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大家都晓得,沈万三原来有个聚宝盆,后来被朱洪武借去砌城门,沉到长江里就没说相了。那么,沈万三的聚宝盆,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就要从王花子说起啦。  有一年冬天,王花子烧了一窑窑货。到出窑的时候,一窑货都没得用了,只落得一个泥钵头。王花子来了气:“我索性不要了!”他把泥钵头朝墙脚下一摔,相也不相就随它去了。  哪晓得泥钵头不曾打得坏,到了第二天早上,长了满满一钵头青草。咦,数九寒天,哪会长青草呢?他也不问三七二十一,就留它长在墙脚下。又过了一夜,青草长得人把高,嫩旺旺的一盆。王花子想:倒不如把它割了卖把沈万三喂马吧。他就天天割,那盆里的草也天天长。沈万三奇怪起来了:“王花子呀,天这么冷,你到哪里割的嫩青草呀?”王花子说了泥钵头的事,沈万三听了吓一跳,说:“明天我倒要到你家去瞟瞟呢。”  第二天,沈万三到了王花子家里,看见泥钵里真的长满了又肥又嫩的青草。沈万三一想:这不是一件无价之宝吗?就出了二百两银子把钵头买冋家去了。他头天晚上丢块银子里头,过了一夜,便变出满满一钵头银子;再丟一块金子,第二天又是满满一钵头金子。沈万三欢喜得不得了,晓得这是一只聚宝盆,真是无价之宝哇。  再说王花子有个舅舅,来问他一窑货的好丑。一听泥钵头的事,晓得它是无价之宝,就叫王花子赶快去赎回来,要是沈万三不肯,就登在他家里闹。  王花子急急忙忙拿了二百两银子,一口气溜到沈万三家,说:“那个鉢头我不卖!银子还给你,不拿钵头赎回去,我家舅舅不依我。”沈万三说:“你既然卖给我了,怎好说二话!”王花子说:“你要是不退给我,就闹得你个淮河水不清。”沈万三横竖不肯退,王花子就从早到晚天天闹,要么爬到圣柜上,要么把粪弄了来,叫沈万三连饭都不好煮了。  一连闹了好几天,沈万三总算认了下,就和王花子商议说:“王花子呀王花子,你不要再闹了。你闹得再凶,我也不肯还钵头。你还不如就到我家来,我拣最好的房子给你住,家里的钱钞尽你花,养你过一世的好日子,这样可好啊?”  王花子回去同舅舅商议,舅舅也没得别的办法,就让他上沈家享福去了。这就叫个沈万三少王花子一世的债。  叶天士与王清明  山东有个叶天士,是出名的好医生。他的妹子得病死了,娘也病得很厉害,哥哥就说:“弟子,你专门替人家看病,就是连妹子总不曾看得好。现在娘也得了那种病,你到底怎么说?”  叶天士说:“唉,她徕的病很棘手,要吃的药没得取。”  “噢?那好,山西有个王清明,我送娘到他家看去。”  哥哥推车把娘送到山西。王清明替她一看,说:“你要病好不为奇,只要吃三个凤凰蛋,一千年的骷髅水和一把灵芝草。”这些杲昃到哪里去找呢?王清明是回了她啦。  哥哥推车往家跑,一跑跑到个荒野里,娘嘴里渴得不得过,说:“儿呀,你弄点水给我吃吃啊。”这块没河没井的,只在骨殖坛子里头找到一点水。哥哥没法,就弄这种水让娘解渴。娘一吃的,哎哟,十分病去掉三分,觉得好得多了。  又跑了一阵,到了一个荒郊野地里,娘说:“儿呀,我肚里饿得不能过。”哥哥不曾带吃的杲昃,一瞟路边有棵花花红红的草,从来都不曾看见过。他弄点草给娘一尝,还就没魂地好吃,等到一把吃下去,十分病又去掉了三分。  再跑,娘肚里又饿了。咳,路旁边有三个蛋,也不晓得是什么杲昃生的,哥哥就弄了让娘吃。三个蛋一吃下去,娘的身骨立刻就好了,一点儿病总没得咯。  哥哥推车到了家,说王清明帮娘看好了病。叶天士心里就疑惑,王清明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几时总要摸到他家去瞟瞟!  