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蜘蛛封门救驾  刘邦的母亲王氏,为了躲避秦兵搜杀婴儿,抱着刚出生的小刘邦,出丰乡往东逃。当逃到丰乡城东七里铺的土地庙前,秦兵追上来了。眼前虽有一座土地庙,但又破又小,怎能藏得下母子二人?这时秦军越追越近,无奈何只好推门进入庙中,随手将门关上。忽然从墙角里、屋檐下、草丛里,爬出无数蜘蛛,到庙门上吐丝结网,一会的光景,就把庙门网平。秦兵追到这里,纷纷下马奔向土地庙,。走近一看,庙门上封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想必久已无人居住,便继续向前搜索。  王氏听见外边没有动静,便抱着小刘邦走出庙门,向东北方向走去。  在这一天,秦兵在丰乡城里及四周搜杀了无数无辜婴儿。小刘邦的母亲抱着小刘邦逃到沛县,才免遭秦军的杀戮。  这时秦国善观天象的人又报与秦始皇:“真龙已入水(沛县的“沛”字是“水”和“市”组成),已无办法了。”这时秦兵才垂头丧气地撤回咸阳。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  鸡鸣台与晓鸣寺  小刘邦出生后,遇到秦兵的追杀。他母亲抱着他逃到沛县西边的沙河边,已是夜静更深、雄鸡初鸣的时候了,于是就在此地休息入睡了。拂晓时急忙起来,跑到一个小庄上住了下来。刘邦称帝后,沛县人在当年更鸡初鸣、刘邦母子休息的南沙河边,建造了一座高台,叫做鸡鸣台。又在刘邦母子拂晓到达的那个村庄旁,建了座小庙,叫晓鸣寺。晓鸣寺在沛县城西八里处,至今仍作为村名沿用。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8月于华佗医院  土地爷戴王冠  刘邦的母亲王氏,抱着小刘邦逃出丰城,路经城东七里铺土地庙,躲在土地庙里。由于蜘蛛网门,才免遭秦兵杀害。  土地庙的蜘蛛救驾,要归功于七里铺的土地爷。按照传统,土地爷只相当于人世间的地保一类的贱役。因此土地爷只许有三间小庙,在衣冠上也和平民相似,只能戴一顶员外式的方巾。可是由于七里铺的土地爷曾发动蜘蛛救了驾,因此,刘邦称帝后,便下令将丰县七里铺的土地庙由三间小屋改建为五间大庙宇,土地爷的方巾换上了庄严的王冠。民间传说的“土地爷戴王冠”,就是指的丰县城东七里铺得天独厚的土地爷。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5月于华佗医院  刘邦店  秦朝有个算士,善观天象。小刘邦出生不久,一天晚上,他遥见丰县上空霞光万道,瑞气千条,紫云如盖,就认定是天子气,是真龙出世的征兆。于是他奏知秦始皇:如果此儿不除,将来定要灭秦称帝。秦始皇闻奏,惊恐异常,忙派一员大将,带领一支人马往丰县进行查抄。秦兵来到丰县,立即布满岗哨,传令:凡是近曰所生婴儿,一律杀掉,如有隐藏不报者,一经查出,父母连坐。  刘邦的母亲王氏闻讯后,抱着刘邦从丰县东城墙下,沿着伏道逃了出来。她经过了多次艰险,才脱离了虎口,逃到沛县地界,在沛县西部一个村庄的小客店里住了下来。这家店主姓刘名八,人们称这个村子叫“刘八店”。刘邦称帝后,把“刘八店”改为“刘邦店”。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5月于华佗医院  沛公  沛公就是汉高祖刘邦。  秦朝末年,刘邦在沛县当泗水亭亭长。秦王朝苛捐杂税多,徭役又重,年年要抓大批的民夫,筑长城修陵墓。这一年,秦始皇又征民夫到骊山为他修陵墓。沛县县令就派泗水亭长刘邦,把民夫们押送到骊山去。  到骟山去服役,离家又远,活又重,民夫们都知道这一去,十有八九甭想活着回来,于是在半路上纷纷逃亡。刘邦一看,这么着赶到骗山,民夫差不多也就逃光了,到那里怎么交差?弄不好自己也得丢脑袋。于是就对众民夫说:“咱们也别去骊山了,去也是个死,谁愿跑谁就跑,不愿跑的,跟我上芒砀山落草去!”  有家的都回家谋生,无家可归的,跟随刘邦直奔芒砀山。  在奔芒砀山的路上,有条巨蝾挡住去路,刘邦手起刀落,斩了巨蟒,在芒砀山举起了灭秦的义旗。被斩的巨蟒阴魂不散,天天在芒砀山半天空叫喊:“报仇、报仇!”刘邦说:“荒山野里报什么仇?有仇到平地时再报吧。”平地与平帝谐音,所以西汉的江山传到刘邦的十二代玄孙汉平帝时,被斩的巨蟒就托生成王莽。王莽篡位,夺取汉平帝的江山,以报当年被斩之仇。