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孤山塔的传说(一)  京东燕郊西北,有一座孤零零的石头山,叫孤山。山巅矗立一座古塔。塔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所修,没人知道。只知有这样一首民谣:孤山塔,劈半拉,干了箭杆河,跑了白龙马。  塔是怎么劈的?这一带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故事。很早很早以前,孤山脚下住着夫妇俩。俩人在箭杆河边种了一片瓜,不愁吃,不愁穿。这年,风调雨顺,瓜结得满地都是,从远处一望,就像一排小碌碡。其中,有个瓜像口小水缸。老两口儿十分喜爱,特意在瓜蒂系了一根红布条,准备来年做种。  一天,来了一个收古董的南方老客。收古董的围着瓜园,一连转了几天都没离开。这天,他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园主,这瓜怎么卖呀?”老头儿哈哈笑了,说:“远方的老客,还能买多少瓜,要吃随便摘个完了,甭提钱。”收古董的不干,非要花钱买系红布条的大瓜。老头儿摇头了,”这是瓜种,卖了过年咋种瓜呀?”收古董的说:“我给你一笔钱,够你们养老送终,还不行吗?”  老头儿很奇怪,一个瓜哪值那么多钱呀?这里一定有缘故。就说:“这瓜不算什么,只要你说清,我就把这瓜送给你。”收古董的见老头儿憨厚,便把实情吐露出来。原来孤山北面石崖是山门,门内有匹白龙驹,拉着金碾子碾金谷。谷子叫鸡鸣谷,太阳落山时种下,第二天鸡鸣准能收获。老头儿又惊又喜,忙问:“大门咋开?”收古董的说:“山门钥匙是系红布条的大瓜。等到月黑天,星星出齐了,用麻绳蘸上香油,把瓜吊在木架上,对着古塔点燃麻绳,连唤三声孤山开,大门就会打开。只要门一开,就会看到白龙驹拉着金碾子碾谷子。白龙驹是神马,只有用卧龙岗的缠龙藤编笼套,才能把它降服。”老头儿听了很高兴,不由得说,要是把宝取出来分给大伙儿多好。收古董的说:“我也是个实在人,也不光为自己打算,我这就回老家编笼套。咱老哥俩打开孤山,抓马,取宝,同种鸡鸣谷,让乡亲们人人都沾光,你看如何?说句实话,我早就爱上了这方宝地了,这次回去便把老伴接来,在这扎根。”老头儿一听,哈哈大笑,说:“我一百个喜欢,你去吧。”收古董的打点行装,立刻启程上路了。  不料,俩人的话,被两个藏在玉米地里的瓜贼听到了。两个人听了,乐得发了昏。月黑天,准备好绳子木棍,偷了大瓜来到孤山北面。俩人把大瓜吊起来,点着绳子头,连喊三声“孤山开”。话音刚落,山门敞开了。  顷刻之间,万道金光从里面放射出来。一匹水灵灵的白马驹,拉着一个金灿灿的大碾子。碾盘上都是金谷子。两个家伙一看眼就红了,抄起麻袋拼命往里蹿。不料,一下把马吓惊了。白马驹挣脱绳套,闯出石门,向田野奔去。两人不顾那匹小马,扑到碾盘上抢每金谷子。正抢得起劲,只听一声巨响,两个石门闪电般地合在一起了。  原来,两个贪财奴没在麻绳上浸香油,麻绳不耐烧,“啪”地一下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孤山的石门一下关死了,两个贪财奴再也出不来了。  这声巨响惊醒了老夫妇。老头儿立即招呼大家逮马。大家闻声赶来,但是,根本抓不住。白龙驹一直跑向箭杆河边,低头把嘴伸进河水,一口气把一河清水喝尽了。然后,四腿腾空,化做一条白龙,向天空飞去。  录:李廷樣  孤山塔的传说(二)  很久以前,孤山四周一片荒滩,只有几座光秃秃的石头山。人烟稀少,特别穷苦。这年春天,这里来了个手艺人。谁呀?神匠鲁班3他见这里太荒凉,就想让这里换个模样,让人们过上好日子。  治荒滩得引水。可是,从哪引水呢?鲁班想起来了,源丰山上有股龙泉,水旺得不得了,为啥不从那引呀?可是,这事一个人办不了。正想找人,飞来一只喜鹊。喜鹊说:“我帮你找人吧。”鲁班很高兴,答应了。喜鹊飞到天空唱起来:“百姓们来修渠,引水到家好安居。”四方的百姓听了,拿工具来了。鲁班非常髙兴,领着人们挖了七七四十九天土,打了七七四十九天坝,修了七七四十九天渠,终于把清清的泉水引到村庄。  