有一天,有个伢儿到叶天士家里耍子,叶天士朝他相相,说:“伢儿呀,你五月端午要害瘩背而亡,不要登在外头耍子,还是回家歇歇去吧。”伢儿一想:啊,这个先生看病家生死总是准的。看来他没法子帮我医,还是请山西王清明看看去吧。  伢儿到了山西,王清明朝他一相,说:“伢儿哎,你五月端午要害瘩背而亡!”伢儿往下一跪:“老先生,请你帮我看啊。”“好的,你就登在我家里吧。”伢儿就登在他家,天天替他煽煽茶,再弄点丸药吃吃。过了五月端午,王清明就叫他回家去了。  伢儿到家就找叶天士:“狗先生!你说我五月端午瘩背而亡,你说说今天几时了?”  叶天士朝他脸上一相:“你的病叫王清明看好了,要不然你害瘩背而亡还让得掉的?”  王清明的本事比我好!叶天士心里这样想,就亲自上王清明家去。“老先生,我来帮你做茶童可好?”王清明正好要个人煽茶,就留他登在家里。叶天士本来是用人的主顾,这回帮人家做茶童,点到哪块懂到哪块,处处都讨人欢喜。王清明替人家看病,他就登在旁边,用这个药,用那个药,都记得好好的。  后来有一天,有个人家的伢儿把水银吃到肚里去了,风风火火地请王清明去救。王清明带叶天士坐车子去了,看看就回了人家,说这病没法子治。叶天士心想:这个不为奇,我会看!不过,这一看就要丢先生的面子,怎弄相呃?他跟王清明往回跑了里把路,忽然吵起来:“哎哟,我有个杲昃忘在人家了,要打转去拿。”一等王清明点了头,他就跑到那个人家,说:“你啊,马上收拾出一间房子,到处弄上红布,我晚上来替你伢儿治病。”  吃了晚饭,叶天士说有什么事情,向王清明告了假,就跑到那个人家去。一间屋里,墙上挂着红绫子,床上盖着红绫子,垫的也是红绫子。叶天士就在屋里坐下来,把伢儿勾在怀里。水银见红就要往外爬,到半夜的时候,伢儿肚里的水银总爬出来了,转眼病就好了!人家欢喜得没魂,乖乖,王老先生的茶童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啊!叶天士也不说什么,瞅个空儿就跑掉了。  过了十来天,人家弄了一挑礼物送给王清明:“哎哟,先生,我家三房合的一个伢儿,多亏你着茶童把他救活了!”王清明一惊:“嗯,我已经当面回了他,我家茶童怎么还有这样的本事?”守到没旁人的时候,他就问:“你莫非是山东的叶天士?”  “是的,老先生。”  “你是用人的人,怎么来做茶童的?”  “不瞒老先生说,你帮我娘看好了病,我来访访你用的什么药。”  王清明问了他娘看病的经过,说:“我只说她要吃三个凤凰蛋,一千年的骷髅水和一把灵芝草。她回家路上可曾吃什么,我就不懂了。”  “哦?”叶天士想回家去问个明白,就和王清明分别了。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一些人抬了棺材去窖,棺材底下还在滴血,颜色鲜红鲜红的。叶天士忙叫他徕停下来,听说棺材里是个十来岁的伢儿,就说:“把他抬回去,笃定得活。”他叫人家砟来几捧游丝草,把棺材盖子一掀,捧出伢儿往游丝草上一撂。那伢儿得的个“黑鱼散子”病,挨他肚子揿揿,放了几个屁,竟真的活转过来了。哎哟哇,人家都说这个先生的本事好喽!  叶天士跑到家里,就问娘从山西回来,一路上可曾吃杲昃?哥哥说:“吃了一点骨殖坛子里头的水,又吃了把嫩草,还有三个不晓得什么生的蛋。”叶天士听了直点头:“噢,那就是千年骷髅水、灵芝草和凤凰蛋,怪不得娘的病会好的!”  唐伯虎画蟹  有个贩皮花的赚了许多钱,就买了一把金骨纸扇,想请唐伯虎画上一幅图,自己拿着更显得富贵。哪里晓得他从苏州找到杭州,从杭州找到扬州,从扬州又找到苏州,找了一年还没遇到唐伯虎,只好坐船回家去。  