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樱桃
  1  (上)  几只亮晶晶的樱桃悬挂在枝头上,开始的时候在轻轻地晃动,最后一点点静止下来。  2  这是一片色彩斑斓的山谷。此时,山谷笼罩在一片浓浓的雾气里,看去白茫茫的。山谷静悄悄的,静得可以听见蚂蚁爬动的声音。  3  雾气缓缓地漂移着,就像一片退潮时的海水。用不了多久,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就在雾气中显露出来。村子确实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十几幢房舍。房舍零散地分布在一个山坳里,坡上几幢,坡下还有几幢。远远地看去,就像随意摆放在那儿的积木。房顶多半苫着金黄色的茅草。村头有一条窄窄的山路,山路弯弯曲曲的,最后爬上了一道山梁的豁口。不用说,这就是村子与外面沟通的唯一通道了。  (一个青年女人的画外音:“这个小村庄叫艾村,我家就住在这里。这是个交通不便,出门就走山路的地方。我要讲的是20多年前发生在我家的事。那个年头,我家很穷。好在家里有个善于持家的奶奶,生活才勉强维持下来。但是后来,奶奶终究走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关于家里发生的一切,也是后来我爹告诉我的。我还是从奶奶的葬礼开始讲吧……”)  4  远远的,有一伙人行进在山路上。这伙人越走越近,渐渐看出这是一个送葬的队伍。队伍稀稀拉拉的,最前边的一些人抬着一口老红色的棺木,其他人都跟在棺木的后边,他们不声不响,脸上一副悲戚的神情。  在送葬的队伍中,有一个人显得特别突出。他叫葛望,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又瘦又小,还拖着一条残疾的腿,走路一瘸一拐的。他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上衣,因其自身瘦小,衣服便显得很肥大。与其他人不同,他的头上还缠着一条白布,这说明了他与死者的特殊关系:那是他的亲人。因为这个缘故,他也是整个送葬队伍中最悲伤的人。  葛望哭得就像个泪人,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嚎啕:“娘啊,你走得太急了……你这一走,我们以后可怎么活啊……”  (画外音:“我爹是个老实巴交为人善良的传统的庄户人。他从小患了小儿麻痹症,腿有残疾。为了养活我们一家,他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受了半辈子苦。今天,他第一次把压在心中的所有痛苦全部发泄出来……”)  5  送葬的队伍中走着一个女人,她就是葛望所说的樱桃。樱桃身穿一件白色孝服,走在葛望身后。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身材细高,脸色黝黑中带着微红,头上梳着两根短辫子,完全是当地农妇的打扮。让人奇怪的是,此时她非但没哭,反而在傻乎乎地笑。  (画外音:“我娘有先天性痴呆症,是个智商低弱的人,她心地善良,有一种天性的母爱……”)  6  走着走着,樱桃在路边的草丛中发现了一朵小黄花儿,便悄悄离开送葬的队伍,径直朝花儿走去,还在花儿前蹲下身子,忘情地欣赏起来。  正在嚎啕的葛望,突然发现樱桃不见了,四处一瞧,很快看见了草丛中的樱桃,立即止住了哭声,大声喝道:“你这傻婆娘!跑那儿干啥去了?!”  樱桃被吓了一跳,马上站起来,似乎愣怔了一下,笑着咧了咧嘴,立刻回到了送葬的队伍。  经这一闹,笼罩在送葬队伍里的悲哀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气氛也霎时变得活跃起来,有人在偷偷地笑,有人甚至笑出了声儿。  7  葬礼结束了。  按照当地的风俗,死者家属要请参加葬礼的人吃一餐饭。  饭场就在葛望和樱桃家里,确切一点说,就在他们家的院子里。他们的家在村子的边上,有一方小院落。院落四周是一道用树枝夹起来的围墙,树枝东倒西歪的,看去有些破败。院子里有一幢茅草房。房子十分简陋,房顶下面是四面土墙,当然也有窗,窗旁钉着几根木橛,木橛上挂了一些串起来的干菜。  院里摆着几张从邻居家借来的饭桌。那些参加葬礼的客人围坐在桌前,正在大吃大嚼,有的人还在喝酒,显得十分热闹。  作为主人的葛望,则在几张桌子之间一瘸一拐地走来走去,忙着为客人添菜倒酒。因为腿不方便,使他显得忙乱不堪。每到一张桌前,都要跟客人说:“辛苦了辛苦了,多吃多喝,酒还有好多呢……”  送葬的客人则说:“知道知道,谁让我们是乡亲呢,这是应该的……”  除此之外,客人们之间也在相互说话。  有人说:“老太婆活了七十岁,这也算喜丧了……”  有人说:“她这一辈子可够辛苦的,这是享福去了……”  有人说:“这个家可全靠她撑着,她这一死,剩下这两个可怎么过呀……”  有人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憨人自有憨福哩……”  8  在客人们吃饭的时候,樱桃独自坐在一边。人们显然已经把她忘记了。她依然穿着孝服,只是不像先前那样傻乎乎地笑了。她看着人们吃喝,也看着葛望忙碌,似乎在极力回想着什么,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这样想着想着,突然扯开喉咙大哭起来。同时大声喊叫着:“哎呀!哎呀!葛望啊!葛望啊……”  所有的人都被樱桃哭得大惊失色。他们不仅停止了说话,还停止了咀嚼,都把目光转向了樱桃,诧异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葛望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放下手里的事情,来到樱桃身边,半是关切半是惊异地骂她:“哭什么哭?啊!傻婆娘,发疯啊你……”  樱桃哭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直勾勾地看着葛望,嚎嚎啕啕地喊叫着:“葛望啊,你娘回不了家啦!她给埋土里啦!她再也回不了家啦!葛望啊……”  葛望终于明白了樱桃所要表达的意思,在那一瞬间,他受到了感动,眼睛都湿了。停了一下,他说:“我知道,我知道……樱桃……”声音也变得和蔼起来。  其他的人也都明白了樱桃的意思。一时间,他们也受了感动。  有人悄悄地说:“唉,这傻女子,这会儿才回过味儿来。”  有人跟着说:“别看她脑子不清爽,倒挺有‘人性’的……”  樱桃继续哭着,哭得撕心裂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