可是,刚过上好日子,倒霉事来了。一场大风沙把秧苗全埋掉了。鲁班十分心疼,心想,要是种上树,风沙过不来,庄稼不就保住了吗。喜鹊连连叫好,马上告诉大家:“百姓们快种树,树挡风沙庄稼好,我们大家才能富!”四方的百姓听了,拿着工具来到鲁班面前。鲁班带领大家在荒滩河岸,闲地田边都种上了树。风沙挡住了,庄稼长得特别好,秋后打了好多粮食。人们有吃有喝,曰子过得有滋有味。  鲁班见人们过上好日子,就告别人们,回到家乡。为了纪念鲁班,在鲁班走的那天,就是三月初一那天,百姓在山顶修了一座宝塔。因为修塔时,把几座小山填坑用了,只剩下建塔的那座山,人们便把它叫孤山。上面的塔叫孤山塔。每年三月初一,人们都来孤山登山看塔,赶庙会,纪念鲁班。  讲述:腾敏  记录:荣岩女48岁教师  孤山和留山  很久以前,孤山一带穷山恶水,到处都是潮湿的雾气,不但庄稼没法长,就连人都爱生病。有个叫小岭的孩子,见人们成天受罪,就想把这些大山搬走。  这天,小岭上山砍柴,见山崖树上挂着一条小白龙。小白龙悬在半空,身上满是血迹,只要一松劲,就会掉到山涧里。小岭马上把小白龙救了上来。他用泉水洗净小白龙的伤口,采来草药给它治伤。  突然,小白龙变成一个白衣少年。小岭忙问:“你是谁?”小白龙说:“我是东海龙王的太子,因为喝醉了酒,出来游玩让毒蛇咬伤了。”为感谢救命之恩,小白龙打算好好谢谢他。于是,问道:“你有什么要求,想要什么东西?”小岭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把这里的大山搬走就成!”小白龙皱皱眉,为难了:“你不能提点别的?”小岭说:“不!不把大山搬走,要什么也没用。这里的人太苦了,只有把山搬走,才能过上好日子。”小白龙被小岭的好心感动了,心一横答应了。  小白龙施展法术,就听”轰隆”一声,大山随风向远方飞去。大山搬走了,这里成了平原。人们开荒种地,日子很快好起来了。  玉帝听了,把小白龙痛责了一顿,并且罚它变成一座孤零零的小山。这座山就是如今的孤山。小岭见这里出了一座小山,一打听,是小白龙的化身,心里十分难过。为了百姓,小白龙竟然落到这步田地,咋也不能让他单独在这里呀?于是,也变成一座山,和小白龙做伴,聊天解闷。因此,人们都叫它留山。  讲 述:刘春熙  记 录:张树方刘兵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4月采录于三河市孤山营  孤山的来历  很久以前,孤山叫乌鸦山。山里有山寨,首领叫枣核大王,长得张飞似的,说话就瞪眼,举手就打人。这天,有个青年骑着一匹髙头大马,到山下来了。枣核大王一看,白马洁白如雪,马背上的褥套沉甸甸的,看样子全是金银,喜得他直拍屁股,下山就把这个青年拦住了。青年忙问:“为什么拦我?”枣核大王“嘿嘿”地笑了起来,”傻瓜‘怎么连这都看不出来呀,想请你上山,做客喝酒吃肉啊!”青年一听忍不住笑了,说:“瞧你那傻样,让开!否则,打得你满地找牙!”俩人话不投机,动手打了起来。  可是,没过几招,枣核大王就招架不住了,打马跑进山凹。青年急忙追赶。突然,青年”扑通”一下落人陷阱。原来,这是枣核大王用的计策。青年无可奈何,不由得”嘘”了一声。白马一怔,挣脱缰绳跑了。枣核大王十分心疼,气得他又要杀又要剐,把火全撒在青年身上了。手下赶紧把他拦住了,说:“把人杀了跟谁要钱呀?”枣核大王一想也对,我留下他一条命。这个青年是谁呢?他叫王臣,家在京城,到这报仇来了。  半月前,他的父亲王老将军押珍宝进京,到这就被枣核大王抢了。上边十分恼火,把他怒斥一顿后,亲自带兵到乌鸦山来夺宝。结果,败得比王老将军还惨。皇上大怒,限他们十日之内夺回财宝,否则,全部斩首。王老将军急火攻心,登时得了重病。王臣见此情形,不由分说,拿上家伙就来了。  王臣知道枣核大王要的是钱,心想,不如顺水推舟,探个明白,再把他们一网打尽!于是,便主动对枣核大王说自己是富商子弟,游山玩水来了。枣核大王让他马上写信,让家里拿钱到这赎人。王臣问他要多少银子,枣核大王伸手比了一个数字。王臣一看,说:“十万两,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呀?”