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三公主同秦始皇一起过夜,到天亮的时候,就用虾鞭换了他的金鞭,偷偷溜回龙宫去了。她舞金鞭把后宰门的山都吆走了,不曾有几天就发觉自己带了身孕。过了三年零六个月,她生下一个伢儿。这个伢儿全包在裔胞里面,看起来就是个血球。妈妈老子以为女儿养的是妖精,三个哥哥更作不得,说妹妹做了没脸的事,就叫虾兵蟹将把血球撂到黑虎山上去了。  黑虎山上虎很多。有只母虎下的细虎死了,两个奶子胀得不得过。它闻到一股血腥气,就找到血球那里,张口一咬,把个血球咬破了。伢儿往外一跳,钻到老虎肚子底下,正好碰到奶头,就吸起虎奶来。老虎觉得好过,往地下一躺,让伢儿吃奶,自己把裔胞吃掉了。  从此以后,母虎天天喂伢儿吃奶,喂了好长时间。有一天,项佬儿上山打柴,看见个伢儿在山上跳,又是个小伙,就把他抱回家去,取名叫项羽。项羽长大后力气很大,就因为他吃了老虎奶的缘故。  獭猫精和赵匡胤  古时候,黄河边上有个姓赵的渔翁,老夫妻俩合住一条船;他女儿名叫赵凤英,单身住在另一条船上。这天夜里,有个黑不溜秋的杲昃爬上船,个滚一打变成一个男人,笑嘻嘻地要和赵凤英交好。赵凤英挨他吹了口气,喊乂喊不出,动又动不了,只好昏昏沉沉地受他摆布。这以后,黑杲昃夜夜都变成人形,到船上来缠赵凤英。  这一天,赵凤英的老子五十岁,来了一些亲眷贺喜,赵凤英却跼在自己的船上,怎么也不肯过去拜寿。赵老头心里奇怪,跨过船来一看,才晓得女儿带了身子,月份大了,不敢见客。赵老头又急又气,连声逼问奸夫是哪个?赵凤英哭着说:“我十天半月难得上一次岸,更没有哪个到我船上来,还有什么奸夫桫?那是一个黑杲昃,夜里爬上船,变成人形调戏我。”  赵老头估摸是妖精作怪,就同亲眷、船民商量好了,先在船上吃吃耍耍,到时候一起动手拿妖精。半夜里,黑杲昃又爬到船上,打个滚变成了人形。赵凤英皁在防着,这时就放声大吵:“妖精来了,妖精来了!”霎时河里人声雷动,许多小船包抄过来,船头上渔叉亮闪闪的,黑杲昃一看势头不对,转身往河里一跳。哪晓得有人拿个钵头一泼,洒了它一身狗血,一下子把它镇住了。黑杲昃现了原形,原来是一只水獭猫!有个打鱼的眼明手快,忽地一叉把它戳住了。大家见水獭猫又大又肥,就剥剥洗洗,斫斫剁刴,把它煮熟吃下去了。到了这个时候,赵凤英又有点心疼,就把獭猫的骨头收起来,用钵头贮了放在船舱里。  过了几个月,赵凤英坐月子,生下一个小伙。赵老头看那伢儿方面大耳的,估摸长大后能有出息,就帮他取名赵天宝,叫女儿好好把他领大,将来好靠他养老。一年半载过去了,三年五年过去了,赵天宝转眼已经有了六七岁。这年冬天,黄河上忽然冰冻三尺,渔船都挨冻住了。赵老头一家打不到鱼,又没有什么积蓄,吃穿都发了愁。赵凤英想:天宝本是水族后代,说不定还有点灵气,何不叫他想想法子呢?就朝天宝说,“小伙,你下船瞟瞟去,能找块不冻的落地,摸点鱼回来就好了。”  “好的,我去。”赵天宝下了船,东跑西走,左寻右找,到处都冻得结结实实的。他跑得吃力了,就坐在冰河上歇息。咳,他往下这一坐,眼前的冰就渐渐地化了,融成一个大水塘;一条肥肥壮壮的殃撕游过来,后头还跟着不少黄河大鲤鱼。赵天宝往起一跳,—下子捉了两条大鲤鱼,欢欢喜喜地跑回家去了。  第二天,赵天宝又跑到那块落头,照样弄到两条大鲤鱼。