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乾隆江南遇亲父  说是乾隆的亲爹是汉人,姓陈,前朝的御史。可是,这事乾隆连影都不知道。说起来也怪,这年,乾隆到江南游玩,行宫不住,愣要住在陈御史家里。  陈御史一下慌了:莫非皇上知道自个儿的身世,登门认爹来了;还是一时心血来潮,随便到这儿看看?这时,老爷儿0就平西了。陈御史不敢怠慢,急忙带人出门迎接。  出门一看,乾隆都快到门口了。陈御史心里一热,不由得掉下眼泪,想叫儿子,又怕认出错来,一慌,乱了手脚。二儿子急忙拉他,让他给乾隆磕头。乾隆见他头发、胡子雪白,走路一晃一晃,跟墙头草似的,忙说:“老爱卿,免了吧!”陈御史一听,皇上根本不知自个儿的身世,心不由得一沉。陈御史的二儿子一瞅老爹愣愣瞌瞌,一劲儿傻想,急忙提醒他去陪皇上。乾隆一看,不由得一惊:哎呀,这人长得怎么像我呀?刚要过去跟他说话,陈御史笑嘻嘻地走过来,就把事岔过去了。  君臣二人到客厅喝了碗水,使唤人便把酒菜端上来了。有个岁数大点的女人走到陈御史跟前,瞧了乾隆一眼,朝他努了一下嘴。女人叫春花,当年,就是她抱乾隆进宫,抱公主回来的。陈御史知道春花想让他认乾隆,心立刻”噔噔”跳起来。年岁不饶人,按理说是该认了,否则,往后想认都认不成了。于是,扯起宫里的奇闻怪事,打算一点一点,把他引到雍正换子这件事上来。然后,再把话挑明。乾隆一听,自个儿落生几天他便辞官还乡了,觉得十分可惜,忙问他为何这样做。陈御史一瞅机会来了》长叹一声,卖了一个关子:“别提了,这事说起来话可就多了。”没想,乾隆连打几个哈欠,打断他的话说:“天不早了,明儿再说吧!”陈御史鼻子一酸,险些哭了。可皇上说了,哪能拦呀!陈御史忙把乾隆送进卧房。  送乾隆回来后,陈御史越想越难受,叹道:“亲生骨肉就在眼前,连声儿都不敢叫,我的命咋这么苦呀?”话音刚落,古树后边闪出一个人来:“老爷,我有一条妙计,准保叫乾隆给您下跪叫爹。”陈御史一看,是春花,他害怕地说:“姑奶奶,可别给我捅娄子了。”春花埋怨说:“瞧您这胆儿。”完了,便这样那样,把自己的主意告唤了他。陈御史听了,万分感激:“春花,我们父子若能相认,我们陈家永生永世也忘不了你的好处。”春花说:“老爷,您这不是折我的寿吗!放心,我春花豁命也要让他认您。”这是玩命的事,弄不好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这天晚上是个大月亮地。乾隆出门被风一吹,脑袋登时清醒不少了,等到进了卧房,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于是乾隆出了房门,来到花园。突然,听见两个女人在假山后边说闲话。俩人说得十分逗哏,乾隆不由得听起来。不料,刚听两句,俩人就改口了。一个叫春花的说:“春燕,你知道皇上到这干啥来了吗?”春燕说:“不知道。”春花说:“他上这认爹来了。咱们老爷就是他亲爹。”春燕一惊一乍地说:“妈哟,你活腻了咋的?这话要是让乾隆爷知道了,还不揭了你#皮。”春花满不在乎,”叽叽嘎嘎”一劲儿傻笑。  乾:气得咬牙切齿,该死的奴才,我非撕了你的嘴不可!刚要传人,就听春花说:“甭害怕,这是真事。那年老皇上换他时,是我把他抱进宫的。回来再看,就不是他了。”春燕忙问:“那是谁?”春花说:“娘娘把人换了。换的是咱现在的小姐。”春燕恍然大悟,说:“我说乾隆爷长得咋跟二爷一样哪,敢情是这码事。”春花说:“一妈养的,还差得了。你还没留神哪,皇上走道的样子,说话的语声都跟二爷一样。”  