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毛毛虫开了家美容院。  第一天,花蝴蝶前来美容。“老板,像我这样的,做美容合适吗?”花蝴蝶问。  “合适!合适!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毛毛虫说,“你天生丽质,再做个美容,天然美加上人工美,那就美不胜收啦!不瞒你说,要是癞蛤蟆来做美容,我就劝它别做。因为根据美学原理,人工美不能修饰丑的东西。”  花蝴蝶听了很高兴,愉快地做了美容。  第二天,癞蛤蟆来做美容。“老板,像我这样相貌丑陋的,做美容合适吗?”癞蛤蟆问。  “合适!合适!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毛毛虫说,“你虽然丑了点,但丑得耐看。根据美学原理,美丑是可以转换的。你做美容,就是由丑向美转换。不瞒你说,要是花蝴蝶来做美容,我一定劝它别做。它把天然美展现出来就已经很好了,人工美修饰天然美,会弄巧成拙的。”  癞蛤蟆听了很高兴,愉快地做了美容。  墙洞里的老鼠听了毛毛虫的两次高论,忍不住探出脑袋问道:“老板,听起来你的知识倒是很渊博的,可是,你前后两次讲的话为什么不一样呢?到底哪个是真道理呀?”  “赚到钱就是真道理!”毛毛虫一边数钞票,一边毫不犹豫地回答。  猩猩泪  医学家门策尔博士患上绝症,他忍受不了疾病的折磨,便跳海自杀。  一只荒岛上的老猩猩看见了,舍命救起了他,把他带到自己的洞穴里。  门策尔博士苏醒过来,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愤怒地斥问猩猩:“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你是一条生命啊!我怎么能眼看着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消失呢?”  “可是,我的生命即将结束了,在当今文明社会里,我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请问:你所说的文明,也包括我的荒岛吗?”  “这……”博士回答不上来。  “好了,不用多想了,你就安心在这儿住下来吧!”  从此,猩猩每天出去采摘野果,供博士充饥,同时,每天用贝壳盛满猩红的液体,让博士喝下。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博士忽然觉得周身畅快,青春的活力又回到自己的体内,疾病在不知不觉间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是怎么回事?”博士智慧的大脑立即得结论:是那猩红的液体治好了自己的病;而那猩红的液体就是猩猩的血液!  不久,门策尔博士返回了文明社会。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强大的捕猎队,再次踏上荒岛,把岛上的猩猩全部捕获,并抽干了他们的血液——当然,也包括那只曾救过他性命的老猩猩。  门策尔博士很快便向全世界公布了他的研究成果——猩猩血可以治疗某种绝症。毫无疑问,他的成果轰动了整个世界,人们把他看作拯救生命的神灵,荣誉、鲜花和财富都向他滚滚而来。博士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是偶尔在梦中,他看见那只老猩猩在流泪。  会说话的手  孩子跟着妈妈在街上走,碰见一位阿姨。  “阿姨,您好!”孩子礼貌地上前打招呼。  阿姨笑了笑,用两只手比划几下。  “妈妈,她为什么不说话?”孩子问。  “她已经说话了,”妈妈答道,“她是用手说话的,她有一双会说话的手。”  “她说了什么?”  “她说:谢谢你,小朋友。”  “可是,我们都用嘴说话,她为什么要用手说话呢?”  “因为阿姨想告诉你一个道理:生命,可能会有缺陷,但任何缺陷都是可以弥补的!”  小猴躲雨  有三个猴子耐不住林中的寂寞,相约下山一游。