他正欢欢喜喜往家跑时,不知从哪里来了个长毛野人,抢了他的鱼就吃。赵天宝说:“你吃没事,吃好了要把钱哎。”长毛野人头也不抬,一气把两条鱼都啃下去,转身就要跑。赵无宝来了火,追上去就是一拳,“咚!”长毛野人忽地倒下去,伸伸腿就死掉了。  嗬,小伢儿一拳打死个大野人,哪有这号稀奇事呀?许多过路的就围在那里看。有个杨大人正好从这里经过,听说这件事就盘问赵天宝:“宝宝,黄河封冻三尺深,你从哪块弄来鲜鲤鱼呀?”赵天宝也不瞒他,把鱼的来历都说了出来。杨大人听了吓一跳;“这伢儿只怕碰上了真龙地,缺撕也只怕是条龙呢。”他叫地保收殓野人,自己把赵天宝带回衙门,弄好饭好菜给他吃饱,以后问:“宝宝,明朝你可去弄鱼啦?”赵天室说:“去呀!家里等卖了鱼吃饭呢。”“那好,今天的鱼钱我给,明朝你去弄鱼的时候,替我把这个包揪撂在水里。”杨大人弄块布包了祖宗三代的骨殖,又拿出好多钱,一起交给了赵天宝。  赵天宝回到船上,把钱交给了妈妈,还说:“杨大人也奇怪,别的不做,单叫我把这包骨头撂在水里。”赵凤英有见识,晓得这里头有名堂,就把獭猫精的骨头也包起来,说:“小伙,明朝你先撂我家的这个包揪,以后再撂他杨家的。”  第二天,赵天宝去到那块地方,又往冰上一坐,只见眼前的冰立刻化开了,那条殃撕又领着鲤鱼游了过来。赵天宝顾不上捉鱼,忙把自家的包袱往水里一撂,鋏撕张口一接,“咕噜”一声,把獺猫精的骨头吞到肚里,赵天宝又把杨家的包揿撂下去,恰好挂在缺撕的须子上,挨它带着游走了。  赵天宝转头去见杨大人,老老实实地告诉他一长二短。杨大人听了叹口长气,说:“罢哟,看来我杨家也只能挂挂角啦!”  原来那蛱撕还真是条龙。赵天宝把祖骨葬到它肚里,以后他的后代赵匡胤就成了宋朝的开国皇帝。杨家将一门忠烈,赤心保国,到底还只是个“挂角将军”。  少年朱洪武  雄鸡抬头生下一个朱洪武,雄鸡开声生下一个沈万三,雄鸡住口生下一个王花子。这里就从朱洪武出世说起。  朱洪武家里原来很穷,靠讨饭过日子。爸爸刚死,妈妈就要生他,只好向庙里借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到了早更头里,伢儿刚刚落地,天上忽然像裂开来似的,庙里的老和尚晓得出了真命天子。  朱洪武出世后,到七岁那年才说话,头一声就叫他妈妈。他妈妈大概福分太浅,经不起儿子一叫,没过几天就死啦。老和尚收留了朱洪武,有一天吩咐他说:“我出门去做佛事,你把大殿上扫扫干净。”老和尚走后,朱洪武见大殿里坐满了大大小小的泥菩萨,扫起来碰碰碍碍的不爽当,就信口朝那些菩萨说:“你徕不如都坐到外头去吧。”他才说住了嘴,满殿的大小菩萨还就真的起了身,一个个都坐到外头去了。他把地扫好,又跑到外头说:“地扫好了,大家还各登原位吧!”大小菩萨果真听他的话,一点不乱地又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去了。庙里有个细和尚看见这桩怪事,以后偷偷地告诉了师父。老和尚听了点点头,晓得朱洪武确实有点来历。  有一回,朱洪武在大殿上踢毽子,用力一脚,把毽子踢到一个大菩萨头上去了。拿又拿不到,够又够不着,咋弄相呃?朱洪武朝大菩萨说:“你把头侧过来!”大菩萨真的把头一侧,毽子就落下来了。