乾隆脑袋”嗡”地一响,愣住了,闹了半天敢情陈御史是我亲生父亲。这才明白陈御史见他为啥掉泪。心想,老爹为我一定受了不少委屈!于是,就想前去认父。可是,没走几步他就站住了。堂堂的一代君王天子,喊不眼?认父,那些多事的皇亲国戚知道准  得兴风作浪。可是,就这样一走了之,心里又不忍。就在这时,春燕说:“哎!你说,老爷为啥到这天还不认他?”春花说:“你真傻,这事是闹着玩的吗?闹不好,皇上一恼,就得灭咱满门九族。”春燕忙问:“乾隆爷会不会认陈御史?”春花说:“不准认。乾隆爷是皇上,还能认这个爹?”春燕不由得”妈哟”了一声。发誓以后有孩子说啥也不让他做官。乾隆听了十分生气,可是,静下来一想,人家说得也在理。脑袋一热,立刻认爹去了。  陈御史正在伤心落泪。乾隆进屋就给他跪下了:“爹,儿给您磕头了。”陈御史大惊失色,忙说:“皇上,您这是……”乾隆擦了一把泪说:“爹,甭说了,过去的事我全知道了。”陈御史高兴不已,禁不住说:“儿呀,这些年你都快把爹想死了。”忙问乾隆怎么知道的底细。乾隆便把听声的事说了。  原来,这是春花刻意安排的。她在卧房撒了醒脑的香料以后,就和春燕到假山后边胡扯去了。乾隆一迸花园,她就把当年皇上換子的事说了。俩人做得天衣无缝,乾隆丝毫没有察觉。乾隆感谢那阵风,吹走了睡意,使他听到了这些话,否则,至死也不会想到陈御史是自己的亲爹。陈御史说:“那是她们为我们父子相认,冒死设下的计谋。”乾隆一惊,没想到父子相认这么难。陈御史点点头,难,简直比登天还难!乾隆听了,抱住陈御史哭起来。  父子俩哭一阵说一阵,直到半夜才静下心来,说早年的旧事。乾隆听他说完那段旧事,问他当年为何不留在京城。陈御史说:“当年,雍正爷把你换走之后,把知情的人都杀了。我要不辞官还乡,哪能活到今儿个呀?”乾隆觉得老爹很不容易,决定接他进京城享福。陈御史不干,好容易家来了,还回去干嘛?乾隆没法,打那之后,只好亲自到江南看亲爹。  讲 述:李树荣  采 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78年12月采录于三河市楼镇孤山营村  乾隆为何三下江南  据说,雍正常因无子发愁。这年,娘娘突然有喜了。雍正十分高兴,不料,生下一看,是个丫头。雍正闷闷不乐,连饭都没吃。  可是,就在这时,大学士陈世倌喜滋滋地禀报说,他喜得一子,长得可爱极了。雍正十分眼热,立刻叫他抱孩子进宫,亲眼观看。陈世倌听了,急忙回家把孩子抱进宫里。  时候不大,孩子被抱回来了。陈世倌一看,身上还包了一块红纱。不料,解开红纱一看,孩子叫人换成了女孩,立时明白了。为了继承龙位,皇上偷梁换柱,把他的儿子留下了。陈世倌不由得吃了一惊,雍正心狠手辣,为了保住机密,定要杀人灭口。陈世倌深感大事不妙,为了免遭杀身之祸,立刻辞掉官职,抱着女孩逃往江南。  被换进宫的男孩,就是乾隆皇帝。雍正驾崩以后,乾隆登基继位当了皇上。乾隆经常去民间微服私访,影影绰绰,听到了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传闻,于是,就想调查清楚。  一日,他与刘墉私访,见一卜卦招牌写得挺有意思:“上知五百年,下通八百载。能掐会算,逢凶化吉。”乾隆一看此人口气不小,就想让他算算自己的身世。算卦先生见他相貌不凡,断定是乾隆访查来了,急忙离座相迎,问谁卜卦。刘墉忙说:“请先生给我家老爷卜一卦。”算卦先生冲乾隆作了一揖,说:“不知客爷欲问何事?”乾隆说,想问双亲之事。算命先生手捻胡须,思忖良久,施礼说:“从八字中拆测,您乃大福大贵之人。