鬼的全过程,显得有声有色,触目惊心,从中可以看到人们敢于同邪恶作斗争的自信,也同时充分表达了当地人民的聪明才智。另外,《古城、玉龙卷》《宁蒗卷》这方面的故事同样体现了类似的主题,如《金钟的故事》《酒丹》《两兄弟分家》《放猪栽桃》《穷渔郎与仙女玉菊》(《古城、玉龙卷》)、《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三弟兄学艺》《独儿子格茸》《从悬崖上背回父亲》(《宁蒗卷》)等,同样也体现了纳西族、弈族两地不同民族的道德观,教育人们要勤勤恳恳,把一切都建立在劳动上,用自己的汗水去换取幸福,把劳动创造财富、劳动赢得幸福的真理形象地剖析给人们。我们读了,犹如在豆棚瓜架下亲耳倾听民间某个出色的艺人在娓娓讲述一样。  第四类是机智人物故事和笑话类,这一方面的内容亦占了一定比例。民间故事和传说,大都是被压迫的下层人民的创作,它首先是表白他们的社会体验和观察,表白他们的社会意识和意欲的。这些故事,通过讽剌和批评自私自利、贪婪吝啬、欺骗虚伪等恶习和不道德行为,表现各民族劳动人民的生活乐趣和幽默、机智的民族性格。人们的兴趣集中在了一个聪明人和一个愚蠢人之间所形成的鲜明对比上,这类故事非常普遍,如《永胜卷》中的《夹舌子》《俩老庚》《一颗麻子讨媳妇》《李老汉买布》,《华坪卷》中的《憨女婿拜年》《考女婿》《香香屁》《吹牛女婿》及《宁策卷》中的《猪要吃糁》《肉当菜》等,虽然故事短小但为人们喜闻乐见。尤其在这一类机智故事中,更具有健康、积极意义的典叟,如《古城、玉龙卷》中的《阿一旦的故事》等,它们由许多既各自独立,又相互连贯的小故事组成。  阿一旦虽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原型人物,但经过人们一代代口耳相传,反复加工和提炼,变成了艺术典型。他已经是人民的愿望和理想的典型化身,也是人民的智慧力量的化身,而他的对立面,是同样典型化了的木老爷,則代表着统治阶级。其中如《公喜母喜》《拿鱼去》《最后考一次》《怎样拿钱》等集中体现了阿一旦的斗争艺术。这就是说,劳动者和人民群众的智慧,一直是笑话和机智故事的主题,这些主人公虽然弱小,但他们那副平实的双肩上扛着的却是一颗机灵的脑袋,所以,叙述的笑话都显得较为新颖。这些机智人物的机灵敏锐,随机应变,常常能在困难中脱险,在急中生智,老练、沉着地应付着千变万化的事态,在尖锐复杂的斗争中,他们总是巍然直立,有理有据,有说有笑地击敗对手,这些故事情节,启发人们心灵开窍,从智慧中得到自信。在这些民间的创作里,不但表现了中国过去重要的社会关系和生活,也表现出了人民高度的智力。这些故事、传说,在结构上都很单纯,在词语上也很浅显,可是它具有相当强健的艺术力。换句话说,它不是那种平庸无意味的作品,它们不但本身长存不朽,而且长久地成为后来纳西文学创作的种子或酵母。这就使我们想起了托尔斯泰为什么晚年对民间故事不但十分赞赏,自己还拿来仿作。同时也明白了高尔基为什么早年就利用民间故事、传说作创作题材,甚至到了晚年还在对这种民间创作的艺术在社会史上的价值一再提起,这也就是为什么巴尔勒的《最好故事》和格林兄弟的《格林童话》不断地要被剧作家们、艺术家们和音乐家们所采用的神秘原因。  总之,丽江民间故事涵盖了神话、传说、寓言、童话、笑话、有关风物、习俗、动植物故事、劳动、生产、爱情故事及机智人物故事等,门类齐全,。涉及面广,通过它,我们能够看出丽江各地人民优秀的精神文明成果。  四、有关丽江分卷的编辑说明  民间故事的编辑、出版是一项工程浩大的工作,更何况此次丽江市民间故事的编辑较为规范,体例科学,不同于以前的搜集整理。而丽江市文联人少事多,再加上丽江市除了原丽江、宁蒗两地(县)以前曾整理过纳西族民间故事(20世纪60年代由丽江地委宣传部编辑、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纳西族民间故事》;1988年由丽江地区文化局、民委、群艺馆编的三卷本包括丽江和小凉山民间故事的《纳西民间故事集成》)外,永胜、华坪以汉族为主的两县在此之前是一片空白,这就给难度很大的这项工作增加了更大的难度系数。由于在搜集前无任何第一手基础资料,因此编辑成册后一定还有许多优美传说故事遗失、断代于民间,这是很遗憾的。因为一方面有的具有口述天分的民间故事讲述人、传承者已作古,而另一方面,由于经费、人员等诸多因素的限制,不具备一两次就把这两县所有民间故事搜集囊括到手并纳入其中的条件,所以这两县的字数要求也没有达到30万字。而丽江(县)则因为内容较多较长,已超出了30万字。但为了统一标准,规范体例,有很大一部分就不再收入其中,只力求做到保留其精华的要求和目的。  