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幵天辟地  很古很古的时候,天地还未产生,先产生出一位大神。  大神造出五个小神,便命令三个小神去造天,两个小神去造地,限定他们三个月内把天地造好。  神的弟兄们各自造天造地去了。  造天的三个神边造边议论说:“造地的两个弟弟,一定没有我们三个快,天边盖得着地边就行了。倘若我们不停地造,把天造大了,最后还要修理,白花我们力气。我们不如歇个气,睡个觉,慢慢地造吧。”  说罢,三个造天的哥哥就坐下来歇气睡觉,一睡就好多天没醒过来。  两个造地的弟弟生怕天大地小,盖不合,便不分昼夜地造着。  等造天的三个神兄们醒过来时,地已经造大了,天边盖不满地边。  这时,大神所定的期限已到。造天的三个神兄只好把天拉得紧绷绷的,造地的两个神弟为了让天盖着地,便拼力地挤皱着地,这样,原来造得平坦辽阔的地,为了将就天,只好把造大的地缩拢,于是,高山深谷就这样形成了。  天地造好以后,一只夜鸟飞来对造地的两个神说:  “你俩为什么不把地造得像天那样平整?造这么多高山深谷、陡坡险岩?为什么不从东到西搭一座金桥,从南到北搭一座银桥呢?”听了夜鸟的喳喳嚷嚷,两个造地的小神气愤地说:“造时你不叫,修时你不说,造成后,你才瞎嚷嚷!要说你就去给造天的神兄们说去吧。”  说完,揪住夜鸟撕掉了它的下牙巴骨。从那以后,夜鸟就害羞了,白天躲在稠密的老林中,到夜晚才飞出来凄凉地哀鸣。  天地产生了,可人类还未产生。  过了很久很久,大地上才出现一个地神。  地神走遍大地不见人影,心里很寂寞,同到家里就自己来造人。地神造出的人又聋又哑,也不会劳动,整天只会吃马屎、喝马尿,连生活也不会维持。天神知道后来到地上,对地神说:  “你造的人不会干活,过不了日子,留着也没用,你造的其他生灵也不行,把它们全都毁掉吧!”  于是,天神派出七个太阳和七个月亮,白天晒,晚上晒,晒了七天七夜,大海的水开了,大河的水干了,髙山的岩石全都融化了,地上第一代生灵就这样被毁掉了。  这以后,天神收回六个太阳和六个月亮,只给地上留一个太阳,白天晒庄稼,留一个月亮,晚上照明。  可地上还是没有人。  天神下到地上来,从东边来到西边,从南边走到北边,只见光溜溜的山坡,不见人的影子,他闷沉沉地坐在地上,想吸杆烟。左手拿着烟袋,右手伸进袋里抓烟。  突然,他从袋里抓出一粒瓜子,天神想把瓜子种在山沟里,但山沟虫子多,他怕种子发芽遭虫吃,又想把瓜子种在山坡上,可山坡太髙,瓜大了会拉断藤滚下山沟。  他想呀想,选呀选,选了好些个地方,最后在一块肥沃的平地上,天神点下了瓜种。  下完瓜种,天神站在一旁念道:“二月种瓜,三月出土,四月长藤,五月开花,六月结果,七月独瓜,八月成熟,九月我到。”念完后,他回天上去了。  九月间,天神拿着一根金拐棍下来了,他在那块肥沃的平地上,看见自己亲手种的瓜,长得藤子粗,叶子旺,结着一个又圆又大的独瓜,心里非常高兴,他把瓜摘下来,那瓜光滑发亮,很不平常。  天神把独瓜轻轻地放在地上,左看右看,然后举起金拐棍,向瓜的头部猛击一棍。说也奇怪,那瓜立即冒出两股火烟,火烟又变化,变出两个魔鬼来,天神挥起金棒使劲打去,把两个魔鬼打死了。  接着,他又举起金拐棍向瓜的腰部击了一棒,这时,从瓜里又跳出两个“阴将”,天神一挥金拐棍,金棍里冒出烈火,把两个“阴将”烧成了灰。  最后,天神举起金拐棍朝瓜的尾部轻轻地敲了一下,这一次却冒出兄妹两个。天神正要举棍打去,只见兄妹二人忙说:“最髙的天神呀,别打我们,把我们留在地上吧。”  天神放下了金拐棍,同意了兄妹俩人的请求,并说:“地上正没有人,你们俩把地上的人类造出来吧。”  说完,就回天上去了。  地上第二代人类就这样产生了,可他们是兄妹二人,不能成家,怎么办呢?兄妹俩商量后,决定各自去找配偶成家。