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1陕北延长与宾夕法尼亚  八万一千两白银  在清朝陕西巡抚曹鸿勋的一生之中,最具有历史性的事件也许就发生在平常的一天里。连他也不会预想到,自己眼下正在做的这件事情,在公务中不算什么惊天动地,却绵绵不断,河流一样伸向了久远。  1905年,也就是清光绪三十一年的一天,巡抚曹鸿勋奉旨,就开办延长石油官厂的事,提笔写下了几行遒劲飞逸的字。大概意思是,可动拨地方官款,即屯垦经费八万一千两,作为开办经费,并指定由延长知县洪寅为总办。  曹鸿勋的奏折,是年前十一月获准的。  慈禧太后在这时候是凌驾于光绪皇帝之上的,御批的圣旨,当然是老佛爷的意思。  洋人的石油,近年来每年以七八万万斤输入,需要支付的白银在一千五百万两之上。  德国人汉纳根,与天津的世昌洋行谋划开采延长石油,慑于民众的反抗,清政府担心“若竟准其开办,势必肇生衅端”,没有允准。  这一回,既然是官办,且油质“胜于东洋,能敌美产”,自己能有石油,也是个好事情,那就允了吧!  光绪三十三年,也就是1907年的9月10日,中国大陆第一口工业油井延1井,在陕西省延长县城西门外钻成,初日产油1。5吨。  从此,在西北部的黄土高原深处,悄悄地点亮了中国石油工业的一粒星火。  到今天,它已经延伸了100年,整整一个世纪。  延长油矿的原油产量,从清朝政府1907年的日产1。5吨,到陕甘宁边区1943年的1279吨,从新中国60年代初的1万吨,到改革开放后1985年的15万吨,再到21世纪初2003年的230万吨,是从一条涓涓小溪长成一条小河流,再汇成一条大江河的履历表,是一个神奇的生命的成长史。  假若把延长县城西门外的延1井比作一粒星火,那么,这整整100年后的今天,延长油矿已经闯荡出的世事,犹如漫天舒卷的绚烂的云霞,让陕北这块雄性的高原焕发出无限的生机。  人生不过百年,这是说一个人作为一个生命体存在的道理。而一个油矿,一个由一代代人延续的物质生产单位,它的生成与发展,尤其是这样一个从地球深处开采资源的世界知名品牌,中国石油的源头和发祥地,它的百年只不过是青春期的开始。  它的名字叫延长。  延长,从1905年开始,延长到什么时间?谁也无法预料,就像清朝陕西巡抚曹鸿勋批转办矿圣旨一样,没想到拨付八万一千两白银,就可能成就一个中国百年油矿的创举。  也由此,中国的石油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占据了全世界石油大国第六位的位置,影响了整个人类的物质和精神的生活。  世界石油工业的历史,已经走过了140多年风起云涌的路程。  德雷克与时代之光  1859年8月27日,星期六。  那天下午,美国宾夕法尼亚西北的群山之中,一个名叫泰特斯维尔的小山村,农田上的油井在钻到69英尺深的时候,钻头钻到一个裂缝,接着又下滑了6英尺。  因为已是周末下午,钻探工就停工休息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铁匠出身的钻井工外号比利大叔到钻台看望。  他发现,有一股黑色液体经管道流到水面上来。他拿起一只接雨水的铁皮槽,舀起浓厚的黑色液体看了看,立即使他兴奋得不知所以。  外号上校的德雷克,是纽黑文的银行家汤森投资的塞尼卡石油公司的总代理人。  他拿着绝望的汤森捎来的几乎是最后经费的一千美元,用每下钻一英尺付给一美元的办法,招聘了比利大叔和他的两个儿子,在这个贫瘠小山村的油溪附近,准备打一口几百英尺的深井找油。  那个星期一的上午,德雷克来到井台,看到比利大叔和他的儿子都守在盛满石油的澡缸、脸盆和圆桶旁。他走到普通的手泵旁,推动手泵干起嘲笑他的人奚落他的话柄抽油。  德雷克钻出了石油。  宾夕法尼亚石头油,很快炼成了煤油,也很快风靡市场。  在德雷克发现石油之后不到一年,美国最早的一本石油手册说,石油发射出一种清丽的光,它是时代之光。  到了1905年,也就是中国清朝政府开办延长石油官厂的这一年,美国石油波尔卡舞、石油热飞涨舞和石油相思歌曲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这一年,当延长县候补知县洪寅忙碌于抠算开办油矿银子时,曾经不可一世的壳牌公司正在踯躅蹒跚中发放5%的红利,而眼看着皇家荷兰公司的股息上升到了65%。  而早在1892年前后,塞缪尔兄弟的侄子马克已在香港得到了一块很合适的地皮,又赶在中国新年之前匆匆跑到了上海,购置了一块地皮。  