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找泉水  唐县东口底村西北有座青龙山,这山不算高,却非常陡峭。在山顶悬崖下的一块草地上,有一潭不大的泉水,当地百姓叫它  “尧井”,古县志上记作“古尧泉”。这泉水“沥涝不外流,大旱不干枯”,充满神秘色彩。  相传,这泉是唐尧发现的。在他做唐国侯王的时候,遭遇大旱,十日并出,,河干泽竭,草木焦枯。唐侯尧一边派女丑赴东海求雨,一边带领臣民抗旱。  一天,唐侯从丹凤山下的唐城西门出发,顺着干枯的漕河西行,察看抗旱情况。他被南侧连绵起伏的青龙山所吸引,疾步登上山顶。他手搭凉棚瞭望,看到东南方向的大平川也是一片枯黄,连声叹息。再遥看东天,更是焦虑不安:女丑该到东海了吧?能把雨求下来吗?  突然,唐侯消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发现不远处的半山腰匕有一大片绿草地:怎么满山都是稀稀拉拉的枯草,那里却草青花红?他忙招呼左右:“下去看看!”  尧王带着众人一路小跑,来到草地边,一阵惊喜:“快来看呀!这密密的茅草里藏着一洼清水!”他一边喊着,像小孩子似的冲到水边,趴下身子就喝了个痛快。他叫跟随的人们也都喝了个够。而后站起身来,抹抹干裂的嘴唇,连说:“好甜!好甜!”  尧王马上下令:“一齐动手搬石头,把这洼水挡起来,一滴也不能流走!”  说起来也真有点神。第二天,唐侯组织附近的村民来这里取水点种庄稼。干渴难耐的人们排着长队来提水,一天又一天过去了,提水的人群白天黑夜连轴儿转,可那泉水竟一点儿也不显少!于是,很快传开了:“靑龙山上出圣水了!山上出救命水啦!”就这样,除了方圆十里八乡的人和鸡鸭牛羊足够吃喝以外,还保活了上千亩庄稼得到好收成。绝路逢生的百姓们一边收割着庄稼,一边在泉水附近烧香,感谢尧王救命之恩。  再以后,唐尧的后世子孙们为了纪念尧帝的恩泽,在泉水的上方修了一座尧庙,这泉水也就叫做“尧泉”了。又据说,这尧泉后来更有灵验了:人们每逢干旱年头都来这里祈求降雨,有求必应!人们还常到尧泉来求福——把纸片放在水面上,纸片要是沉到  水中,当年养蚕准丰收;若纸片不沉下去,这一年千万别养蚕。年年测,年年受益。  采录:韩海山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8月于唐尧文化研究会  伐东夷  尧封任唐侯后,遇到了连年旱灾。烈日炎炎,河干泽竭,大地龟裂,草木枯焦。唐尧一面祭祀上天,恳请降雨;另一方面率黎民百姓开泉挖渠,浇田灌园,奋力抗旱。侯国百姓由于农业生产较好,过去有些粮食积蓄,日子还勉强过得去。  当时山东、江苏一带的居民是唐侯国的联盟部族东夷族。东夷族是总称,主要氏族是十日族。东夷族的首领专横残暴,遇到这样严重的旱灾也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只顾个人享乐。老百姓饥饿得实在受不了,就一群一群地逃荒到唐国来。唐尧让手下人安置灾民,同时把情况奏报给帝挚,请求帝挚下诏东夷,采取措施阻止灾民外流,以免给唐地造成不能承受的负担。  帝挚明白尧的处境,也知道东夷族首领的所作所为。挚的生母常仪是东夷族人,东夷族大首领是常仪的弟弟,因为有这层关系,帝挚平时对东夷族百般顺从。这次看了尧的奏报,就按着尧的要求写了诏书,派一个使者到东夷去宣读。使者到东夷的时候大首领正在喝酒。大首领听说挚派使者来宣诏,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傲慢地说:“你来做什么?”使者忍着一肚子气,说:“我是天子派来的使者,请大首领接诏书!”大首领说:“什么天子,不就是那个挚吗?他还是我外甥哩!快说要我做什么?”使者无奈地说:“天子要大首领祈雨,不要让灾民到唐地去。”大首领说:“下雨是老天爷的事,老百姓爱上哪儿上哪儿,我管得着吗?真是多此一举!你去告诉挚,就说我不管这些事!再来时给我带几坛好酒来!”使者只好怏怏冋去向挚禀报。  挚这个人软弱无能,对东夷大首领摆着舅舅的架子不听诏令,只是苦笑了一下,就把这件事情置之脑后了。  