大概是贪恋于田野的景色,竟忘了时辰已到黄昏,天气阴晦欲雨。等它们意识到这点,豆大的雨点已劈头盖脑打了下来。恰巧,路旁有一座看青人搭的小木屋,三个猴子便决定进去躲雨。  第一个猴子一步跨到门口,却失望地咂砸嘴,:转身对两个伙伴说:"倒霉!这门是关着的。”第二个猴子绕小屋转了一圈,垂头丧气地告诉大家,窗子也都关着,进不去。  第三个猴子嚷道:"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快来想想办法吧!"  于是,三个猴子围成一团,冒雨开起了讨论会。它们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开门方案,又一个接一个地否定掉。最后,它们都认为这木屋是无法进了,只有冒雨回到树林中去。  正在它们欲走未走的当儿,一阵风把门吹开了。三个猴子又惊又喜:啊,原来门是掩着的,压根儿没锁!  惊喜之余,它们想,花那么大的劲儿去开会研究,真还不如亲自动手推一推哩。  老虎经商  老虎捕获了几只兔子,它吃不了,就在山路旁摆下小摊出售。  猴子来了,老虎喊往它:"猴子,这只兔子卖给你,快掏钱吧!"  "我倒是有点儿闲钱,"猴子说,"可是我不吃兔子呀!"  "少废话!快掏钱!"老虎咆哮道,"我是山大王,谁敢不买帐!"  猴子没办法,只:好买了兔子。一转身,它将兔子扔下山涧,骂骂咧咧地走了。  狐狸来了,老虎喊住它:"狐狸,这兔子卖你,快掏钱吧!"  "我倒是很想吃兔子,"狐狸说,"可是我没有钱呀!"  "少废话!没有钱就把你的皮扒下来!"老虎咧开大嘴叫道,"我是山大王,谁敢不买帐!狐狸没有办法,只好含泪买了只兔子。  就这样,不到半天,老虎的货就卖完了,它一边教着钱,一边哼着小曲往家走;  "哈哈!"老虎得意地说,"我真是个多面手,不但会做官,还有经商的本领哩!"  狗交友的原则  狗在路上走,迎面碰见猫。  "狗兄,你好啊!"猫热情地打招呼。  狗正眼也不瞧它一下,径直往前走。  一匹马从狗的身边跑过,狗连忙折转身,对着马的背影连声问好。  树上的喜鹊见了,不解地问狗:"猫热情地问候你,你为什么不睬人家?马压根儿没注意你,你为什么撵着去问好?"  "你不懂!"狗说,"我的交友是有原则的:凡是个头比我矮的,我一律不予理睬,因为对我没有丝毫用处;凡是个头比我高的,我要努力去跟它交往,今后说不定有什么事儿就要求着人家。"  "幸亏你只是一条狗!"喜鹊笑道,"如果是人,那这人也太卑鄙了!"  狗也笑了,说:'你以为人就这么高尚吗?实话告诉你,我这招儿就是向人学的。"  永恒的真理  "我的话,句句是永恒的真理。"老虎说。  "永恒?这……"狐狸迟疑地问。  "怎么,不相信?我说三句话,如果你能挑出毛病,我就拜你做老师,还要重重奖赏你!"好,说吧!"狐狸一听,来了兴致。  "第一句:水是液体。"  "这句话不全面。"狐狸马上说,"水在常温下是液体,在低温下是固体,而在高温下则成了气体。"  老虎哼了一声:"算你有理,这句不算。听着,第二句: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  "可是,它总有一天不再升起!"  老虎的呼吸粗重起来,说出了第三句:"我的体重一百五十公斤,刚刚磅过。不信,再磅给你看。难道这不是永恒的真理?"  "不是。一百五十公斤,只是您的地球体重,到了月球上,就没有一百五十公斤了。"  "你你你!"老虎烦躁得呲了呲牙。  狐狸毫无察觉,高兴地说:"哈哈,大王输了吧?"  "输?不,事情没有结束。你能说出一个永恒的真理吗?"  "任何真理都有适用范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永恒的真理并不存在——这就是水恒的真理。"狐狸说,"大王输了,快履行诺言吧!"  "你确实很聪明,"老虎说,"但是,输的还是你。让我说个永恒的真理吧:狐狸应该让老虎吃掉!"  狐狸一下傻了眼,望着扑过来的老虎,它这才明白,世间什么才是永恒的真理。  伊索的烦恼  大名鼎鼎的伊索应邀到森林去讲故事。