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烟圈……  某晚在写字台前苦耕。笔终,吸烟未停;  见烟圈飙拂于面,用嘴吹之,久久不散。  灵感叩门,当即提笔涂抹成诗;  不曾想到,此诗竞成  为我的历史档案……  它像画图的圆规  一圈一圈  在我面腮上进行雕刻  于是  蜘蛛在我脸上爬行结网  人生的暮秋开始亲吻我的前額  它像运动场上的跑道  一环一环  没有路标也没有车辙  于是  在二十年的马拉松跋涉中  我是金牌冠军但又被打入“另册”  它又酷似一盘古老的石磨  转呵转呵  青春伴着明眸一块磨合  于是  红豆死了梦里的相思  磨盘碎了我童贞的性格  也许,它更像一座岁月的钟核  分针秒针叉开如剪  随着时分秒针的无数次重合  于是  我便再也没了奶腥气味的乳毛  老君炉里又侈炼出一个不是堠儿的“行者”  它最像戴过的“白铁手锔”  圆画固圆  锁住了我对民族的一腔血热  于是  我冷冻成历史的一尊冰雕  塑成的是一匹在方格格里鐫行的老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