多亏了刘秀力挽狂澜,挫败了王莽,恢复了刘氏基业,历史上称为东汉。刘邦腰斩巨蟒,王莽“腰斩”两汉,这是后话不表。  再说刘邦在芒砀山反秦时,各地也纷纷起来造反,秦王朝眼看不行了。沛县有个县吏叫萧何,萧何就跟县令说:“大势已去,咱们也呼应刘邦反了吧!”县令无奈,只好同意。派谁去和刘邦取得联系呢?派卖狗肉的樊哙去吧。樊哙和刘邦是连襟,熟人好办事。  樊哙到了芒砀山一说,刘邦大喜,马上率领人马来到了沛县。刘邦兵临城下,沛县县令又变卦了,生怕推不翻秦王朝,反倒丢了自己的乌纱帽,说什么也不给刘邦的人马开城门。刘邦就写了一封信,绑在箭上射进城去。萧何接到信,就策动城中的百姓们把县令杀了,大开城门迎接刘邦。  刘邦入城,百姓们夹道欢迎,拥立刘邦为“沛公”。  讲述:梅修玉(农民)  记录:梅法坤  采录时间、地点:1988年3月于朱寨乡梅村  汉高祖斩白蛇  刘邦当泗水亭长时,正是秦始皇修阿房宫的时候,各地不断抓壮丁,押民夫到咸阳去做苦工。  沛县县令抓了几十名民夫,叫刘邦押送咸阳。出城不远,民夫的家属前来送别,他们扶老携幼,捶胸顿足,一直追随十几里。刘邦虽把他们劝回,但心里很同情他们。因为这些民夫,离乡背井、抛妻弃子,到几千里远的地方去服苦役,难以活着回来。所以一出县境,民夫就逃走了好几个;往前走数里,又逃了几个;晚上住在客店里,第二天清点,又少了几个。一路上刘邦看着民夫带着绳索、背着破烂的行李,流着泪,一拐一拉地往前行,心里不禁一阵难过。他想:男子汉大丈夫,却把乡里乡亲逼着去送死,也太缺德了。不去吧,这个亭长就干不成;跑了吧,自己头也保不住……他又想,民夫不断逃走,这样下去,到了咸阳,恐怕要剩下自己一个光棍亭长啦,怎么交差呢?说不定要杀头的。他一边走,一边想,心中七上八下。  走到丰西大泽中,虽然天色还早,他却叫民夫们坐下来休息。泽边小亭中有卖酒的,他买了些酒,坐在地上自斟自饮,酒喝够了,天色也晚了,他突然对民夫说:“你们到了咸阳必然充当苦役,不是累死饿死,就是被打死,即使不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家,你们家里都有父母妻儿……今天我把你们全都释放,各逃活命去吧。”说罢,他绐民夫一一解去了绳索,挥手叫他们快跑。民夫们流下感激的眼泪,都说:“刘亭长不忍叫我们去送死,你怎么交差呢?”刘邦大笑道:“我也不去送死,只好远走高飞了。”其中有十几个民夫情愿跟刘邦一齐去找活路。刘邦乘着酒兴,带着十多个壮士,不敢走大路,只在大泽边抄小路走。小路上多是荆棘、乱草、芦苇。正往前走,忽听前面有人喧闹,接着前面的人都往回跑。刘邦心想可能是遇上官兵,吓得一身冷汗。他问跑回来的人,才知道原来前面有一条大蟒蛇挡住去路。刘邦不等他们说完,便生气地说:“壮士行路’,怎么能怕蛇虫!”于是他拔剑在手,走在前头,果然一条数丈长的白蛇,头大如斗,二目如电,张着血口,横在泽中,挡住了去路。刘邦鼓起勇气,走近蛇首。那蛇看见刘邦,昂头吐舌,腾空而起,扑向刘邦,刘邦急忙侧身闪过,跳到一边。白蛇摇头摆尾,正想缠绕刘邦,刘邦就势挥剑将白蛇斩成两段。原来,刘邦佩带的宝剑是“赤霄”宝剑,剑锋非常锐利,削铁如泥。所以白蛇遇到刘邦,很快死于剑下。刘邦斩白蛇后,与壮士继续前进。走了一段路,感到很累,便在一片树下休息,不觉入了梦乡。一觉醒来,东方已发亮了。这时有人从泽中走来,看见刘邦一队人,连声说:“奇怪,奇怪!”刘邦忙问:“什么事奇怪?”那人说:“我刚才路过泽中见一老妇人在路旁痛哭,我问她为什么哭得这样伤心,她说:‘我儿白帝子被赤帝子所杀。”  刘邦听了半信半疑,心中暗想,白蛇是我杀的,怎么会有白帝、赤帝呢?这话虽有些荒唐,将来也许会有验证。他想到这里,惊喜交集,带着十几个壮士,向芒砀山奔去。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华佗医院  刘邦坐“皇位”  在俺刘邦店,刘邦的呱可多啦。  传说,刘邦小时候和一群伙伴挎着叉子去割草,一个大点的孩子说:“咱做个游戏玩玩好不?”大家都说:“好!”他们就把叉子摞起来,一个孩子指着中间最高的叉子说:“谁要能坐在那个叉子上,谁是皇帝。”孩子们一个个往上爬,谁也坐不稳,只有刘邦坐上去一动也不动。孩子们都很惊奇,觉得刘邦长大后,一定了不起。  