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纪实传记>女俘
  七巧遇救星  杨兴建带着芳香来到挑担家。大姨姐看了看芳香,把质疑的目光投向他。他急忙说:“这是芳香,是我的伯叔兄弟兴文的媳妇。兴文前年下世了,她带着两个娃娃日子过得栖惶,把人都累出了毛病。今日儿我陪着她来县城医院看病,大夫让她住院,可没带够钱,让回去取钱。天色太晚了,我就带她来你这儿住一宿。”  大姨姐刚才的疑惑是为妹妹负责。杨兴建这么一说,她放心了。她是个热心肠,马上热情起来,问吃了饭没有。杨兴建说没吃,她赶紧去拾掇饭。  时辰不大,饭菜端来了。杨兴建问大姨姐:“我成才哥呢?”  大姨姐说:“他当了个芝麻绿豆官,一天到晚忙得不着家。你们吃你们的,不管他。”  正说着,杨兴建的挑担王成才进了家门。寒喧过后,主客围着桌子吃饭,边吃边拉闲话。王成才是西王堡生产大队的革委会主任,杨兴建当着生产队长,俩人脾气相投,过往甚密,无话不谈。一碗饭下肚后,杨兴建笑道:“成才哥,我看你忙得很么。”  王成才咽下一口菜,说:“这几日是有点忙。”  “忙啥哩?”  “生产队的事你也知道,杂七杂八的。公安局的周局长在我们大队蹲点,他那人工作扎实认真,我也不敢马虎。”  杨兴建把举起的筷子停住了,急问道:“公安局的周安达局长在你们大队蹲点?”  王成才点点头。  “太好了!”杨兴建惊喜地拍了一下桌子。王成才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急忙说:“我正急着找周局长,你帮我引荐引荐。”  “你找他有啥事?”  杨兴建张口刚要说,芳香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他把张开的口又闭上了。王成才看了他俩一眼,笑道:“你们有啥事还要瞒着我?”  杨兴建对芳香说:“成才哥不是外人,给他就实话实说了吧。”  芳香犹豫不决。王成才笑着说:“不好说就别说了,不要为难了。”  芳香不好意思地说“不是我信不过你,实在是这件事太紧要了,也把我闹怕了。”  杨兴建说:“给成才哥说了吧,他经见的事多。让他帮咱拿拿主意。”  芳香迟疑了一下说:“那你就给成才哥说说吧。”  杨兴建把事情叙说了一遍,王成才呆了半晌,说:“刘俊杰我认得,那家伙奸得很,藏而不露,啥事都能干得出来。芳香说的这些事我相信。”  杨兴建向他要主意:“你说这事现在该咋办?”  王成才思忖片刻,说:“就找周局长,他是老公安了,那人虽说面冷,可心热,心里装着咱老百姓。他一定会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芳香和杨兴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成才哥,那就求你给我们引荐引荐。”  王成才说:“今晚周局长回县城了,明日儿他来了我想法让你们和他见面。”  一夜无话。  周安达在西王堡蹲点已三个月了。他刚到西王堡时,王成才给他安排吃小灶,他黑着脸把王成才批评了一顿,要王成才给他安排吃派饭,说这样才能真正和群众打成一片,也能真实的了解到村子的情况。  第二天,王成才把他的派饭安排到自己家。午饭时,王成才带着周安达回到家。周安达刚在明间的椅子坐下,西屋里出来一个女人,叫了声:“周局长!”就跪倒在他面前。  周安达吃了一惊,闪目一看,女人有三十出头,颇有几分姿色,。他皱起了眉。这样的事他经见得不少,有许多人屁大个事非要找他,对这一招他有点反感。他很不高兴地责问站在一旁的王成才:“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王成才急忙陪着笑脸说:“周局长,她有冤情。”  “有冤情就去找法院嘛。”  “法院管不了。”  “法院都管不了,我就能管了?真是乱弹琴!”周安达嘴里虽这么说,还是弯腰伸手搀扶起芳香。“有啥话坐下慢慢说吧。”把他的坐椅让给芳香。  芳香哪里肯坐,说她站惯了,坐下就不会说话了。又说:“周局长您坐,您不坐我就不说了。”  周安达只好坐下。王成才又把站在一旁的杨兴建介绍给他,他点点头,摆手示意:“你俩也坐下,一起听听。”  芳香问:“从哪儿说起呢?”  周安达吸着烟,说:“从头说起,越详细越好。”  芳香便从头说起……  八祸起奸情  大前年九月的一天晚上,芳香和兴文吵了一架。第二天一大早兴文出了门,晚上都没回家来。