他俩分了路,哥哥朝东边走,妹妹朝西边走,俩兄妹整整走了一年,哥哥没找到妻子,妹妹没找到丈夫,最后又走到一起了。  俩兄妹实在找不到配偶,哥哥就厚着脸皮对妹妹说:“我们兄妹俩成婚吧。”妹妹怎么说也不同意,哥哥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他对妹妹说:“我们用磨子来辨别,哥背上磨,妹背下磨,背到山顶放下来,上磨下磨合在一起,我们就成婚。行吗?”  妹妹低头想了一阵,最后答应了哥哥的要求。  第二天,哥哥背着上磨,妹妹背着下磨,各去一山。爬到山顶后,哥哥喊声:  “放”,两块磨石轰隆轰隆滚到山沟里,合在一起了,哥哥说:“妹妹,我们在一家。”  阴将:传说中逋力量高强且又善于暗中致人痛苦和灾难的鬼神。  可妹妹不同意,她提出再用簸箕和筛子来辨别,簸箕和筛子合盖一起才决定。  于是,哥哥拿起簸箕,妹妹拿起筛子,各去一山。到了山顶,妹妹喊声“放”,簸箕和筛子滚下岩去,在山脚下又合盖在一起了。  从此,哥哥和妹妹成了一家。  兄妹成了夫妻,在那很古很古的年月里,他们生了二十二个娃娃,二十二个娃娃,父亲不会取名,母亲也不会取名,二十二个娃娃都不会说话。  于是,夫妻俩只好去求拜天神,请天神给娃娃取名字、治病痛。  夫妻俩请了天神,拜了天神,天神还没到家来,二十二个娃娃全都叽里哇啦闹开来。  后来,二十二个娃娃又繁衍后代,成了他们说出二十二十二种民族。  采录地点:采录时间:讲述:记录:  宁蒗1988年  兰阳夫(傈僳族朱学文傈僳族兰学忠  已故农民小学)58岁教师中专  洪水朝天(一)(普米族)  很古很古的时候,有弟兄俩人。  一天他们正在山坡上犁地撒麦种,忽有两只乌鸦,飞来琢吃刚撒到地里的麦种,弟兄俩便拿起石头去赶乌鸦,可乌鸦不但不飞走,反而伸伸脖子说起话来:  “洪水要朝天了,地上万物都要被水淹没,你们还在这里撒麦种干什么?”弟兄俩听了,心里很急,便问乌鸦:  “那我们有没有办法逃命呀?”  乌鸦说:“你们两个赶快回家,用牢实的麻线把牛皮密密地缝起来,洪水来的时候,你们钻进里面去,把口封好它就会漂在水面上。这样,你们就不会被淹死了。”  弟兄两个赶忙冋到家里,杀了两头牛,两人一齐缝起牛皮来。哥哥粗针大线,一会儿就做好了,便去休息。老二呢,一针一线,密密麻麻地缝着,一直缝到天黑。他还怕缝得不牢实,又放在水面上试了一下。  夜里,洪水果然暴涨起来,弟兄两个各钻进自己的牛皮袋子里,封好口,随水漂流。  哥哥在缝牛皮时,马马虎虎,结果在水面上漂了不大一会儿,水便漏进牛皮袋里去,牛皮袋很快沉到水底,哥哥被淹死了。  弟弟的牛皮袋缝得好,一点水也漏不进去。牛皮袋随洪水涨落起伏,一直在水上漂荡。  过了三天三夜,弟弟的牛皮袋落在了稀泥地上,当他划开牛皮袋钻出来一看,世界上什么也没有了。他从东走到西,又从南走到北,找来找去,再也找不到一个身影,他便坐在地上抱头大哭起来。  他孤孤单单地徘徊了很久,最后便走向东方去询问阿波独(神仙):  “大神呀,人们被洪水淹死了,请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人类才能乂繁衍起来?”阿波独给他九根阳花木,九朵山茶花,告诉他说:  “拿回去插在地上,九天以后,你去大声地喊,阳花木会变成九个男山茶花会变成九个女子。有男有女,双双成对,这样人类就可以繁衍起来了。但是,一定要到九天才能去喊醒他们。”  他遵照阿波独的吩咐,把山茶花和阳花木拿回家去插在地上。可他一个人感到太孤单,太心急了,才过了三天,就跑去对着那些阳花木大声喊了起来。他喊时,九根阳花木只张了张嘴,九朵山茶花也只伸了伸手,都仍旧埋在土里。因为还不足九天他就去喊,所以,山茶花和阳花木不但没有变成人,反而都枯死了。  他很懊悔,又去找阿波独,请阿波独再想办法。