枣核大王立刻把脸拉下来了,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少一个子都不成,否则,叫你吃小炖肉。”边上的强盗捋胳膊挽袖子,拿棍子就要揍。王臣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小炖肉敢情是挨揍呀!枣核大王”嘿嘿”地笑了,说:“告诉你,不依还有厉害的哪!”王臣于是就照他说的写了。枣核大王把他关进密室,派人看管起来。没想,次日早上开门一看,王臣连影都没有了。王臣被王老将军救走了。原来王老将军并没有被枣核大王吓倒,也没有得重病。他知道自己身边有强盗的眼线,于是,将计就计,装病卧床,时机一到,便偷偷地把坐探抓了。然后赶到这里,把王臣救了。’王臣忙把山寨的情况告诉了父亲。王老将军立刻让他带路上山,杀敌夺宝。王臣欣然领命,王臣打开一看,里边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急忙点上火把追赶。追没多远地洞到头了。  王臣一摸,把暗门找到了,进去一看,出口上面是赫赫站,东边是孤山小营。被抢的财宝全在那里。王臣大喊一声,冲了过去。枣核大王一看眼就红了,朝他狠狠射了一箭。王臣”哎呀”一声,中箭倒地死了。官兵蜂拥而上,把他们活擒了。王老将军悲愤不已,扫平赫赫站,留下孤山营。把强盗和他们的妻儿老小押到山下全都杀死埋了。为了祭奠王臣,朝廷封王臣为王,厚葬山上。王者为孤,后来,人们就把这座山叫孤山。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68年8月采录于三河市高楼镇孤山营村  孤山夜变城  早先,有个做小买卖的,叫王大锣,经常起五更到通州趸货。这天,朋友给他捎话说,。通州来了一批抢手货,让他赶紧去趸。媳妇怕他去晚了趸不着,老早就把他叫醒了。王大锣好歹吃了点东两,就上路了。  这天阴天,没星星,没月亮。王大锣摸黑走了几个时辰,抬头一看,前边出现一座城。城墙黑压压的,一眼看不见头。门楼上挂着两个大红灯笼,门窗模模糊糊。王大锣觉得是通州又不像,心里扑腾起来了,没走错道呀?这是哪呀?急忙进门洞去问。  门洞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清楚。王大锣一推城门,门关得死死的。侧耳一听,里边鸦雀无声。使劲喊了一嗓子,没一个人答应。王大锣这才知道自己起猛了,赶紧从门洞退出来。守城的军兵十分凶狠,惹急了他们就麻烦了。  突然,前面出现灯光。王大锣一看,是个饭铺,里边唧唧喳喳,两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正在说话。王大锣估计他们正在收拾东西,用不了多久就得开门。他把驴拴到一边,忙找了个地方坐下。忽然,两个小伙子因为水碗打起来了。王大锣一听就来气了,大早上起来就打架,还做什么买卖呀?拔腿就过去了。可是,刚走两步他就站住了。心想也不是自个的孩子,吹胡子瞪眼,人家要是不买账,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刚要转身回去,里边动起家伙来了。小伙子拿刀动枪,连喊带骂,非要把对方置于死地。姑娘吓得连哭带喊,急忙开门找人劝架。厮打没好手,厮骂没好口,万一有个好歹就坏了。王大锣”噔噔噔”地跑了过去。姑娘赶紧把他领进屋里。王大锣进去一看,两个小伙子一个拿刀,一个拿铲子,你砍我杀,家伙抡得像车轮似的。王大锣奋不顾身,一步跨到两人中间,打雷似地吼了起来:“你们都给我住手!”  哥俩一下被他震住了。王大锣连吓唬带讲道理,俩人猫似的,赶紧把家伙撇了。突然,姑娘指着王大锣的手,惊呼地喊起来。王大锣一看,手背让刀划了很长一个大口子,血滴答滴答直流。哥俩急忙找药,给王大锣赔不是。王大锣安慰他们说:“别怕,我没事。只要你们听话,我就塌实了!”姑娘赶紧找布拿剪子,给他包扎。哥俩十分惭愧,为了他们人家把手都伤了,多丢人呀!王大锣刚夸了他们几句,手背疼得就吃不住劲了。姑娘忙把药酒配好,端过来了。王大锣接碗把药酒喝了。