船上有个人很赏识那把扇子,问他扇面怎么没画的。皮花客人叹口气,说了找唐伯虎的经过。那人说:“哦,你那么器重唐伯虎,我就替你画吧!我的画跟唐伯虎的画也差不多。”当下拿出笔墨,铺开扇面就画画涂涂,弄出一个大黑巴巴。  皮花客人看了吵起来:“你这个人!好好一把金骨扇子,让你糟塌掉了!”  “哦,你嫌我画得不好?那没事,我还你个白扇面罢了!”那人说着,拿扇子在船帮上擦擦,敲敲,只见扇子里头掉出一团華草,跟后爬出一只螃蟹,一逡就下了水。再看扇面,又变得雪白如初了。  皮花客人大吃一惊,晓得那人就是唐伯虎,便连忙跪下来央求:“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请唐先生不要见怪,重新替我画一幅吧。”  唐伯虎不睬他,收拾好东西上岸走了。皮花客人叹了口长气:“唉,我只认得皮花,认不得唐伯虎的両呀!”  唐伯虎写匾  常州府把唐伯虎请到府里,要他写个“常州府”的大匾。唐伯虎有意推托,今朝支明朝,明朝支后朝,光是吃了耍子。州官养了他三年,以为他不敢出手,也就淡薄了他。唐伯虎见州官不再恭维他,就偷偷地跑走了。  这天早上,他到了常州东门一家烧饼店里,对店老板说:“你可要发财?”店老板一愣:“嗯,哪个人不要发财呢?”唐伯虎点点头说:“那好,你去实三个钱的黑烟子来,再把炉把儿和案板洗洗干净,我包你发财就是了。”老板听了他的话,就去买了三个钱的黑烟子,又用开水把炉把儿泡得软绵绵的,用刷子把案板刷得亮光光的。唐伯虎就抓起炉把,醮饱了黑烟子,在案板上写了“常州府”三个大字,吩咐老板送上州府衙门去。  州官一见大匾,不禁一跳三尺高,这手字龙飞凤舞,除了唐伯虎还有谁写得出啊?他连忙问唐伯虎在哪里,要去请他打转。  老板说:“那人在我店里,他吩咐要大人给我一千两银子,少一个也不行。”州官大人立即给他一千两银子,又派八人大轿跟他到店里去抬人。哪知等店老板到家时,唐伯虎早就跑得不见影了。  解学士  解学士小时候家里很穷,门前是当朝丞相的住宅,一进三堂的髙大瓦屋,还有一座大竹园,遮得他家终日不见阳光。这一年腊月里,解家佬儿想请人写副对联。解学士当时才五岁,只上过一回寒学私塾,却说:“不要请人,我来写!”到了腊月二十四,解学士就把他写的对联贴到门上,上联是“门前千棵竹”,下联是“家有万卷书”。解家佬儿不懂意思,看看字还写得不丑,也就由他去了。哪晓得丞相回家来过年,无意中看到这副对联,心想:“哦,我有千棵竹,他倒有万卷书,比我还厚实呀!”再一问,这对联原来是个伢儿写的,就存心叫他落个惶恐,回去派人把竹子的头都砍掉了。解学士忽见对面相府里的竹子大变样,使自己的上联成了空话。他眼睛一眨,拿起笔就在对联上加了两个字,变成:“门前千棵竹短,家有万卷书长。”丞相看他加了字,就索性叫人把竹子砍光,单看他再怎么弄相。解学士暗暗高兴;你把满园的竹子都砍掉,我家就通风透光了,不过这对联还是要改的。他又提笔加上两个字,变成:“门前千棵竹短无,家有万卷书长在。”丞相看到后气得个要死。  到了正月初一,丞相派人去请解学士。来人朝他说:“我家大人请你去谈谈。”解学士不动脚:“既然是请,一要大红请帖,二要派八人大轿来抬。”丞相听了回话,只得发请帖,派大轿,把解学士抬了去。解学士穿着绿袄儿,下轿后遇着个高门槛,就一跳跨了过去。丞相看了笑着说:“失水蛤蟆着绿袄,一跳如也。”解学士见他穿着大红官袍,躬身站在那里迎接客人,就接口道:“落汤虾儿穿红袍,鞠躬如也。”丞相又气得直翻白眼。  解学士:解缙,明《永乐大典》编修,官至翰林学士。  捉太岁  张玉书是镇江丹徒人,顺治年间中了进士,为官长达五十年,气度恢宏,文辞典雅,民间传说甚多。