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不是什么新奇时髦的观点,可一旦我们乐意面对今夭的军旅小说创作状况,也就不难感到,即便是旧话重提,也不是不值得一提。  我一直认为,小说是军旅文学家族中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分支,而战争题材小说又是军旅小说领域极为重要的构成。我想说的是,倘若传统意义上的军旅文学或军旅小说,淡忘了与“战争”的关系,缺少了最能体现军人精神、最能传达军人价值或人类生存状态的战争生活描写,那所谓的军旅文学或军旅小说还可能剩下一些什么?  当然,我们可以不断地创造一些新的(甚至是旧的)非战争状态下的军营故事,并以此维持军旅小说的局面,但这绝非长久之计,更不可能是军旅文学的远大理想。何况,我们的军营故事或和平时期的军人生活描写,倘若脱离了作为大背景的“战争”这一概念的贯穿,甚至完全忘却了军人生活与战争所必然的内在关联,那“军营故事”也就失却了原本的意义。实事求是地说,当今的一些“军营故事”是令人生疑的,或者说,这些“军营故事”中的“军人”仅仅是穿了军装而已,既谈不上“兵味”,更难以寻找到与“战争”相关的痕迹,甚至是潜在性的痕迹。我并不反对军旅小说的某些世俗化的处理方式,但失却了题材自身的独特性,也就可能倾向于一种平庸无能的世俗化,或一种远离了军营生活整体性与现实性的无可奈何的世俗化。本来,军人也是人,而军营里所发生的一切,也是人的一种生存状态,但无论是作为军人还是作为人的一种生存状态,其中的审美可能(表现)都与传达对象的特别性相关,都与“战争”的假设拥有千丝万缕的牵连,甚至可以说,作品的思情寓意都是在这种“特别性”或“假设”中获得实现的。否则,军人及军营生活的意义就可能被虚化或淡化,而军旅小说也难以成为一个被文学界认同的独特领域。  不过,这里所强调的仅仅是非战争状态下的军人及军营生活的描写问题,或仅仅提出,即使是创造(或虚构)和平时期的军营故事,也不要淡忘了“战争”概念的贯彻或把这一概念作为相应的思情背景的融入,更不要淡忘了军人终究是为战争而存在的、起码在当今世界依然是严峻事实的假设性。那么,对于战争状态下的军人生活的描写、即战争题材一一作为历史的革命战争题材或抵御外来侵略的战争题材的军旅小说创作,我们应该持怎样的态度及美学眼光呢?进而回首看一看如今的军旅小说创作,又处在怎样的状态之下呢?  80年代以来,就印象而言,军旅小说的题材选择大致上是朝着这样两个方向倾斜的:一是和平时期的军营生活及获得了新的理解的军人精神状态,另一是那场突然爆发的南线自卫反击战争一一那是正在进行的战争,但很快随着战争的结束而告终,所以也谈不上对战争生活作出更深入、更细致、或者是更精湛、更富整体感、更具备战争小说质泽的探索及描写。不可否认,这两类题材的小说创作是拥有开拓性的,且以其前所未有的实绩推动了军旅文学的整体进程。倘若仅着眼于其中的战争题材小说的创意或描写,那更容易发现这些作品(以短、中篇小说为主)与以往战争题材小说的不同一一不仅仅是题材的不同,更重要的是某些新的理解及新的传达方式所造就的质地方面的巨大差异。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新的质地基本上只囿于有限的南线局部战争的题材范围一很长时期以来,我们或多或少、自觉不自觉地忽略了其他战争题材、特别是革命战争题材与反侵略战争题材的创作(尤其是长篇小说八起码是军队作家或军队的中青年作家不同程度地处于这种状态,于是,也就不甚可能在这一题材领域出现有所作为的辉煌局面。可让人困惑的是,这些年来的报告文学,却在“战争”中驰骋不止,若排除某些粗制滥造的反真实、反文体因素外,倒有点儿“独占鳌头”的势头。我想,我们的军旅小说应该坦诚勇敢地承认这一具有嘲讽意味的事实:无论是懊悔还是携带着某种自省。  其实,我们讲主旋律也罢,讲多样化也罢,抑或倡导为精神文明建设添砖加瓦也罢,都不可能影响而只能促进战争题材小说创作的正常发育与健康成长。当然,更不应该因此而有意无意地产生误解、并自觉不自觉地舍弃或忽视军旅小说之于革命战争或反侵略战争题材的选择。而且在我看来,这种选择还不仅仅因了某种“纪念如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等)而发生一对于小说创作来说(无论是50年还是100年),“纪念”是一种永远的动机,一种铭记历史的标志,一种瞻望未来的自信。我们走了很漫长的路,经历了无数的战争、无数的坎坷曲折,才步入了被称为“现实”的今天。无论如何,昨天是不应该忘却的,也是无法忘却的;而在那些无法忘却的历史生活之中,自然也包括了战争:战争的枪林弹雨,战争的硝烟炮火,战争的流血与死亡,战争的失败与胜利,特别是战争中的人以及由人、由战争创造的历史……  战争题材的选择,为作家的才华或智慧准备了驰骋的犬舞台,也为历史与现实的审美思考,为人的精神(或社会人性)、为人类的存在景况及前途的各种视角的探索,提供了无尽的文学可能性。  这,大约是一种无需解释的判断,因为包括中国当代小说史在内的东西方小说史,早已证明了这一判断的可靠性,而其中的许许多多作品所提供的精神财富,也一直被人们享受着:是文学,也是文化,更是一种推动人类精神文明的体现。  按照流行的说法,张扬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精神,是当今军旅小说的重要传达宗旨,也是军旅小说结构故事、塑造人物、鼓舞读者的出发点与归宿点。