老和尚正巧走过来,看见大菩萨的头侧在一边,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朱洪武说:“没事,我叫他把头正过来。”跟后朝大菩萨一喝,它就把头正过来了。老和尚想:这个伢儿太神,我不能用,也不敢用啦。就把朱洪武送到他舅舅家去了。  舅舅养了几百只鹅儿,朝朱洪武说:“你登在我家里要做事,替我去看看鹅儿吧。”朱洪武就天天去看鹅儿,同庄里的一班伢儿踩趺事?。一天,有个伢儿提议说:“今朝我徕轮着做皇帝,坐到那个坟顶上让大家拜。”朱洪武说:“我先登在上头,你徕拜!”那些伢儿你也拜,他也拜,朱洪武坐在上头扳摇不动。哪晓得轮到别的伢儿做皇帝时,不曾等到朱洪武跪下,个个都从坟顶上骨碌碌地滚下来啦!  玩够了,朱洪武说:“大家肚里饿了,杀鹅儿煮了吃吧。”他一下子杀掉几十只,晚上回家去,怎么向舅舅交代呢?他想想就叹了口气。这口气一直冲到天庭,玉皇大帝晓得了,派了一百只天鹅给他充数。第二天,朱洪武说:“我不去看鹅了,你家的鹅儿会飞,没法看!”舅舅说:“瞎说咯,哪有鹅儿会飞的道理!”“喚,你不相信,那就试试看桫。”舅舅把鹅棚门一拉,“呼呼”一阵风,一群天鹅都飞得不见影子啦!  隔了几天,舅舅朝朱洪武说:“我出本钱给你做生意,赚到钱两个人分。”朱洪武就去贩乌梅,头一趟赚到不少钱,回来要同舅舅分。舅舅说:“你再弄一趟,我同你分。”哪晓得第二趟、第三趟都赚了大钱,舅舅还是不肯分给他。朱洪武急了,骂舅舅心太狠了,家里还要死人失火哩!真的,不到一年,舅舅死掉了,家里也被烧得个精光。  o辣趺事:儿童顽皮胡闹,跦音Bi,意为足跌,打滚。  朱洪武吹牛皮  朱洪武父母双亡,登在他舅舅家放牛。有一天,他同些伢儿把牛杀咯吃掉了。晚上回家去,舅舅不依他,说:“你把牛弄到哪儿去了?不拉回家来就不要想进门。”朱洪武没法,就把牛头放在山前头,牛皮、牛蹄、牛尾放在山后头,以后把牛皮一拍,张口一吹,说:“畜牲,替我活过来,让我牵回家去!”他是金口玉言,这么一拍一吹的,牛还真的活过来了。  朱洪武得了天下以后,有人问他吹的牛皮有多重,他说:“二斤十三两五钱四分三。”二斤指的是南京和北京,十三两指的中国十三省,五钱四分三就是五湖四海三江,这个牛皮吹得盖天动地的,以后民间就把说狂话叫做“吹牛皮”了。  朱洪武和穷朋友  朱洪武在南京登基做了皇帝,他少年时一起放牛的穷朋友去套近乎。两人来到金銮殿上,一位放牛伙伴抢先说:“主公,你可记得吗?当年有一回,我们躲在芦秸棚里,把偷来的豆子放在瓦罐里煮。你一不留神把瓦罐打破了,豆子撒出来了,汤漏了一地。大家都抢豆子吃,你一不留神将茅草叶子也塞进嘴里,哽在喉咙上下不得,我给你出了个主意,叫你生吞青菜将茅草叶子裹下了肚。”身为九五之尊的朱洪武岂容别人揭他的老底,不禁龙颜大怒,马脸拉长,手一挥吩咐道:“胡言乱语,推出去砍了!”  另一位放牛伙伴匍匍在地,叩头不止,嘴里说道:“我主万岁,当年微臣随主公兵进芦州府,火烧瓦罐城,城破后,捉住了豆将军,只可惜漏掉了汤元帅,茅大人行刺,被菜侍卫赶跑了。”朱洪武一听,乐得眉开眼笑,连声说道:“对,对,确有此事,孤封你为大内总管。”  朱洪武借聚宝盆  朱洪武打败了张士诚,在南京登上了皇位。他要在江边砌个城门,砌来砌去,总是要塌;地上还出了大坑,水往外直涌,怎么填也填不满。朱洪武晓得了,就找刘伯温商议。