他从政主要在康熙时期,偶有民间传说把他和乾隆连在一起。  张玉书念书的学堂在一座庙里头。这一天,有个当官的来烧香,看见那些泥塑的恶兽,随口说了个上联:“古佛三尊,坐象,坐吼,坐狮子。”张玉书正在旁边耍子,紧接着就对了下联:“同学一班,治国,治民,治天下。”不光是对得好,口气也挺大。当官的心里很佩服,把他大大地夸奖了一番。哪晓得先生听说了这件事,反而怪张玉书说狂话,打了他几十戒尺。  过了些日子,张玉书看见个老头儿不许人家砌房子。他就上前说:“你不要凶,人家砌房子碍你什么事呀?”嘿,老头儿听他这一说,顿时变成一只癩宝张玉书看了好耍子,把它捉进书包里带上学堂,过一刻儿就用笔杆点点它的头,说:“你可凶啦!你可凶啦?”回家吃饭也弄点东西给它吃吃。  那老头原来是太岁,专门管人家营建房屋,谁碍了他就不得了。哪知张玉书是紫薇星下凡,太岁再凶也没法脱身啦!他只好夜里托梦给先生,说:“我挨你学生关在书包里,请先生帮我说个情吧!”第二天,先生挨个查学生的书包,一査查出张玉书的癩宝,就连忙叫他放掉。张玉书到城墙上用劲把癞宝往外一撂,说:“不许你再到镇江来!”从此,太岁真的不敢到镇江来了,所以镇江人砌房子都不怕碍到太岁。我们这里砌房子时,中柱上要写“竖柱正逢黄道曰,上梁巧遇紫薇星”,也就是拿张玉书来镇太岁的意思。  癩宝:蟾蜍,癩蛤蟆。  游金山  有一年,张玉书陪乾隆皇帝南巡,坐在船头上观赏江景。乾隆见江面上船来舟往,就问张玉书:“你是大才,可晓得长江里头有多少船?”  张玉书随口回答:“我晓得,一共有两条。”  乾隆哈哈大笑:“这江上帆樯林立,怎么只有两只船?”  “百姓远离家门,不是求功名,就是谋利禄,所以江上船只虽多,说到底也只有名利二舟。”  乾隆一想:“嗯,说得倒也不错。”  到了镇江,君臣二人去游金山寺,和尚把香客都吆到山下去了。乾隆问:“这些人朝山敬香图什么呀?”  张玉书答:“图个吉利。”  “你我上山敬香呢?”  “也图吉利。圣上登山,一步高似一步。”  乾隆一想,说:“你不要嘴硬。到我下山的时候,你怎么说?”  “还是图吉利,叫做后步高似前步。”  进了山门,迎面是一尊笑脸弥陀佛。乾隆问:“他在笑什么?”张玉书说:“佛见佛笑。”  “不然,他不也在对你笑吗?”  “笑得不同,他笑我前生没有修到。”  到了宝塔顶上,乾隆纵目四望,浑身舒坦,说:“你能写个匾,把这无限风光都写进去?”  张玉书说:“这不难。”就叫和尚拿来文房四宝,大笔一挥,写下“虽二”两个字。他见乾隆莫名其妙,就又解释说:“这是‘风(風)月’二字,去掉边框,就叫‘风月无边’,不正写出了无限风光吗?”  乾隆听了不由得不佩服。又问:“像你这样的才学,镇江还有几人?”  “哈,少说也有三斗三升菜籽数。”  乾隆不相信,要当场试一试,就出了上联,让和尚传下去,叫聚在山下的香客去对。这个上联是:“宝塔巍巍一座,四方八面。”等了半个时辰,老和尚朝山下问:“可曾有哪个对出来?”山下的人都朝塔上摇手,意思是听不清他说什么。乾隆一见就很不高兴地说:“哼,还说镇江大才多呢,我出的对子,他们统统在摇手啊。”  张玉书不慌不忙,说:“不,他们统统对出来了。对的是:‘伸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  乾隆听了哈哈大笑,连声夸奖对得好。  拜坛头  镇江有个人贩了一船香醋,卖给北京的“裕通”酱油店。哪晓得店老板黑心,一个钱也不给他。醋贩子人地两生,急得寻死觅活的。后来有人帮他出主意:“张玉书是你们镇江人,你去找找他呀!”醋贩子去到张府一说,张玉15可为了难。他想:我是朝中大臣,怎好帮商贩讨债呢?加上他是我的同乡,说出去就更不好听。