民间故事的搜集、记录方法是老老实实地把民间的艺术传达出来。为了能够原汁原味忠实地传达出原貌和挖掘出民间创作的思想和固有的艺术价值,我们力求遵循科学性。所以在编选过程中,丽江市(4卷本)严格遵照《全书》编选原则,忠实地保持了口传文学的特点和突出了地方民族色彩,尤其在同一題材,或相类似内容,但记录不同,版本不同,说法不同,内容有大同小异的情况都没有把几个故事综合整理,而是一并收入、比较,并在必要的地方作了注释或加以说明。如《古城、玉龙卷》中《石鼓的来历》和《石鼓的传说》《龙女树》和《龙女和樵哥》《金钟的故事》和《金窝的故事》《火把节的来历》(一)和《火把节的来历》(二),《永胜卷》中《金葫芦的故事》和《葫芦笙的来历》《程海的来历》和《程海的传说》《鸡饥鼠暑》和《饥鸡署鼠》,《华坪卷》中《二十四个望娘滩》(一)和《二十四个望娘滩》(二),《边凹岩石的传说》和《边凹偏岩洞》《两脚儿刨土》和《考女婿》《老变婆》(一)和《老变婆》(二)、《香香屁》(一)和《香香屁》(二)、《狐狸精的传说》和《毛狗精的故事》,《宁蒗卷》中《聪明的兔子》和《聪明的小白兔》《洪水朝天》(一)和《洪水朝天》(二)等,在同一的故事上,都可以让人感到异样的情态和色彩,所以特意放在一起,并在涉及方言土语、风土习俗时尽量作了保留,使故事体现求“真”即科学性,尽量避免其中的再创作和整理。当然,更主要的是“民间文艺的类同性,是一个很有趣味的特点。不管它是散文的神话、童话,还是韵文的民谣、俚谚等,大都一个作品,同时或异时,在同一个地域或许多地域的社会中,往往存在着和它相同的或相近的东西。甚至于时代相隔千年以上,地域相距数万里,都会有这种现象”(钟敬文语)。所以为便于研究,尽量作了不同的保留。  在编辑过程中,丽江市委主要领导对这项重要文化工程极其重视,特别是市委副书记何金平、宣传部长李世碧多次过问、具体支持此项工作,从而带动了宁蒗、永胜、华坪的县委主要领导出来直接过问此项流传百世的工程,三个县的宣传部在市委有关领导和市文联的具体部署下,积极配合,多方协调,为我们的搜集、记录、汇总编辑工作提供了很多支持和方便。正是这样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市文联才能够团结各县文艺、文化工作者积极参与,乐于奉献,上山下乡,遍访村村寨寨的民间艺人,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我本人虽然不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但身为文联主席,同样深感责任重大,为此,虽然是在身患严重眼疾期间,但绝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倦怠和懈慢,只得木顾疾病折磨,利用早晚和周末、节假曰等一切可以利用的休息时间去查资料,带头搜集  整理。在市文联几个屈指可数的同事千方百计的拼搏下,终于保证了丽江市各县卷本的顺利完稿(《古城、玉龙卷》直接由市文联一手完成)。在此我应该向所有支持参与这一重要抢救文化工程并一直指导、关怀我们工作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先生,副主席、党组书记白庚胜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与此同时,也要向永胜、华坪、宁蒗三县的宣传部以及宁蒗、华坪的文联和永胜文化馆的同志们致敬!  民间故事的重要意义就在民间。民间故事虽是一种口述文学,但它的艺术性和科学性是不言而喻的。它是人类珍责的非物质遗产,在丽江这样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民间故事必然为神奇的丽江起到种种奇妙的作用。为了有效保存、保护这些珍贵的文化艺术资料,使之更好地为社会服务,我们不遗余力,千方百计地完成了此项工作,因为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由对象本身和社会的条件看来,要求民间文艺研究向着系统的科学之路迈进,并不是笔者个人的大胆或好事,而是一种客观的必然需求。像树上的果子到了一定时期必然要落下来,这种对象的研究到了今曰,也自然地要求成为一种系统的科学。”钟敬文先生早在1935年《民间文艺学的建设》一文中这样说过,如今在70年之后,它确确实实已成了一种必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