尧听到了这个情况,感到情势危急,这样下去,不但东夷族会遭到覆灭灾难,唐地也会被拖垮。他和大臣们商议,决定请一个女巫到山东替东夷族求雨。如果求雨成功,旱灾解除,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尧的母亲庆都属陈锋氏族,陈锋氏族里有一个女巫叫女丑。女丑人长得相貌奇特,丑陋无比,但神通广大,求神神下来,驱鬼鬼就走,老百姓都信奉她。尧专程拜访了女丑,请她为东夷族祈雨。女丑看在庆都和尧的面子上,答应下来。  女丑到了山东,东夷族大首领也听说过女丑的名声,又见女丑谈吐不凡,也相信她能求雨成功。女丑观察了山东的地势天象,提出要到东海向太阳神求雨。大首领答应了,派船把女丑送到海岛上,让她去朝见太阳神。  十日族酋长对大首领说:“大首领啊,这件事你要仔细想一想。倘若女丑把雨求下来了,那百姓们肯定会说女丑本领大,是唐亮请女丑救了他们,那时还会听你的话吗?你的宝座还会稳吗?”大首领没有想到这些,听十日族酋长说得似乎有道理,说:“那你说怎么办?”十日族酋长说:“无论如何不能让尧得意,把女丑杀了算啦。”大首领想了想,说:“好吧,你派人扮成海盗,把女丑的脑袋拿回来!”  女丑死在求雨台上。尧听到消息非常愤怒,召集众大臣商议对策。群臣有感于难民的压力,对东夷十分不满,一致认为应该讨伐残暴的东夷,将东夷首领治罪。尧说:“礼乐征伐出于天子,出兵没有挚的诏令怎么办?”群臣说:“挚徇私无能,政令不行,势必天下大乱,百姓遭殃。君侯代天征伐,为民除害,有什么不可以呢?”尧说:“那让我们看看天意吧!”  尧把巫师找来,让他占卜征讨的事。巫师在唐地灵山焚烧香烛,取出一块刚剥下的乌龟甲壳,放在炭火之上。龟甲热气腾腾冒了阵白气,不一会儿显示出半明半暗的纹路。巫师说:“西方属金,明亮清晰,是君侯兴旺之象;东方属木,晦暗不清,主东夷灭亡之象。上天指示如此。”尧见巫师也这样说,于是下定出兵征讨的决心。  唐尧派大臣皋陶去征调安国的人马,派儿子丹朱去征调隆尧柏乡的人马,派司衡大臣羿联络对东夷十日族不满的部落,组成唐军,在唐地饶阳会合誓师。  东夷族自然不甘心束手待毙。他们征兵抓丁,联络各部落组成大军,迎击唐军。东夷人勇猛剽桿,战斗力强,而且地理熟识。大首领吩咐打开仓库,分发武器粮食。东夷人好久没有吃饱饭了,见投军有饱饭吃,也都踊跃当兵。大首领看见一支支队伍组建起来,心里有了底气,决心和唐军决一死战。唐尧领兵到了前线,见东夷族有了准备,召集大臣商议战法。皋陶老成持重,说:“敌军乌合之众,粮草不多,我们先休息一下,深沟壁垒,等敌军懈怠了再出击,定可一战而胜。”羿是对东夷首领不满而投奔唐尧的大勇士,不把敌人放在眼里,说:“还等什么?兵贵神速,我打头阵,大军掩杀过去,就可一鼓荡平。”丹朱说:“两军相逢勇者胜,我赞成羿的意见。”其他人有的同意皋陶的意见,有的附和羿的看法,相持不下。尧说:“我军是仁义之师,要救民于水火,战争不能延长,应该速战。东夷占有地理之利,我们也不能轻视他们。这样吧,羿带精兵先接战,丹朱、皋陶两翼冲击,务须一战成功。”  第二天,双方战斗开始,羿率军杀人敌阵。东夷大首领见羿人少,指挥部队四面围拢上来,把羿圈在中间。羿不愧为神箭手,一张弓,一壶箭,射得敌军纷纷倒地。两军战了两个时辰,唐军大旗高举,阵脚不乱。唐尧见东夷军渐渐疲惫,一声号令,丹朱、皋陶带兵从两翼杀出,锐不可当。东夷族兵马被冲得七零八落,四散奔逃。唐军趁势追击,大获全胜。东夷族大首领、十日族酋长等头目都做了俘虏。  唐军讨伐东夷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尧留下羿继续追击残余势力,自己带主力部队高奏凯歌,班师唐地。自此山东、苏北、豫北、冀南等地归顺唐国。唐尧的实力增强了,声望更高了。  帝挚见东夷覆灭,又见各诸侯都亲近尧而疏远自己,觉得没法再混下去,提出把帝位让给尧。尧几番推辞,朝中大臣和各诸侯都来劝说。尧实在是无法推托了,于是践了帝位,在唐河岸边建了帝都,历史进人到了尧帝时代。  