所问之事不易启口,须到寺院抽签再卜。”乾隆忙问去哪处寺院抽签。算卦先生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罢,收起卦摊,慌忙走了。  乾隆登时琢磨开啦,这个寺院在何处呢?刘墉暗想,远在天边,有近天之意。近在眼前,是说寺院就在身边。一拍脑门,高兴地奏道:“皇上!老先生所说的是皇宫后院外的近天禅寺!”乾隆大悟,对呀,威是近天禅寺。  第二天,乾隆到近天禅寺去了。净手焚香,完了就拜佛求签。约摸有半炷香的工夫,乾隆求得一签:  亲生父母在江南,  速速前往莫迟延。  古人以孝治天下,  生身之恩死难还。  乾隆深信不疑,立刻下江南寻找。于是,留下乾隆三下江南的故事。  讲述:尤守成  记录:李广录李铁臣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7月采录于三河市新集镇  刘罗锅戏弄乾隆爷  据说,乾隆和刘罗锅是莫逆之交。甭看俩人在金殿上有礼有面挺正经,一离开金殿俩人经常逗闷子。这年,刘罗锅陪乾隆去江南,来到一个小镇。’小镇不但景致好,还很繁华。乾隆恐怕地方官知道,前呼后拥玩不好,于是,就叫刘罗锅和亲随换了行头,装扮成寻常百姓,在街上玩起来。俩人看了古刹楼阁,逛大街,累了便去听书看戏。君臣二人玩得比吃唐僧肉还过瘾。刘罗锅”瞧太阳落了,就说:“万岁爷!天不早了,回去吃饭吧!”乾隆点点头,就往行宫走。突然,迎面来了一个小媳妇。小媳妇长得就像下凡的仙女,甭提有多俊了。乾隆俩眼登时直了,哎呀,这小媳妇咋这么好看呀!刘罗锅走两步回头一瞅,乾隆没上来,还看哪,赶紧把脚步放慢了。可是,走两步再看,乾隆没动窝,还站那瞅哪,不由得叹气,这皇上真没出息,瞅见好看的女人就迈不开腿,真叫人没咒念。于是,过去拉了他一把说:“万岁爷!都啥时候了,还不赶紧走!”乾隆听了,这才醒悟,跟着他走了。可是,走没几步,又回头瞧了小媳妇一眼。吃完饭,刘罗锅一本正经地说:“万岁爷!您说谁的劲头最大?”乾隆说:“西楚霸王项羽,他能拔树摇山。”刘罗锅摇摇头说:“项羽哪成呀?他跟劲头大的一比,差远了。”乾隆二乎了,他不行还有谁呀?”东府三贝勒,他能与大象搭钩,古今中外,怕是再也没有比他劲大的了。”刘罗锅说:“我看,他要是跟一个人比,差得还远。”乾隆喝的墨水比哪朝皇上都多,听了刘罗锅的话一下愣了:莫。非世上还有比三贝勒劲头大的?刘罗锅一笑说:“没听说过不碍的,我告诉您。乾隆伸脖瞪眼,忙问:“是谁?”刘罗锅”扑哧”一下笑了:“美女劲最大。她能把龙颈扳歪了。”乾隆听了,想起瞅小媳妇的神态,脸一红一白,涨得像个紫茄子。  讲述:李吴  雍正换子  听说,雍正岁数挺大了还没儿子,急得东庙烧香,西寺磕头。这天,主事婆子笑嘻嘻地告诉他,正宫娘娘马上就要临盆了。雍正暗暗对天祈祷:千万千万给我生个小子!  不料,事与愿违,娘娘把孩子生下一看,还是丫头。主事婆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娘娘”咯噔”一下心凉了半截,莫非又是丫头?婆子知道,一说她准哭,不说又怕瞒不住。娘娘看出她的心思,急忙催她快说。主事婆子没法,只好照实说了。娘娘登时流下眼泪,倒霉!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收生婆子不由得抱怨起来:“真邪,这两天生的全是小子。刚才陈御史的媳妇还生了一个小子哪,没想到,轮到娘娘就变了。”正宫娘娘听了,哭得更厉害了。