姑娘见他十分疲乏,劝他在炕上躺一会儿。  突然,王大锣的小驴挨打似地叫起来。王大锣睁眼一看,天已经蒙蒙亮了。城没有了,饭铺不见了,姑娘、小伙子也没影了。眼前是孤山,他睡觉的地方是块干松的沙土地。前面有两棵野高粱,旁边有棵红柳树。风一刮,两棵高粱叶子跟片刀似的,你碰我,我撞你。柳树随风摇摆,”刷刷”作响,就像在说什么。再看手背,上面有条红印,还有点疼。想想刚才的事,他不由得对自己说,怪事,那些东西和人都哪去了?  孤山是神山,城门、饭铺、姑娘、小伙子全是神仙变的。天亮以后,神仙收回法术走了,这里立刻恢复了原状。王大锣暗暗叫怪,我也没干什么坏事,神仙为啥让我在这耽误这么长时间呀?这时,有人在远处叫他的名字。王大锣一看,敢情是给他捎话的朋友,忙问:“你怎么到这来了?”朋友说:“我是跑这来的。夜里通州来了很多匪兵,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拿不走的就放火烧。准备的货物被抢走了,店铺也被大火烧了。我藏到死人堆里,躲过追杀,到这里找你来了。”  王大锣听了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幸亏孤山变城,否则,正好赶到通州城里。王大锣觉得自己能逃此一劫,一定是祖上有德,发誓一辈子做好事不干坏事。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69年5月采录于三河市高楼镇孤山营村  这年春天,大伙儿刚要种地,突然来了许多匪兵,把粮食全抢走了。大伙儿愁得唉声叹气,啥都不想干了。有个叫马祥的小伙子,劝大伙儿打起精神,赶紧借种子把地种上。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地一荒,冬天不冻死也得饿死。大伙儿听了,急忙去借种子。不料,跑得腿肚子直转筋,也没借来。败兵把方圆几十里的粮食都抢走了。  马祥一听就冒汗了,怎么也不能等着挨饿呀?近处借不着远处借,天地这么大,还借不到种子?于是抬腿就奔孤山北边去了。可是,走了几天几夜也没遇到一个人家。  这天,他刚走进山沟天就黑了,豺狼虎豹全都出来了。寒然,前面出现灯光。有灯光就有人家,找到人家,不但种子有了着落,他也安全了。马祥急忙朝那里走。这时一群狼悄悄地跟了过来,打算趁他不备把他咬死。马祥发现后没动声色,突然举起棍子朝它们打去。狼不怕,它们包抄过来,马祥挥舞棍子冲出包围,拼命往前跑。头狼嚎叫一声,追了过去。  突然,有个老头儿大喝一声,放了一箭。头狼吓了一跳,忙带狼群跑了。马祥急忙上前感谢。老头儿忙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马祥就把借粮的事说了。老头儿说:“多借做不了主,只能借你三斗三升谷种。”说完,把他带到院里,给他一袋谷种。马祥急忙道谢,扭头就想回家。  老头儿劝他天明再走。马祥怕回去晚了家人着急,非要连夜赶回去。老头儿说:“既然你非要走,我就让马送你一程。”说完,牵过一匹白马。马祥骑到马上,白马腾空而起,飞上云端。马祥恐怕迷了眼睛,急忙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白马落到地上,停住脚步。马祥睁眼一看,已经到村口了。下马拿下口袋,让白马冋去了。  马祥到家忙把谷种分了,大伙儿立刻把谷种种到地里。第二天早上,鸡刚叫头遍,奇迹出现了。地里长出一片谷子。谷子、秧子有手指头那么粗,人那么高,谷穗黄澄澄的,就像狼尾巴。原来,他借的是鸡鸣谷。鸡鸣谷是孤山镇山之宝,头夭晚上种,第二天早上鸡一叫准熟。败兵之所以到这里抢粮食,就是奔它来的。  大伙儿急忙收割打轧。脱下谷粒一看,金闪闪的,就像一座小山。不但吃穿有了,牲口的草料也出来了。大伙儿高兴极了,连忙上山,烧香上供,感谢山神。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65年采录于三河市孤山营  从前,有个叫金勇的男孩子。这天,金勇对母亲说,他想看看姥姥。姥姥家离他们村三十多里,地广人稀,十分荒僻。