他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前,有一只兔子……"  所有的兔子都紧张地竖起耳朵。  "他聪明漂亮,行动敏捷……"  所有的兔子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但他有一个缺点……"  所有的兔子立即生气地嚷嚷起来:"这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为什么有缺点的偏偏是兔子?伊索愣了一下,随即说:"那好吧,再换一个。从前,有一只山羊……."  所有的山羊都紧张地抬起头。  "他温顺善良,老成持重……"  所有有山羊都点头微笑,洋洋自得。  "但他有一个缺点……"  "什么?"所有的山羊都不高兴地叫道,"这是污蔑!我们山羊从来没有缺点!"  伊索摇头苦笑:"再换一个吧。从前,有一只狼……"  所有的狼立即围上来,眼睛里射出捉摸不定的光,直瞪瞪盯着伊索的嘴。  "唉——"伊索长叹一声,说,"再见吧,先生们,你们都不具备听故事的耳朵!"  乌鸦不说话  乌鸦旅游归来,不幸迷失了方向。它飞得精疲力尽,却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更糟糕的是,偏偏此时变了天,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乌鸦再也飞不动了,只好落到一棵大树上歇息。  树上的麻雀们见了狼狈不堪的乌鸦,都很同情,关切地上前问长问短:“乌鸦大嫂,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乌鸦不说话。  “你是不是遇到了困难?需要我们帮助吗?”  乌鸦还是不说话。  麻雀们叽叽喳喳问了老半天,乌鸦总是不说话。  “唉,真可怜,原来是只哑巴鸟!”有只小麻雀叹息说。  “谁是哑巴?”乌鸦突然开了口。  “阿,原来你会说话?”麻雀们又惊又喜又困惑,“可是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呢?”  “我以前因为乱开口,被狐狸骗去一块肉。后来我接受教训了,不说话了。”  “你真是个傻鸟!”麻雀们大笑起来,“现在你嘴里没有肉,树下也没有狐狸,怕什么呢?”  “就是嘛,我差点儿让你们的关心泡汤了!”乌鸦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接受教训固然不好,片面接受教训也不对。  幸运的鱼王  龙卷风把小池塘里的一条鱼吸上空中,又把它抛进一个大池塘。  大池塘里一片欢腾,所有的鱼都说:“老天爷给我们送来了鱼王!”  这条鱼很惶恐,连忙说:“我只是一条普通的鱼,我不能当鱼王!”  “可你是从天上下来的,不像我们,一辈子只呆在这片水凼,没见过世面!”  “你们大概误会了!”这条鱼说,“我原先只生活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池塘里,出身卑微,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更没有当大王的本领,是被龙卷风莫名其妙地带到了这里。你们能收留我,我就谢天谢地了,怎么能当大王呢?再说,这里的鱼那么多,优秀者一定不少!”  “别再谦虚了!”众鱼都说,“不管怎么说,你总算上了一回天,我们认定的大王就是你!谁也别想占据这个位子!”  这条鱼还想推辞,有只老龟悄悄对它说:“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话,你也不一定是当大王的最佳‘鱼选’。不过,我们这里的鱼有个传统:宁愿让外来者统治,也不愿把王位让给身边的佼佼者!你的前任还不如你呢,它只不过是从上游漂下来的一截烂木头——仅仅因为是从上面来的,就当了多年鱼王,后来因为烂成了泥,当不成了,众鱼才决定重新推举一个新大王。这几天,它们正为此事争吵不休呢!