主事婆子使劲瞪了她一眼,说道:“多嘴的东西,要是不在娘娘屋里,赶上娘娘生孩子,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收生婆子知道说走嘴了,吓得猫似的,收拾完东西,紧忙儿走了。  主事婆子喝退闲人,忙给娘娘擦眼泪,安慰她说:“丫头就丫头,甭伤心。大月子的,身子要紧。”娘娘难过地说:“你不知道,皇上想儿子都快想疯了,要是知道生的又是丫头,非把我打入冷宫不可。”主事婆子心说,这话不说我也明白,可是,孩子已经生出来了,咋办哪?俗话说,树倒猢狲散。主子一倒,自个儿的差事也跟着完了,咋也不能眼瞅倒霉呀!她猛地想起收生婆子说的话,心想,要是偷偷把陈御史的儿子换来,娘娘就没事了,我的前程也有了。她把主意这么一说,娘娘听了,十分愿意。可是,就怕皇上不干。主事婆子说:“不干咱就完了。”正宫娘娘一想也是,登时下。了狠心,嘱咐她千万保密。主事婆子发誓,宁可豁出老命,也要把这事儿办好。正宫娘娘心头一热,登时流下泪,说:“那我就给你作揖了。”主事婆子急忙拦住说:“娘娘千万可别这样,这我可经受不起。”正宫娘娘只好把礼免:两人叽咕了一阵儿,主事婆子急忙去见雍正。  到那一看,不但雍正在那里等消息,就连老太后也来了。主事婆子暗暗高兴:有了老太后我就好办了。皇上要是不依,老太后拣那有劲的话说两句,这事就齐了。请过安,雍正忙问娘娘生的是啥。主事婆子冋话说,是公主。雍正脸一沉,很不满意。老太后叹了一口气,说:“刚才一听,孩子‘扎花扎花’地哭,就像个丫头。”主事婆子一瞅,皇上和老太后都不出好气,就说:“要是要儿子,奴婢倒有办法。可是,就是不知当讲不当讲。”雍正和老太后恨不得一下抱上小子,急忙叫她快说。主事婆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丫环、婆子,闭上了嘴。雍正知道她有背人的事,一挥手,叫那些人走了。  主事婆子急忙跪倒在地,把打算说了。老太后眉开眼笑,连连说好。雍正眉毛一皱:腻了,宫里那么多女人,她不会’养活小子,还有别人呐,干吗抱人家的孩子呀?主事婆子一瞅要砸,忙指指雍正的胡子,朝老太后努嘴。老太后火气冲冲地说:“别犯傻了,你也不瞧瞧自个儿的胡子都到哪了。不要这个儿子,百年之后,这万里江山给谁?”雍正激灵一下打了个冷战,对呀,亲生儿子倒是好,可是,自个儿都绝精了,要得来吗?想罢,只好顺坡下驴,依了太后。主事婆子慌忙请旨,办差去了。  夜猫子进宅,好事不来。主事婆子一进陈府,陈御史的媳妇心里就打鼓了,喊不眼的,她上这干啥来了?主事婆子笑嘻嘻地说:“娘娘叫我给您道喜来了!”说完,就把金的、银的往桌上放。陈御史的媳妇急忙谢恩,让座。心想,我刚生孩子,咋就把娘娘惊动了?莫非是那个收生婆子说的。主事婆子说:“娘娘喜欢小子,恨不得立刻亲眼瞧瞧你家公子。”陈御史的媳妇很不愿意,刚见天的孩子,哪经得住那么折腾呀?主事婆子提醒她千万别犯傻。陈御史媳妇知道,不依,娘娘准得怪罪。就说:“瞧你这话说的,别人想巴结还怕巴结不上哪,娘娘想看孩子我还能打驳回?”主事婆子喜得眉开眼笑,夸她是女子里的英雄,想得髙,看得远,日后,陈御史还得受宠髙升。陈御史媳妇听了,把嘴都笑歪了。主事婆子一瞅火候差不多了,就要抱孩子进宫。陈御史媳妇忙叫春花和秋妹跟她去了。  来到娘娘门口,主事婆子把俩人留在门外,接过孩子到屋里去了。工夫不大,主事婆子就把孩子抱出来了。春花、秋妹怕太太着急,急忙抱孩子家走了。  到家一看,孩子换成丫头了。陈御史媳妇登时哭了。