讲述:陈庆轩(60岁职工文盲)  记录:燕守斌(35岁中学教师)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5月于安国中学  坐席结义  刘邦小时候,家里穷,当过叫花子,要过饭。后来他认识了王陵、灌婴、周勃。他们这几个家里富,他们常在一起吃喝玩乐。自从认识刘邦后,每次吃喝,刘邦总是坐在上首里。看他一身破衣裳、长头发,连手脸也不洗,他们几个很是不快活,便想个点子耍耍他。  一天,他们几个准备一桌酒菜,放在一眼枯井的前面,井口用一顶芦席盖着。三人刚要吃酒,刘邦又来到跟前。他们几个齐声说:“刘三哥,快坐,上首给你留着哩!”刘邦连让也不让,两腿一盘,坐在席上,坐得很牢稳。三人一见都很惊奇,觉得“刘三不凡”。他们便插枝为香结为兄弟。  讲述:杨德亮(52岁 高小 村支书)  记录:燕守斌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9月于安国乡  龙屎  一天,刘邦正在拉屎,来了一个算卦的先生。刘邦见来了一个生人,赶紧提起裤子,系上束腰带。那个算卦的来到刘邦拉屎的地方,吃了一惊,说:“龙屎龙尿,这是谁拉的?”他这一说,大家都觉得很惊奇。  刘邦这一出名,便引起了一些歹徒的算计,想着点子陷害刘邦。一天,歹徒用芦席盖着井口,让刘邦坐在席上。刘邦坐在席上,没有一点事儿。歹徒们很奇怪,叫刘邦起来,掀席一看,吓得拔腿就跑。原来席子下面有一条火龙。  讲述:郝新恬(57岁 农民 小学文化)  记录:燕守咸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安国乡文化站  醉卧汉台  刘邦少年时,嗜酒好友,不事生产。他宁愿少吃一顿饭,也不愿少喝一杯酒。有一天他游逛到沛城东南泗水河边的一个叫胡家寨的小集镇,与他的一些穷朋友会饮。这次他喝得太多了,天色已晚,酒后朋友们不让他回家去。但刘邦生来胆大,从不怕什么鬼神,他拒绝了朋友的好意,单独回家。他踉踉跄跄刚走出胡家寨南门,就倒卧在一块青石板上,酣睡起来。一觉醒来,天已四更,他爬起来,摇摇晃晃回到沛城。刘邦称帝后,人们就把这块青石称为汉台,以后历代王朝,都把胡家寨称为汉台乡,一直沿用到民国年间。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6月于栖山乡石楼村  压服王气  有一年,秦始皇来到彭城,登高北望,见茫茫泗水,波涛汹涌,好像一条巨龙滚滚南下,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想:像这样气势磅礴之地,难免藏龙卧虎。于是他立刻命令掌管天文地理的官吏仔细察看,看这一带究竟有没有王气。官吏们用尽心思,观察一番说:龙脉已被凿井毁坏消失,只有泗水西支泡河一带,王气甚盛。于是他们展开地图查找泡水位置,丰乡被泡水环绕。秦始皇一听,马上率领兵马,直奔丰乡。  秦始皇到了丰乡,大小官员、绅士都跪在路旁迎驾。这时人群中有一穿农民服装的壮年人,小声叹息:“大丈夫正当如此。”话未落音,秦始皇的队伍忽然停止前进,只听前面一阵喧哗,说是皇帝落马了。众人在街旁偷眼一看,只见秦始皇确实落马了,面如土色,正由几个宫女扶起。秦始皇定了定神,便问众官吏,这是怎么回事?众官吏答道:想必是王气作怪。秦始皇咬了咬牙心想,任你王气有多大本领,我要把你断头、截足、碎万段。于是他命令将士们在丰城四角各挖一个大池,叫做削足。大池挖好后,秦始皇又带领官员到了丰乡城中心,叫人在那里挖一个两丈见方,一丈深的大坑,叫做断头。又在坑底放上宝剑、朱砂石,批了几道名符也放入坑底;又令人把坑底填平,以为这样王气永远不会复生了。为了把王气彻底压实,又在上面筑了一个很高的土台子,并亲自命名为“压气台”。又令人在丰城东南华山挖了一道深沟,以斩断龙气。秦始皇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谁知没过几年,传至二世胡亥时就灭亡了。  讲述:魏以伦  记录:王茂清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华佗医院  刘邦还债  吕后的大是个老塾师,虽不是大富大贵,可也名望很高。两个闺女,长得可没说的,都“粉骨朵”似的。大闺女有点怪,大了还是不让人家提媒,想自己挑个中意的。吕老先生心中急得着火。看着嫁大女儿不成,就赌气把二女儿先嫁给了杀狗屠子樊哙。这天是吕老先生的生日,众人都来祝贺。二女婿备好寿礼正要_起身,刘邦突然来访。