采录:韩增寿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9月于唐县峪山庄聘农师  作为国君的尧有一件牵肠挂肚的事,就是大唐国人口一年比一年增多,食物不足,人民生活时常发生困难。他常想,光靠打猎和采集野生果实维持生活也不是个长法。  尧帝苦思冥想,正在犯愁之际,一个方国诸侯对他说:“尧王,我们那里有个人,从小喜欢农艺,长大后教人们种植五谷的方法。因他首先栽培的一种野生植物叫做‘稷’,稷又是五谷之长,所以人们就尊他为‘后稷’。”  尧听到这个好消息后,仿佛看到了希望,紧锁的眉头展开了,决定亲自去拜访后稷,并想聘请他为农师,教人民耕种。方国诸侯说:“你是一国之君,不必亲去,跋山涉水太辛苦了。我回去把后稷叫来。”尧说:“那可不行。我做国君的亲自去拜访他,既显得对他尊重,也说明我们对他是真心实意的。”  于是,尧帝携带两位臣仆,一路跋涉,跟着那位方国诸侯见到了后稷。后稷说:“你做国君的,不怕辛苦,亲自来访,我实在不敢当,不敢当啊!”  方国诸侯为有后稷这样的人才而感到自豪,就向尧帝夸奖起后稷来,他说:“后稷小时候就有远大的志向。他做游戏,总是喜欢把那些野生的谷子、麦子、稷子、高粱、大豆以及各种野菜、瓜果的种子采集起来。有的小伙伴问他采集这些东西干什么?他说种唄,试试看,是野生野长得好,还是经过种植管理的长得好。一到春天,他就把采集的各种种子种在他开垦出的一片土地上,浇水,除草,精心呵护禾苗。等到秋天,五谷瓜豆成熟了,结的果实又肥又大,又甜又香,显然比那野生野长的好得多。”他还介绍了后稷长大成人后,已经在农业上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他开始制作简单的农具耕田种地,年年有好收成。人们见后稷在耕种上取得了成就,也都渐渐地跟着他学起来。  尧帝听了方国诸侯的一席话,感到后稷这个人真了不起,是个大有作为的人,便用祈求的口吻说:“后稷,你是否愿意随我去传授你的农艺?”后稷回答道:“你做国君的大驾亲临,这样看得起我,我能不去吗?”尧帝髙兴地说:“我来拜访你的目的,就是想聘请你做唐国的农师,把你宝贵的经验传授给全国人民。”于是,后稷随尧帝来到唐侯国的国都唐城。  从此,唐国的农业逐渐发展起来。  采录:赵喜林77岁唐县广播电视局退休干部  采录时间地点:2009年7月于唐尧文化研究会  立务戒与谏木  从前的官府衙门前常常矗立着两根华表,华表用玉石雕刻,蟠龙舞凤,庄严华美。相传这是唐尧传留下来的。  唐尧践帝位后有一年遇到了大旱,三个月没有降一滴雨,草木庄稼干枯了。老百姓心里就像那炎热的天气一样火烧火燎的。尧帝也十分忧愁焦虑,于是命主管祭礼的大臣苍璧和黄琮二人主持求雨。苍璧和黄琮不敢怠慢,和往常〒样,让巫师带着一帮徒弟们涂上油彩,披着彩衣,抬着龙神像,吹打着乐器在城里城外到处传唱,又把全城的百姓召到祭坛,由天子尧亲自带领求雨。祭坛设在一块空地上,搭起一人髙的台子,台子中央供着天地牌位和龙神像,案前是一罐清水、一罐鸡血和一罐牛血。求雨仪式开始后,苍璧抑扬顿挫地念完祭文,尧和官员、百姓虔诚地跪在地上,先是唱  了一阵祭神歌,然后低眉闭目默默祈祷。火辣辣的太阳照得人们头晕眼花,浑身淌汗,但没有一个人起来到树阴下凉快一会儿,人们认为不这样就不会感动上天。  祭祀的锣鼓声响起来了,一群鸟惊叫着从祭坛上空掠过。有人看到跪在祭台上的苍璧跟黄琮交谈了几句,苍璧、黄琮立起身来,上前把那罐子水端了下来,走到背人处,苍璧喝了一多半递给黄琼,黄琮接过来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而后黄琮提了一罐水重新摆上。  看到这情景的人气愤了:“烈日烘烤下的人们谁不干渴呢?你苍璧、黄琼凭什么随便喝水?你们敢喝供水是藐视上天,上天还会降雨吗?”尧帝也亲眼看到了苍璧、黄琮的行为,十分生气,命侍臣把苍、黄二人叫下台来,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事后有人对尧说:“苍璧、黄琮倚仗自己是多年的大臣,平时飞扬跋扈、胆大妄为,对谁都不放在眼里。