春花和秋妹”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赶紧认罪求饶。俩人没错,都是娘娘出的坏,哪能怪罪她们呀?陈御史媳妇要跟主事婆子去拼命。如果前去,准得惹出祸来。俩人吓得魂都飞了,急忙劝阻,让她等老爷回来再说。  傍黑,陈御史回来了。一进门,媳妇就把发生的事说了。陈御史气得直哆嗦,这个黑心烂肠子的东西,太欺负人了。媳妇问他咋办。陈御虫叹了一口气,说:“如果要孩子,皇上就得灭咱全家,只能忍。”媳妇一下愣了,说:“不可能吧?”陈御史苦笑了一声,说:“杀人算啥,谁碍事,他们就杀谁。从登基到现在,他已经杀了不少人了。雍正换完孩子,一定会把知情人全都杀了。”媳妇一听直眼了,忙问皇上会不会进陈府杀人。陈御史觉得,雍正为了皇位江山,让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大。为了保命,陈御史忙劝,把打算说了。媳妇点头,只好让他去碰碰运气。  陈御史立刻写了”个辞官家走的折子,递了上去。雍正怕他泄底,坏了大事,立刻派人察访。察访的人问了个腺,也没找出一丝不是。雍正听了,这才把心放在肚里。  娘娘一瞅雍正没灭陈家,就和主事婆子叨咕。主事婆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连陈御史一家都要除,还能留我吗?干脆,头死我也做件好事,积点阴德吧。于是说:“听说陈御史要辞官回南省老家种地。”娘娘十分髙兴,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主动要求家走,还能逮住蛤蟆攥出尿来?”主事婆子立刻顺杆儿爬了上去:‘“就是,他要辞官走了,事就完了,杀他不是白落两手血吗?”娘娘觉得有理,登时依了他。主事婆子大喜,赶紧打发人把信给陈御史送过去了。  陈御史看完信就在脸上做了彩,见皇上去了。内务府的官员正在支派人置办东西,准备给雍正儿子过满月。陈御史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特别不是滋味。眼一黑,身一晃,险些栽个跟头。太监急忙禀报了雍正。雍正大吃一惊:不在家养病,上这干啥来了?陈御史忙把折子递了过去。太监接过奏折,忙问:“公子可好?”陈御史脸一沉,说:“什么公子,媳妇给我生的是丫头!”太监立刻禀报了雍正。雍正喜笑颜开,立刻准奏,让陈御史回南省老家了。  讲 述:李树荣  记 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77年10月采录于三河市高楼镇孤山营村  李世民拆毁甘泉寺  隋末唐初,说是三河城北有座古刹,叫甘泉寺,地方比河南少林寺还大,和尚特别多。这天,唐王李世民率领东征人马来到山寺跟前。李世民勒马一看,庙墙蜿蜒曲折,宛如一条巨龙,一直钻进深山。庙里到处是苍松翠柏,大嗶金碧辉煌,宝塔一座挨一座。一条溪水从庙里流到山,下,经过绿树碧草,进入小河,流向远方。李世民看罢,忙问庙叫什么名字,面积多大,里边有多少和尚。当地老人告诉他,庙叫甘泉寺,方圆四十里,和尚成千上万,多如牛毛。李世民一听就犯开了算计:眼下兵荒马乱,老百姓连吃的都没有,这么多和尚指什么活着呀?老人说,那些人天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日子过得美着哪。  李世民一听就来气了,这哪是出家人呀?纯粹是土匪。当地老人说,他们根本不是和尚,是隋朝的败兵,出家人早被他们杀了。