樊哙忙问:“季兄,有何要事?”  “嘿!犬肉离了口,心里不定由啊!”  “啊——”樊哙忙作解释,“岳父生日,不开杀戒啊!”  “啊,原来如此。”刘邦聋拉头想了想,马上笑了,说:“你我兄弟亲如一人,不妨今日同去拜寿。”  “这一”樊哙想不到刘邦如此言语,愣了。  “咋,怕俺穷光蛋吗?莫担心,车到山前自有路嘛!”  弟兄俩来到吕家,报门入院。这时天已正午,寿宴马上开始。樊哙忙摆上寿礼,刘邦独自走到礼簿桌前,两手打拱道:“诸位,这里有礼!”  写礼簿的人头也没抬,问:“尊姓大名?礼银若干?”  刘邦报了姓名,想了一想,又在名下要人写上“寿银万贯”四个大字,写完抽身便走。写礼簿的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刘邦衣袖道:“且慢,点银钱!”刘邦转身一笑,从人手中抓过大笔,在四个大字下面匆匆写上一个“欠”字,扔笔就走。你想,众目睽睽,哪里能够逃脱?一连声喝道:“世上见过欠寿礼的吗?”刘邦听了,一点儿也不在乎,眯起双眼,伸出食指,口中念念有词:  “千贯万贯,八方奉献,  曰月相逢,地支天干,  山河相携,结账还钱。  请问,江山抵得了吗?”这大话一喷,众人全目瞪口呆。  吕先生的大女儿隔窗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心想,这汉子有志气……于是,她身不由己,慌慌走到吕老先生跟前,脸红心跳,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正巧这时吕老先生正安排寿宴座次,大女儿按捺不住,忙喊道:“大唷,还按老规矩嘛——按寿礼多少排呀!”吕老先生忙说:“对对,古礼如此,古礼如此!”于是吩咐众人,按礼人座。当他看到“寿银万贯”四个大字时,顿时花了眼,慌了神,禁不住一声高喊:“刘邦,首座——”刘邦微微一笑,稳步向前,樊哙摸不着头脑,也紧紧跟随兄长。  后来,吕老先生知道真相,虽万般气愤,也无可奈何。经樊哙百般解释,倒觉得刘邦是个奇才。大闺女经常提念此事,二闺女醒悟:何不将姐姐嫁于刘邦?于是,樊哙夫妻齐心协力,从中作合,终于花好月圆。后来刘邦夺得天下,厚封诸吕,还了这笔“江山之债”。  讲述:梁洪涛(48岁 教育 干部)  记录:邓书煤(52岁 中师 中学校长)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9月于大屯镇大王庄  刘邦与戚夫人  楚汉相争的时候,霸王项羽屯兵彭城。有一次,霸王带兵伐齐,刘邦乘虚就去袭击彭城。霸王闻报,急率轻骑援救,把刘邦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只剩几名亲近随从。刘邦带人逃回沛县老家一看,父亲刘太公被项羽捉走做了人质,老婆吕后带着孩子,也被乱军冲得不知去向。项羽兵马还在紧追不舍。刘邦无奈,只好继续向沛县西北方向逃去。  这一天逃到定陶县,人困马乏,实在跑不动了。抬头一看,前面有位老者。刘邦连忙滚鞍下马,请老汉给弄点吃的,歇歇脚再走。  老汉把刘邦领到家里,一问尊姓大名,才知是汉王刘邦。老汉十分欢喜,就把女儿叫出来,为刘邦烧水做饭。  这位老汉姓戚,他的女儿天资聪慧,如花似玉。言谈话语之间,刘邦就有些爱慕之意。戚老汉看出些门道,就说:“如果大王不嫌弃,就让小女伺候大王吧。”刘邦大喜,当晚就成了亲。  后来刘邦登基坐了皇位,就派人把戚老汉的女儿接进宫来,她就是刘邦的宠姬戚夫人。  戚夫人是定陶人,定陶县原有戚姬庙,现已无存。  讲述:夏传贤(38岁 文化干部)  记录:梅法坤  采录时间、地点:1988午3月于博物馆  樊哙斗龙王  秦朝末年,连年干旱,沛县沟干河干,庄稼都旱死啦,吃水都得跑几十里路去挑。  老百姓日夜盼龙王下雨,天天上龙王庙烧香磕头,胳拉拜子都磕淌血啦,还是不见下雨。  这天樊哙挑着狗肉挑子来啦,他是剥狗的,天不怕地不怕。他见一群人跪在龙王庙前求雨,就咋呼起来:“龙王的神灵上哪里去啦?要再不下雨,把龙王像抬出来砸了!”求雨的人听了都抱怨他说:“樊哙,你胆不小,龙王爷听见一生气,才不下雨哩!你还好,有狗肉挑子,俺种地的天不下雨吃啥?”樊哙笑笑,挑起狗肉挑子走了。  一连几天,无论人咋着祷告,龙王还是不下雨。这天樊哙又来啦,他噔噔地跑到龙王像前,抱起来搁到地上说;“龙王,你的神灵上哪里去啦?