这下好了,天上掉下来一个新鱼王,它们再也不会争吵了,池塘里可以安静了。别推辞了,你就安心当你的鱼王吧!”  臭虫法官  蚊子吸了人的血,人愤怒地扬起了巴掌。  “住手!”法官说,“你不能轻易剥夺一个生命!它如果犯了法,你可以指控。”  “我指控,它吸了我的血!”  “好吧,我把它带回去审查。”  一连几天没有消息,人就去法官那儿摧问。  “你指控蚊子吸了你的血,据我们调查,证据不足。”  “什么?”人大为惊讶。  “具体说,它的胃是空的,一滴血也没有。”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会不会——”人问。  “如果你不服,可以申请重新鉴定,”法官说,“不过,鉴定费要你自己出。”  “怎么会这样?”人大为不解。  原来,法官是个臭虫,也是靠吸血为生的。  老人与画眉  老人养了只画眉,每天到树林里晨练时,他就把装有画眉的铁笼挂在树上。树林中的画眉这时就飞到铁笼四周,同笼中的画眉聊起天来。  有只画眉对笼中兄弟的生活很感兴趣,便细细询问起来。  “你吃的怎么样?”  “好极了!大米、小米、中米,玉米、荞麦、燕麦,一应俱全,隔三岔五还能吃上美国进口的烤蝗虫呢!”  “这么多好东西呀,哪像我们在野外饱一餐饥一餐的!你喝的水好清耶,是河水、泉水,还是雨水?”  “是天露山特产矿泉水!超市里买的,很值钱的!”  “那么,住的呢?”  “舒服极了!你都瞧见了,这笼里有舒适的窝,健身的秋千,还有——”  这只画眉羡慕极了,问道:“我也能住进来吗?”  “没问题,老头儿可喜欢画眉了!”……  老人晨练回来,欣喜地将这只送上门来的画眉也装进了笼子。  这只画眉在笼中过了几天好日子,但不久就觉得浑身难受起来。它猛然醒悟,恼怒地责怪同伴:“笼中是没有自由的!这一点,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关于自由,你从来没有问过我呀!这能怪我吗?”  “唉——”这只画眉长叹一声,“当时,我什么都考虑到了,就是没有想到自由这码事儿!”  的确,自由像空气一样,在拥有时,常常被忽略,一旦失去,才知道它的可贵。  大象剪彩  山猫捕获的老鼠吃不完,就在林中开了家小吃店,出售鼠肉干。它苦心经营,生意还算过得去。但它想把生意做大,就去向狐狸请教。  “去请大明星剪彩!”狐狸说。  “这真是个好主意!”山猫眼前一亮。请谁好呢?它想了想,决定去请大象。山林中,没有比大象更大的动物了!  大象剪彩这天,小吃店前前万头攒动,大小动物都来捧场,山林中所有的报纸也都在头版登出了大象和小吃店的巨幅照片,山猫高兴极了。  但他很快发现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了,因为大象剪彩后,就住下不走了,还把小吃店改名为“大象小吃店”。  “这小吃店是我的,还给我吧!”山猫哀求大象。  “你这小吃店值多少钱?”大象问。  “少说也值一万山林币吧!”  “你知道我剪彩的出场费是多少钱吗?少说也要十万山林币!”大象说,“扣除你的小吃店,你还得找我九万呢!看在我们多年邻居的份上,算了,不用找了。从今后,小吃店归我了,快滚吧!”  山猫到处上访喊冤,可接待它的官员都说:“这桩买卖你赚大了,还喊什么冤呢?”  黄鼠狼荣辱史  村旁有个小树林,林中有只黄鼠狼。黄鼠狼每天到村里偷鸡,村民们对它恨之入骨,用最恶毒的词语咒骂它,还把它的名字用作小偷或恶人的代名词。后来,树木被砍伐,树林消失了。黄鼠狼迁徙到草原去生活。草原上没有鸡,但有很多老鼠,黄鼠狼就每天吃老鼠。牧民们正对老鼠束手无策,见专吃老鼠的黄鼠狼在草原定居,高兴极了,对它大加赞赏,用美好的语言歌颂它的灭鼠功绩。黄鼠狼的美名在草原广为传颂。  有位记者得知此事,便去采访黄鼠狼,打算写写它由恶向善的转变过程。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黄鼠狼对记者说,“以前我之所以吃鸡,是因为鸡很容易获取而老鼠不易捕获;现在专吃老鼠,是因为老鼠容易获取而根本没有鸡。其实,我要活着,就必须吃东西,鸡和老鼠都是我所喜欢的食物。”  “你的意思是说:你被咒骂或被赞颂,都是有所处的环境造成的?”记者问。  “一点儿不错!”黄鼠狼回答。  老猴说谎了  老猴带着小猴在湍急的溪水边玩耍,一不小心,小猴掉进水里,眼看就要被冲走啦!  老猴急得大叫“救命”,一头大象正巧路过,伸出长长的鼻子救起了小猴。  老猴和小猴连连向大象致谢。大象什么也没说,慢慢踱走了。  事情过去了一些日子,老猴突然四处宣扬:“我的孩子既聪明又勇敢,那次掉进溪中,眼看就要被大水冲走啦,可它抱住一根木头,自己爬了上来!”  不知情的动物们都夸奖小猴。大象也听见了,可它仍然什么也没说,慢慢踱走了。  小猴悄悄对老猴说:“妈妈,你肯定记错了,那次是大象救了我呀!”  “别瞎说,傻孩子!”老猴连忙制止道,“妈妈没有记错,可如果说出真相,大象向我们索取报酬怎么办?我们付得起吗?它是大肚汉,我们一年的粮食,也不够它一顿吃的呀!”  英雄和傻瓜  虎大王咬死一头鹿,把它吃了。  狐狸和灰狼目睹了全过程。  灰狼跳起来说:“大王,你不该如此残忍!”  虎大王大怒,把灰狼也吃了。  狐狸说:“大王,我刚才什么也没看见!”  虎大王说:“你不错!”  过了几天,虎大王咬死一只羊,把它吃了。  狐狸和山猫目睹了全过程。  山猫不满地说:“大王竟然残害自己的部下,不应该呀!”  虎大王大怒,把山猫也吃了。  狐狸说:“大王,我刚才什么也没看见!”  虎大王说:“你不错!”  过了一些年,虎大王老了,让出王位,狮子当上了新大王。  狐狸立即站出来,揭发了虎大王的桩桩罪行,使它受到了惩处。山林中的小动物们都纷纷赞扬狐狸,说它为弱小者伸张了正义,是个英雄。  也有的小动物说:“灰狼和山猫曾当面指责过虎大王,都被残害了,它们也是英雄阿!”  “它们算什么英雄?”狐狸轻蔑地说,“它们不识时务,只不过是傻瓜罢了!”  走错路  大树上生活着一只蜗牛。蜗牛想到另一株大树去旅游,就匆匆上路了。它走啊走啊走出很远,突然,蝴蝶飞到它身旁,说:“蜗牛,你走错路了!”  蜗牛想:蝴蝶是个美丽的昆虫,它的话一定是对的,便折回了头。  蜗牛借着赶路,它走啊走啊又走出了很远,突然,麻雀在高枝上叫道:“蜗牛,你走错路了!”  蜗牛想:麻雀飞得高、望得远,它的话一定有道理,便又折回了头。  就这样,蜗牛走了一辈子,只在原地打转转,直到有一天,它老了,走不动了,这才停下来。  “唉——”蜗牛叹了一口气说,“我白走一辈子啦,我的愿望实现不了啦!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蝴蝶说:“只怪你不听我的话!”  麻雀也说:“只怪你不听我的话!”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呵,我想明白了!”蜗牛说,“全怪我只用耳朵不用脑子,没有认真考虑你们的话到底对不对!”  慰问  虎大王听说小白兔受了伤,便带上狐狸前去慰问。  “听说你受了伤,觅食不太方便,我专程来看看你,还拨专款给你买了一些吃的。”虎大王说。  小白兔开门一看,虎大王带来了满满一大车牦牛肉。  “我太感动了!”小白兔哽咽着说,“不过,我是‘胎里素’,从来不吃荤腥,只需要一抱青草就成!”  “原来是这样!”虎大王对狐狸说,“既然如此,就把牦牛肉送到我的仓库里去吧,别浪费了。小白兔需要的青草,也由你解决。”  虎大王走后,电视台随即播出了新闻,小白兔边看新闻边流泪,但它需要的青草,一直未送来。  狮王巡山  狮王背上生疮,疼痛难忍,但它仍然抖擞精神,巡视山林。  山羊见了,惊呼道:“大王,您背上生疮啦!”  “是吗?像什么样子?”  “红肿一片,皮肉溃烂,像个烂柿子!”  “还像什么?”  “还像猴子屁股!”  “什么!你敢侮辱我?”狮王一口咬断了山羊的颈脖。  迎面又碰见狐狸。  “大王,您背上生疮啦,痛吗?”  “生疮了?像什么样子?”  “红肿一片,艳若桃花,好看极了!”  “是吗?”狮王高兴地点点头,“你说得不错!”  狮王迈着轻快的步伐,继续巡视山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