那晚兴文睡在大队部,刘俊杰那晚也在大队部,俩人谝了半夜闲传。兴文把他们夫妻吵架的事给刘俊杰说了,刘俊杰还劝了他几句。后来刘俊杰就回家了。  兴文肚里窝着火,天快亮时才睡着了,是电话铃把他吵醒了。电话是公社李秘书打来的,通知刘俊杰参加公社革委会举办的批林批孔学习班,学期七天,自带被褥,上午就报到。兴文放下电话,赶紧穿好衣服,就去找刘俊杰。  兴文来到刘家,刘俊杰正准备出门。他给刘俊杰传达了公社的通知。刘俊杰说:“往常的学习班都在招待所办,这回咋叫自带被褥?你没有听错。”  兴文说没听错,他问了两遍,李秘书都是这么说的。刘俊杰看了他一眼,见他眼圈发青,就说:“昨晚又没睡好?你跟芳香一天到晚瞎吵啥哩?”  兴文说:“她一天到晚老没事找事,无事生非。”  刘俊杰数落他:“芳香那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就知足吧。”又说:“女人么,耍耍小性子是常事,你得让着她哄着她。”他点头称是。临走时看见刘俊杰的老婆兰花从厨房伸出头来朝他笑,他还了个笑,,就走了。  兴文走后,刘俊杰让老婆赶紧给他准备一床被褥。他把被褥捆扎在自行车衣架上,骗腿上车,直奔公社。  到了公社,李秘书告诉刘俊杰情况稍有变动,原定下午学习班开学,公社张书记在开学典礼上讲话,可张书记临时有急事,开学典礼改在了明天上午。刘俊杰埋怨李秘书不通知清楚,让他早到了一天。李秘书跟他很熟,笑着打趣:“丢不下你的俊媳妇?你可以逛逛街嘛。”  刘俊杰笑道:“屁长的一条街,有个啥逛头。那有搂着媳妇睡觉好。”他把被褥扔在李秘书的宿舍,骑车返家。  回到家,已是正午时分,院子静悄悄的,几只老母鸡在觅食。刘俊杰支好车子,径直回屋。跨进屋子,他傻了眼,炕上躺着一个男人,打着沉闷的鼾声,睡得十分香甜。他定睛仔细一看,炕头上呼呼大睡的男人是杨兴文。杨兴文怎么睡在了自己的炕头上?还光着膀子!炕头脱着一堆衣服,很是醒目。他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过来。  “狗日的给我戴绿帽子!”刘俊杰在肚里骂了一句,恨得直咬牙。他是那种阴骘凶狠,心毒手辣的男人,凡事都要胜人一头。在刘杨村他刘俊杰就是土皇上,杨兴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睡他的老婆!他哪能咽下这口窝囊气,他眼里冒出凶光,面露猙狞之相,摘下挂在墙上的麻绳猛地勒在杨兴文的脖子上。杨兴文的鼾声戛然而止,睁圆着朦胧的睡眼弄不明白出了啥事,想喊却喊不出声来,只憋得两条腿乱蹬,把被子都蹬到了地上,赤裸裸的一丝线未挂。刘俊杰咬着牙,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在两只手上。杨兴文的两条腿越蹬越没劲了,最终不动了,一双眼睛金鱼似的圆睁着,两个眼珠定定地望着天花板。  刘俊杰这才松了手。他一眼瞥见了桌上的锤子和钉子,这是他早饭后修理架子车时顺手放在桌上的。他还怕杨兴文不死,抓起锤和钉子,把那颗三寸铁钉从杨兴文的头顶钉了进去,一丝殷红的鲜血从钉子的根部渗了出来。杨兴文留着长发,长发遮掩住了血迹和伤痕。  忽然,有人尖叫一声:“妈呀!”伴着尖叫,又是“啪嚓!”一声响。刘俊杰扭头一看,是老婆兰花。兰花惊吓得面无人色,一只碗在脚下摔成了几瓣,几个荷苞鸡蛋虽说沾满了尘土,却依旧飘着香气。  原来兰花是给情夫做饭去了。刘俊杰未进家门之前,她感到小腹胀得慌,上茅房去了。因此,刘俊杰回来她并不知道。她盛了一碗荷苞蛋来到屋门口,瞧见了丈夫,而且也看到他在下黑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你个婊子客,进来!”刘俊杰伸手抓住老婆的头发,把她拽进屋子。  兰花看见杨兴文赤裸裸地躺在炕上,发际和嘴角有血迹,吓得双手捂住了眼睛。刚才他们交欢之后,杨兴文说他还没吃早饭,肚子饿了。她说我给你做饭去,穿上衣服下了炕。临出屋时,她要杨兴文赶紧把衣服穿上,当心来了人。杨兴文嘴里答应着,却没动窝。昨晚他没睡好,又劳累了一阵,实在是又乏又困。再者,他知道刘俊杰到公社参加学习班去了,一时半会不可能回来,他便放宽心地去睡,稍顷就打起了鼾声。他做梦都没想到刘俊杰会突然回来。他在睡梦中被刘俊杰打发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刘俊杰关上屋门,恶狠狠地瞪着老婆。