几年前,这些人结帮搭伙闯进寺庙,杀了斐兰法师,他们穿上僧衣,占据了甘泉寺。这些假和尚抢男霸女,无恶不作,还专门修了—个关押女人的山洞叫藏仙洞,糟践的人海了。李世民一听就把眉毛皱起来了,佛门圣地竟有这事?几个老人呼天抢地,慌忙跪下磕头说:“这些该死的强盗把我们都害苦了,您赶紧救救我们吧!”李世民急忙搀起他们说:“老人家放心,我一定给你们出这口气!”说完,下令安营扎寨,准备围剿甘泉寺。  营盘一扎,假方丈黄海就打鼓了。李世民要是上山围剿咋办呀?攻打不妥,坐等也不是办法,进山逃跑又怕没事找事,反倒引起李世民怀疑。思谋半天,觉得还是先把情况弄明白再说为上。李世民知道黄海的心思,这天早上,主动上山来了。黄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李世民没有恶意,否则,绝不会带这点人上山。慌忙整衣走出山门,前去迎接。见面寒暄一阵儿,黄海把李世民让进僧房。说了几句闲话,黄海便问李世民有什么吩咐。李世民不由得笑了,蠢货,还想探探我的口气,我能把实话告诉你吗。便说:“甘泉寺乃天下名寺,本王想到这里烧香拜佛,为国家百姓求个平安。”黄海说:“可惜,寺庙年久失修,恐怕唐王看了扫兴。依老衲看,不如在大殿烧炷香算了。”李世民觉得十分可笑:唐军铺天盖地,你阻挡得了吗?就假装遗憾地说:“天下名寺,怎能让它毁掉啊回头我看看坏损的程度,拿钱好好修修吧。”黄海是个财迷,一听就来神了,立刻张罗带他去看。  看了几座殿塔,李世民就叫人抬元宝去了。工夫不大,军兵抬着箱子来了。李世民忙让黄海验收。黄海打开箱子一看,全是金光闪闪的大元宝,喜得闭不拢嘴。李世民说:“这回可以好好修庙了吧?”黄海说:“凑合吧,关键是众僧身上穿的还没着落哪,唐王手头要是富余,最好再给大伙儿一点零花。”李世民哈哈一笑:“这还不好办。叔宝,通知他们再送些钱来,给师父每人一个大钱。”秦叔宝慌忙说是。很快,当兵的就把钱抬来了。李世民忙叫黄海通知僧众,到大雄宝殿前边领钱。黄海喜得心花怒放,这个李世民,有钱不养兵打仗,竟给自己的冤家对头,纯粹是倒霉催的!马上让徒弟叫人去了。假和尚听了,你呼我叫,嘻嘻哈哈,拉拉扯扯,全都来了。  李世民一看人粥似的,脑袋登时大了。问:“这挤挤插插,乱哄哄的,要是有人领完再领咋办呀?”黄海笑了,说:“这有什么难的,没领的在一边排队,领完的进殿不就结了。”李世民嘀嘀咕咕,还不放心。黄海禁不住说:“不放心你派兵看着。”李世民要的就是这句话,立刻派兵去了。果然,事办得十分顺利。  可是,钱发了一箱又一箱,还有好多和尚没领。李世民一下愣了,这里怎么这么多人呀?黄海”嘿嘿”笑了:“这有什么稀奇的,人多呗!”李世民忙问有多少和尚。’黄海大言不惭地说:“有名的和尚三千六,没名的和尚如牛毛。”李世民故意逗他说:“不会吧,庙再大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呀!”黄海以为他后悔啦,打赌说:“不信我领你瞧去,如有一点虚假,甘愿受罚。”李世民说:“我还真得好好看看,如果钱不够,还得赶紧去借。”黄海乐得差点出声,马上带他去了。  到那里一看,凡是僧房都住满了。转过一个山坡,李世民发现前面有块空地,光光溜溜,就像老百姓的大场。走近一看,上面满是马蹄子印,敢情是演兵场。突然,远处有人马走动。黄海大吃一惊:混账东西,没发令怎么就折腾起来了?李世民在山寺跟前一落脚,黄海便把伏兵安排好了。黄海一再警告,如果违抗军令,定杀不饶。没想,说完他们就忘了。他哪知道,来的是李世民的人马,他的人早被人家收拾了。  