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八仙里有个铁拐李。他身背着宝葫芦,手拄着铁拐杖,可你知道铁拐李的腿原先不是瘸的吗?可又怎的成了瘸子呢?  原来铁拐李有弟兄两个,他排行老二。他从小就不勤利,整天价懒沓沓地。他哥嫂嫌他好吃懒做,就跟他分了家,还想看他的笑话:“你自挣自吃,看你还懒不懒?”  谁知,分了家的铁拐李比先前还自在儿,没人说没人道的,一个人吃饱了全家子不饿。谁也不见他挑过水,谁也没见他拾过柴。  不讲铁拐李在家里享懶福。再说他嫂子,他嫂子心眼好。她那么些天没见小叔子了。她怕小叔子因为死懒怕动给饿死了。这天,嫂子烧好了晚上锅,就溜溜秋秋地来到了老二的门口。  铁拐李的门虚掩着,嫂子推开门一看——就见着自己的小叔子把腿伸到锅膛里狼烟咕嘟地烧着。一见这样,他嫂子可吓坏了哇,就没有人腔地喊了起来:“傻东西,腿烧瘸了——烧瘸了哇!”说着三步两步地跑到跟前给拽了出来。  常言道:“老婆就是老婆”。就因他嫂子这一咋呼,可就不吉利啦,她小叔子的腿也就烧成了残废。没法子,他只好拄着火叉子走路。因他姓李,后来就有人管他叫“铁拐李”了。  如今,咱这儿还用“一点柴不拾,看你烧腿”这句话,来说那些“穷烧包”的人。  讲述者:高海康  采录者:高振东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6年7月于炮车龙池村  韩湘子贬叔  韩湘子成了神仙,他在天上自由自在地享着清福。  有一天,韩湘子一连打了几个阿嚏,噢,他掐指一算——知道了,他的叔韩文公在凡间受罪。常言道:猪蹄子煮一百滚还是往里弯。就这样,韩湘子就把他叔度上天堂来。  韩湘子领着韩文公在天上看景。爷儿俩东一头西一头,指指点点说说道道,韩文公还真开了不少眼界。  那一天,韩湘子问他叔道:“俺叔,您老看这天上好不好?”韩文公那还用问,就一个劲儿地直夸好,可末了这老头子还说:“好是好,可惜你婶子没来!”  韩湘子一听,怎么着?还想叫俺婶子也来,那天上能叫神仙带婆吗?俺叔你的凡心也太大啦,这哪儿能当神仙?他就趁叔不在意的时候,一抖袍袖将他贬下了天宫。  韩湘子看到自己的亲叔往下掉,心里老大的不忍,他就扯着嗓子使劲地喊着:“往髙房上落,往高房上落……”他心里还想叫叔落在庙上,大小也当个神仙,也好受一方的香火。谁知道,韩文公早就吓得晕头转了向。他把“高房”听成了“高岗”了。他拿住神落到了一大堆上,一看——原来是大坟子,再一打量自己——也不知怎的一下子变成了个老癞雕!到这儿他才知道事儿叫自己做瞎了。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管鼻青眼肿就一个劲地往天上飞。他一面飞,一面叫着:“侄儿啊,侄儿啊……”就这样,他一直飞到有罡风的天空当中,也不见韩湘子的影儿。他气炸了——就成了一绺一拉的白丝。  到如今,一到秋天种麦时,地里就挂满了白丝,天上也飞着白丝。  听人说,那就是老癞雕气炸了变成的。  讲述者:高海康采录者:高振东采录时间和地点:1986年7月于炮车龙池村  何秀姑成仙  何仙姑是八仙之一,她是如何得仙的呢?传说有这样一段故事。  何仙姑本来的名字叫何秀姑,是时集蒋刘庄人,祖上三代开药房。爹名何大,在当地小有名气。何秀姑从小聪明伶俐,爹娘拿她当掌上明珠。九岁那年爹不幸去世,只剩娘俩相依为命,药铺也由何秀姑主持。  敢说这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能?可别小瞧了她。那年,村里人得一种怪病,上吐下泻,全身发热,许多人病倒了。村里人非常害怕,说是瘟疫,纷纷逃命。