就此而言,在整体可能性方面再没有比战争题材更能表现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的题材选择了。尽管这是一种平庸肤浅的诠释,但其中也包含着实事求是的成份——依照多样化的理解,军旅小说的传达宗旨自然绝不止于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精神的张扬:即便在人们认同的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的各种表现形态中,还可能蕴藏着更前沿、更深层、更能体现小说审美质核的现代思情内涵,如历史、人生、人性、生命意义、价值观,乃至民族品性、社会文化积淀、人类生存优患,等等。  无论站在怎样的位置上审视,哪怕是实用的、操作性的,甚至是急功近利的角度,我们都可以感受到战争题材小说创作的无限宽阔的前景。倘若我们把本来就十分有限的目光或精力仅仅投向非战争状态下的军营生活,那就不仅有违于多样化的倡导,而且也使军旅小说的整体性短缺了一种极富活力的支撑,或一种历史深邃感及悲壮美的充实;对于作家来说,也等于放弃了充分发挥自己才能或睿智的契机,甚至是放弃了进入中国杰出小说之林的可能性。当然,就如前面所谈及的,我并不藐视、而且也赞赏多样化倡导下的小说创作之于军营生活(所谓现实题材)的独特选择,但细看当今的创作景况,不少作家之所以选择所谓的现实题材,那是出于某种很难言传的惰性的缘故。若不相信,我们可以认认真真地读上一批相对可读的“现实题材小说无论是短、中篇还是长篇、其中的军营故事或军人生活,也大都属于“昨日黄花”,且因远离今日的军营风景而显现出某种轻车熟路的陈旧感。可以说,所谓的“现实题材”,实际上已经不是“现实”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类“现实题材”,同样也是“历史题材”的一种。我之所以认为当今的“现实题材”军旅小说创作中隐含着“很难言传的惰性”,其原因无非在于,不少作家在题材选择上陷入了一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难堪或尴尬:历史的战争生活不甚了了,真正可以被称为“现实”的军营生活也不熟悉,于是只能驾轻就熟地写些自己亲历的或听说的事儿,省心讨巧,且打上一个“现实题材”的印记。诚不知,只有历史与现实的衔接,才可能构成一条滔滔不息的河——倘若缺少历史的战争生活的参照,也少有今日军营生活的启示及真切洞观之后的体验,那这一类“现实题材”的小说创作,便难出磅尔的大气或新鲜独到的感受,甚至连“现实感”也很难谈得上。在我看来,这种由来已久的表现在题材选择上的“惰性”,不仅影响了被称为“现实题材”的军旅小说的创作质量,而且也是这十几年来极少卓越的战争题材小说、特别是革命战争题材与反侵略战争题材小说的重要原因一一不可否认,要创作好的或比较好的战争题材小说,对于缺乏战场体验及不甚精熟战争历史的作家来说,其中的考验自然是严峻而长期的,需要付出的辛苦亦可想而知,但在距离感、新鲜感、重构、再认识、再发现,乃至新的意识、新的眼光的融注等方面,也存留着可供充填的空白及充分发挥想象力或小说虚构才能的优越性……然而,这一切都与“惰性”无缘。  现在的军旅小说创作领域,或多或少呈显着这样一种奇怪的倾向,似乎只有现实题材的小说才拥有现实感(或时代气息),或只有状写当代军营生活的小说,才可能体现军人的品性或风采,才可能满足读者的期待及鼓舞人的精神,才可能是“主旋律”与“多样化”。无论是从眼前考虑(如文学创作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关系),还是为将来计议(如为后人留下怎样的作品),这种不甚正常、不甚“多样化”的倾向所显现的偏颇,应该说是明明白白的。何谓“现实感”?现实题材与“现实感”决不是一回事(就如状写了时代不一定就拥有时代精神一样)。题材只是一种选择,而“现实感”则是一种审美可能性。说句丑话,当今军旅小说界所提供的不少现实题材作品,实际上并无多少可以称之为“现实感”的描写与表现,也没有很精彩很独到地传达出那种真正可以被认为是军人品性或军人风采的精神意蕴。在我看来,“现实感或“时代精神”)只是一种社会阅读效应,或一种可以与现实生活、特别是人的精神生活引起共鸣的审美辐射与思情传达一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说,战争题材的军旅小说,无论是革命战争题材,还是反侵略战争题材,甚至是古代战争题材,其描写与传达都可能拥有强烈的“现实感”,而且因了某种只有这个时代才可能的理解与把握,所以也不可避免地透露出相应的“时代精神”。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需要探索,需要思考,需要精神的无私无畏,需要忧患中的奋争,需要不畏强暴的英雄主义,需要分忧解难的爱国主义,需要挺起腰杆做一个真正的人的品格,当然,也需要考虑人类自身的危机与前途……只要是时代需要的,只要是作品与现实中的人们发生了共鸣,或思索、或激励、或鼓舞、或涌起了某种悲壮之感,或坚定了人类不能失去的生存信仰,那我们就可以说作品拥有了“现实感”一正是基于这一现实,战争题材的军旅小说也许可以成为最富“现实感”的选择。  我始终认为,战争题材是一个创造大作品的领域,一个产生精品佳作的领域,一个可以激动作家心弦的领域一我们不可淡忘了“战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