马克说:“因为中国人要在新年前夕,偿还一年来所欠的债务,需要钱用,所以价格比较便宜。”  尽管这样,他的办事速度还是受到了他的两位叔叔的责备。远东市场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塞缪尔公司不知什么时候标准石油公司会施展什么手段,发动一场院反击战。  也是在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  这一年的10月,斯大林领导的巴库石油工人罢工还在继续,诺贝尔石油公司的主管人在街上被谋杀。  延长县城门前的延河水,漂浮着黑色花朵一样的油花,在默默地流向黄河。  这些从小溪边的石头缝里渗出的小小的油花,还只是大自然自古以来的无心的歌唱。  2特低渗透油田会议  老部长与老书记  如果逆着河流,从延长县城前的延河向上游走去,就到了延安,举世闻名的延安。  2004年8月初,延长油矿开办近百年之后的这个秋天,正如范仲淹所吟唱的“塞下秋来风景异”,天是这么蓝,风是这么清,延安城被拥簇在秋实的一派灿烂之中。  延安宾馆,有一个特别的会议。  中国石油学会主持的这个会议,是延长油矿特低渗透油田百年发展座谈会。  延长油矿管理局党委书记卢礼拴致辞,欢迎来自北京和全国各地的石油界的领导和专家们。  原石油工业部常务副部长焦力人到会,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引人注目的焦老部长,已经八十有三,满头白发,仍显得很精神。他从陕西韩城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成为中国石油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是与他青年时代在延安喝延河水分不开的。他在延安吃过10年小米,从事过企业工作,期间到延长油厂参观过。  后来,他从这里走向玉门,走向大庆,走向北京,血管里流淌的仍然是延河母亲的乳汁。所以在他涉入老年之后,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母亲延安的身边,倾听中国石油源头跳动的脉搏,和陕北大地上底层群众的心声。用他的话说,就是倾注绵薄之力,使延长油矿得到长足的发展,让陕北人民过上好日子。  焦力人说,这次特低渗透油田座谈会,一是学习探讨延长油矿的经验,二是总结宣传延长油矿的成就,三是继续帮助延长油矿的可持续发展。  他说,明年是延长油矿的百年庆典,要好好准备。只因为有了延长油矿,才把中国石油工业的历史提前了三四十年。我们应该感谢延长油矿。  焦老还诙谐地说,明年的百年庆典,如果我还活着,就一定要来参加,这是一个老石油人的一个心愿。不过,人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叫自己去,我明年八十四,有运气的话,也许能赶来参加庆典。在座的,明年再来。  原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安启元等领导到会,也讲了话。  张勃兴说,我1950年从华北带工作队到西安,1953年去玉门挂职劳动,焦力人是那里的工会主席,我当时20多岁。当时在玉门,说还能见到狼,夜里如果遇上狼,就用手电筒照。70年代初,陕西省石化局局长是惠世恭,我当副局长,也是有一个石油梦。  1973年周总理陪越南共产党代表团回到延安,车陷在延河里,群众把车抬出来。周总理听说老区人民吃不饱肚子,伤心得落了泪。改变陕北面貌要抓战略,抓能源工业,抓南煤北油。  他说,1982年。焦力人带石油部工作组到延长考察,回去后,石油部党组决定,寻延长油矿提出“以油养油,采炼结合,滚动发展”方针,发展陕北经济。康世恩给我说,勃兴,延安养活了那么多人,现在吃不饱,把延长油田边角料给地方。省委研究,可以这么办,1985年15万吨,1990年40万吨,要求保护好石油资源。  1990年,江泽民到延安,说,勃兴,我当总书记,第一站来延安,党中央毛主席在延安13年,不来对不起延安人民。周总理曾要求,延安要三年解决吃粮问题,五年要大变样。江泽民看了苹果,看了羊,到南泥湾钻采公司考察,看到人民富了,经济在发展,很高兴。  张勃兴说,后来搞了延安炼油厂,发展陕北经济。陕西爱告状,查炼油厂。炼油厂建起来了,加工原油250万吨,圆了我一个多年的石油梦。  当时定下来,延安地区的油,一两都不能拉出境,在炼油厂加工,总理指示了,石油部支持很大。  后来,为开发和保护石油资源,给王涛汇报了。