何秀姑就叫人上山砍山红草,煮水喝,搁火烤,还真的把这病治住了。村里人都管何秀姑叫小仙女。  这事不知怎么的给张果老知道了,他骑着个驴,扮成一个老道来到何秀姑的药铺,一看何秀姑长得水灵灵的,蛮俊,心里恣歪歪的。咋的?他动了歪心,不由心底痒痒,抬脚就进了店堂,嘴里说着:“姑娘,俺抓药。”“敢问道长,药方拿来。”“俺没药方。”“那你要抓什么药?”“俺要抓八味药,就怕你药铺里没有。”何秀姑一听,嚯!来者不善。心猜你这死老头,瞧不起俺呀:“别说八味,就是十六味,俺也能付清。”张果老一听,点了点头说好,又有意挑逗说:“姑娘你听清,八味药你能付清就好,你若付不清俺砸你药店。好,你听着,买一味大如天,买一味软如绵,买一味消气散,带上一味顺气丸,再买一味珍珠富,一味合家欢,一味全家福,最后梢带一味苦黄连。”何秀姑听完,柳眉一皱说:“您老哪里来买药,分明是想难为俺。好吧,俺就付给您老这八味药:一双父母大如天,怀搂爱妻软如绵,婆打媳妇消气散,娘劝闺女顺气丸,亲养儿子如珠宝、奶奶抱孙子合家欢,一家老少全家福,后续继母苦黄连。这八味药,俺付清,您老看中看不中?”  张果老一听,吃了一惊,这小姑娘果然厉害,遇到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子,看来真是俺的造化。怎么办?还得难难她,让她得服俺才行。于是就要再带几服药。何秀姑说:“道长你尽管说好了。”张果老说:“这回,俺要四个空中、四个古人、四个美人。”  张果老就煞有介事地报药名了:“四个空中是空中一点红,空中粉妆成,空中鞭打挂,空中怀抱龙。四个古人是古人脸上一点红,古人脸上粉妆成,古人身上鞭打挂,古人身上怀抱龙。四个美人是美人脸上一点红,美人脸上粉妆成,美人身上鞭打挂,美人身上怀抱龙。你给俺抓药吧?”  何秀姑一听,这哪里是抓药?、分明是在调戏俺!跟他恼?不管。俺是卖药的,随怎么也不能跟买药的恼。她心猜,你八成是找错了主,来找俺磨邪,俺有一千句话等着你。于是何秀姑清了清嗓子,答道:“空中太阳一点红,空中月亮粉妆成,空中三星鞭打挂,空中勺星怀抱龙。这是四个空中。关公脸上一点红,刘备脸上粉妆成,张飞胡子鞭打挂,赵子龙长坂坡上怀抱龙。这是四个古人。”说到这里,何秀姑朝张果老狠狠瞪了一眼:“那四个美人嘛,搁这里只有俺一个,俺就包了——俺口点胭脂一点红,俺脸上擦薄粉粉妆成,俺耳上的坠子鞭打挂,那年俺在楼上描金绣,心血来潮生了个小道童,算来算去十几载,现搁门外戏娘亲。”  张果老正在盘算这姑娘怎样怀抱龙,没想到却反被何秀姑骂了一顿,自觉丢脸,哧哧地往外跑,颠得有多快。  何秀姑一看,忍不住想笑。再一看,这道长的驴还在门口拴着,喊也不应腔,心猜俺去送还他吧,就把缰绳松开,翻身上驴。这一下不打紧,这驴就驮着何秀姑上天去了。  张果老倒骑驴  有一座山叫泉山,八仙中的张果老就是在这座山成仙的。  山上,茂密的松林中有座古观,观里有师徒二人。师父叫龙泉真人,徒弟叫张果。每天一大早,张果就挑着水桶到山里挑水。他为人老实忠厚,做事小心谨慎,每天挑水都是按时去及时回,从没误过半个时辰。  一天,张果又来到泉边,刚要提水,就听到远处有人唱歌:  张果张果不知晓,  百年挑水真不少;  三日之后要离去,  改名叫做张果老。  张果顺着声音仔细一瞧,只见一个一尺多高的胖娃娃蹦蹦跳跳来到面前。这娃娃长得雪白粉嫩,胸前围着一个红兜,光着脊梁露着腚,一根冲天小辫在头上来回摇晃。看样子像个刚满月的小娃娃,走路说话却像个大人。  胖娃娃对张果笑嘻嘻地说:“张哥,你挑了百年龙泉水,眼看快要到期了,俺真心实意找你玩玩。”张果听了很纳闷儿,连忙说:“小道士进山无离山之意,不知这话从何说起?”说完就提桶取水。“不行!”胖娃娃用手一指,刚提满的一桶水就跑完了,接着他就跳进桶里撒起娇来。  