刘伯温是他的军师,主意顶多,说:“只要找个名叫‘填得满’的人,让他捧着聚宝盆坐在坑里,坑就可以填起来,城门也可以砌上去了。”  朱洪武下旨查访,一访访到个姓田名得满的人,就把他抓上了京城。聚宝盆又从哪里来呢?朱洪武一打听,晓得沈万三家里有,就把他宣进皇宫,说:“你家有只聚宝盆,我要借来用一用。”沈万三哪敢说半个不字,只得小心地问:“不知圣上要用多长日子呀?”朱洪武知道他肉疼,就给他吃个定心圆子:“明朝一打五更就还你。”“啊,圣上金口玉言……”“那当然,那当然。”朱洪武不容沈万三多说,着人跟他回家去拿聚宝盆。这以后呗,差官就捉住田得满,逼他捧着聚宝盆坐在坑里,许多民夫急忙填土,刻儿工夫就把坑填平了。过了些日子,城门也砌上去了,不曾再塌。  就在填坑那天夜里,朱洪武可着了躁:聚宝盆埋在坑里,拿什么还沈万三呢?我是个开国皇帝,怎好失信于老百姓啊?刘伯温又帮他出主意:“这个不难,圣上传个旨意下去,从明天起不打五更,沈万三就不好来问你要了。”  这个圣旨一下,南京就不再打五更啦!  崇祯测字  李自成的兵包围了北京,崇祯皇帝的文武大臣都逃走了,他自己也从神武门溜了出来。他到城外看见个测字摊,就想测个字看看运气如何。测字先生看见他穿着皇袍,就问他是什么人。崇祯不做声,用脚在地上画了一横。测字先生就跪下来磕头:“不知万岁驾到,恕罪,恕罪!”  崇祯很奇怪:“你怎么晓得我是皇帝的?”  “你在地上画了一横,‘土’加‘一’为‘王’,便知你是皇上。”  “那倒要问问你,我大明江山能不能保全?”  “请报个字来测测!”  崇祯信口说了个“友”字。测字先生一听就说:“不好,‘反’字出了头,只怕你的江山保不牢。”  崇祯连忙改口:“我说的是有没有的‘有’字。”  测字先生在手心里画画写写,说道:“你赶紧溜到江南去。‘有’是‘大明’二字的一半,你顶多只能保住半壁江山。”  崇祯一想又改了口:“不,我说的是申酉戌亥的‘酉’字。”测字先生一写又叫了起来:“哎呀,这个‘酉’字更加不得了。你是九五至尊,‘尊’字斩头剁脚就是‘酉’,看来你要送命了!”  崇祯说什么都不行,想想也没活头,就跑到煤山上吊死了。  乾隆看对联  乾隆皇帝下江南,看到一副门对:“家有万金不为富,五个儿子绝后代”,横批是“寡人在此”。乾隆看了很不高兴,心想:“当今天下,除了我还有谁敢称孤道寡呀?”他气呼呼地闯进屋,看见一个老奶奶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就问:“你家的门对是哪个写的?怎敢如此狂妄?”老奶奶叹了一口气,说:“是我请人写的。俗话称女儿叫千金,我生了十个女儿,总共万金,却算不得发财;俗话又说女婿为半子,我有十个女婿抵五个儿子,却还是绝后代。我那当家的又死了,就剩下我寡人一个啦!”  “哦,原来如此。”乾隆顿时消了火气,还很同情老奶奶。后来,乾隆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乂看见人家一副门对:“惊天动地事业,数一数二人家,”横批是“先斩后奏”。乾隆想:这倒稀奇啦,又碰到一个说狂话的!他走进这个人家,问那家的老头:“你家这副对子是什么意思啊?”老头嗬嗬一笑:“我说给你听听桫。我的大儿子是个更夫,梆子一响,岂不‘惊天动地’?