他母亲一听就烦了,自己肚子大得像口锅,眼看就要生孩子,哪能带他出门呀!金勇说他自己去。他跟父母去过,路记得特别清楚。他母亲一听就含糊了,这条路大人走都发憷,哪能叫一个十岁的孩子单独去呀?劝他等父亲回来一块去。金勇的爸爸是个木匠,长年累月在外乡要手艺,十天半月回不了一趟家。金勇不愿意,男子汉大丈夫,哪能老围着爹妈转呀?他母亲一听就活心了,金勇拿了东西就上路了。  金勇说的不是实话,他是救人去的。早上,一个货郎说,金勇的姥爷、舅舅让绑票的绑走了。票匪让金勇的姥姥十天之内交齐赎金,否则,就撕票。金勇的姥姥家靠种地为生,哪有那么多钱呀。、金勇一听脑袋就大了,本想跟母亲商量再去,可是,又怕母亲知道了着急,只好编了一套瞎话,瞒住母亲,自己去了。  金勇心急如火,走得口干舌燥,到孤山脚下就渴得受不了了。正巧前边有个大坑,水清凌凌的。突然,坑边芦華”哗哗”地摇晃起来。金勇定睛一看,敢情里边有狼。吓得金勇不敢停留,立刻上孤山庙找水去了。  到了孤山庙,和尚见他心事重重,禁不住地说:“你好像有什么急事?”金勇眼圈一红,把出事经过和自己的打算说了。和尚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这么勇敢,双手合十念道:“好孩子,你做得非常对,佛爷一定会保佑你!”金勇听了十分高兴。和尚把他带到水缸跟前,金勇渴极了,捶了一瓢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了。然后,辞别和尚,奔姥姥家去了。  姥姥十分高兴,把他搂在怀里忍不住哭了。金勇说:“姥姥,别着急了,我把钱带来了。”说完,把钱递给了她。这是金勇的零花钱。姥姥一看,苦笑一声,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金勇愣了,难道  钱少不够用?姥姥怕他伤心,急忙哄他说够用。  这时,太阳落山了。吃完饭,姥姥告诉他,一会儿她出去办事,天亮才能回来。夜里黑狗给他做伴。金勇估计姥姥拿钱去赎姥爷、舅舅,打算带狗跟她一起去。姥姥不让。金勇没法,只好留在家里。  金勇累了,姥姥一走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肚子疼醒了,赶紧穿裤子下地。可是,一疼憋不住了,拉过尿盆放到屁股底下。解完手,肚子舒服了,爬到炕上又睡着了。天亮以后,姥姥还没回来。金勇等不及了,到邻居家给姥姥留下个话,就回家了。  简直是天助人愿,当天夜晚,姥姥一家高高兴兴地到他家来了。金勇的母亲十分纳闷。金勇忙把姥姥家出的事说了。金勇的母亲吓得眼都直了,忙问他们怎么出来的。姥姥眼里念着泪花说:“要不是金勇送的那盆金子,他们爷俩哪出的来呀。”  原来,姥姥借钱回来一看,金勇走了,尿盆里放着好多金光闪闪的大元宝,不由得笑了。这小子,难怪他劝我不要着急,敢情把钱放这了!于是拿了元宝就把人赎回来了。  金勇想起夜里的事,禁不住地说:“我在盆里拉得是屎,没放元宝呀?”大伙儿”啊呀”一声明白了,元宝是孤山庙里的神水变的。为了防止万一,众人急忙收拾东西,进山避难。  这天,走道的说,那帮绑匪前几天内讧火并,全都死了。原来,匪首接过金勇的姥姥送来赎人的元宝,众匪眼就红了。匪首怕他们闹事引起内讧,当天夜晚,就叫亲信给他们分了。不料,天明一看,分的元宝全是臭烘烘的人屎。众匪怒火万丈,立刻反了。结果你死我亡,全到阎王爷那报到去了。  金勇和大伙儿听了,拍手叫好,马上到孤山庙磕头感谢佛祖去了。那天,正好是三月初一。周围的百姓听了,你呼我叫,结帮搭伙也跟着去了。从那天起,人们就把这天当成孤山庙会。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65年采录于三河市孤山营  从前,孤山西北有个大坑,坑东有个村子叫东庄,坑西有个村子叫西庄。东庄当家的叫王金山,西庄当家的叫王银山。俩人是一奶同胞,亲哥俩。可是,俩人就像仇人,见面谁都不跟谁说话。老娘王氏为这伤透了脑筋,赌气自己过了。  这年春天,整整一春都没掉一个雨点。银山愁得唉声叹气,一棵庄稼都没种上。这边急得要死要活,金山正好相反,他地里有坑,坑里有水,没费吹灰之力就把庄稼种上了。