阿波独又告诉他,等到过九天九夜大雪以后,玉皇大帝的九个女儿要从夭宮下凡来玩儿,那时,你就躲在她们要经过的路上,往第二个姑娘身上用指头摸一下。她就会嫁给你,你们就可以成为夫妻了。  下过九天九夜大雪后,他就去躲在仙女们要来的路上,哪知仙女们都是变化了下来的。  他见第一个是只斑斓的老虎,第二个是头凶恶的豹子,都不敢伸手去摸,只见第三个是只美丽温顺的小白兔,他大着胆子去摸了一下,那小兔突然说起话来:  “呸!死没出息!要是你摸了大姐,你们种一年庄稼够吃三年,你摸了二姐,你们种一年庄稼够吃两年,摸了我这个无本事的小妹妹,种一年庄稼只够吃一年。你为什么偏偏要摸我呢?”  三姑娘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把他带到天上,准备找机会向父王禀报。到了天宫里,晚上,玉皇大帝的打猎队归来了,在喂狗食时,几只猫狗抢食,把木桶撞翻了。  他俩出现在天宫里,大家都惊慌起来,天兵天将们一见天宫来了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便要举刀去杀。  三姑娘挺身护住小伙子,不准兵将乱动。兵将把事情报告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便把女儿召去问到底是怎么冋事?这陌生男子是什么人?他是怎样来到天宫的?女儿害羞地回答说:  “父王,人类在洪水朝天时都死光了,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他是到天上来要讨我做媳妇,去大地上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的,请父王开恩,答应我们吧!”  玉帝听了女儿的话,心里很不高兴,嘴上却说:“既然这样,从明天起,我要考考他。”  第二天,玉帝交给小伙子一把砍刀,叫他去砍一片树林。  小伙子使劲砍了三天三夜,才砍了三棵树。他难过地告诉三姑娘,他不想砍了,一个人回去算了。  三姑娘告诉他不能灰心,过不了考验关,就成不了亲。又告诉他,让他第二天带上九把砍刀,放在九棵树上,只要大喊三声“啊嘿嘿”,再吹三声口哨,说声“砍”,九把刀就会帮他砍树。  第二天,小伙子按姑娘吩咐的去做,很快就把那片大树林砍光了。  树林砍完了,玉帝又叫他去烧荒地,可他一天只能烧得一小块,小伙子又心焦起来。  姑娘又告诉他,?叫他带九把松明去,放在九处,说一声“烧”荒地就会很快烧完。小伙子又按姑娘的吩咐去做,很快又把荒地烧完了。  烧完后玉帝又叫小伙子去挖地,他一天只能挖一小块,挖了几天,他又没有信心了。  姑娘告诉他,你带九把锄头,放在地上说声“挖”就行了。  小伙子真的带上九把锄头,放在九个地方,说了一声“挖”就回来休息了。  第二天,那一大片地全深挖了一遍。  挖好了地,玉帝又叫小伙子去撒荞子。玉帝只给了他三杯荞种,却要他收回九卜桶荞子,他明明知道,这是玉帝故意刁难自己,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把荞子撒到地里。  到了收割的时候,那一点荞子无论如何也装不满九十大桶。  玉帝问他荞子哪里去了?他说被牛吃了。  玉帝叫人杀了牛,剖开牛肚子取出几颗荞子。  这时,正在织布的三姑娘插话说:  “错了,荞子不是被牛吃了,是被鸽子吃了。”  小伙子听了姑娘的话很不相信,鸽子肚子里怎么装得下那么多荞子呢?再说鸽子已经飞走了,到哪里去找呢?正在这时,一只鸽子从空中飞过,三姑娘顺手操起梭子往空中抛去,鸽子被打落到了院子里。剖开肚子,里面的荞子越取越多,把九十只木桶全装满了。  玉帝的刁难一次次都失败了,最后他想把小伙子置于死地,叫他去挤虎奶,说要是真把虎奶挤来了,马上就把姑娘嫁给他。  小伙子到山上找老虎去了。