今天他们公然当众喝供水,藐视上天、藐视天子,天子应治他们的罪!”尧正没好气,听了这人的话,命人把苍璧、黄琮押到狱中去,听候审判。  这次求雨两天后,阴云上来,细雨霏霏,下了一天一夜的好雨,爭情解除了。尧帝和老百姓们都长出了一口气,都认为是上天体恤万民,求雨求下来的,还愿谢神忙个不迭。尧帝想起苍璧、黄琮的事,心想上天宽宏大量,并没有因为他俩的不敬而怪罪,朝廷也应宽恕他们,于是下旨把二人招来问话。  苍璧说:“老臣知罪,求雨那天我们考虑不周,只想到节俭,没有在神台上搭个棚子,致使鸟粪脏污了供水,所幸天没怪罪,普降甘露,是天子之福、万民之幸。”尧问:“这么说来,你们喝的是有鸟粪的水了?”黄琮说:“正是这样。飞鸟经过,鸟粪落在供水里,被苍璧看见。我们认为供水脏了对天不敬,泼在地上对地不敬,只得自污把它喝下去,所以我们喝了那罐水。”尧帝听了一阵赧然,说:“有人说你们是藐视上天喝供水,看来是错怪你们了。我见事不明,向你们道歉!”二人连说:“不敢!不敢!”尧帝叹息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看来就是亲眼所见也不见得都是事实啊!”  这件事给了尧很大的触动。他反思了几日,命人在石头上雕刻了17个大字,置立在门前,每天念上几遍。那17个字是:“颤颤栗栗,日谨一日;人莫踬于山,而踬于垤。”人们不明白字中含义,尧帝解释说:“这是对我的戒语,就是说话办事每日每时要谨慎小心,你看人能走过大山,而一道土坎就能使他跌倒在地。大家也应该记住这戒语吧!”这17个字就是著名的“尧戒”。  为避免类似的失误,广开言路,唐尧又命人在宫殿前、城门外、交通路口等处栽上一根根粗大的木头,晓谕天下百姓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写在木头上,特别说明要多直陈朝政得失。唐尧还不时派出官员去察看这些木头。人们管这些木头叫“谏木”,又叫“诽谤木”。  一日,察看谏木的官员来报,城门谏木上有“倕有言”三个字。尧帝对这个官员说:“你务必查明倕是什么人,把他请来见我!”过了几天,官员奏报说:“倕是一个木匠,他的手很巧,无论什么样的工具都会制造。他的住处离都城五十里地,我再三请他来面见天子,他推说赶活计没有时间。”尧说:“草野之中有贤人,我还是去拜见倕吧!”  第二天,唐尧找到了倕的家,说明来意。倕正在干活,见尧帝亲自来访,感动得手足无措,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又见尧帝没有架子,像一个和蔼的长者,这才放下心来。唐尧说:“先生说有话给我说,请不吝赐教!”倕说:“我是个木匠,只会造车,并不懂天下大事。但我寻思这治理天下跟造车的道理差不多。造车首要的是选材,车轴用枣木,车辕用槐木,只有那些车底车帮才用些榆木、杨木。治理天下是不是也该这样啊?”唐尧说:“先生说得对,治理天下首先是选人才,把那些仁人贤士有才能的人放在关键的职位上。”倕说:“木匠的工具是锛凿斧锯,还有两件东西必不可缺,一是尺子,一是墨斗。造车有统一的尺寸,长了短了宽了窄了都不行;墨斗甩线用以取直,一个木匠技术再高,眼力再好也不如一根细线,‘好眼不如赖线’是我们的行话。”唐尧点点头,说:“先生说得好!修明法度,上下有节,赏罚必信,实在是为政之要啊!”倕又说:“一部车零件上百,全凭卯榫连接,这卯眼榫头既不能大也不能小,合适才行。”唐尧起身道:“多谢先生指教!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张弛适当,万民合和。先生所言造车诀窍,实在是执政妙诀啊!”  唐尧回到都城宫中,下令给倕丰厚的赏赐,以后又封倕为工师。从此言路大开,面陈上书的络绎不绝。唐尧纳谏如流,励精图治,用人决策很少有失误的地方。  采录:韩增寿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8月于唐县峪山庄  溺水  民谚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唐尧做了帝王后,也曾遭一劫难,过马溺河时马倒人溺水。  