王涛和我是党校同学,一起开会研究形成纪要,刘春茂与周永康副部长签了字。原来在市上当书记的安启元接任我,在发展陕北经济方面做了不少工作。  他说,长庆油田在陕西发展中举足轻重,70年代张方海到长庆当副总指挥,石兴全在定边搞气,后来西气东输,陕北的天然气有贡献。  上海陈良宇,浙江习近平见面,说感谢陕西的气,我说是国家的气,战争时代地方和主力部队通力合作,现在搞经济也是这样。  陕西石油天然气资源开发,前景很好。  赫宇的发言和宣言  延长油矿管理局局长赫宇,在发言中陈述了百年老矿饱经风雨而不竭的历史进程,二次创业重振雄风铸辉煌的业绩。  延长油矿始建于1905年,是中国陆上发现和开发最早的油田。1907年在延长县打成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延一井,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列为“中华之最”。  延长油矿曾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毛泽东于1944年亲笔题词“埋头苦干”予以鼓励。  江泽民于1989年视察了延长油矿管理局南泥湾油田。  李鹏于1994年题词“埋头苦干,再立新功”。  1995年排名国有企业500强之列,1997年被评为全国投入产出先进单位,2002年荣获中国质量、服务、信用AAA级企业,全国工业质量示范企业。2003年被评为全国纳税百强企业。  延长油矿管理局,是国内拥有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资质的四家大型企业之一。现已发展成为一个集石油勘探、开发、炼制、化工、科研、机械制造和辅助生产为一体的国家大I型综合性石油化工企业。管理局本部职工12473人,专业技术人员3110人,固定资产原值155.35亿元,已登记石油天然气勘探开采面积10.44万平方千米,已建成原油生产能力360万吨/年,拥有原油一次性加工能力500万吨/年,二次加工能力200万吨/年。  在陕西省委、省政府和集团公司领导下,在延安、榆林两市的大力支持下,生产原油719。58万吨(含钻采公司),在全国居第六位。  目前,陕北石油工业为地方提供的财政收入已经占到延安、榆林两市财政总收入的81%和28%,为老区11个国定贫困县提前达到脱贫标准做出了贡献。  是的,一代代英雄的延长石油人是可敬的,延长油矿的发展是与历届各级领导的决策分不开的。曾经为保护和开发延长油矿面英勇献身的英烈们,是令人怀念的。  众多兄弟单位和各界朋友,关心支持油矿的发展。尤其是战斗在采炼“双三百万吨”最前线的广大职工和技术人员,用心血和汗水谱写了延长油矿的创业史。  赫宇说,到现在,延长油矿的资源登记面积迅速扩大,地质勘探取得历史性突破,油田开发、炼油生产能力、油气销售和重点工程建设成效显著,企业界管理、科技创新和职工生活水平都得到加强和提高。  一部沧桑巨变史,写满坎坷与辉煌。延长油矿从简易开发到规模开发,历经百年,是一部厚重的教科书。在中国石油工业史中,它是一束耀眼的光芒。  这些成就的取得,是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实施“以油养油、采炼结合、滚动发展”政策的结果,是实施科技兴油的战略,坚持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因地制宜,继承和发扬埋头苦干优良传统的结果。  赫宇讲了今后五年发展的构想,借助品牌、资源、体制、规模和技术队伍上的诸多优势,初步确定2008年管理局本部原油生产能力达到700万吨,全局力争实现1000万吨。  他的发言,尤其是最后1000万吨这一宣言,引起了与会者激励的掌声。  接着,延长油矿管理局总工程师顾根深,作了有关因地制宜,依靠科技,开创超低渗透油田勘探开发新路子的发言。  延长油矿副局长曹崇廉,七里村、西区、青化砭、川口、子长、永炼、永宁和杏子川等单位的领导也详细介绍了勘探、采炼等方面的情况。  专家们如是说  在座谈中,与会的中国石油地质界的专家权威发了言。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原总工程师李虞庚主持座谈会。  车长波,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他说,延长低渗透油田的开发是低成本,已经100年的历史,能否再开发100年?