张果好劝歹劝,他捂着耳朵就是不听。张果无法,只好答应陪他玩。胖娃一听,一个跟头从桶里翻出来,用手一指水满了,就和张果玩了起来。  太阳升到了东山上,张果才回到观中,把挑水的事从头到尾告诉了师父。龙泉真人起初感到十分蹊跷,仔细一琢磨,明白了。真人喜出望外,拿出一团红线递给张果,又附在张果耳上说了几句话,最后又说:“切记,切记!”  第二天,张果来到泉边,见胖娃娃已等在那里了,便放下了桶,同他玩了起来。玩了一会,他趁胖娃娃不注意,把红线系到了他背后的兜带上,推说时辰已到,挑起水回去了。第三天一早,师父带着张果顺着红线找到了一棵人参苗。师父便叫张果挖土,不一会儿,挖出一个一尺三寸多长的人参娃娃。  人参娃娃又白又嫩,有手有脚,和人一样。龙泉真人捧着人参娃娃,髙髙兴兴地回到观里,叫张果添水加柴煮了起来。谁知刚要煮的时候,龙泉真人的好友七星真人来访。龙泉真人不敢怠慢,只好离开斋房,到门外迎接客人,临走时,再三吩咐张果:“徒儿,只准烧火,不许掀盖,切记,切记!”  烧开了锅,锅里飘出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此时,张果的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响,想掀开锅盖,又害怕师父责怪,没敢动。过了一会儿,香味更浓了,他实在饿得忍不住了,便偷偷地掀开了锅盖,里面的异香即刻窜满了全屋,馋得他不由自主地掰一个指头尝尝,不尝倒好,尝了一点儿反而更想吃了。他又伸手掰了个脚指头尝了尝。他越吃越香,不一会儿就把人参吃完了。  张果吃完人参,正拍手叫好,忽然想起师父的吩咐,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他想起胖娃娃“三日之后要离去”的话,今天不正好是第三天吗?正思忖着,观里的那头黑驴闯了进来。八成它也是闻到了香味,竟直奔那口锅,把头伸到锅里,一气把汤水全喝了。  张果牵着黑驴出了门,怕师父追赶,便倒骑在驴上察看动静。谁知那黑驴仰头长啸,奋蹄跳起,“呼”的一声升到半空里。后来,张果成了神仙,大家都叫他张果老。  讲述者:孙旭东(23岁农民)  釆录者:刘孟书(16岁初中学生)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2月21日于高流高一村  二郎扁担  东海蓬莱是天上各路神仙聚会之地。一日,这里突然耸出两座山峰来,横在天宫的通途上,遮没了蓬莱仙景。  皁有天神慌忙报与玉帝。玉帝气恼,下令把这两座山峰搬走,但找不到能担这山的扁担,诸神计议半天也没结果。杨二郎禀道:“南天门左右有两棵树,何不伐一棵来用?”玉帝准奏。于是就命人伐树,做成一条扁担,下旨让杨二郎把山担走。  二郎领旨后担起两座山直奔东海,快到东海时忽然看见一座山挡住去路。二郎本已累了,又遇到这座山,想歇息一下,可是脚下都是庄稼地,二郎没法,只好担着上山,走着走着,发现山下有两个深渊,正好和他担的山一样大小。二郎心喜,就把担子放下,扁担一落,就听两声巨响,天地晃动,半天才平静下来。  原来,这座山叫五华顶。五华顶石壁下有个山洞,洞中有三位仙人论道下棋。这山下陷形成两个深渊。渊中常有怪物出没,到远近村庄伤害牛马。三位仙人正在商议对策不想杨二郎担山来,把深渊填上,镇住了妖精。可他们也知杨二郎歇后还会把山担走,两个深渊中的怪物还会出来行凶。为此,他们商量要把山长在这里。  再说二郎放下担子,见对面山顶上光华冲天,就向山顶走来,想看个究竟。但见有灰氅、黄氅、道姑三位仙人正围着一方石桌下棋,下了一会儿,就听灰氅对黄氅说:“黄花大仙负我一局,罚你现宝一件,让我们开开眼界。”