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婆这么大胆,在他的眼皮底下和杨兴文偷情,可他竟然毫无觉察。他气得五官都挪了位:“给我老实说,你跟他几次了?”  兰花面无血色,瑟瑟发抖,哆嗦着说:“就,就这一。。。。。。一次。”  其实,兰花和杨兴文通奸已经很长时间了。刘俊杰的活动基本都在杨兴文的掌握之中,他很容易找到刘俊杰不在家的机会来和兰花偷情,加之他们处处小心谨慎,因此一直没有引起刘俊杰的怀疑。今天本来不该出事的,杨兴文却没料到公社的学习班推迟了,刘俊杰会突然回来。  “哄鬼去吧!”刘俊杰抬腿一脚把兰花踢倒了,咆哮道:“看我不送了你的丧!”  兰花跟他夫妻十几年,深知他是个蛇蝎心肠之人,啥狠毒事都做得出来。他已弄死了杨兴文,也会弄死她。她不想死,也害怕死,吓得浑身筛糠,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腿哀求:“看在娃娃的面上饶我一回吧……”  “你个不要脸的婊子客!”刘俊杰又扇了她一个耳光。她的左脸颊印上了一个红手印。她哭出了声。  “你还敢哭!看我不弄死你!”  兰花吓得不敢哭了,只是无声的抽泣。刘俊杰吸着烟,半天不再吭声。他在想:杨兴文的尸体咋办?好半天,他扔了烟头,呵斥兰花:“别嚎丧了,帮我把这个死鬼弄到后边去。”  兰花这时哪敢不听他的话,挣扎着爬起来帮着丈夫给杨兴文穿上衣服,又帮着把尸体抬到后院一间闲屋里。  刘俊杰的西邻是李有信。两家的后院被一堵土坯墙隔开着,前天一场大雨把土坯墙浇塌了。刘俊杰太忙没顾上重砌。刘家没动手,李有信也不敢贸然先动手去重砌。  夜幕拉开了,天上有云无月,伸手不见五指。  约摸子夜时分,刘俊杰扛起杨兴文的尸体摸黑跨过倒塌的后院墙。杨兴文的尸体已经僵硬了,刘俊杰把尸体靠在墙角。墙角的上边是李家的鸡架,架上卧着几只老母鸡。他蹑手蹑脚,唯恐惊着了架上打盹的鸡们。  兰花站在自家的后院台阶上,目睹着这一切。她弄不明白刘俊杰要干啥,也不敢去问。她站在那里提着心吊着胆,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刘俊杰又悄然回到自家的院子,拿了手电筒,又找了一根长竹杆。他身伏暗处,用竹杆桶李家架上的鸡。鸡们受到惊吓拍着翅膀“咯咯咯”地惊叫起来。  李有信有两儿一女,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嫌老子是“地主分子”,都搬出去另过了。李家现在只有老俩口和未出嫁的女儿,女儿昨天说了一门亲,今日儿老伴陪着女儿到男方家认门去了,路太远,晚上没回来。李有信上了年纪,觉少。他刚睡着,就被窗外的鸡叫声惊醒了。他忽地翻身坐起,心里说:“有人偷鸡!”  说来真是凑巧,李家这些日子接二连三丢了几只鸡。他们疑心是西邻二狗偷了。二狗是个二流子,油手好闲,好吃懒做,整天价胡逛荡,谁见谁嫌。这么一个懒熊也欺负到他的头上来了,他肚里窝满了火。  李有信摸黑下了炕,顺手在门后摸了一根木棒就出了屋。他来到后院,隐约看见鸡架下站着一个人。这个偷鸡贼也真是胆大包天,看见他竟然毫不畏惧,动也不动。他肚里顿时火冒三丈。他虽然胆小怕事,可打贼的胆子还是有的。他喊了一嗓子:“打死你这个偷鸡贼!”手中的木棒就落了下去。  那贼动了一下,但没有跑。他更来气了,又接连打了几木棒。那贼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大声喝问:“你干啥哩?”声音未落,刘俊杰跨墙而过,手电的光柱也直扫过来。  李有信吓得一哆嗦,用手挡住强烈的电光,嘴里胡乱吱晤着:“没,没干啥……”  手电光扫到墙角,刘俊杰俯下身,佯作惊愕地说:“这不是兴文么,你咋把他打死了?!”  李有信定睛细看,果然是杨兴文。他伸手试探了一下鼻息,没有一丝气息。他吓傻了,瘫坐在地上,喃喃地说:“我只当是偷鸡贼,哪能想到是他……”  刘俊杰板起了脸:“李有信,你打死革命干部甘当何罪!”  李有信惶恐得不知所措,一个劲地说:“我不是成心的,我不是成心的……。”  刘俊杰呵斥道:“快把人背到屋子去,看还有没有救。”  李有信挣扎起身,扛起杨兴文的尸体进了屋。刘俊杰跟进了屋,一张脸板得铁青。他在杨兴文的额头摸了一下,瞥了一眼吓灰脸的李有信,冷冰冰地说:“人是没救了,你说这事咋办?”  