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郑万友印象  章玺  承蒙万友兄抬爱,嘱我为他的散文集《醉于风景》写序。我有些惶惶然,因为但凡集文出书,作者都喜欢找名人大腕儿,否则辛苦爬格子凝就的结晶有无人问津的危险。我便有些犹豫,说我一无名气二无文采,怕把老兄给害了。读者本来还想翻几页的,一看我写的序,会不会就把书给扔了?哪知万友兄非常执着,再三说一定要我写。那好,为了好友的一片热忱,还为了万友兄的“写草根的事、让草根来读”的创作理想,我这个草根朋友就来赞美几句。  初识万友兄,是在2009年的春天,天津作家协会在蓟县举办的第五期青年作家(编辑)读书班笔会上。也是缘分,当其他学员都纷纷相邀老相识共住同室后,只剩下我一个河东 和两个汉沽的学员,自然就被整合到同一屋去了。于是我和万友兄就开始了近一周的“同吃同住同学习”的生活。我们白天在一起听课、讨论、发言,晚上在一起聊创作、家庭、生活。最有意思的是,在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几个学员悄悄地跃过一条小溪,从山脚下的一个断口攀上了黄崖关的长城,踏上了空无一人的漫漫古道。四周非常地幽静和空寂,只有我们几个人踩碎了凝重的晨霭,迎来了喷薄而出的朝霞。每每看见当时拍摄的照片,就有一个极其粗狂阳刚的大汉在我眼前晃动,这就是来自汉沽的——郑万友老兄。  第一次看见万友兄,见他生就一副浓密的络腮胡子、双眼炯然有神,不由猜想此公定是雄性激素发达、性格达练豪爽、可以倒拔垂杨柳的铮铮壮汉!但接触时间长了以后,却发现以上优点全副具备以外,还另有一种如水如画般的柔情在他铁塔般的身躯里隐藏着。  在黄崖关的山脚下,万友兄送给了我他的第一本散文集《走在路上》。我抽空浏览了一遍,倏然间发现了另一个不同的万友兄。通过这本散文集,我看见他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对故乡那深厚的热爱、对自己的教师职业的忠诚、以及对人类所有情感的歌颂,让我充分了解了这个生在大海边的汉子所特有的心路历程。我先是惊讶,然后是由衷地折服。  短短的几天笔会生活,让我最初认识了万友兄是个刚外慧中、感情丰富的男子汉。他虽然面对农家小院的田园菜肴却食欲减弱,一直想有一条清蒸鱼来大快朵颐,最后提前一天奔回汉沽老家,然后在电话里告诉我们说他终于吃到了清蒸鱼。我又看到了一个已经与大海连成了一体、离开了海洋就等于消失了生命一样的万友兄。  这一次,万友兄又给我送来了《醉于风景》。我细细地把这些经过精心串接而成的珍珠般的美文读了几遍。如果说《走在路上》是让我了解了一个人,那么这本《醉于风景》犹如一个由小到大、由青涩到成熟的心灵展露在眼前,让我们深深地体验着他的体验、感动着他的感动。  我们看到,万友兄的童年是在海边度过的。他在海边快乐地《掏螃蟹》,每每想起都让我沉浸在幸福之中。原来看似简单的童趣竟然也有很多学问,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最常见的还是“跪卧式”。 掏螃蟹的确是一件野趣十足的事情,我是乐此不疲的。我更是怀念,因为它给我的童年生活,留下了无数的欢乐……他在《手电筒的光柱最亮》里,为了给孤老户王奶奶增加营养,与伙伴一起去海边钓鱼。运气真差,我们只钓到两条鲇鱼,还是江米条那么大的。两个孩子没办法,只好去人家养鱼池里钓。结果被人抓住,但善良的主人送给了他们一嘟噜肉肉的筷子长的梭鱼。《看海》是他对大海的无限深情的描述:小鸟般的我一次次“飞”向海滩……它更让我把热爱故乡的情感,一次次的升华!难怪,万友兄几天不吃海鲜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当然,海里的产品只是大自然的馈赠,草根的生活还是平常的。万友兄与其他的孩子一样,也要干一些家务活。《拾茬头》是为了给家里解决燃料问题。风嗖嗖的在耳边鸣响,把衰草吹得瑟瑟颤抖,我们干活扬起的尘土像一股股狼烟,越过一两块田地和几条壕沟之后向着更远的地方飘去……这是我们在田野里拾茬头的情景……茬头放在锅灶里,火苗突突地跳跃,又旺又硬,好半天火才渐次暗淡。据有经验的老人说,一筐茬头烧的火,要比20捆稻草、5捆毛毛草产生的热量还要大,灶坑里的灰烬却甚少。拾茬头既给我们带来生活和玩耍的双重甘甜,又为我们留下了田野自然风光般的美好记忆……在《清清的故乡水》里,为了减轻姐姐们的负担,我十二三岁时便承担了家里挑水的部分任务。起初我只能挑两个半桶水,踉踉跄跄的。后来就能挑满桶水了……呵,挑水的那段岁月,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是那湿漉漉的小路。它像什么呢?它应该像一条线吧,把一串串勤劳的脚印和一朵朵跑出桶的水花穿在了一起,编制出农家人平淡、忙碌而快乐的生活。这就是万友兄那对生活充满热爱的视角,在艰苦的岁月了看到美好的情形。  