我的二儿子是量斗儿的,量斗时要计数,这叫个‘数一数二’。三儿子是个厨子,帮人家做菜的时候,杀猪宰羊、斩鸡剁鸭都由他来,过后再告诉主人一声就行了,这不就是‘先斩后奏’吗?”  乾隆听罢哈哈大笑,想不到对联里头有这样的学问,来到民间还真长了不少见识呢!  姜太公保周朝  周文王去渭水河访贤,看见姜太公在河边钓鱼。他用的是直钩子,嘴里说:“来来来,愿者上钩,不愿者请回。”大大小小的鲤鱼都还愿上钩,他刻儿工夫就钓了一大堆。周文王晓得他是难得的贤人,就恭恭敬敬地请他上朝保国。姜太公坐上龙车,一路上哼哼唱唱;周文王在前头曳车,一步一点头。下车时,姜太公问:“你曳了我多少步呀?”周文王说:“八百八十步。”“那好,我就保你八百八十年江山。”文王心里嫌少,说:“你上车,我再曳。”姜太公不肯坐车了,说:“话已经说破,你再曳也不灵了。”  姜太公上朝保驾,有一天陪文王出去察访,碰到-一个人家正在砌房子。这个人家几回砌屋总失火,一见来了两个生人,心里就很忌讳。姜太公看出主人不欢喜,就叫他拿来文房四宝,由文王写了“百无禁忌”四个字,贴在堂屋正梁上。这个人家的房子顺顺当当地砌起来了,又听说写字的是周文王,就在中柱上添了一副对子,上首是“上梁正遇紫微星”,下首是“竖柱喜逢黄道日”。别的人家跟着学,砌房子都贴这副对子,慢慢就成了风俗。  姜太公死后,文王用金钩把他的棺材吊在家里,哪个方向作乱,就把棺材头朝向哪里,哪里的乱子也就平息掉了。所以姜太公生保周朝四百四十年,死后又保了四百四十年,加起来正好是八百八十年。  甘露的故事  人们都晓得甘罗十二岁为丞相,却不大懂甘罗为相前后的故事,也不懂他原来的名字叫甘露,我这里就从头到尾说一说。  从前,有兄弟俩一块儿上书房,土地佬儿天天守在河口,把老大驮过去又驮过来。老二也想叫他驮,土地佬儿说;“你哥哥是帝王之身,你算什么杲昃?还要我驮你哩!”老二只好从桥上过,每回多走几截田,回来时总比老大迟得多。今三明四的,妈妈起了疑心,这天正在灶上洗锅,就问老二回来迟的原因。听老二一说的,她拿起洗锅把儿往锅上一榷说:“好喽!等你哥哥做了皇上,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  她洗锅把儿一摧的,把个灶老爷的腰打闪了。第二天一大早,灶老爷就到玉皇大帝跟前说:“我主万岁,你降龙星降错了。那伢儿还不曾做皇帝,他妈妈就把我的腰打闪了,还要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我算算他家挨人欺了十三四代,要是报起仇来,地方上还没得人剩呃!”玉皇一听着了忙,叫太白金星快拿主意。太白金星说:“不碍事,把他的龙骨一换就拉倒了。”  太白金星这一说,老大就浑身着疼,在床上一边打滚,一边抱怨妈妈:“只怪你多嘴多舌,天上来换我的龙骨啦!”妈妈说:“孩子,现在怪我也没用,我这里有块血腥布,你把它衔在嘴里,天上换了你的骨头,换不掉你的三十六个牙齿,你还是金口玉言。”老大就把脏布咬在嘴里,在床上抽筋打滚,全身的骨头总挨换掉了,只剩下牙齿还是原来的。从此以后,民间传下一句话:“洗锅子把儿切面刀,吃饭筷儿不着锅上敲。”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叫小人不要得意忘形。  