李有信“咕咚”一声跪倒在刘俊杰面前,磕头如捣蒜:“刘支书,我真不是成心的……”  刘俊杰冷笑一声,话题一转,说起了另一件事:“听说你昨日儿给你女子说了门亲?”  李有信一怔,随即就明白过来。他看到了生的希望,跪爬过去拉开抽屉,取出一沓钞票双手送上:“这是我收的五百元彩礼,请刘支书收下。”  刘俊杰又是冷冷地一笑:“你想收买革命干部?”  李有信急忙说:“不不,我把彩礼上交大队革委会。”  刘俊杰这才接过了钱装进衣兜,缓和了一下口气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成心的。你也一把年纪了,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我就放你一马吧。”  李有信又是一阵作揖打拱,连声说:“刘支书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刘俊杰的目的达到了,暗暗窃喜。可他不露声色,眼珠一转,说:“你过来。”  李有信赶紧凑过来。刘俊杰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他边点头边说:“我按刘支书的主意去办。”  再后,李有信在刘俊杰的帮助下,给杨兴文的脖子拴上绳索,把尸体挂在了大槐树上,伪装了一个杨兴文的自杀现场。第二天一大早让杨兴建头一个发现了……。  九月夜寻证  听完芳香的讲述,周安达皱着眉问杨兴建:“你们当时都没怀疑杨兴文是他杀?”  杨兴建说:“当时我的一位族叔有点怀疑,他说让派出所的人来验验尸。可大伙都认为兴文是自杀,叫派出所的人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那时是九月份,天气还很热,怕尸体腐烂,第二天就埋了。”  周安达生气地说:“都是一群糊涂蛋。”又问:“对兰花和李有信的死你们也没怀疑过?”  杨兴建红着脸说:“兰花死时,我和兰花的父亲都在现场。我们咋能怀疑刘俊杰害死他的老婆。至于李有信,他戴着‘地主分子’帽子,又是刘俊杰坐他的车,谁会怀疑刘支书害死‘地主分子’呢。再说,那是条险路,经常出车祸。要不是刘俊杰酒后吐真言,他们三人恐怕永远是怨死鬼。”  周安达把犀利的目光又投向芳香:“刘俊杰现在是你的丈夫,你为啥还要告他?”  芳香说:“周局长,不瞒你说,我以前把他没看透,那晚他酒后吐了真言,把我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那晚我想得很多很多,我告了他,我就又成了寡妇,不告他吧,他那人又奸又残,我怕他哪一天也把我弄死。再说,兴文的死我也有责任,我不想让他做个冤死鬼。思前想后,我就去报案。李西昌和刘俊杰都说我有神经病,他们把我弄到了医院,我又逃了出来。我一定要把刘俊杰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告倒。周局长,你可不能饶了这个恶狼!”  周安达点点头,大口吸着烟,微眯着眼睛,沉默不语。三个人都知道他在思考问题,都眼巴巴地看着他,抑制着呼吸,唯恐打扰了他的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周安达睁大眼睛,叮嘱芳香:“你就呆在这里,不要出门。”扭脸又对杨兴建和王成才说:“你俩要保护好她的安全,不能再出事了。”  杨王二人点头答是。  “刘俊杰这只恶狼,真是十恶不赦!”周安达把烟头掷在地上,一脚踩灭,转身就走。  王成才喊道:“周局长,你还没吃饭哩。”  周安达回过头说:“我不饿。你们三人下午好好歇息歇息,晚上哪儿也别去,等着我。”  ………………。  晚上十点钟,周安达来到王成才家。王成才等三人正焦急不安地等着他。他笑问道:“休息好了吗?”  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休息好了。”  “把家伙拿上跟我走。”  王成才问:“拿啥家伙?这个行不行?”他拿出一杆生绣的梭标。  周安达笑了:“谁让你拿这个了,把镢头锨拿上就行了。”  “拿镢头锨干啥?”王成才很是莫名其妙,他以为周安达要带他们去抓刘俊杰。  周安达说:“咱们去找证据。常言说得好,贼没赃硬如钢。你也说刘俊杰奸得很,事隔两年,不找到他杀人的证据,他就不肯认罪伏法。”  杨兴建说:“咱听周局长的,周局长让咱干啥咱就干啥。”  