这是一个问题。  有位专家接着说,石油是高投资、高风险的企业。延长油矿发展,离不开政策的威力。一是拿来主义,二是埋头苦干的老矿精神。可持续发展,主要靠加大科技含量。要大力宣传尘封了多少年的老字号。美国有宾夕法尼亚,中国有延长,是清朝皇帝命名的,这是了不起的。100年的石油史,玉门的老君庙不是第一,应该说是七里村。宾夕法尼亚已经衰落,台湾的苗栗老油田没油了,陆上的老油矿在百年后仍然辉煌。  齐小慧,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原副局长。她说,我是在延安保育小学长大的。后在地质上工作,延长油矿每年统计,也就1万吨,现在达到了500万吨,很吃惊。延长的经验之宝贵,是令人感慨的。全国勘探是2000个亿,50年花了121亿元,占全国投资1%,这三年交了47个亿,投资与回报的对比很明显。延长的低成本,浅层勘探效益,是全国指标的十分之一,延长每口井60万,而中石油是800万。  她说,延长油矿的经验,应该说一是高速,二是高效,三是新体制,四是多方支持,五是解决就业。这方面应有个宣传纪要,向上级汇报。总公司也应该开个会,专门研究低产油田开发问题。  焦力人插话说,小慧是延安长大的娃娃,现在也是老了。  接下来发言的是查全衡,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勘探局原局长。  他说,延长油矿90年庆典,我和焦部长一起来的。延长油矿的经验,我看是苦干加市场加技术的新模式。2003年原油进口9700万吨,80%经过马六甲海峡。海外开采,大部分难以返回大陆,得通过美国海上运输线。鄂尔多斯盆地,是第三大油区。2003年1255万吨,长庆油田730万吨,地方上552万吨。美国140年石油历史,是以低产位为主的石油大国。中国单井4吨,美国1。5吨。走多井低产道路,是一种趋势。  他说,1993年起的陕北石油潮,有的无开发许可证,造成资源环境污染,腐蚀干部。美国前70年掠夺式开采,井架的大腿相互交叉,到了1933年,政府禁止“热油”进入市场,有配额的权利。陕北地区的石油开发,要实行区块管理,强化采油率。对地方开发,要管而不死,放而不乱,环境不污染。  李道品,中国石油勘探院廊坊分院原院长。他说,延长油矿每年增长40%,为全国之首。开发要早期注水,注气更有利一些。缩小井距,部署好井网,效果很好。  一位专家说,1982年来延长调研,提出15万吨目标,是“编外油田”。延安当时穷,100元一场秦腔,也包不出去。22年后的变化,是意想不到的。一是产量高,能注水,如永宁钻采公司,科技程度就很高。二是储量多,七里村上升到21万。有的低产新矿,产量递减,采收率低,只有10%。一次开采是井,二次是面,要整体开发,运用好注水、压裂工艺。  大庆石油管理局原副局长梅江说,大庆是“两论”起家,延长是靠实践。我们进入到了延长油区,一起搞上去。健全油公司管理,是一种兄弟关系。  焦力人插话说,是伙伴关系,不是你吃我,我吃你的关系。  胜利油田采油厂原副总指挥谢刚说,80年代后期,我带人来延安考察,延长油矿高鹏飞当局长,还有地区副专员薛志勇接待我们。回去后,培训了人员,配备了压裂机。焦部长叫我连夜里到北京,让我们从技术上帮延长。焦部长前仆后继,关心老区油田,百年庆典要给焦部长戴大红花。  四川省石油学会理事长袁光明的发言,引起了焦力人的回忆。  焦力人便插话说,1958年川中会战,康世恩,我,在南充指挥会战,说抱金娃娃,搞出个小孩子。现在,小孩子已经长大了,有十几万吨吧?  袁光明回答说,是的。  焦力人说,邓小平说四川有一吨油,也是有了石油工业嘛!毛主席1936年2月视察了延长石油厂,1944年曾题写了“埋头苦干”的词。四川也是老油气区,毛主席视察四川油田时题写了“大有希望”的词。后来,四川找了14个油田,加强了三线建设。  座谈会主持人李虞庚说,延安600座注水井,占五分之一,加强注水,合理开发,原采收10%,现注水区达到20%的正常水平,科学工艺是有效的手段。  曾慎达,原陕西省政府原副省长。他发言说,专家们充分肯定8年来延安石油的工作,意见也是中肯的。我在石油上干了30多年,大学毕业分到甘肃,后来在宝鸡石油机械厂,1983年到省政府,负责陕北石油滚珠发展的决策。当时有何承华、焦部长等一起制定的“以油养油”方略,7万吨为基础,之外可卖高价,每吨68元基金,石油部给250万开发费,省政府给150万,钻、采、炼一条龙。组织上,焦部长总的指挥,省石化局云汉昌局长,延安专署薛志勇,延长油矿高鹏飞局长,当时叫“五老闹石油”。