再说老大在家里歇了半年把,以后就当上蒙馆先生,在个庙里教伢儿念书。好多年过去了,一天他讲书得了劲,把件袍子一脱,丢?在第三个罗汉头上。三罗汉火上了堂屋:他这件袍子穿了九十六年,从来都不曾洗过,还虱到我头上来啊?一气之下,他就把老大的魂灵一捉,送到阎罗王那块去。阎罗王不肯收,说:“玉帝赐他一百三十六年阳寿,现在还不能死哩!”罗汉不敢违抗玉帝,只好送老大还阳。哪晓得老大的尸首已经烂掉,灵魂可没处去啦。罗汉想:罢!我把他镇在地底下,叫玉皇大帝查不到。就把老大的灵魂扣在山洼洼里,再用力把山一扛,“轰隆”,山头镇在洼洼里,顿时成了平阳之地。  过了几年,平地上住了人家。有个斋封*的髙楼正好砌在老大头顶上。到了寒天,老大变成一棵芦柴,一直长到窗户口,叶子鲜绿鲜滴的,露珠儿滚圆闪亮。小姐开窗一看,咦!数九寒天哪有芦柴长的?看它露珠儿闪闪的,也不晓得可好吃?她伸手蘸点露水一尝,喔,甜滋滋的,好吃!接着就捧着芦嘴吸起来。今朝吸吸,明朝吸吸,一连吸了三天,芦柴挨吸谢了,小姐也带了身孕。  这一天,小姐的老子做六十大寿,张三李四都来拜贺,就是小姐连楼都不肯下。老头子来了气,叫两个丫环把她拖进寿堂。可一看走路的样子,就晓得她月份大了,又连忙把她送回了绣房。晚上,老头子问她和哪个相好,不说就要揪煞她。小姐说:“我从来不准外人上楼,还能和哪个相好呢?”就把吸露水的事说了出来。老子相信她的话,说:“既然如此,不管是妖是怪我都准你养,不过你以后只能同伢儿过,不好嫁给人家。”不久,小姐足了月,生下个大小伙,因为是吸甘露水来的,就起个名字叫甘露,后来人家传错了,把他叫成了甘罗。这个甘露是七窍玲珑心,教到哪块懂哪块,一家拿他当宝贝。三岁那年,外公驮着他耍子,有人说他:“不孝子,还拿上人当马骑哩!”甘露回话:“上人望子成龙,当马有何不可!”那人听了直哂嘴:“哎哟哟,三岁的伢儿说这话,日后必定是大才。”  甘露的外公在朝廷做官,有个奸臣陷害他,说他家里有公鸡蛋。皇帝一听,限他三天之内把公鸡蛋交出来,要不然就满门抄斩。外公回家来不言不语,只顾唉声叹气。甘露就问了:“外公愁眉苦脸的,有什么心思?”外公说:“唉,昏君相信人家胡言,逼我交什么公鸡蛋。”甘露听了眼珠一转,说:“不要愁,到时候我去上朝,包你把事情抹掉。”  到了那一天,甘露穿戴整齐,大模大样地上了金銮殿。他一步一拜一平身,二十四拜见主君,说:“我主万岁,小臣甘露代外公上朝。”皇帝满肚子不高兴,把脸一沉:“你外公怎么不来?”“启禀万岁,外公在家生产!”“胡说!只有女人才会生产,哪有男人养伢儿的?”“我主万岁,既然男人不会生产,又哪有公鸡会下蛋的?”“啊?”皇帝挨驳得没话可回。他见甘露小小年纪,既有胆量,又有见识,就信口说:“你这个伢儿,后来还能当丞相呢!”甘露一听,连忙走龙椅后面转了一圈,再忽地朝皇帝一跪:“丞相甘露,朝见我主万岁!”皇帝慌了,急忙说;“哎哎,我说你后来才能当丞相啊!”甘露不急不忙地说:“我正是从你后头来的。万岁金口玉言,决计不可反悔!”皇帝挨他弄得没口开,只好封他做丞相。当时甘露才十二岁!  这个小丞相倒也真有本领,治理国家大事处处总上道儿,人人都很敬重他。只是西宫娘娘没头绪,一次跑去找甘露,说:“小丞相,我后园里有只鸟儿,一叫头一伸,一叫头一伸,你说它是什么鸟?”