三人扛着家伙跟随周安达出了门。外边一团漆黑,街道静悄悄的,只有星星在头顶眨巴着眼。周安达大步朝村外走去。出村不远,路边停着一辆帆布篷吉普车,车上坐着一个人,是法医老吴。周安达拉开车门让他们上车。芳香怯怯地问:“上哪儿去?”  “去你们村。”周安达说:“你坐在我旁边给我指路。”  芳香点点头,上了车,又问:“你不会把我送回家吧。”她真怕周安达把她交给刘俊杰。周安达看出她的心思,笑道:“你放心,我是帮你捉刘俊杰这条恶狼。”  吉普车朝刘杨村开去。一路上周安达沉默不语,全神贯注地开车。这段路坎坷不平,他惟恐发生什么意外。车到村口,他刹住了车,问芳香:“杨兴文埋在哪里?咱们去他的坟地。”  芳香说:“在村西的土坡上,你往右拐。”  在芳香的指引下,周安达把车开到了杨兴文的墓地。这时下弦月爬上了树梢,朦胧的月光照着一座孤坟。近旁有一片小树林,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芳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禁不住往杨兴建和王成才的中间挤。他们三人都感到这地方很是森人,都瞪着眼睛看周安达,不明白带他们来这个鬼地方干啥。  周安达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他下午已把破案的方案考虑成熟,刘俊杰奸诈狡猾,不抓住他的狐狸尾巴,他是绝对不会认帐的。再者,他虽说是公安局长,可曾被打倒过,现在被控制使用。他的副手是个风派人物,锋芒正健,一直虎视眈眈的觊觎着他的位子,稍有不慎就会落马。他倒也不在乎头上的乌纱帽,只想在位子上能为老百姓办点实事。他考虑到芳香被医院认定有精神病,她的话不会被采信,要破此案就必须找到证据,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刘俊杰钉在杨兴文头上的铁钉。如果能找到那个铁钉,刘俊杰就得认罪伏法。可当地的风俗是,挖死人坟是犯大忌的。但只要芳香允许挖坟开棺验尸,那一切就迎刃而解。还有,他不能在白天挖坟开棺,万一找不到那个铁钉,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周安达把他的破案想法说了,果然芳香说:“人都死了两年多了,现在把他挖出来,村里人的唾沫星子都会把我淹死。”  杨兴建思忖片刻说:“不把那个钉子找出来,你的话谁会信?刘俊杰还会把你送进精神病院的。”  王成才也说:“只有找到证据,才能让刘俊杰无话可说。”  芳香迟疑片刻,说:“那就挖吧。”  周安达拿起铁锨先动了手,其他几人随后一起上手。约摸半个小时,棺材漏了出来。周安达说尸体可能已经腐烂了,让杨王二人陪着芳香站到一边去,他留下给老吴打手电筒就行了。这时法医老吴拿出准备好的口罩递给他。  他们戴上口罩,打开了棺材。果然不出所料,杨兴文的尸体已经完全腐烂,尽管他们戴着口罩还觉得一股恶臭味直往鼻孔钻。站在一旁的芳香弯腰呕吐起来,杨王二人也都感到肚里的东西直往喉咙眼翻腾。  不知过了多久,老吴惊喜地叫了一声:“找到了!”  他们三个顾不得其他,急忙围了过去,借着手电光,只见老吴举着手中的镊子,夹着一颗铁钉,铁钉有三寸长,已锈迹斑斑。意外的是还找到了一把钉锤。杨兴建拿过钉锤仔细一看,说:“这是刘俊杰家的,我修理架子车时向他借过。”  周安达咬牙切齿地骂道:“狗日的,真歹毒!”  十法网恢恢  那天芳香的出逃令刘俊杰惊慌失措。他估计芳香一定会去公安局报案,也知道公安局的人都不可能象李西昌那样糊涂,便支开杨兴建,在公安局门口守株待兔等候芳香。可他等了一整天,芳香都没出现。他心里嘀咕,芳香会不会回了家?他在医院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风风火火赶了回去,家里没有芳香的影子。他又去找杨兴建,杨家人说他昨天去了县城没回来。他的心一下子毛了,下意识感到事有不妙。他真后悔结婚那天不该多喝酒,是酒害了他呀!他大口抽着烟,想着对策。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谁有什么根据说他杀了人?证据又在哪里?现在医院都认定芳香有精神病,一个疯子的话你们也信?这么一想,他的心不慌不怕了。  刘俊杰很快镇静下来,准备到亲戚家再去找找芳香。刚出了门,一辆吉普车从村口驶进来,在他跟前停了下来。