黄海把和尚聚到一起领钱时,唐军从山后摸进来就把那些人干掉了,然后到这里来了。黄海弄错了,以为是自己人,得意地说:“唐王,前边大殿里有尊古佛,看看去吗?”黄海在大殿里埋伏了刀斧手,李世民进去就甭想活命。李世民看透了这步棋,忙叫他头前带路。唐军听了,立刻安静下来。黄海以为得计,大步流星地去了。不料,到里面一看,都是李世民的人马,眼一下直了,”哎呀,我的人哪去了?”人早被唐军抓起来了。李世民把黄海琢磨透了,如果领兵围攻,他准得跑进深山。要是以烧香拜佛为名,带少数军将上山,再给黄海一点甜头,他准上当。结果,没出他所料。黄海这时才恍然大悟。李世民劝他跟自己东征。黄海不肯,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岂能跟你去杀人?李世民不急不恼,继续劝他说:“如果不愿从军,就把兵马借给我吧。”黄海登时把眼陵睃起来了,说:“借人没门!”李世民火了,说:“不借,留兵干什么?”黄海大发雷霆:“反大唐,反你李世民。”说完,拔刀就喊动手。  秦叔宝没等黄海把刀拔出来,就把他送到西天极乐世界去了。跟随的和尚吓得狂呼乱喊,四处奔逃。李世民立刻下令围剿,唐兵喊杀连天,马上把他们包围了。  山下的百姓恨透了这些假和尚,拿家伙就到山上助阵来了。假和尚走投无路,拼命反抗。唐军和百姓并肩奋战,没用半天工夫就把假和尚报销了。唐军打开藏仙洞,救出受苦的百姓。李世民忙令兵将把庙里的钱粮财物分给大家。大家你说我笑,十分高兴。  为了避免再遭匪患,李世民下令拆毁甘泉寺,修盖蓟州城。然后才带兵东征。百姓恋恋不舍,急忙送行。直到现在,当地还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  李世民大救星,  杀了假和尚,  百姓享太平。  拆了甘泉寺,  盖了蓟洲城,  人们传美名。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77年7月采录于三河市赵河沟  风物传说  大阎各庄的由来  大阎各庄是三河沟阳镇的一个小村,离县城三四里。宋辽时期,辽国屡犯中原。可是,每次都被杨家将打得落花流水。辽国天庆梁王一瞅,硬的不行,就在金沙滩举办双龙会,邀请宋朝君臣和谈。金沙滩在廊坊化营附近,偏僻荒野,到处都是怪树黄沙。  接到请柬,宋朝皇上和八王就带人去了。辽国大将韩昌忙到十里以外列队迎接,护送宋朝君臣到金沙滩。天庆梁王笑容满面,忙把他们请进大帐。说了几句闲话,天庆梁王便说:“列位,知道本王请你们到这里干啥吗?”宋朝皇上一下笑了,”和谈呀,老百姓都嚷嚷动了,这谁不知道呀。”天庆梁王脸一板,恶狠狠地说:“告诉你们,本王是让你们到这里下跪称臣,写降书来的!”话音一落,韩昌带领刀斧手闯进营帐。  原来,这是天庆梁王设的圈套。天庆梁王压根儿都没想跟宋朝和好,因为硬的不行,才把宋朝君臣骗到这里。宋朝皇上闻听大怒,好你个天庆梁王,竟敢出尔反尔。抓住他的手腕,就要拼命。天庆梁王被他攥得骨断筋折,急忙高喊:“动手!”韩昌和手下挺枪举刀冲了过来。宋朝皇上一抬手,从袖口射出一箭,把天庆梁王射死了。跟随的人见了,抽出暗器跟韩昌打起来。辽兵被他们杀得死伤满地,鬼哭狼嚎。  韩昌太吃一惊,这些人平时养尊处优,今儿个怎么变成猛虎了?细心一看,射杀天庆梁王的敢情是杨大郎。八王和其他几个大臣也是杨家几个弟兄装扮的。辽国一送请柬,老令公杨继业就对他们产生了怀疑,劝皇上和八王不要到金沙滩冒险。皇上和八王一听就为难了:如果拒绝,辽国就会把罪责强加给宋朝。