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影视小说>樱桃
  9  天黑了。  一轮圆月挂在天上。  月光中响起了拉二胡的声音。  拉二胡的人是葛望。说起拉二胡,这该算作葛望的一门“手艺”。逢年过节,或者村子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他的二胡就会派上用场,他也会从中得到一点儿微薄的报酬。正因如此,葛望也一直被村人看作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当然,他拉二胡并非仅仅为了这些,更主要的,可能还是为了别的东西。举例来说,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拉上一曲,他会感到舒服一些。  客观地说,他拉的并不十分好。他的二胡也不好,已经很旧了,琴杆和调弦的旋钮似乎都有修过的痕迹。除了他自己,谁也说不上他是怎么得到这把二胡的。也许是别人送的,也许是他捡来的。也说不上他怎么就学会了拉它。反正,那都是很远的事情了,因为太远,所以也就不说了。  葛望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在拉一曲当地流传的民间小调。  这会儿,那些吃饭的桌子已经没有了,院子里显得很空旷。  二胡的声音颤动着,听上去有一点儿苍凉。  10  在葛望拉二胡的时候,樱桃正在屋子里睡觉。她睡得十分香甜,蜷缩着身体,还流出了口水,偶尔磨磨牙或者说一句梦话。  11  葛望沉浸在苍凉的琴声里。  (画外音:“听我爹说,我娘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她从小无亲无故,是在我奶奶家长大的。我爹是个残疾,家里又穷根本娶不上媳妇,奶奶就劝我爹说:‘你啊,不要再嫌弃樱子了,谁让你是个残疾呢!不娶她你就得一辈子打光棍儿,好歹还有这么个女人……没法子啊……’”)  12  这件事情过去了,生活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通常情况下,这种生活是平静的,尤其在这远离尘嚣的大山深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仿佛这就是一切。  傍晚时分,天空一片澄净,几朵绚丽的晚霞飘荡在山峰的后面。  樱桃从远处走来。她走得很慢。因为背对着晚霞,整个身体都被太阳的余辉包裹起来,甚至形成了一团光晕。  樱桃渐渐走近了。此时的她,早已脱下孝服,穿上了平常的衣服。那是一身旧衣服,已经有些破烂。她手里拿着一根细竹竿,嘴里嚼着野果子,还断断续续地哼着山歌,看去甚是悠闲。  一头母猪和一群猪崽跟在她的身后。  13  樱桃来到了村头。这时候,正有几个孩子在那儿玩耍,其中有几个半大孩子,也有几个小孩子。樱桃看见了他们。  一看见孩子,樱桃立刻停住了脚步,歌儿也不唱了,脸上显出一副既贪馋又爱慕的神情,眼睛一下子变得亮闪闪的,还急忙吐掉了嘴里的果核。  樱桃站了一瞬,随即便丢下猪,甚至丢下了竹竿,快步朝他们走去,一边走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从山里摘来的野果子,捧在手上,全身心地笑着,一声接一声地说:“樱桃,甜……樱桃,好吃……”  孩子们也看见了她,他们停止了玩耍,先是怔怔地看着她,然后便一哄而散,向远处跑去,边跑边喊:“傻婆娘!傻婆娘!……”  孩子们跑远了,樱桃只好停下来,脸上依然笑着,孤零零地站在那里。那些鲜红的樱桃,一粒一粒地从手指间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14  樱桃赶着猪群进了村,在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前时,突然看见一个小孩在门口玩耍,那是一个小男孩,大约四五岁的样子。  樱桃再一次停下来,眼睛再一次变得亮闪闪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既贪馋又爱慕的神情,讨好地笑着,朝他走过去,还伸出一只手掌,求情似地说:“噢,摸摸……噢,摸摸……”  小男孩先是吃惊地看着樱桃,继而害怕起来,眼睛骨碌骨碌地转着,一霎看着她的脸,一霎看着她的手掌,眼看手掌就要挨到他的脸上了,突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樱桃被吓了一跳,手马上停住了,并且迅速缩回来。  小男孩一哭,很快就从门里走出一个女人,女人看见樱桃,说:“又是你!看把我儿子吓的!唉,走吧,快走……”  樱桃一副张惶失措的样子,赶紧离开了那里。  这时候,那些猪显得特别懂事,樱桃停下时,就在一边等着,见樱桃一走,它们马上也跟着走了。  15  樱桃回到了家。  一进院门,几头懂事的猪就“哽哽”地叫着,一个跟一个钻进了猪圈。  樱桃关好猪圈的门,刚要进屋时,正在厨房做饭的葛望从屋门探出头来,对她说:“别忘了喂鸡!”说完把头缩了回去。  樱桃停了一下,似乎这才想起来,转身到一个地方捧来一捧谷粒,嘴里发出一阵“勾勾勾”的唤鸡的声音。听见樱桃的呼唤,很快就有几只鸡跑过来——既有公鸡也有母鸡——聚拢在樱桃的腿边。  樱桃把谷粒撒在了地上。  16  做完这些之后,樱桃进了屋。她走过正在做饭的葛望,先在屋里晃了一圈儿,就像视察一样,最后又回到葛望做饭的地方,在一只板凳上坐下来,呆呆地看着葛望做饭。  葛望和樱桃的住处十分简陋,屋子里除了一些生活上必不可少的东西,再就什么都没有了。就是那些生活必需品,也已经旧得不能再旧。整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年画是新鲜的,画上画着一个白胖白胖的胖娃娃,胖娃娃站在一片荷叶上面,双手托着一条大鲤鱼。正是这张年画,给屋子增添了几许亮色。  正在做饭的葛望看了樱桃一眼说:“饭就好,去把手洗洗,盆里有水。”  樱桃不说话,看着葛望忙碌。  停了一瞬,葛望又说:“饿了吧?”  樱桃还是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  又停了一瞬,葛望又说:“赶猪没碰到什么事儿吧?”  樱桃仍然不说话。  葛望有点儿生气了,说道:“你这个傻子!你耳朵聋啦?”  这下樱桃说话了,她说:“你才是傻子!你是傻子!你傻子!你傻子!”  葛望扑哧一笑说:“好好,我傻,你不傻。”  樱桃得寸进尺,说:“你就傻,你就傻……”  葛望做好了饭,过来把樱桃拉起来,说:“快去洗手,吃饭了。”  樱桃终于去洗了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