第一天只挤回来一点狼奶,第二天只挤回来一点豹子奶,第三天,小伙子找了许多山林,连老虎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他灰心失望了。  姑娘又安慰他别心急,说等下了三天三夜大雪后,母老虎一定在阳山上,虎崽子一定在阴山上,那时只要把虎崽子打死,剥下皮披在身上,就可以去母虎旁挤奶,母老虎跳一次,挤一下奶,挤上三次就够了。  小伙子按姑娘教的办法,安全地挤回了虎奶。  虎奶一带回院里,猪马牛羊狗各种牲畜闻到气味,都吓得全身发抖,骚动不安。  玉帝一看,这是真正的虎奶了。  百般刁难都失败了,玉皇大帝只好答应把三姑娘嫁给小伙子。但在他俩临走时,玉帝又耍了个花招,把庄稼种子全藏了起来,只给他们一些简单的衣物。  聪明的姑娘知道了父王的意图,就把谷种揉在头发里,把燕麦裹在裙腰上(如今普米族人祭神不用燕麦,认为燕麦种是从女人裙腰上带来的,不干净),把蔓菁籽藏在指甲缝里。那时,骡马是用蛋孵出来的。玉帝不给他们骡子蛋,他们便偷了十个骡子蛋。  就这样,他们夫妻来到大地上,辛勤地播下了从天上带来的种子。到了收获季节,玉帝在天上发现很多种子被女儿偷到人间,便气愤地念咒语说:  “谷子只能平坝上长。蔓菁在人背着的时候像石头一样重,煮吃的时候变成一锅水。燕麦不干不净,骡子孵不出崽来。”于是大地上的庄稼和骡子等变成了玉帝所咒的一样。  他们把骡子蛋带到人间后,就拿到水里给鱼和水獺猫孵,孵了很久很久,骡子身子出来了,接着四只脚也出来了,可就是没有头和尾,三姑娘用泥巴做了个骡子头接上,又用麻丝续成尾巴,这样,骡子就变得完整了。  从那以后,骡子也就不再用蛋孵了。  夫妻俩就这样辛勤地劳动着,过着幸福的生活。  后来,美丽的三姑娘怀孕了,这胎儿真怪,一直怀了三年,最后生下来一个大南瓜。  小伙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便用刀把南瓜砍成三份,三份瓜变成了三个儿子,可就是不会说话。  小伙子又去问阿波独,阿波独叫他回去用火烫。小伙子听后,真的用火去烫三个儿子,烫得三个儿子都叫出了声音来。老大说的是普米话,老二说的是藏话,老三说的是汉话。  以后,三个儿子便繁衍成了普米族、藏族、汉族三个民族。  采录地点:宁蒗采录时间:1988年  讲述:车塔嘎若(普米族85岁农民小学)记录:李理(52岁公务员大专)  杨海涛  洪水朝天(二)(普米族)  在远古的时候,有三个普米弟兄天天去开荒。但是,说来很奇怪,他们第一天开好的地,到第二天再去挖的时候又恢复原状了。  这样连续好几天,三弟兄感到又惊奇又气愤,就在一起商量,到晚上去_抓那个使地平复的坏东西。  天黑了,他们三弟兄就悄悄守在地边,一直守到半夜,只见有个东西一蹦一跳地过来了,蹦到开好的地里就用头把土垡推平。三弟兄在星光下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气愤地同声叫起来,老大吼道:“快把它抓起来打死!”老二吼道:“别放走这坏东西,它为啥这样可恶!”善良的老三则连声叫道:“别打死它,别打死它!”三弟兄一起扑上去,捉住了那个小东西,一看,原来是一只小青蛙。  被捉住的小青蛙,眼睛鼓得大大的,四脚乱挣乱蹬,口里连声说:“你们三弟兄不要白费力气开荒了。因为住在这附近的白龙和黑龙明天就要打仗,等天一亮,这里就要暴发冲天的洪水。这洪水不仅要淹没髙山和平坝,而且洪峰还将冲到天上去,你们还是快逃命吧!”三个弟兄一听,脸都吓白了,同声问:“请你告诉我们,我们往哪里逃才保得住性命?”小青蛙说:“不用着急,你们赶快离开这里,跟着我走,我把你们带到月亮里去躲避几天。”说完就带着他们三弟兄向月亮飞跑去了。  到了月亮里,小青蛙送给老三一只公鸡,一只猫,一只狗,还加上一块石头,并且悄悄地告诉他如何使用这些东西来退却洪水。  然后就叫他们三弟兄爬上月亮里的丹桂树。