假若辽国不守  信用,去了准得落入圈套。文武大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皇上和八王忧心忡忡,举棋不定。老令公杨继业立刻请缨,冒充皇上和八王,到金沙滩参加双龙会。皇上和八主听后大喜,忙叫他带儿子去了。杨大郎智勇双全,是天下名将,经常和韩昌交手拼杀。韩昌一见仇人落人重围,高兴坏了,忙叫手下把杨大郎紧紧包围起来。杨大郎奋力冲杀,可是,杀倒一层上来两层,不由得打起鼓来,没马没枪,怎么冲出去呀?  就在这时,杨大郎的枣红马驮枪来了。枣红马是宝马,机灵无比。韩昌一动手它就急了,主人没枪没马怎么冲锋陷阵呀?看马的军兵见它来回打转,不停地嘶叫,知道它的心思,忙带它找杨大郎去了。可是军兵刚走不远就被辽兵射死了。枣红马大怒,扬起铁蹄朝辽兵冲去。辽兵恐怕被它踢着,丢下兵器跑了。枣红马趁势闯进重围,找到主人。杨大郎如鱼得水,拿枪上马向前一扫,辽兵”呼啦”倒下一片。  突然,背后飞来一支毒箭,射中杨大郎的后心。箭是韩昌射的。杨大郎血流如注,疼痛难忍,忙对枣红马说,自己不行了。枣红马连踢带咬,突破重围,向家乡跑去。可是,刚到大阎各庄,杨大郎就从马上掉下来了。  枣红马急忙跪在主人跟前,让他上马。可是,杨大郎毫无知觉。杨大郎鲜血流尽,已经离它走了。枣红马十分伤心,”咴咴”地叫了起来。大伙儿一听马叫得凄惨,扔下手里的活跑过来。杨大郎在这里驻过军,老百姓不但认识他,连枣红马都熟悉。大伙儿一看杨大郎遍体鱗伤,浑身是血,一点气都没有了,全部忍不住突了。  突然,有人高喊一声:“乡亲们,拿家伙杀辽兵,为杨将军报仇呀!”大伙儿擦干眼泪,抄起鋤镐木锨、棒子棍子,就要找辽兵拼命。枣红马挡在路上,说什么也不让大伙儿去。乡亲手无寸铁,去了只能送死。大伙儿恍然大悟,扔掉家伙,忙为杨大郎整容发丧。忽然,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辽国的兵将来了,枣红马躁动不安,大伙儿忙把杨大郎的尸首藏在隐蔽的地方。  刚藏好,韩昌到了。韩昌看到地上的血迹,追问杨大郎哪去了。可是,问谁谁都说不知道。韩昌对小伙子说,说了给你金银财宝。小伙子说,给什么我都不知道。韩昌问老头儿。老头儿说,他只知道种庄稼,别的什么都不知道。韩昌问妇女和老太太,她们也没给他好话。韩昌大发雷霆,抓住一个孩子说:“你说,杨大郎在哪?不说我把你劈了。”孩子说:“你就是把我剁成肉泥,我也不告诉你。”韩昌气得哇哇直叫,忙叫辽兵把孩子捆到树上。  突然,枣红马像闪电一般,从树林里冲过去,把那个辽兵脑袋踢开了花。原来枣红马一直没走,始终在树林里藏着。韩昌认识杨大郎的枣红马,忙叫手下逮马找人。枣红马一溜烟似地跑了。马在人肯定离这里不远,辽兵”呼啦”一下追过去了。因为大伙儿严夺秘密,始终没向韩昌吐露一个字,从那时起,村子就叫严格庄,叫久了就叫成了”阎各庄”。  韩昌一走,人们赶紧在村后把杨大郎埋了。为了防止韩昌回来挖坟,大伙儿往坟头上扔了很多土,堆得又高又大,就像髙高的土台子,因此人们都管它叫“大郎台”。可是,韩昌从走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因为枣红马把他带到宋军的埋伏圈里去了。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76年8月采录于三河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