与那个时代的其他儿童一样,万友兄的少年充满了野趣的快乐。在《有“镖”的岁月》里,秋天,每天放学后,我们附近几条街的几十个孩子,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时间来到“战场”上,手里拿着青青的高粱杆儿、玉米秸,个个“全副武装”。双方“指挥官”清点人数后就开战,或捉对厮杀,或只身陷阵,或群起攻之。  当万友兄走向了工作岗位后,他还是没离开大海,没离开她宽阔的胸怀。他注定是与海洋同呼吸共命运的。设若思绪也有色彩,那么此时我的思绪是蓝色的,它就像秋夜的蓝天,缀满我星星般关于海及海边人的回忆……这就是万友兄的《潮声不倦》。我常去盐滩徜徉,那里旷阔、湿润的空气伴着丝丝爽风拂面而来,红砖砌成的池埝内爬满了细小的盐粒,远远望去,仿佛是一道道新刷的起跑线,又宛若在“聚宝盆”上描了一圈银粉……这就是万友兄的《滩情》。  他由于文字的才华,先是通过考试当了教师,而且长期教毕业班。后来又被调动到场部,和三位老同志一起编辑场史,再后来被正式调到党委宣传部从事场报编辑工作,几年后又被聘为汉沽区文学杂志《蓟运河》的编辑,这些都为万友兄在文学之路走得更好,创造了良好条件。  或许是因为对生活的特殊观察力,万友兄的世界里都是很多人不注意的但非常奇妙的景色。他看见了冬天的海,冬天的海风景独好。冰坨层层叠叠,横七竖八,给人一种前赴后继的感觉——那不正是一支整装待发的远征军吗?他们把浪凝固,做着严峻的思考,在短暂地休息。几场风刮过,岸上浮土就给冰坨穿上了黑衣,看上去阴森森的。我却爱它,因为它让我看到了大海冷峻的一面,它是在涅槃,是在积蓄力量,等待着春风的消息,然后投身于大海,再度荡起激动的浪花,负载渔家人漂风打浪要鱼要虾的生活。他看见了《灿烂的卤花》,她绽放在结晶池里,绽放在盐工们的心坎上。他喜欢《一捧芦花盐》,泛动着《卤河情思》,你看,你听,卤河里的浪花正载歌载舞呢!它们唤醒了启明星,染红了晚霞,酌酊了每一个盐工的心……卤河啊,多么芳香!  我们不由地为他对海洋的深情而感动。  当然,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的真实性情的,是他的生活习性。万友兄对海洋的热爱,除了用很多的篇章来进行讴歌外,还有他近乎痴迷的吃鱼的体味。这是他独特的人生况味。那《可爱的傻鲇鱼》,大大的头、大大的嘴,浑身光溜溜的,用盐加水腌过,捞出晒干后再清洗放到锅里蒸,那味道才叫鲜呢!好多次,我嘴里一边用力往死里嚼着馏鲇鱼,一边想着“咬牙切齿”一词,感叹:哈哈,真带劲,这个词太形象了!还有《故乡的梭鱼》,它是家乡常见和人们爱吃的一种鱼,肉白细嫩,口感滑润,味道香醇,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馔。万友兄还遇到了一次壮观的景象:受了惊吓的梭鱼像喷泉四射的水线,上蹿下跳,左冲右撞,最高的达到了一米。在冬阳的映照下,梭鱼的白鳞闪着银光,耀人眼睛。这么多鱼,又是如此盛大的一个场面,这是我有生以来首次看到——之后也再没有看到的。更使我们垂涎欲滴的是,他们家乡的人还可以吃到《鲜美的上坐》,这个叫“上坐”的东东是我们这些内陆人从未听说的,原来是加工虾皮时剩下的鱼虾、海螺、墨斗、螃蟹等等杂物,那种美味是无法想象的。村里谁家来了亲戚,也总会把“上坐”请到饭桌上,亲戚走时还要郑重地馈赠一些。参加工作后,有几次我从老家拿来上坐分送给同事们吃,大家刚吃一点儿,便“好吃”声一片。每每听罢,一种对家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呵呵,下次再见到万友兄,可要向他讨要一些了,让我们也尝尝他们家乡的绝味!  前面说了,万友兄是个表面粗狂阳刚的汉子,但他还有另外一面细腻温柔的情感。与他的外表形成反差的对比,更显得弥足珍贵。那就是他对女儿的爱。有好几篇散文他都在深情地描写这种感情。他舍不得丢弃女儿的《一件小毛衣》,我想留住女儿幼年时的天真无邪,是想留住我带她四处游玩的一个个情景,是想留住同女儿一样可爱的小猫咪美好形象,是想表达我对妻为我养育了一个鲜活、健康的小生命的感激之情……女儿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给他送来了一件礼物——一篇作文——送给爸爸的礼物。摘引如下: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晚上我们家来了很多ke人,爸爸炒了很多菜。吃完了他们休息一会就走了,我也该睡了。我爸爸给我买了新床,我睡在了新床上真舒服,我做了一个甜蜜的梦。  好了,读罢散文集《醉于风景》,一个立体的万友兄站立在我面前。正如万友兄在后记里说,它们就像一条条溪流,从不同的方向流淌出了我的心路历程。那就让我们就沿着他这些心路的溪流,慢慢地品味他的情感,并且与他一起沉醉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