怎么弄相呢?他想想有了主意,就教给了醋贩子。  第二天,醋贩子去到“裕通”酱油店门口,拿个醋坛子的泥头摆在路上,自己坐在旁边号啕大哭。过了刻儿,张玉书退朝从这里经过,闲人连忙回避了,醋贩子却坐着不动。随从差役来了火,正要动手去拖,张玉书大声喝阻,接着就下了轿。他对醋贩子看也不看,一脚跑到坛子头跟前,一见上面“镇江香醋”几个字,不禁感慨万分:“啊,老夫出来为官多年,难得看到家乡的泥土哇。”说着,跪下来就向坛子头拜了三拜,以后又吩咐听差,“到这家酱油店借个托盘,垫上红纸,把坛子头带回府去!”  “裕通”的老板缩在店堂里,亲眼看到这出戏,心里就打起鼓来:“唉呀呀,天官大人看到家乡泥土都要下拜,若晓得家乡人挨了欺负那还了得!”他见张玉书上轿走了,就连忙拿托盘垫上红纸,装了坛子头,还暗中塞了一些银子,把听差的打发走了。跟后又赶忙请醋贩子回家,付了全部醋钱,还打了百零八个招呼。  胡长龄蒙混和珅  胡长龄是清朝乾隆五十四年中的状元。  胡长龄高中之后,照例要向当朝宰相递门生帖子,以便在各方面得到他的关照。当时,宰相和珅是个出了名的贪官,但由于乾隆皇帝宠着,随你哪个也对他无可奈何。胡长龄是个正派人,他想:我若拜到和珅门下,将来的名声也不好听;要是现在得罪了他呢,又难在朝中施展抱负,最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他想来想去有了主意,就打了一只金尿壶,上面镶了许多宝石,称为“香宝尿壶”,并在壶底写上“胡长龄拜”几个字;又用乌龟尿磨墨写了门生帖子,连同“香宝尿壶”呈献给了和珅。和珅收下这两样东西,暗中还很得意,心想你胡长龄号称清高,到底还得拜在我的门下!  过了几年,太上皇乾隆死了才六天,就有人动本参奏和珅的十大罪状。嘉庆皇帝立即准奏,传旨査处和珅。这时,有人说胡长龄也是和珅的门生,还给他送了重礼。胡长龄说:“没有这事,我倒听说和珅恨我至极,将我的名字写在尿壶底下。”结果查遍了知珅家的门生帖子,也没有找到胡长龄的,原来他用乌龟尿写的墨迹已经全部消掉了。再看那只“香宝尿壶”,底下果然有胡长龄的名字。就这样,胡长龄既蒙混了和珅,又保住了自己的名节。  张窖与车夫  南通状元张謇,早年借名张育才,在如皋考中了秀才;以后受劣绅的敲诈和诬告,又经如皋人顾延卿援助而脱困。张状元和如皋深有渊源,留在当地的传说也较多。  南通唐家闸到白蒲这段公路,原来是张謇筹资修筑的。通车之后,张謇想瞟瞟公路到底造得如何,又怕兴师动众看不到真情实况,就青衣小帽化了装,走唐家闸北边叫了部小车,沿公路向白蒲边行边看。路上,他和推小车的谈家常,说:“过去推车路不好跑,现在这个路好跑了吧?”  车夫认不得他是张謇,说:“你不晓得咯,这个路是好跑了,张四倒不懂挨人骂了多少。人家就是这点儿田,捱他造了公路,弄得倾家荡产的。哼,他有得挨人骂呢!”  张謇听了也不做声。推车的带走带骂,一车子推到了白蒲沈广庭家。张謇就叫人带推车的到厨房里吃顿饭,再赏他冈块钱大洋。本来车资只要二百个铜钞,现在多了好几倍。厨子把车夫领到厨房,说:“推小车的,你今天运气好,张四老爷叫留你吃饭,还赏四块洋钱,喏,钱在这块。”  推车的一想:晦气!我在路上口口声声骂张四,他这下子不要难为我吗?车夫乘厨子一转身,拿了四块钱就溜跑了。厨子连忙去禀报:“四老爷,推小车的钱一拿就溜掉了,饭也不曾吃。”  张舂听了微微一笑:“不曾吃饭就拉倒,由他去吧。”  以后,张謇又沿公路重新视察了下子,把因修路占田而生活困难的人家,全部安排进了大生纱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