王氏劝银山找哥哥借水把地种上。可银山一听火了,找他,宁可饿死我也不跟他借水!王氏气得脸白得跟窗户纸似的,都火烧眉毛了,还逞什么英雄呀?只好替他去借。不料,见面一说,金山就把她驳了。  人遭有祸,天遭有雨。这天夜里,突然下起大雨。大雨瓢泼似的,从夜里一直下到天亮,下得沟满壕平,一片汪洋。金山的大坑出槽了,庄稼被水淹了,房子也被水泡了。金山和老婆孩子慌忙爬到房上。可是,水不但不见落,仍然往上涨。他的地东高西低,南边有岗,北边有堤,水一点都出不去,只有从银山地里挖一条沟,才能把水泻出去。银山的地高,西边有沟,直通大河。可是,金山宁可等死,也不去找银山。银山做得更差,不但不排水救哥哥,还在一边说风凉话。这么一来不要紧,金山的庄稼完了,宅院毁了,东西都被大水糟践了。  王氏悲愤不已,天一放晴就到孤山庙求佛去了。和尚见她愁眉苦脸,忙问:“咋了?”王氏长叹一声,把哥俩如何斗气,怎样遭灾,从头到尾说了。和尚劝她往开处想,千万不要生气。王氏不由得苦笑一声,说:“这哥俩是牛蹄子两瓣,把家都毁了,能不生气吗?”和尚说:“急也没用,到时候就好了。”王氏说:“都快喝西北风了,还等什么时候呀?”和尚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到时候就知道了。”王氏一听他话里有话,忙求他帮助。和尚让她次日早上到庙里来。  转天早上,太阳刚出来,王氏就到庙里去了。一进庙门,一股香气飘了过来。王氏一看,和尚正在炒豆,忙问:“这豆为什么这么香呢?”和尚说:  “这豆叫接年豆。不但在里面添了佐料,还加了咒语,岂能不香?”王氏尝了两颗,连声叫好。和尚见她喜欢,送了她一瓢。王氏忙问怎样让哥俩和好。和尚说,他巳经跟老师父说了,让她回家等消息。王氏满心欢喜,下山去了。还没进村,有人告诉她,金山卧床不起了。王氏吓了一跳,赶紧去了。金山痨病鬼似的,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王氏鼻子一酸,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前天还好好的哪,今天怎么这样了?金山说:“什么病都没有,饿的。”王氏又心疼又生气,忙让他吃接年豆。金山抓了一把塞进嘴里,越吃越香,越吃越有精神,转眼之间,什么毛病都没有了。金山惊奇不已,忙问从哪弄的。王氏听了,就把求佛的经过说了。金山如梦方醒,恍然大悟。亲弟兄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3可是,我们却互相斗气,视同仇敌。特别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但不疼弟弟,还带头闹不和,结果一人遭了旱灾,一人遭了水灾!这是报应,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呀!  王氏看了,暗吃一惊,没想到和尚的豆子这么神奇,吃了不但可以解饿充饥,还可以化解矛盾。于是,赶紧把剩下的接年豆给银山送去了。近些日子,银山吃不下,也睡不好,老觉得心里有个大疙瘩。王氏说:“这是闹别扭闹的,吃完豆就好了。”银山听了就吃,刚吃了几粒,心里就像开了一扇门。王氏说:“兄弟如手足,亲弟兄应该以亲情为重。可是,你们压根儿都没让我省心。”银山没等老娘把话说完,”哇”地一声哭了。有父从父,无父从兄。可是,我总把哥哥当做仇人,逼得他险些走死路,我罪该万死呀!王氏说:“人不怕犯错,知错改了就好!”银山听了,急忙跑到金山家里向哥哥承认错误。金山十分羞愧,忙说是自己不对。俩人抱头痛哭,关系一下好了。消息不胫而走,人们纷纷上山来找接年豆。特别是春节庙会,要的人更多。为了让大伙儿和谐共处,每年这时,和尚都炒很多接年豆,放在大缸里,让大伙儿吃了消灾。  讲述:李淑英女73岁退休工人  记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65年采录于北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