他刚镇静下来的心又猛跳起来。  车门打开,杨兴建跳了下来,急急地说:“俊杰,县城西边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看模样是芳香,你快去看看。”  刘俊杰先是一愣,随后惊喜异常,但佯装哭丧的模样:“你咋知道的?”  杨兴建说:“昨晚天太黑,我在西王堡我挑担家住了一宿。今日儿吃了早饭,我正准备去县城找你,村里人说在西边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公安局的人正在打捞。我急忙跑过去看,那女尸赤裸裸的,头发披散着,看模样象是芳香。我跟公安局的人说了我们村丢了一女人,他们派车就来接你,让你快去看看。快上车吧。”  刘俊杰上了车,车上除了司机,还坐着一个穿便衣的中年人。中年人一双犀利的目光扫了过来,他感到一阵心慌,讨好的冲中年人笑了笑。中年人似乎没看见他的笑,脸上的表情十分严峻。他的心顿时又发毛了。  吉普车在西王堡没有停,直朝县城开去。刘俊杰疑惑地问,怎么不去河边?没人搭理他。他觉察到事情不妙,但此时已身不由己。  吉普车进了县城,径直开到了公安局。中年人把刘俊杰带到了预审室,里边除了两个公安人员,芳香和王成才也在。看到芳香,刘俊杰的脸色霎时变得灰白。这时他也知道了带他的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公安局长周安达。他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周安达劈头就问:“刘俊杰,你知罪么?”  刘俊杰眼珠一转:“周局长,你的话我听不明白。”  周安达提高了声音:“杨兴文是怎么死的?!”  刘俊杰强作镇静地说:“他是上吊自杀的,我们村的人都知道。”  周安达猛喝一声:“自杀?是他杀吧!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勒死了杨兴文?怎么给他头上钉了一颗铁钉?又是怎么嫁祸于人的?”  刘俊杰的脸色变成了紫茄子,额头鼻尖都沁出了冷汗:“周局长,你别听张芳香胡说八道,她有精神病。”  周安达冷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听张芳香说的?做贼心虚了吧。”  “你们凭啥说我杀了人?你们可不能诬陷我。。。。。。”  “诬陷你?我就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两样东西你不会不认识吧?”周安达拿出那把钉锤和那颗铁钉递到他的面前。他看了一眼,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惊恐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周安达能找到这两样证据。  周安达声色俱厉:“老实交代,你是咋样害死你老婆孙兰花的?!”  刘俊杰还在负于顽抗,抵赖道:“她不是我害死的,我咋能害死我老婆呢。”  “背的牛头还不认赃!”周安达犀利的目光直刺着刘俊杰,似乎要戳穿他的胸膛。他恐惧地垂下了眼皮。周安达又厉声喝道:“看着我的眼睛,听我说!”他不敢不抬起眼皮。  “你是个极其心毒手辣的人。你虽然勒死了杨兴文,可还不肯善罢甘休。你一看见你老婆孙兰花肚里就有气,你恨她给你戴了绿帽子,恨不得也勒死她。可你心里明白,如果真的勒死了兰花,就不会再找到一个替罪羊。你不傻,不会拿自己的命去换兰花的命。你认为那样干太不划算了。  “你是个阴阳脸人,在家里一天到晚黑丧着脸,吓得你老婆兰花见了你如同老鼠见了猫,大气都不敢出,走路都提着脚跟。你一出门就换上另一副嘴脸,见人不笑不打招呼。因此,你的人缘不错。你有个十分恶毒的想法,就是要彻底报复杨兴文,。杨兴文让你戴了绿帽子,你弄死他还不算够,还要他的媳妇给你当老婆。还有,你也看上了芳香的姿色。  “你开始主动地接近芳香,送点钱送点肉。你知道要把芳香弄到手不能操之过急,要采取怀柔策略。应该说你是有眼光的。你的怀柔策略很快就见成效了,芳香被你的小恩小惠蒙蔽了眼睛,而且对你十分有好感。你觉得时机成熟了,可兰花是个障碍。你决定除掉这个障碍。你丈人爸过生日的那天,你割了肉买了酒,还特意买了两条鱼,把你丈人爸请到你家过生日。你觉得铺垫还不够,想再找个人来,出了门正好碰上杨兴建,你大喜过望,把杨兴建拉进家作陪客。  “你家的水缸很大,又粗又高,能盛七八担水。此前你把水缸挑满了,你让兰花把你的衣服洗洗。其实你的衣服并不脏,可兰花不敢不洗。洗完衣服,水缸只剩下了少半缸水。兰花的个头矮,身子也发胖,缸里水少时,她舀水需踮起脚尖。  “你陪着你丈人爸和杨兴建谝了一会闲传,说是兰花做不了鱼,你去厨房帮帮忙。你到厨房后让兰花舀水洗鱼,兰花踮脚俯身去舀水,你突然出手,抓住兰花的脚脖子猛地一提,兰花一头栽在了水缸里。兰花被水呛懵了,两只手胡乱扑腾着。你抓住她的脚脖子不松手,惟恐她不死。直到她不再动弹,你才松了手。你这时故意拍了拍手,大声说着话,让兰花别把佐料放重了。你是说给你丈人爸和杨兴建听的。  “你回到屋和你丈人爸、杨兴建接着谝闲传。过了一会儿,你埋怨兰花把饭菜还没做好,说你去看看。你到了厨房就故作姿态,又哭又叫。你丈人爸和杨兴建慌忙跑了过去,看到的是兰花惨死的情景。你又做了很刺激很精彩的表演,用自己的脑袋撞水缸,而且真的把自己撞昏了。”  周安达说到这里,点燃一根香烟。刘俊杰的脸色灰青,额头的冷汗往下长淌,瑟瑟发抖。他感到周安达当时似乎就在他身后站着,不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周安达继续说:“你很会演戏,所有的人都认为兰花的死是个意外事故,没人起疑心,更没人去怀疑你害死了你老婆。可常言说得好,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一个人不但怀疑你,而且认定兰花是你害死的。还要我往下说吗?”  刘俊杰急忙说:“我交代,我交代,我争取宽大处理。。。。。。。”  十一天不藏奸  葬埋罢杨兴文后不几天,刘俊杰在地里碰见了李有信。往日李有信见了他就象老鼠见了猫,避都避不及,可那天李有信一反常态,挡住了他的去路,冲着他诡谲地笑着,问他干啥去。他说没事,随便转转。李有信说:“刘支书,我正好找你有点事。”  他没在意,随口问“啥事?”  李有信说:“这几天我咋想咋觉得不对劲。兴文好歹是大队会计,那晚咋能去偷我的鸡?我打他他也不吭声也不跑,站在那里挨我的打?再说了,我打了那么几下就能把他打死?更奇怪的是刚死的人身子热乎着,可他的尸体早就又冰又硬了。”  他一怔,随即镇定下来,训斥道:“那晚你咋不说呢?”  李有信却不愠不火地说:“当时我还真的让你吓糊涂了。可我糊涂是一时,后来我就想明白了。”  “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他变颜失色了。  李有信往他跟前凑了一步:“兴文不是自杀,一定是有人害死了他。我想去派出所报案。”  他气急败坏地说:“你胡说八道啥哩!派出所能相信你一个地主分子的话?派出所不把你抓起来才是怪事哩!”  李有信狡黠地一笑“刘支书,你别发火嘛。我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凭啥要抓我,?他们就不能下来调查调查。”  他也感到自己失态了,给嘴角叼了一根烟,吸着,竭力稳住心神。他见李有信盯着他看,禁不住心里一阵发虚,眼珠一转,递给他一根烟。李有信接住烟,嘿嘿一笑,又向他要火。他打着火给李有信点烟,压低声音问:“你把这话还给谁说了?”  李有信悠悠地吐了口烟,说:“还没给谁说,你是头一个。”  他说“你这话说到我这儿就行了,再不要到处乱说。如果说出去,派出所来追查,就算人不是你打死的,你也脱不了干系。要知道你是‘地主分子’,共产党专政的对象,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有信说;“刘支书的话也有道理,我的身份我清楚,我不想和谁过不去,也不想得罪谁,可谁也不能欺负我嘛。”  他听出李有信的话味,就说:“你是说大队没收你那五百块钱吧,回头我还你。”  李有信嘿嘿一笑:“恐怕光还不行吧,还有利息呢。”  他先是一愣,随即说道:“再给你二百元的利息。”  李有信又嘿嘿一笑:“少了点吧。”  他咬牙说:“再给你加一百!咋样?”  “刘支书可得说话算话,不能欺负我是地主分子。”  “你放心,明天我就给你钱。”他嘴里说着,心里恨得直咬牙。狗日的李有信也敢跟他这样说话,也敢跟他讨价还价。李有信似乎看穿了他的五脏六腑,皮笑肉不笑地说;“刘支书,可别恨我,也别心疼钱。破财消灾嘛。”  他不敢食言,第二天给了李有信八百块钱。