小青娃把老大绑在树根上,老二绑在树中间,老三绑在树尖上,绑完后,小青蛙就不见了。  不一会儿,轰隆隆的声音震得地动山摇,只见浑浊的洪水一浪高过一浪,铺天盖地地卷来,那山一样的洪峰越来越高,一直冲到天上,淹没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这时,被绑在树下面的老大和老二简直吓得要命,老二问老  大:“水到哪里了?”老大答道:“到脚尖尖了!”隔了一会儿,老二又问老大:“水到哪里了?”老大又答道:“到腰杆了!”又隔了一会儿,老二再问老大:“洪水到哪里”时,老大没有声音了,他已经被洪水淹死。没过多久工夫,老二也被不断上涨的洪水夺去了性命。  唯有在树尖上的老三才活下来。眼看不断往上涨的洪水快淹到脚上时,他就按照小青蛙教的办法先把公鸡丢下去,公鸡叫了三声,老三就大声念道:  “洪水啊,变的变大海,变的变平坝!”果然,老三面前便出现了大海和平坝。接着老三乂把狗丢下去,狗叫了三声,老三又大声念道:  “洪水啊,变的变高山,变的变禽兽!”果然他面前又出现了高山和禽兽。紧接着老三再把猫丢下去,猫又叫了三声,老三又继续念道:  “洪水啊,变的变石头,变的变老鼠!”果然他面前又马上出现了石头和老鼠。最后,老三乂把石头丢下去,听听地上有没有溅起水声,石头落到地面上时没有水声了,老三才慢慢地从树上爬下来。  老三到地面一看,地面上已经变得和原来完全不同了。他去找人,连一个人影也没有,他只好漫无的地往前走去。  他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少时候,也不知走了多少路。  他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幢很髙大的房子,他便径直朝大房子走去。  刚到大门口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他走进了飘溢着香味的房子,只见那里摆满了大碗大碗的米饭,房里却没有人。  老三的肚子饿得太难受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每碗饭都吃了一点点,于是就觉得很饱了。  老三在想,这到底是谁的家呢?那么多米饭又是做给谁吃的呢?  原来这就是和黑龙打仗而掀起冲天洪水的那个白龙的家。这时他正带着龙兵龙将和黑龙打仗,还没有回来,房里的这些米饭就是准备给他们打完仗回来吃的。  老三在房里停了不大一会儿,只见白龙带着他的兵马浩浩荡荡地回来了。老三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他只好慌慌张张地爬到白龙的床底下躲起来。  去打仗的兵将又饿又累,一进门都忙着去吃饭,结果他们都发觉自己的饭碗被人动过,便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怎么我的碗被人动过了,是谁吃了一点点?”  有的兵将闻到了人的气味,发觉屋里有人,感到很惊奇。因为发洪水时,人都被淹死了,还哪来的人呢?大家就在屋里翻腾起来,到处找人。  爬到床下的老三见到大家找他的情景,实在忍不住,便“嘿嘿”地笑出声来,兵将们听到笑声,发现人躲在床底下,都围上来说:“不用害怕,也不要害羞,快点出来!”老三在床下答应说:“我的衣服烂完了,没有穿的不好意思出来。”  龙王便叫人拿来一套好衣服,让老三穿戴好了,他才慢慢地从床下爬出来。  白龙王盘问起老三的来历,老三就把小青蛙如何帮助他到月亮里逃避洪水的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龙王听了很髙兴,他沉思了一下,欣然地问老三道:“你打过仗吗?会不会射箭?”老三说:“没有打过仗,箭倒会射一点点。”  