甘露想也没想,说:“那是‘九点鸟’,叫一声点一下子头。”第二天,西宫娘娘到园里去扳手指儿数,以后又去找甘露:“小丞相,你说得不对!那只鸟叫了十声,点了十次头。”甘露笑笑,说:“我没说错,那真是‘九点鸟’,它爱娘娘人品好,才多点了一次头。”这一说不得了,西宫娘娘跑到皇帝跟前挑祸:“万岁呀,你那个小丞相不是杲昃!他还戏弄我,说什么‘九点鸟’爱我人品好嘞!”皇帝着人把甘露找来,问他说:“小丞相,你咋晓得什么‘九点鸟’、‘十点鸟’的?”“万岁,我是七窍玲珑心,什么杲昃总晓得。”“可是真的?”“万岁不信,我把心扒出来给你望望。”皇帝舍不得,说:“不要,你把心一扒,怎么得活咯?”“没事,你坐在金銮殿上,高喊三声皇儿,低喊三声皇儿,我就得活。”甘露拿起尖刀,一下子把心扒了出来。文武大臣上前一瞟,还真是个七窍玲珑心!皇帝急忙高喊三声皇儿,低喊三声皇儿,可是甘露已经死了!就在这时,有人赶来奏报,正宫娘娘生了一个小伙。原来那是甘露投的胎,他当上皇子,以后终于做了皇帝。  王昭君  汉元帝在位的时候,梦里见到山西美人王昭君,就差毛延寿去召她进京当西宫娘娘。  毛延寿到山西找到王昭君,见她眼像晓星,嘴像櫻桃,手指伸出来像白棉花条儿,走起路来像风吹杨柳,真像是天仙下凡。王昭君呢?她也做了个被召进宫的梦,晓得皇上的意思不好违抗,只得和父母告别,跟毛延寿一路进京。  半路上,毛延寿遇到个姓阮的员外。这人家里有个女儿,虽说比不上王昭君,却也生得不错。员外想和皇上攀亲家,就给毛延寿送了重重的厚礼,托他把女儿带进宫里去。毛延寿带了两个美女,怎好向皇上交差呢?这个人心眼坏,在路上就想好了鬼门儿。  原来王昭君自己画了躺、坐、站、行四幅像子,叫毛延寿献给皇上。毛延寿偷偷在四幅像子上都点了个小黑点,说是王昭君眼睛下面有颗黑痣。汉帝一看,觉得王昭君确实长得不丑,就是眼下的黑痣不是好兆头,封她做西宫娘娘恐怕对江山不利。这个时候,毛延寿乘机把阮小姐献上去,汉帝见她长得也不错,就封她做西宫娘娘,反而把王昭君打入了冷宫。  汉帝很喜欢西宫娘娘,天天和她吃酒玩乐,经常顾不得上朝理事。正宫娘娘为他担心,一天,看见他喝醉了酒,还在西宫说说笑笑,火气一上,就叫宫女痛打西宫娘娘。汉帝挨惊醒了酒,连忙向正宫求情,事情才算了结。  也就在这一天,正宫娘娘忽然听到一阵琵琶声,调子很苦,跟着声音找到冷宫,原来是王昭君抱着琵琶,在弹自己的苦情。  正宫见她品貌端正,就问她为何被打入冷宫?王昭君跪着说:“启禀娘娘,圣上原要封我为西宫,却不知怎么得罪了他,被禁到这里来了。”  正宫娘娘就去问汉帝,汉帝说:“她眼下有颗黑痣,不是好兆头。”正宫一听晓得有鬼,就马上陪汉帝去到冷宫。汉帝一看,王昭君正是梦中见到的美人,脸上哪有什么黑痣呀!汉帝知道上了当,就传旨叫文武百官上朝,一将阮氏斩在午门外,二封王昭君为西宫娘娘,三要治毛延寿欺君之罪。  那毛延寿做贼心虚,预先听到点风声,就把脸拓黑,钻狗洞逃掉了。他一直逃到番邦,把王昭君画像上的黑点揩掉,拿去给番帝看,说:“这是汉帝的西宫娘娘,名叫王昭君。”番帝宫里那么多美女,没得一个比得上王昭君啊!番帝就发兵来打汉朝,放出话说,如果得不到王昭君,就要夺汉朝江山。  汉帝没得防备,挨打得一塌糊涂。紧要关头,王昭君站出来说:“皇上,不如就让我去吧。等你养好精兵,备足粮草,再来攻打番邦,接我回宫。”  