李有信接过钱,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刘支书,我会守口如瓶的。”他感到了潜在的威胁。在那一刻他动了要灭掉李有信的念头。他知道这需等待时机。小不忍则乱大谋。他明白这个道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李有信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他惶恐的心渐渐安定下来。要不是李有信自找多事,他也许不会暗害他。  害死老婆兰花,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那天他去后院收拾东西,忽然瞧见李有信爬在墙头朝这边张望(是时,他早已砌好了后院墙),心里格登了一下。没等他说啥,李有信先开了口:“刘支书,你忙啥呢?”  他说:“收拾一下零碎东西。”  李有信说:“兰花不在了,这些活就得你干了。”随后又叹了口气,“唉,兰花死得惨啊!”  他没有搭理李有信,低着头忙手中的活。说心里话,他现在对李有信又恨又怕。李有信却不管他搭理不搭理,只管往下说:“刘支书,我就想不明白,兰花咋就能栽进水缸淹死呢?”  他全身哆嗦了一下,抬起头来。李有信冲着他诡谲地笑着。他立刻意识到李有信怀疑他害死了兰花。也是的,他们两家只有一墙之隔,啥事也瞒不住李有信的眼睛和耳朵。他狠狠瞪了李有信一眼,起身走了。他不愿,也不敢和李有信搭言。他害怕李有信说出更让他胆颤心惊的话来。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笑,禁不住又打了个寒颤。在此同时,他在心中坚定了杀死李有信的决心。  此后,他一直在寻找暗杀李有信的时机。时机终于让他等到了。  他和芳香结婚前一天的上午,李有信赶车去公社拉化肥,在村口碰巧遇到了他。其实,这是他早就预谋好的。公社给各大队分配了化肥,他给杨兴建说了,让赶紧派人去拉,不要误了农时。队里的车把式是李有信,这活非他莫属。  他佯装不知,问李有信干啥去。李有信说去公社拉化肥。他便说他正好去公社有点事,搭个顺车吧。他这是打当上支书后头一回主动与地主分子打招呼,也是头一回要搭李有信的车。李有信当时真有点受宠若惊。他还很客气的给了李有信一根烟,李有信被他这一招完全麻痹了,以为他的把柄在自己手里攥着,他害怕他讨好他哩。李有信还以为他终于征服了他,洋洋得意,做梦也没想到死神已经逼近了他。  车到乌龙沟,他假意说,当点心。李有信让他放心,说这条路他走了上千回,闭着眼睛都能把车赶过去。他夸李有信是全公社数得着的车把式。李有信越发得意,把车赶得很快。  车行在一个急转弯处,他暗暗掏出准备好的锥子,猛地在红儿马的屁股上扎了一下,红儿马痛得惊嘶一声,狂奔起来。他赶紧跳了车,李有信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不知所措。车在急转弯处翻进了五十多米深的大沟里,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李有信,到死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刘俊杰讲完,长长叹了口气:“唉——都怨我酒后失言,才落到了你们的手里。”随后看了芳香一眼,说:“咱们都成了夫妻,我是真心爱你的,才对你说了掏心窝的话,你为啥要置我于死地呢?”  芳香啐了他一口:“呸!你哄鬼去吧!兰花是不是你的老婆?你咋害死了她?以前我被你的花言巧语蒙骗住了,那晚我才看出了你的丑恶嘴脸,你的心比蛇还毒,比狼还残!我怕有一天你也让我当个冤死鬼。”  杨兴建也感叹道:“今日儿我才知道啥是披着羊皮的狼。”  周安达冷笑道:“刘俊杰,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你以为你做的恶神不知鬼不觉,离地三尺有神灵,老天睁眼看着你哩!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到了地狱,闫王也要严惩你的!带下去!”  两个公安人员走过来,拿出铮亮的手铐,铐住了刘俊杰那双罪恶的双手……。。  原载2007年《今古传奇》第七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