有一年秋天,尧帝正在唐城朝堂办理公务,忽听堂外谏鼓敲响,侍臣进来禀报:“圣皇,门外一村夫说要向天子献宝。”尧帝下令:“让他进来。”说着,起身到大殿外平台上迎候。  一位中年农夫由侍臣领进来,他远远地望见尧帝站在殿前,急忙在台阶下跪拜,高声喊道:“皇上,农夫有仙草奉献!”  尧帝说:“那位老兄不必跪了。快起来,我看是什么仙草?”  尧帝把农夫递上的一束“仙草”捧在手中,一边端详一边问农夫:“这不就是一株吗?”农夫答道:“皇上,确是一株。一株七茎三十五穗。农夫觉得神奇,以为是仙草,就给皇天子送来。”尧帝见这株嘉禾叶子线形,粗壮的基部蘖生着七个分枝,子实饱满,淡黄色,真是一株“仙草”!接着又问:“这‘仙草’长在什么地方?”农夫回答:“在唐河西边嘉山上。山上还有,我们看护起来了。”  尧帝称赞中年农夫很会用心观察,同时命侍臣:“快把大司农请来!”司农后稷赶来看了看,对尧帝说:“圣王,这是谷类的一种,名叫‘黍子’,去皮后子实叫‘黄米’,比小米稍大,煮熟后有黏性。咱们唐国深山区旱地里有种植的。但都是一株一茎,像这样一株七个分枝的从没见过。”听了后稷这番讲解,尧帝觉得如能广泛推广种植这种嘉禾,农民就不愁没粮食吃了。于是,对农夫说:“感谢你为国分忧。你先回家,我和大司农明天就去嘉山察看。”  第二天,天高气爽,满目秋色,尧帝和大司农各乘一辆马车,只带两名侍卫,没多长时间就来到嘉山下。这嘉山平地崛起,蜿蜒十余里,挺拔耸秀。侍卫很快把那中年农夫找来,停车上山。  农夫把尧帝一行领到半山腰一块宽平的地方,稀疏的黍子与杂草混生在一起,黍穗已经成熟,有几只家雀在上面喳喳叫着啄食。后稷问农夫:“这山上别的地方还有没有这种嘉禾?”农夫回答:“其他地方再没有了。”  大司农高兴得对尧帝说:“这种神奇的黍子,是上帝赐给天子您的,上帝要帮助你让百姓吃饱饭,让大唐国快快强盛呀!”  尧帝也非常兴奋,兴高采烈地说:“大司农,这嘉山长出了神奇的嘉禾,给这‘嘉山’中间再加一个禾字,就叫‘嘉禾山’,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要记住嘉禾山的神奇奉献吧!”在场的人都称赞尧帝的宽广胸怀和广大智慧。  尧帝又对农夫说:“老兄,拜托你了,把这里的黍子一棵一棵地收割起来,把子实脱下晾干,留下些你明年继续在这块地里精耕细种,其余交给大司农在别的地方试种。这样,有二三年,咱们整个大唐国就可以推广使用这良种了!”听了尧帝这一番话,大家都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当尧帝一行被农夫挽留观赏了嘉禾山夕照晚景后下到山底时,天色已昏暗下来,唐河的一条小支流横在面前。侍卫对尧帝说:“圣皇,这河不宽,但不知水的深浅,待我先下水蹚一遭再回来接驾。”  尧帝正在兴头儿上,侍卫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大喊一声“驾”,马车早已冲进河里。忽然,那马一声嘶鸣,“扑通”一声栽倒在水里,尧帝从马车上摔下,没入河水中。俩侍卫和大司农几乎同时“啊”了一声,一齐跳进河里,冲到尧帝溺水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皇的人影儿。人们恐慌地呼叫:“圣皇!圣皇!”这时从河北岸传来尧帝的应答声:“我在这里!”大家顺着声音影影绰绰地看见尧帝已经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原来,尧帝溺水后,早已扎着猛子到了河边。  这时,已有几个村民听见动静走上前来,知道是皇上在这里遭劫难后,马上呼喊村里的人,一下子跑来几十号人,大家跳进河里,七手八脚把马和车拽上了岸。随后,村民们又强拉硬扯地把尧帝一行请进附近一家屋子里,换上干衣服,端上了热汤,给皇上压惊。  尧帝穿上农夫的衣衫,又振作起了精神,问村民:“这是条什么河?”一位长者答道:“这河叫‘马泥河’,源头在嘉山西北青阳。