龙王便叫人拿来一根针,把针插在门槛正中,再拿来自己的弓箭给老三去射。  老三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去,拉满了弓,第一箭射去,只听“曳”的一声,箭从针旁轻轻擦过。再发出第二箭,则不偏不斜,正从针孔里穿过去,龙王和龙兵龙将佩服得一齐叫绝喝彩。  龙王很器重老三,把他请上龙席,山珍海味款待他。席间,龙王对老三说:  “明天,我还要去和黑龙决战,你若能帮我打败黑龙,到那时,你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老三答应明天去交战。  第二天出征了,龙王在路上告诉老三,黑龙胸前挂着一块护身符,那是黑龙致命的地方。要寻找一切战机,直射黑龙的那个要害部位,只消一箭便可射死黑龙。  激战开始了,一阵巨响过后,只见浑浊的洪水里两条巨龙猛斗起来,龙兵龙将们敲锣打鼓,呐喊助威,好不威风啊。  老三隐藏在一棵大树旁,目不转睛地寻找战机,只见黑白两条巨龙在冲天大浪里一上一下地拼死搏斗,老三好不容易抓住射杀机会,张弓发箭,正中黑龙护身符下的心窝,黑龙被射死了,白龙胜利了。  为了欢庆胜利,白龙大摆筵席慰劳老三和众兵将。  吃了三天酒席后,龙王便问老三要什么东西?老三表示什么也不要,只求龙王把三个女儿中的一个给他做妻子。龙王说:  “我三个女儿中给你要一个倒可以,但,我不好说把谁给你,你也不好去挑选,最好是明天你到西面那两座大山中间的丫口上去等着,我叫女儿一个一个地出来,你拉着谁,就把谁给你。”老三一听,高兴得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三便到两座大山中的丫口上等着。  他思忖着如何才能拉住龙女?怎样和龙女说话?正想得人神,忽然听见龙将大声说:“龙女们已经到了,请老三选人!”老三眨眼地盯着山丫,做好了拉人的架势。  猛然间,只见一只花斑大虎,从丫口下直奔老三而来,老三吓得连忙躲闪,大花虎一跃冲过去了,接着乂是一只金钱大豹冲到老三面前,老三又一躲闪,金钱大豹又冲过去了,紧接着,一条大癖蛇神速而来,当蛇身已梭过丫口、蛇尾还在老三面前摆动时,老三用利箭轻轻地钉住蛇尾。只听蟒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立即变成一位美丽绝伦的姑娘。她对老三说:“我大姐一颗荞子能做九个粑粑,那样能干的人,你不拉;我二姐一颗荞子能做七个粑粑,那样能干的人,你也不拉;偏要拉我这个一颗荞子只能做三个粑粑的人!”老三说:“不要紧,一颗荞子做三个粑粑也够了,你吃一个,我吃一个,等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时,他吃一个不就够了吗?”龙女  有人上门前来求救,请你帮我处理一下,所得大鱼大肉也全部归你。”  第二天清早,城隍老爷外出了。土地公公整过衣冠,笑嘻嘻地坐在城隍老爷的位置上,等待人们前来求救。  过了不多时,有位农民进来了。走到城隍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神祷告:“天高久旱没有雨,河水干落沟见底。我家菜苗快枯死,求求老天降喜雨。城隍若是灵来助,日后再献肉和鱼。”  等农民走后,土地公公好不开心,心想要老天下雨浇菜,这有什么难。只要我通知海龙王出阵,龙尾巴动几下,雨就落下来了。哈哈,这顿大鱼大肉笃定吃到。土地公公越想越髙兴,得意洋洋,立即通知太阳躲进乌云里,做好下雨的准备。  不一会,有位渔民急匆匆进了庙门。城隍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神祷告:“出海捉鱼多辛苦,千网张来万网捕。捉到鲜鱼没人要,只好晒鱼卖干货。