已经70岁的人了,选定延安炼油厂的厂址。  我原是部属厂子的,所谓的油大头,工厂卖设备是没有问题的。到延安抓石油,就是缺钱,要钱非常难。为安塞要钱,要死要活要了100万元。想到老区脱贫,还没有敢想小康。能钻则钻,能采则采,汽车拉油,连值班房也没有,住在老百姓家里,请农民看油井。吹冷风的也多,说土八路搞石油,采收率百分之五。最富有的是延安精神,埋头苦干,一步步摆脱困境。1983年还用顿钻,石油部李天祥送来了两部美国钻机。  他说,建延安炼油厂,是一位中央老领导的女儿帮着借来了200万美元,从澳大利亚买回的旧的。在永坪、延安炼油厂扩建成后,日子才好起来。部里的老区老同志支持,班子也是个实干的班子。群众常说,又是来看、讲、说、喝,当时困难没喝,每次在永坪都有是刀削面,凉皮拌豆芽,情况好了才想到喝。  8年来,延长油矿有一个团结战斗的班子。在跑官要官的不良社会风气下,油矿的班子作风正派,是实干的,有魄力有能力的。过去没听说过上亿的,有扩展,吸收全国各油田的经验,小厂子办大事,配套炼油84%。炼一吨油要多少吨水,排放水要达到合格的百分比,化工研究院要求零排放。有的把废水注入地下,环保看不见,是有害的。要使延安成为小康社会,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焦力人语重心长  座谈会进行了两天的研讨,焦力人老部长总结说,等参观以后,专家们把思考的问题提出来,文字东西留下来。  他说,到了延安,就是要学习延安精神。毛泽东在延安13年,长征到了延安,这里成了落脚点。延安是刘志丹创建的根据地,是抗战的出发点。周总理来延安掉了泪,我1982年回延安,吃饭时被讨饭的孩子围了。为革命做出贡献的地方,延安当时的情况,让我很难受。国务院下放石油,现在叫扶贫。100年的历史,起因是什么?延长油矿是超低渗透油田也好,美孚公司在这儿打了井,见是贫矿,是特低,是贫油,今天却有了大发展。  焦力人还说,贫矿富矿也是看怎么开发,100年曲折奋斗过程中,在贫矿中创造了奇迹。在宣传上,要从各渠道传播百年庆典。我们请了大作家,写一部类似美国《石油风云》的书,赫宇出一点宣传费,把长篇报告文学写好。中央台找我搞专题片,赫宇出点宣传费,把延安宣传好,传播到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和社会上去。借鉴延长经验,在末开发利用的40亿中做文章 ,搞到20亿也了不起,应该起到作用,吸收经验。  他说,延长管理局,在赫宇同志领导下,按照大家的经验,经过开发实践,搞压裂工艺是有效的。没有这一套技术,就没开发资格,不管是谁!过去没经验和能力,现在有了,你不服管,不要挂我牌子!你挂我牌子,是盗版!  焦力人说得有点激动了。他缓和了一下,继续说,七里村的经验,是值得总结经验的。采收率低,油还存在,要补充方案,重新调整,基础要稳,产量上也容易,跌也容易。中国石油50年,回顾与思考,1958年把玉门摔倒了。本人总指挥,华北3500万降到几百万,10万人怎么办?大庆经验,30年稳产,持续发展是宝贵的。基本功是“两论”起家,26亿储量,实际是40亿。康世恩讲,限石油塞子,采油速度与滴点率是什么关系?不要搞大起大落,上去高兴,下来是痛苦的。还欠账的事情很多,得慢慢还,油田开发负债率80%到100%,是困难的。中原油田,负债就高。  最后,焦力人说,我是从医院出来赶到延安的,请大家辛苦一下,好好作实地参观,把这个会开圆满。  从小溪去看海  随后几天,与会人员辗转于陕北高原秋季的崇山峻岭之间,油田的设施,已经成为沟壑间一道富有时代气息的美丽风景。  而专家们更感兴趣的是井场的操作间,一边看,一边询问,在核实一串串数据,查看工艺流程,对每一处考察点都有抱有兴致。  在丰富川,在川口,远道的客人们看到了新区的新景象。有的赞赏,有的惊叹,对于中国石油界的专家权威们来说,不是他们见识不多,而是觉得在这特低渗透油田上,他们所领悟到的奇迹。  在永坪,在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前,人们却无一不是顶礼膜拜了。  这里是中国石油工业的源头,是石油人精神的发祥地。从这里,我们可以让思绪回到100年前的这一天,阳光也是这样照着,风也是这么吹着,看着延1井出油了。  我们再让思惟沉静下来,从100年前的这一天开始启程,顺着石油的小溪流,走向江河,去看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