河不大,淤泥特别厚,中间流经的村又叫‘刘马泥’、‘董马泥’、‘乔马泥’,所以,就叫了个‘马泥河’的名字。”老汉又接着向皇上禀告河里的情况:“圣皇,这河泥虽然很厚,可沙性也比较大。天旱河水浅的年头,人们常起淤泥在唐河滩里垫地造新田。所以河里有些泥坑,今天就是泥坑陷住了马腿!”  后稷听着老者的话,若有所悟。“圣皇,今天您是乐极生悲,也是犯了水名,‘马泥河’不就是‘马溺水’吗?帝王命里有此一劫。”后稷用这些话宽慰尧帝。这时候,村民们端上热饭,一位能说会道的农夫接着大司农的话头儿说:“是呀,皇上大福大贵之人遭此一劫,今后必有更大的宏福,长寿百岁!”  尧帝却一边吃饭,一边自责:“是我没有听侍卫的话,贸然往河里冲,给大家找了麻烦。”接着对后稷说:“大司农,这里的百姓这样厚道,知事达理;这儿离嘉禾山又这么近,神奇的嘉禾种子明年就在这个村试种吧!”  尧帝匆忙离开了,但马泥河边的村民深深地记住了皇上的慈祥、智慧和谦和,更难忘皇上在这条河里潜水上岸,他们把马泥河改名“马溺河”。第二年秋后,嘉禾获得好收成,村民们在尧帝上岸处建了一座纪念亭,匾额上题名“伏亭”,村民在伏亭前载歌载舞庆丰收。多少年以后,朝廷又在这山曲要害之地,筑了高大的城墙,形成了繁华的重镇,慢慢地,人们又把“伏亭”改叫“伏城”了。  讲述:赵喜林  记录:韩海山  采录时间地点:2009年5月于唐尧文化研究会  教子  尧封为唐侯以后,娶了散宜氏的女儿女皇为妻,不长时间,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取名叫丹朱。  丹朱身为唐尧的世子,本应该有好的品德风范,给臣民们树个好榜样。可他为人骄横暴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时常带着随从到各地漫游,浪迹四方。任性的他稍不遂意就大发雷霆,打骂虐待他的臣仆。那时,洪水为害,弥漫天下,丹朱成天价坐着船东游西荡,戏耍于水上。后来洪水平息了,有的地方水浅不能行船,臣仆央求说:“小祖宗下船吧,泥浆里不能划船。”丹朱不肯下船步行,却斥责道:“不能划船,你们不会推船吗?”随从臣仆不敢反驳,只好在泥浆里为他推着船走,他在船上却跳着高儿地说:“你们知道吗,这叫陆地行舟,谁见过呀!陆地行舟,我是天下第一人!”推船的人累得汗流浃背,弄得浑身泥浆,他却嫌船行得慢,就打骂推船人。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游手好闲的丹朱光和一些不务正业的人交朋友,闹得家里、邻里不得安宁。做母亲的女皇对他没办法,时常对尧说:“你得好好管教管教儿子,可不能落下什么不好的名声。”唐尧无奈地说:“唉,这孩子真难调教啊!”  唐尧见丹朱情乖戾,屡教无效,心中十分焦虑。他想:做国君的儿子如此放荡,怎么去教化黎民百姓呢?为了教化丹朱,尧发明了围棋,希望用棋道来潜移默化地改造他的性情,使他改邪归正,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起初,丹朱对围棋还感到新鲜有趣,专心地练。可是时间一长,他玩得厌倦了,就扔开围棋,仍然同他那帮狐朋狗友胡闹去了。唐尧对他也实在没有办法,非常失望。  唐尧素来以国、以民为本。他在位70年,年事高了,面对继位的大事再三考虑,尽管四岳推荐说丹朱可继位,但尧深知丹朱品德不正,对四岳说:“我禅让帝位,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于不肖子丹朱一人。把天下交给贤达之人,我才放心。”尧终于摒弃了丹朱。后来,经几度物色人选,终于选拔培养了有威信的虞舜,并决定将王位禅让给舜。尧担心丹朱反对,就采取措施,先颁下诏令,将丹朱放逐到南方丹水去做诸侯,并对农师后稷说:“我派你监督丹朱去南方丹水,叫他克日起程,不准延误时间。”后稷遵命照办。  那时,南方有个部族叫“有苗”,又叫“三苗”,论戚谊是丹朱的近亲,和丹朱关系很好。三苗的首领早听说尧要把天下禅让给舜,对这件事非常不满意。