你天天享受人间的香火,却几个月不下雨,俺还敬你干啥!今天午时要再不下雨,先砸你的像,后烧庙!”求雨的听了这话都很害怕,跪在地上,抱怨樊哙忒欺天啦。  龙王在天上听见樊哙的话,满不在乎,心想:“谅这小子也不过说说大话,吓吓我,要我下雨,别想。”  樊哙站在龙王像前,耐心地等着,太阳烤得人撑不了,一点风丝都没有。跪着求雨的人,有几个晕倒了。樊哙气极了,看看要到午时,他准备好柴火,求雨的人看他黑乎乎的脸,谁也不敢拦他。  到了午时,龙王伸头往下一看,慌了神,樊哙手提斧子,正准备往龙王像头上砸。龙王赶紧鼓起腮帮子吹了几口气,把樊哙手里的斧子吹掉了。一吹,缘巧香火吹到柴火上,火着起来,龙王再也来不及想了,得赶紧下雨浇灭,他嘴一张,眼一闭,大雨哗哗地下起来喽。  下雨喽!下雨喽!人们都景o得把樊哙抬得老髙。  讲述:李景美(76岁文盲农民)  记录:赵保花(女24岁高中民办教师)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湖屯乡李集村  挂羊头卖狗肉  樊哙家住沛县城里,他姨家在山东郓城县,离城五里的马家庄。那时候,沛县一带遭蝗灾,他跟他娘就在姨家住下来。  樊哙长大了,他娘看他膀大身宽,就让他剥狗卖肉。谁知道郓城那里的人都不吃狗肉,说吃了狗肉、猪肉,人死了过不去“奈河”。没法,又改为宰羊。宰羊赚头小,混不够吃的。樊哙就想,这么多狗没人吃,死了都扔了,多可惜!把狗剥了,掺在羊肉里卖,赚钱不是赚得多了吗!可又咋掺呢?羊肉狗肉不一路。一想,对了,煮熟不就看不出来了?  从那,谁家的狗死了,他就偷偷扛回家来,褪巴褪巴,跟羊肉在一块煮了,一掺,第二天赶集去卖。一咋呼:“熟羊肉!”呼隆一下子卖完了。樊哙可喜坏了:狗不要花钱买,真是拾麦打烧饼——清赚。  日子一长,事出来了。一天,樊哙偷了人家一条活狗,放在院子里,还没开剥,谁知绑在狗嘴上的绳子挣开了,汪汪直叫,樊哙慌忙连拖带拉,把狗弄到屋里。事不巧,墙头那边的邻居往这边一瞅,樊哙的把戏他全看见了。  打那,樊哙的羊肉摊不下货了。这下樊哙急啦,每回宰了羊,都把羊头摆在摊子前,后来干脆用根竹竿挂起来,叫人家知道有羊头就是羊肉。这个法还有点灵,他的生意又兴隆了一阵子。  有个老头,说嘴里没味,买点熟羊肉蘸花椒吃。先吃一块,花椒的那股麻味太大;又吃一块,花椒不麻了,香倒是怪香。老头有点犯疑,细品品,觉着有股子狗腥气。打那,又都知道了,都说樊哙挂的是羊头,卖的是狗肉。  孬名一出去,樊哙看看在郓城生意不好做,就回到了老家沛县。沛县人喜欢吃狗肉,樊哙也不要挂羊头了,正式卖起狗肉来。  讲述:陈诗云(29岁中师干部)  记录:樊玉鹏(28岁高中文化干部)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10月于庙道口村  韩信埋母  相传韩信的娘是个大马猴。  有一家大财主,买了一只大马猴,是母的。这只母猴膀大身宽,腚大腰圆,教它啥活会干啥活,财主高兴极了。他叫长工韩二,每天要侍弄好马猴。  这韩二四十多岁了,光棍一条。腰弯腿短,加上脸黑,娶谁家去?所以说,见了搭配牲口的,也急得直淌口水。这天到黑了,财主又叫韩二:“韩二,弄点粮食,叫马猴推磨去。”  韩二没法,弄来粮食倒在磨上,叫过马猴,掂起磨棍推起来。  韩二坐在那里,两眼望着马猴。想想人家有媳妇的,早搂着歪倒在床上了。想着想着,瞅着马猴上了瘾。末了,受不了啦,上去抱住了马猴。马猴叫韩二弄得愣住了,不知咋着好,任韩二折腾了一阵。打那,逢上白天推磨,韩二都说不得闲,留着黑天推。财主心想,韩二这家伙,还真能干睐!  几个月过去,那马猴的肚子有点鼓了。韩二琢磨着,可能是有了,喜得不得了。听人家娘们常啦,有了喜好吃酸。韩二就偷了财主的粮食,到外边换点青杏给马猴吃,马猴可吃得了,时刻不离韩二的个。  日子越长,马猴的肚子越大。推磨时,韩二怕累坏了马猴,每次都是他接过磨棍推。后来财主知道了,骂韩二一顿,说他没有人味,给马猴相好,不算东西。最后还说:“那个熊事我不管,马猴的活你得替它干下来。”  这下苦了韩二,既当猴子又当人。过了有年把,马猴生了一个小男孩,虽说是人,可就是一身一脸的毛。做饭的老嬷嬷教韩二说:“不要紧,多给他盐吃,毛就掉了。”  小孩慢慢长大了,韩二就把他抱到妹妹家去,叫妹妹帮着喂养。小孩到了七八岁,韩二的妹妹就把他送到学堂里,先生给起了个名,叫韩信。  韩信长到十岁的时候,在一块玩的小孩都骂他猴娘养的,叫他猴孩,猴精。