汉帝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王昭君献了出去。番帝得到美人非常髙兴,退兵回去打算成亲。一次在荒山上歇脚,王昭君心里愁苦,赶路又很吃力,就伏在石头上睡着了。忽然,有个九天仙女来到面前,拿着一件衣裳说;“王昭君,你大胆地去,穿上我这件衣裳,番帝就近不了身。”王昭君醒来一看,身边真有件好看的衣裳,就连忙把它穿起来了。  进了番邦,番帝对王昭君很好,可就是只要挨到她的衣裳,浑身就像针戳一样地疼。番帝心里着恼,却也没法可想。王昭君一心等汉帝救她还朝,天天盼,日日想,一等等了十八年,还没有听到音信。她想汉帝太无情无义,一气之下就跳江自尽了。  王昭君投江之后,番帝想了许多法子,也没有捞到她的尸体。原来她死了还念本国,有九百只鸟儿护着尸体,一直漂到京城的护城河里。汉帝听说这件事,连忙叫人把尸体捞上来,又加紧造了一个大坟基。下葬这天,烧的香多得没得魂,烟气直上九天云外。这时,只见云头上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王昭君。汉帝连忙跪下求她下来,她骂了一声“薄情的昏君”,转眼就不见了。  露水龙转世为关公  传说关公的老家那块地方,有一次一连旱荒三年,闹得黎民百姓没得吃,没得烧,眼看就活不下去了。天上有条露水龙,它要行好事,就托兆把黎民百姓,叫每家每户都种稷子。稷子种下去了,没得雨落怎么办呢?露水龙就天天下雾,每天都要下到晚饭时候,等到雾消掉了,太阳倒要落啦。就这样,家家长了一熟好稷子,有了粮,又有了草,都熬过了旱荒。  西天佛祖晓得了,叫太白金星一查,原来是露水龙做的事。佛祖就说:“嘿!这还了得,倒没得佛旨啦!露水龙犯了罪,斩掉!”露水龙被斩之后,心里不服,托兆把庙里的老和尚说:“老师爹,你做件好事。西方佛祖要这块地方旱荒三年,我救了下子黎民百姓,他就把我斩掉了!我有个血球掉在山洼里,你去拾回来弄黄布包了丢在菩萨面前,天天点三支香,拜三拜,念三卷《金刚经》,过七七四十九天我就能还魂转世。”  老师爹一醒,就到山洼里去瞟,真的有个血球。他把黄布一摊,把个血球包起来,带回庙去丢在菩萨面前,天天早上点三支香,拜三拜,念三卷《金刚经》。一念念了四十八天,人家请他去做佛事,他就朝徒儿们说:“那个黄布包你徕不要动,要是动了,我回来每人打四十板子!”  “哦!我徕晓得咯。”徒儿们的嘴里应得好,等老和尚一走,就把门关起来,说:“师父天天磕头烧香的,也不晓得包里有什么名堂,我徕解下来瞟瞟看。”他侏把黄布包儿摆到地下,把它解开一瞟,晦气!包里跳出个红脸伢儿来了!这个伢儿越跳越大,嘻,还是个男伢儿哩。本来他过七七四十九天就是粉脸,现在还差一天,就成了红脸了。怎么好呢?这下子不得过老师爹的门啦!几个徒儿就商议:“这样吧,豆腐佬儿家里无儿无女,这伢儿送给他养去。”就把红脸伢儿一抱,送到庙旁边的豆腐店里:“豆腐佬儿,送个小孩给你养可好啊?”  “啊!好的。”豆腐佬儿欢欢喜喜把伢儿抱过去,帮他取名叫关羽,也就是以后的关公  第二天,老师爹回来把黄布包一解,看见里头空空的。“罢,随他去啦!”他也不曾怪徒儿。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