见丹朱被尧放逐到南方来,就跟丹朱说:“你父亲尧真是老糊涂了,把天下禅让给外族人舜,而不传位给亲生儿子,你也太软弱无能了!”“那你说怎么办?”丹朱以问计的口吻说。三苗首领说:“造你父亲的反,夺权!”于是,三苗与丹朱勾结在一起,举兵反叛,企图进攻北方,推翻尧的统治。  智慧高远的尧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着,把丹朱放逐到南方后,就未雨绸缪,他决不会因为三苗和丹朱的反对而改变自己的政治主张。为此,便御驾亲征,平定反叛。尧率众与三苗和丹朱的联盟军鏖战于丹水,一举击溃了丹朱和三苗的部队。反叛战争很快平息,为舜接班扫除了障碍。  在班师北归时,尧将丹朱带回唐国都城,怕他再闹事,就把他放逐到唐城北部唐河东岸的鸿山关,并在鸿山关筑起城垣,名曰“鸿城”,俗称“洪城”。为了教育丹朱,尧痛下决心,将他“囚”于鸿城,并派农师后稷教他耕种,以劳动的方法改造他。尧虽然忙于国事,日理万机,但还不时抽出时间带着女皇到鸿城看望丹朱,并教他如何修身养性及做人的道理。在尧耐心的教导下,丹朱开始学陶艺,务农桑,逐渐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为此,鸿城乂曾改名“丹朱城”。  采录:赵喜林  采录时间地点:2009年6月于唐尧文化研究会  造围棋  唐尧的大儿子,出生在丹棱,小时候皮肤、毛发都有些发红,因此取名“丹朱”。  丹朱小时候健壮顽皮,爱爬山、玩水、上树,稍大一些成了孩子王,常带一帮孩子跟另一帮孩子打架,直到把对方打得啼哭求饶为止。有一次丹朱在野外玩火,把山上的树林烧去大半,为此遭到父亲一顿暴打。但他本性难改,过了几天还是老样子,尧为丹朱伤透了脑筋。  有一天,唐尧又看到丹朱带一帮孩子斗架,双方各有十多个人,几个孩子围打一个孩子,又有多个孩子围在这几个孩子后边,双方混战,滚爬厮打,你来我往,难解难分。足足斗了一个时辰,孩子们都累得趴在地上,方才罢休。  唐尧看到这里,不禁拈须微笑。这情景使他想起了自己指挥的—场战争:那是几年之前讨伐狄人,己方人马包围了敌人,敌人又反围了己方。战场上犬牙交错,士兵们你抓住我,我扭住你,厮打在一起。尧站在高处观察情势,身后伏有一支精锐的预备队,看看到了关键时刻,带着预备队吶喊着冲了出去。敌兵瞬时大乱,想撤退都来不及了,遭到彻底覆灭。战斗以唐尧的胜利而告终。  他想到这里,灵机一动:如果把争斗变成游戏,使孩子们觉得有趣,又能增长智慧和本领,不是一举多得的事吗?于是,他找来管天文历法的大臣羲和,说出了自己的打算。羲和有一个聪慧的大脑,特别精于计算。他按照尧的想法设计出一张图。图上画出纵横11道线,共有121个交叉点,用黑石子和白石子代表交战双方,用抢占交叉点围对方子的办法吃子,子多者胜。后来感到121个点太少,又加纵横各8道线,成为纵横19道,360个点。羲和说:“共用子360个,含周天之数;黑白子各180个,含阴阳变化;棋盘方而静,如同地安;棋子圆而动,如同天变。下棋无重复之局,神秘莫测。”尧和羲和下起了这种“围棋”,引来不少人观战。官员们大部分都学会了,又传到平民百姓中间。下围棋在唐国成为时尚游戏,处处可听见清脆的石子撞击声。后来讲究起来,人们用桑木做棋盘,用犀角和象牙做棋子。  尧把围棋下法教给丹朱,想让儿子改变性情。丹朱初时还不太愿意学,可下了几次也就会了。丹朱一学会围棋,欢喜得不得了,整天缠着父亲下棋。别看丹朱平时坐一刻钟都难得,可是下起棋来,一天不吃饭不觉得饿,一宿不睡觉不觉得困。尧只要有时间,就陪丹朱下盘棋。  丹朱年岁小,下棋常常悔棋。尧说:“人无信不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让丹朱悔棋。丹朱一时忘了,尧就用指头重重地弹击一下他的脑袋,丹朱渐渐地不悔棋了。  丹朱下棋贏心太盛,贏了棋兴高采烈,输了棋垂头丧气。尧教他下棋要有平常心,胜不骄败不馁,每次下棋后都跟他复盘,总结胜败的经验教训。后来,尧把丹朱带到圣地洪城,请高手教棋,洪城也叫“丹朱城”了。至今唐县北洪城仍然流传着丹朱学棋的故事。  