求求太阳烘一烘,晒罢鱼干再遮幕。城隍若有灵来助,日后鱼肉献得多。”  渔民求罢神走了,这件事却难住了土地公公。明天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怎么办呢?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好办法。  过了一会,又有位果园的农民进了庙门。走到城隍老爷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神祷告:“我家一另大桃园,新开桃花满园红。花开季节树要静,求求老天别刮风。城隍若有灵来助,日后鱼肉来斋供。”  等到果农走后,土地公公自言自语起来:“这次和雨无关。他不要风,好办,只要请风神休息一下就好了。”  又过了不多时,有位船夫进了庙门。在城隍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神祷告:“江南客人收鱼干,今日舱满要扯篷。明日快舟江南去,求求老天送顺风。城隍若有灵来助,日后鱼肉来斋供。”  土地公公从城隍座位上跳了起来,暗暗叹道:“今天真倒霉,来了四个人,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一个要风,一个不要风。这该如何是好?”土地公公越想越急,在大殿里团团转。  到了晚上,城隍老爷回庙里来了,看见土地公公在大殿里转,就问:“土地公公,为何好好座位不坐,却在大殿里兜圈子?”土地公公赶紧走到城隍老爷面前,拉着城隍的手连连摇头,急得连话也说不出。城隍见他急得这样子,就安慰他说:“土地公公,不要急,有事慢慢说来,我来帮你解决。”土地公公就把菜农求雨浇菜、渔民求太阳晒鱼干、果农桃树怕风、船夫送客求风等事一一告诉城隍老爷,并说我把座位还给你,一切由你来决定。城隍老爷听后点点头,手拍脑瓜计就来,便对土地公公说:“我这样处理你看如何?夜里落雨白天晴,晒得鱼干菜又青;春风不在桃园树,风到江边送客人。”土地公公听后心里直佩服。  从此以后,怕动脑筋的土地公公甘心吃素不吃荤,和城隍老爷分居,把“庙”和“堂”分开,把又高又大的庙让给城隍老爷,取名为城隍庙;自己搬到偏僻小巷,住在又小又矮的小屋里,取名“土地堂”。这“土地堂”小得连人也进不去,所敬香的人们只能在土地堂门前地上用豆腐、茶干、素菜斋供土地公公。  讲述:卢志林记录:卢立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采录于启东  土地婆婆救人不救己  人们经常讲到土地公公,但难得提到土地婆婆。很多人还以为世上没有土地婆婆呢,其实不然。  在很早以前,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相亲相爱,助人为乐。土地公公帮助老百姓种好庄稼,不使他们饿肚皮。而土地婆婆呢,专门帮老百姓看病。她医术髙明,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当年秦始皇大造长城,万喜良死在长城下。孟姜女千里寻夫,哭倒长城,终于找到了万喜良的尸骨。土地婆婆非常同情孟姜女,暗暗地把万喜良的尸骨一节一节地用丝线接起来,于是万喜良活转来了。孟姜女转悲为喜,夫妻双双有说有笑,非常快乐。  这事被土地公公知道了。他想:世界上人越来越多,地里长出的庄稼巳不够吃了。倘若再把死人救活过来,人间闹粮荒,叫我土地公公怎么办?于是他趁土地婆婆不在时,剪断了万喜良骨头上的丝线。万喜良又死了。  土地婆婆知道后,夫妇俩便争吵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土地婆婆一气之下便离开了土地公公。所以,现在人们只讲土地公公,很少提到土地婆婆。  