他恼了,回家问他姑姑,姑姑说:“别听他们胡扯,那是骂着玩的。”  人大心宽。韩信长大成人的时候,对自己的出身知道得一清二楚。他觉着没脸见人,就生了歹心,找了根绳子,偷偷跑到财主家,把那条母猴束死了。又偷偷扛出来,在九里山半腰挖个坑,埋了。  韩二知道了这事,气得要劈死韩信。韩信吓跑了。韩二跑到马猴的墓旁大哭一场,以后还花钱在坟边竖了一块碑。后来,韩信在九里山下与项羽打仗时,又派人把那块碑推倒,扔到黄河里去了。  讲述:崔玉林(55岁 农民 高小文化)  记录:樊玉鹏(28岁 高中文化)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张庄乡文化站  阎古古中举  阎古古小时候,在私塾念书。有一天,他爹请了位阴阳先生看风水,准备安新林。地理先生左瞧右瞄,看中一穴风水地:在蔡集村西南一里多路,穴位正好定在一家坟头的中央。风水先生说:“棺上加棺,辈辈做官。”阎古古的父亲不同意,就把自家的老林往北移了八步,安了林。  过了几年,京城开科举,阎古古前去应试。他坐在考场里,头昏脑涨,心神不定,卷子答不上来。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位白胡子老汉。老汉说:“一刻值千金,怎么不动手?”阎古古纳闷:“你是何人?”老汉笑道:“我是你祖上的八步邻居。”说着取过笔来,刷刷,答好试卷就不见了。  阎古古回家跟父亲一说,他父亲说:“准是咱林前八步坟中之人,他生前是个举人。”  不久,皇上张榜,阎古古也中了举人。  讲述:梁氏(女58岁文盲农民朱寨梅村人)  记录:刘庆雪(23岁高中农民林场蔡集人)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5月于朱寨乡梅村。  神画  阎古古先生是个画画的,那画真是画绝啦:画龙不敢点睛,画虎不敢添牙,怕的是点了睛添了牙,这些畜牲就要毁坏百姓。  阎古古有个女儿,女儿出门子的时候,先生早起晚睡,赶着画了一箱子书画,作为女儿的嫁妆。  女儿的婆家是个大户,家里大领二八,骡马成群。公婆见儿媳妇只陪送一箱子画,心里老大的不高兴。又一想,箱子里八成有金银财宝吧?  这一天,老婆婆趁着儿媳不在家,就把那口箱子砸开,一看,可气毁啦:一卷子一卷子的,都是画。老婆婆生气,点起一把火,把一箱子书画都烧着啦,烧得烘烘的。  正烧着,正好大领从门前走过。大领一见,忙凑过来捡起一张说:“咱弄张贴贴。”  这张画上画的是个豆棵,上边趴着个小蚰子,翅膀一扇一扇的,怪好看。大领拿回来,把它贴在自己床边墙上。  大领平时喂牲口,拌好草料,听骡子马嚼得咯嘣咯嘣的,就倚在床头看那张画。看着看着,哎,你说咋着吧?这张画可出奇:阴天下雨的时候,豆叶上的小蚰子就钻到下边藏起来,也不叫也不动;雨过天晴,小蚰子又爬到豆叶上头,扇着翅膀吱吱地叫,叫得可欢势!大领心里话,这张画怪出奇,不孬!  有一天,东家晒粮食,长工短工从仓里往外扛,摊了一大场。大领一看豆棵上的小蚰子,咦,又钻豆叶底下藏起来啦!忙对东家说:“东家,赶快往仓里收粮食,今天有雷暴雨。”  东家望望天,万里无云,晴亮的:“这天能有雷暴雨?”  东家不听大领的劝告,粮食继续在场里晒着。天刚过午,就见打西北涌出一块黑云彩,马队似的,呼呼地涌过来啦。一眨眼,又是雷又是闪,哗哗地下起来喽。百把口袋粮食收不及,都叫暴雨冲走啦!  东家怪闷惑。大领就把小蚰子的事,怎么来怎么去,说了一遍。东家把腚一拍:“咳,晚啦,一箱子宝画早都烧完啦!”  讲述:阎树民(51岁。高中文化)  记录:梅法坤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5月于博物馆  风流皇帝慕农妇  传说乾隆皇帝乘舟南下,行至沛县境地,弃舟登陆,轻装便服。行至某村时,瞧见一少妇手持短把扫帚,正在收拾丢撒在地上的粮食。那少妇二十岁上下,长得清秀,一边扫粮,一边哼着小曲,有时还停下来擦把汗。乾隆皇帝好生爱慕,一时词兴大发,在马背上顺口念道:“策马扬鞭过荒庄,见一佳人扫皇粮,玉笋把杆头,金莲步下忙,轻轻扫,慢慢扬,还从忙里整容装,汗浸粉面花含露,坐扑蛾眉柳带霜,可惜窈窕女,嫁与农家郎。”  这一段风流皇帝慕农妇的佳话,一直流传至今。  