丹朱到了十六七岁棋艺已成,能和朝中任何高手对弈了。  丹朱一身力气,爱练武艺,是个当将军的材料。他爱好围棋,从围棋中悟出了许多打仗的奥妙。尧有时派他随军打仗,而丹朱也不孚众望,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得到上下赞许。  —次又有敌人来犯,朝中管军事的司衡大臣羿患病在床,谁担任领兵统帅呢?尧决定让丹朱去,看看儿子究竟有多大本领。  丹朱领兵到了前线,看见敌兵满山遍野,营盘扎得一座连着一座。丹朱想:敌众我寡,应以智取胜。他仔细观察敌人营寨,发现敌营中间地带有一座小山,在小山上可以鸟瞰整个敌军动态,而山上驻兵不多。丹朱说:“这是一只活眼呢!”他选拔了五百精壮强焊的兵士,对他们说:“你们冲过去占住那座小山,敌兵必定全力争夺,我带大兵在他们身后围打,一定可以取胜。”那五百兵丁听到丹朱的命令,勇猛地向敌营冲过去。敌兵猝不及防,被猛虎般的五百精兵冲开一条路,上了小山。敌兵统帅怎能允许在自己的心脏地带插颗钉子呢?亲自率兵来夺小山。五百兵士守住上山的道路拼死抵抗,敌兵一时攻不上去。这边丹朱把自己的军队分成四路,成包围之势向敌人背后发起冲击。敌兵腹背受敌,军心慌乱,只得撤兵。  丹朱凯旋班师,受到满朝赞扬,尧也十分高兴。有人向丹朱讨教取胜之道,丹朱说:“打仗和下棋一样,围棋上有弃子战术,我以五百人作眼,死中求活;以大部队包围,敌人能不败吗?”  尧到了晚年,心力交瘁,很想找个继承人。几经周折,尧找到了舜,认为跟自己性情相近,胸怀天下百姓,忠孝双全,大小事务处理得当。也有大臣推荐丹朱,说丹朱立有战功,聪明果决。丹朱也跃跃欲试,很想得到天子的宝座。尧却认为丹朱脾气暴躁,华而不实,有领兵之才而不是天子之才。为使丹朱打消与舜争夺天子的念头,尧命丹朱和舜下一盘围棋较量,贏者当天子继承人,输者甘心做助f。丹朱和舜都爽快地答应了。  大臣们都认为尧年老糊涂了:天子之位决定国家兴衰,岂是棋盘上的儿戏?再者丹朱是尧一手教出的高手,而舜下棋才几年呢!有的大臣怀疑尧改变了主意,不用舜而让丹朱做继承人了。  棋赛由最公正的司法大臣皋陶担任裁判。朝中官员不约而同前来观棋。他们分成两派,一派希望舜胜,一派希望丹朱胜。尧端坐在主持人的座位上,一副心中有底、从容不迫的样子。  决定二人命运的棋赛开始了。丹朱持白先行,舜持黑后发。二人下得飞快,转眼间各投下二十多子。二人棋风大不相同,舜依从王道,中规中矩、有板有眼;丹朱则杀法凌厉、步步紧逼,一副王霸之气。观棋的人们感觉到丹朱的气势愈来愈盛,舜忙于应付,守多攻少。双方各投下一百余子,局势渐渐明朗。丹朱面露得意之色,立起身来在地上走动,并与他的支持者说几句笑话,似乎稳操胜券,天子之位伸手可及了。人们观看棋盘,原来丹朱的白子已占了四角中的三角,穿心相会,中间天元一带三十余枚黑子已经被围,无生还希望。丹朱只要再投上几子,这三十余枚黑子就被歼灭。人们看舜时,见他没有一丝慌乱,冥思苦想,表情凝重,从容投子。而尧面如秋水,一言不发,静观棋局变化。  突然间舜投下一子,引起在场人的惊讶:这着棋不依常规,不去援救被围的棋子,而是落在白棋的腹地与边角的相连处,看来舜是要放弃这盘棋了。丹朱趁此机会连下几着,将三十余子尽数吃净。而舜拈起黑子,落在被提过的白阵之中。人们这才看出,白阵之中尽是断点,被舜黑子卡断后,两块棋成了死棋;四周角地上的白子也险象环生。这时丹朱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手忙脚乱,应对艰难。至此,丹朱的棋已是输定了。  这时尧立起身来,对满头是汗的丹朱说:“胜负已定,还是承认现实吧!下棋虽是小事,实合于天道。你不识天道,见小利而忘大局,杀心太重,招致失败。而舜顺天应情,深谋远虑,谨慎小心,是天子之才呀!我做了几十年的帝王,还是有些知人之明的!”  采录:韩增寿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4月于唐县峪山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