讲述:赵千明记录:黄若滅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采录于启东  鬼谷仙师智斗秦始皇  秦始皇造长城家喻户晓,长城脚下白骨如山也家喻户晓,然而秦始皇下令杀尽十万造长城的瞎眼人,是鬼谷仙师智斗秦始皇之后,救下瞎眼人的事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当年,长城造完,三十万民夫死的死亡的亡,只剩下十万个双目失明的瞎眼人。  秦始皇听到活着的都是瞎眼人,心里想开了:瞎眼人只会吃不能做。孤家养着,要费多少钱粮啊?不如统统杀掉拉倒。  秦始皇的心思惊动了云游四海的鬼谷仙师。鬼谷仙师想:十万瞎眼人的性命危在旦夕,我不搭救谁搭救?他乘长风,驾祥云,降落在咸阳街头,扮做双目失明的人,走到皇宫门口,对守的卫士说:“速速通报,就说深山瞎眼人要见皇上。”  秦始皇暗暗高兴:这个瞎眼的真是瞎了眼,孤家正要开杀戒,他倒撞上来了。嘿,就算第一个吧!咬着牙对卫士说:“快给抓来!”  鬼谷仙师被抓进大殿,在秦始皇面前直挺挺地站着。  秦始皇大怒:“大胆狂徒,见了君王不跪不拜,推出去斩了!”  鬼谷仙师仰面大笑,说:“慢来,慢来,陛下暂息雷霆之怒。”  秦始皇觉得奇怪:“死到临头还笑,有什么好开心的?”  鬼谷仙师说:“我笑自己真有先见之明啊!知道陛下欲杀尽造长城的瞎眼人,今天拿我先开第一刀。”  秦始皇越发奇怪:“你怎么会有先见之明的?”  鬼谷仙师说:“贫道会算命,前算一千年,后算八百年,善断过去未来之事,就连陛下你的过去未来也能算得分毫不差。”  秦始皇将信将疑:“当真?”  鬼谷仙师说:“不假。”  秦始皇说:“与孤家算来。”  鬼谷仙师说:“不能从命。”  秦始皇睁着眼:“咦?刚才口出狂言,现在又做缩头乌龟,却是为何?”  鬼谷仙师说:“给陛下算命非同小可,得讲条件。”  秦始皇说:“看你颠三倒四的,还讲什么条件。好,奏来!”鬼谷仙师说:“算得不准,甘愿斩首示众,死而无怨;算得准,陛下也得有个说法。”  秦始皇想了想,说:“你要什么说法?”  鬼谷仙师说:“赦免十万造长城的瞎眼人。”  秦始皇思忖半晌,说:“准奏。快与孤家算来。”  鬼谷仙师连忙跪下:“贫道代十万瞎眼人谢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磕完头,向秦始皇讨要生辰八字。  鬼谷仙师对于秦始皇的大事小事了如指掌,说起来口若悬河头头是道。说秦始皇是上界金牛星转世,大富大贵天子命,世世代做皇帝。嘴巴里说出的好像是蜜,让秦始皇心里乐呵呵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连声说:“准,准!是这么回事儿!”  可是,当接近结束,秦始皇又变了卦,说:“孤家只赦免会算命的瞎眼人。不会算命的,照杀不赦/  鬼谷仙师说:“君无戏言,就此一句也成。请陛下速速告示天下,且给我个皇家标记,也好使贫道躲过这场劫难。”  秦始皇说:“这个,孤家自有分晓。赐你小锎锣一面,细竹竿一根,作为你这个算命人的标记。官府见此信物,千秋万代都会秋毫无犯的。”  鬼谷仙师说:“如此,小民谢恩了。”  鬼谷仙师离开皇宫,驾云飞往万里长城,使一个分身法,变成十万鬼谷仙师,分头奔到十万个瞎眼人身边,一人一面锣,一人一竿竹,口对口手把手地教授算;命术,又让他们去各州各县。时间不长,全国各地满街满巷的,到处都见瞎眼人在算命。  后来,凡是拿着信物算命的瞎眼人,都避过了灭顶之灾。鬼谷仙师也就成为算命先生的祖师爷。  讲述:蔡云(68岁文盲算命先生)  记录:钱瑞斌  采录时间地点:1990年3月采录于近海乡文化站门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