讲述:王德荣(38岁 大专文化 中学教师)  记录:靳宪元(60岁 初中文化 村支书)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沛县县城  朱元瑋偷腊八粥  明朝皇帝朱元璋小时候,家里很穷,他跟一群小伙伴住在破庙里。  腊月初七的夜晚,他们冻得直筛糠,肚里饿得慌。几个小伙伴再也睡不着了,商量着怎么弄点吃的。朱元璋说:“天明就是腊月初八了。今夜,家家都煮了一锅腊八粥,谁去偷?”  几个小伙伴要朱元璋在庙里守着,就去庄里偷腊八粥。当他们来到一家锅屋里,一摸锅盖热乎乎的,揭开盖一闻,甜甜的,抬着锅就来到庙里。朱元璋和几个小伙伴一会就把粥吃光了。一个伙伴问:“把锅搁哪里?”朱元璋说:“送去吧。明天人家好做饭。”伙伴们说:“天就要明了,怎么送去?!”朱元璋自己顶着锅走出庙门,刚出庙门,天慢慢亮了,朱元璋说:“老天爷,天再黑一会儿吧,我好把锅给人家送去。”刚说完天果然黑起来了。从此,黎明前,天总是黑一阵。  讲述:张庆兰(女40岁初中农民)  记录:史善武(40岁高中)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8月于杨屯乡卞庄  李三娘与八宝琉璃井  在咱沛县,有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样一首歌谣:“讲三纲,论五常,沛县有个李三娘。李三娘,李三娘,观音庙里招刘郎。自从招了刘郎汉,哥嫂妒意在心上。一心想赶三娘走,吵着闹着分家当。好田都被哥嫂占,几亩瓜地撇刘郎。刘郎看瓜打死精灵鬼,得了盔甲、白马、连环枪。自从得了几件宝,一上宾州去吃粮。宾州吃粮十八载,家撇贤妻李三娘:她白天打水千千担,夜晚推磨三更上。李三娘受了十八年苦上苦,到后来,时来运转做娘娘。”这首民谣说的就是李三娘的故事。  五代十国时,沛城北三里有个三百来户人家的庄子,庄子偏东头有一座观音庙,庙东南有一富户。户主李员外有良田数百亩,瓦舍百间,骡马成群,奴仆百人。李员外膝下有二男一女,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女儿名叫李三娘,长得如花似玉,是李员外夫妇的掌上明珠,年方一十七岁,尚未许配人家。爹娘总想给她找个好人家,哪知在三娘十八岁上,二老爹娘因病双双下世,李三娘从此撇到哥嫂手里。  有一日,李三娘到观音庙去降香。她燃上三根香,跪在观音像前祷告,这时庙门口进来一位青年人,来到庙堂跪在三娘一边。李三娘立起身来退在一边仔细观看,只见这人二十岁上下,长得浓眉大眼,鼻直口方,身髙七尺,膀宽腰圆。虽说穿得破烂,但气度不凡。李三娘顿生爱慕之心,就退出庙堂,让丫环和那人拉扯攀谈,才知道这人名叫刘知远。由于这几年连起兵患,父母得病而死,兄妹也都死于战乱,家乡无法生存,才四海为家,外出讨饭。今曰过此地,见这观音庙与众不同,才进得来。丫环回禀李三娘,李三娘更是爱怜,便吩咐丫环让他住在菜园内,并瞒着哥嫂送去吃穿。李三娘在人不注意的时候也悄悄地去看他,并与他私订了终身。  没有不透风的墙。过了两个多月,这件事就被哥嫂知道了,他们把李三娘嚷了一顿。觉得李三娘这样做有辱门庭,但又怕传出去被外人嗤笑,只得把刘知远招为姑爷。李三娘和刘知远成亲后,小两口互敬互爱,都觉得幸福美满。但哥嫂却恼在心间,想方设法刁难李三娘夫妇。他们又怕三娘分他们的田地家产,便经常无故刁难、吵闹,总想逼走刘知远。后来,看刘知远不想离家,就提出了分家产。好田、好地、好骡马都被他们占有,只给了三娘夫妇一块瓜园。  李三娘的这块瓜园离村很远,据说月黑天里常闹鬼。刘知远不怕,天天去看瓜。这一天夜里,狂风大作、雷鸣电闪,刘知远正在)瓜棚里歇息,看到瓜地里红光一闪,他快步走过去,在离二丈远时看到一个怪物,头大如牛,腿粗如柱,大眼睛闪着绿光,浑身长满长毛,一会站立怪笑,一会四肢爬行。刘知远搛紧拳头向怪物冲去,那怪物也向他扑来,刘知远与怪物扭打在一起。最后,怪物被刘知远打翻,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匹白龙马,一旁放着一身盔甲和一杆连环枪。拿到灯下一看,枪杆上有一行字:“赠给贵人刘知远。”  刘知远得到几件宝,回到家中。村里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是上天让他去打江山。刘知远想着也在理,再加上常受哥嫂的气,还不如出去闯荡一番,于是别了三娘,去宾州吃粮当兵。  