黄氅说:“有言在先,我就献丑了。”说罢,从身边葫芦中取出一针状物,口念真言,叫了声“起!”只见一道光华跃上天,悬于空中,光彩四射。灰氅和道姑称赞一番,接着又下棋。二郎就见树木花草一绿一黄,一荣一枯交替变化。一会儿,又听黄氅说:“五华大仙你也负我一局,又该罚你现宝了!”灰氅说:“那当然了!”说罢,也从身边的葫芦中取出一伞状物,口念真言,“起!”只见那伞状物一直升到空中,遮没了整个山洞上空。灰氅又向空中撒出无数金花,一直贴上天幕,变成了满天星斗。黄氅和白衣道姑又赞叹一番,接着再下棋。二郎这时又见天上的星斗一明一灭,不时变化。二郎正看得出神,又听黄氅对道姑说:“奶奶道姑你又负我一局,也必受罚现宝了。”道姑说:“就是了。”说罢,从花篮中取出两个球状物,口念真言,叫声“起!”只见一道红光冲空而起,升到天空,变成一个太阳。一会儿,太阳没入西山,东方升起了明月。一会儿月没,太阳又升起。  二郎不知看了多长时间,觉得天已不早,便转身走回原处,把扁担放肩上,甩劲一担,“咔嚓”一声,扁担断了。他吓了一跳,这怎么回去交旨呢?正自发愁,只见那三位仙人走来,一齐上前叩拜道:“上仙到此,失迎了,不知上仙何故发愁?”二郎就把担山之事说了一遍。三仙听后说:“不瞒你说,方才上仙光临洞中,是我们斗胆用三宝把时间缩短,留你过了三百年。”又把这里闹妖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弄坏你的扁担,为的是不让你把这山担走,使这妖再不出来害人。你今天真是功德无量,只管上天复旨,我三人也去为你作证请功如何?”二郎听罢大喜,说:“三位仙人为民用心良苦,二郎自愧,当奏明玉帝,表彰你们才是。”说罢拉着三仙,一同上天复旨去了。  杨二郎担山为民除害,这里的人为了纪念他,就在二郎休息的地方建造了二郎寺,塑了二郎像,并把二郎担来的山叫二郎山,把通连两座山的一条山带叫二郎扁担。现在,二郎寺、二郎像已不复存在,只有二郎山、二郎扁担还长留于世。  采录者:胡凯(40岁王庄联中教师)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12月27日于踢球山乡  扳倒井  马陵山南面有一口扳倒井,为啥叫扳倒井呢?  相传,杨二郎有位义父。二郎跟随他生活六年才分手,再也没有见过面。只因杨二郎是半仙之体,长大后,他到天上去找他的母亲,玉帝让他来人间造福,才准许母子相见。于是二郎就担山填海为人类造土地。一次,二郎担着两座大山往东海去,路过马陵山南面时,看见有一位老人坐在那儿歇息。他们互相对看,都觉着面熟。于是二郎放下担子,来到老人面前。老人一看担两座大山的人像是自己的儿子,就问:“你可是杨二郎?”杨二郎说:“老人家,我就是杨二郎。你怎么知道的?”“我是你义父。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六年……”老人说着,就流下泪水。二郎双膝跪下喊了声:“义父!”这时,正值中午,烈日如火。老人感到口渴。二郎四处一望,只有一口水井,井很深,又没有提水的东西。二郎为了使义父喝上水,便一使劲,把水井扳倒了,让他的义父喝到了水。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杨二郎的孝心,就把这口井取名扳倒并,至今这口扳倒井还在马陵山南面呢!  讲述者:周同领(40岁时集乡农民小学文化)  采录者:晏梅(女25岁时集乡农民初中)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8年3月于时集乡时集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