刘知远离家后,三娘生活越来越困难,托邻里们与哥嫂商议,才把家合在一起。这一来可苦了李三娘,李家虽有成群的骡马和仆人,但重活脏活全让李三娘干。哥嫂想把她折磨死或逼出家门。他们让李三娘五更起床去打水洗衣,淘菜做饭,每天要把家里几口大水缸挑满。三娘身体本来就单薄,挑着水一步三摇,每一担水挑回来,累得发喘,大汗淋淋。这眼井井口小,是八角形的。李三娘每次打水提不动,只得抓住绳头,就着井沿往上拉。  李三娘白天劳累一天,晚上还要推磨,纺棉织布,做衣裳。推磨是走一步一滴汗,要推百斤粮,推成五破的面。纺棉要纺三千线,纺得又要细,又不断。织布要织一匹布,做衣要不误白天穿。常常是一灯油熬干了再换一灯,熬得累得三娘头发晕,腰腿酸,就是这样还常遭到哥嫂的打骂。三娘是汗流成河,泪哭干。  刘知远离家时,李三娘已身怀有孕。那年腊月里,李三娘夜间推着磨,到了二更天,忽觉得腹内疼痛。三娘无人问,无人管,只好在磨房里生孩子,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落地后,三娘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扒门,喊叫嫂子给把剪刀,嫂子不但不给,还叫骂连天。没办法,三娘只得咬断脐带,收拾了孩子,撕下袄大襟包好孩子。给孩子取名叫咬脐郎。生了孩子后,嫂子更是怀恨在心,认为刘家有了根,以后要分她的家产,把孩子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更凶狠地对待三娘,想把他们母子害死。李三娘身体弱,无奶水,无法喂养,又怕孩子遭祸害。听人家说刘知远已到西梁,便写了血书一封,央求老家院带孩子和血书去找刘知远,结果一去无音讯。三娘思夫想子受折磨,日子过得更苦了。  一晃十八年过去了。三娘已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她盼星星,盼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出头之曰。  刘知远自从从军以后,百战百胜,见到妻子的血书和孩子后,一心想回来探望。怎奈军务紧,不能脱身,妥善安排了儿子咬脐郎和老家人,继续征战疆场。十八年过去了,刘知远在西梁做了王,咬脐郎这时也已十七岁。有一日,咬脐郎带几个兵士外出打猎,忽见一只白毛玉兔,便搭弓射箭,没有射中,那只玉兔叼起箭跑了。咬脐郎感到很奇怪,就和随从一起追赶。他们追呀追,一直追到南滩村村东头。这只玉兔叼着箭跑到井台一位打水的妇人跟前,丢下箭就不见了。他们追到跟前觉得口渴,就向这位妇人求水喝。妇人正是李三娘。李三娘见咬脐郎很像自己的夫君,顿时思潮翻滚,流下了热泪。咬脐郎见这妇人提水很艰辛,便询问她的家景和村名。李三娘就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咬脐郎听后惊呆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在这时,空中飞来一片云彩,从云间飘下一带白绸,正好落在三娘桶中,上书:“咬脐郎,眼前便是你的亲生母亲李三娘。”咬脐郎方才醒悟,是神引他到了此地,便双膝扎地,爬行几步,抱住三娘的双腿,母子俩哭成一团。  李三娘母子相认后,咬脐郎拜别了母亲,到西梁告诉了刘知远,搬请了李三娘去做娘娘,享受荣华富贵。十八年的苦难终于熬到了头。可叹十八年来三娘受苦太深,积劳成疾,只做了十八天娘娘就寿终了。  李三娘十八年来把厚厚的石磨磨薄了,井台被打水的绳索磨出了七十多道又光又滑的深沟。从此人们称李三娘打水的井为“八宝琉璃井”。  南滩村也因李三娘的贞洁孝廉改名为“孝廉村”,后又改名为“李塘村”,一直沿袭至今。据说有几家姓李的还是李三娘的后裔呢。明代时有个官员路过孝廉村听说此事,为李三娘立了碑,题了匾,现仍保存在村中。据说,上天也被李三娘的事情感动了,为纪念李三娘,在天上用十几颗星垒成了一个?“八宝琉璃井”。秋高气爽时,夜里你在天河一旁就可以看到有十几颗星星组成的“八宝琉璃井”。其中有个豁口,那便是李三娘打水时踩掉的一块石头。  讲述:王德荣  记录:周脉锋(30岁小学教师)  采录时间、地点:1987年7月于文化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