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也许是因为心的轰鸣,不再平静的时候我思念瀑布,一群光辉的源源不断的自杀者,不是有目的地去粉身碎骨,只是把粉身碎骨当作一种实践,一种美好,一种向往,总而言之它们愿意粉身碎骨,为粉身碎骨而粉身碎骨。如果是身怀绝技的表演,舞台上的灯光已经暗淡,会喝彩会拍掌的观众已散去,代而取之的是熟视无睹的山林,黑色,幕布已经拉上,山坳与小虫有自己的歌。星星和月亮离你很远,今夜天上彤云密布。永远惶惑的是悬崖边上的那一棵小树和粉红色的三角梅,这样美丽的花朵,瀑布看见了吗?如是在远处,这暗夜里可见的是一片涌动的白色,坚壁深渊。如是在近处,涓涓的细流可闻而不可见,粉身碎骨以后找到的归宿是滋润山花野草,或者在顽石上刻出花纹。因为粉碎而绵长而锐利而坚韧而温和,或许会流出另外一条长江来。积水潭里滋生着无数的蚊子,冒充绿色的青虫。它是平安的,虽然它很臭。没有生的体验,没有死的体验,只有永恒的腐朽以及和腐朽一样永恒的麻木,瀑布轰鸣着从早到晚,积水潭里不会有微小的涟漪,它死了,生命不复存在,心死了,眼睛死了,一切美好的东西于它已不复存在,在它已经腐朽而不承认腐朽的那一天起,它便死了,真正地死了!献身者如瀑布却没有死,虽然它巳经粉身碎骨。我徘徊在瀑布与积水潭之间。美与丑是邻居,善和恶很相近,真与假互相依存着。于是,我在这静静的夜晚,生命如婴儿一样新鲜,思考如夜雾一般弥漫的时光,忘记了怨愤以及仇恨,记住了自己正是因为曾经丑过才向往美,如同我的夜行我们的不再仇视暗夜,我终于明白白天的太阳并非是环宇的一切,我想记起以前的梦,我要寻找现在的梦,我把每一个孩子当作天使,恶魔是仇恨养育的,爱,才是一条过去圣洁将来也圣洁的河流^于是我祈祷有飞来石悄悄地填平了积水潭,或者竟由我自己去寻找去背负,我的杂草丛生的夜行路上到那时会有一个路标出现,宽容将要作为基石重新铺筑,自由的晓风与晚风在这路面上飘荡,小鸟们演奏着贝多芬的月光曲,与那瀑布的轰鸣遥遥地呼应着。自从我的饥渴的心有了瀑布,假如小草需要,我的目光里随时会滴出露水。1987年9月24日深夜武夷山庄  荒漠  在我漫无目的地走着的时候,星星和月亮以沉默的对话为我祝愿,它们说它们知道我最终要走向大海。那么,这山路,盘盘绕绕,有树与没有树的悬崖上不知道路在哪里时,大海便已呼唤我了吗?那么,这殿堂,香烟缭绕,千方百计地诱惑我六根清静时,大海便已等待我了吗?暗夜里,悬崖上的野玫瑰也是黑色的,我只是凭着心去感觉它的鲜红,它的吐蕊,它的开放,它的凋谢,它把落英留在深山野岭,用得着与霓虹灯比美吗?我还从关闭的庙门里窥探过,借着一条门缝撕开了一座殿堂的缺口,大不讳地想象着不再辉煌的时候,那些泥塑木雕身上金片的剥落,孤独在人间。而释迦牟尼在未成正果之前,却只是一个想走出王宫将爱心溶化于贫苦大众的凡人,后来,在千千万万的人讨论着怎样跨过苦海时,他已经站在彼岸了,他走了。没有帆没有船连筏子也没有。也许是在野玫瑰凋谢时,我睡着了,不是人造的芬芳我醉了。我也不太惊讶于玫瑰花瓣的散落,在我接连见过中国的大山在流血之后,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面色苍白心跳不是太快就是太慢,何况玫瑰还要开放就像我还会醒来一样,而且我们的医生总是诊断我们是神经衰弱,一再保证说造血机能良好,睡觉可以做梦可以治百病,大家睡着的时候世界要太平得多,没有人提意见没有人写文章,梦话不算数梦话再多也不会挑起战争,各种法律都保证了说梦话不受侦查不判罪。我真想好好地梦一梦在梦里喊几声,我的梦愈来愈少我大约一定很成熟了,我比庄周还稳当庄周梦蝶我没有梦,一定是我的颤抖的心生不出梦,血也变冷了,梦是心的幻影很多年前我好像见过一个吉普赛女郎她抓住我的左手我像触电一样发抖,我想起即便在夜行时也丢不掉的堕落腐化,开会,让最宝贵的时间坐在无所事事的発子上,慢慢地消磨等着吃大锅饭发工资,吃饱了做批判别人的英雄,我们活该没有房子住,别人盖房子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开会,我们的少得可怜的砖头和木材都用来造各种会议室了,还有沙发和躺椅及小板発。我们总是希望时间和我们一样,不是坐着就是躺着,我们偶尔做梦也是在开会,岁月穿行在沙砾间,荒漠不为所动,它说不朽的是我还可以让古尸和今尸不朽,你想试一试吗?悬崖倒坍了,它的高大是沙漠化之前的最后的自傲,玫瑰的落英原来是一次淡淡的追悼,我却在这最后的花香里寻梦,我被抛进了大海中。我惶恐,想起了世界末日,我只是希望有清冽的山泉,我又不敢拥抱大海,那么多的蓝色的海水簇拥着我,还有白色的浪花,我要逃走。那么,我还是留恋荒漠?1987年12月于广州  偶拾  之一我看见天上有彗星划过,却不知道陨石落在何方。之二也许陨石就在我的脚下,因为它不再闪光而被冷落着。之三在无灯的时刻,不再祈祷灯的再生,不再做光环下的小青虫。之四假如能变成一只蟋蟀而且好斗,却又惘然于不知济公在何方?之五十分害怕从自己腐朽的筋脉里生出几根花草,为无聊的诗人铺垫,还不如将一根白骨轰立在地,让蚂蚁去啃,为平安夜添几许鬼气或许还能造就出半拉鬼才来。之六二文中国少有自杀的人杰,如我,这夜晚无不弥漫着自杀的气氛,山和树都已穿上黑色的素服,露水的眼泪源源不断,每一根树丫都能上吊,每一处悬崖都可以跳山,我却只是往前走,偶尔的犹豫之后总觉得活着好,惟恐迷失惟恐跌落在陷阱里,小心翼翼的可惜又都是色盲近视眼。之七我是在追寻一个背影吗?最初见到那背影是在小河边有一片小树林,要过河还得找一座小桥那怕是独木桥,人们在河边的沉思都是因为没有桥吗?虽然树林里有不少树。忍音士災奋邝人,故彳酿嵙泣的何尨辑犮滌之八我想我可以伐木搭一座小桥,摘一束河边的小花,期盼着背影的回眸一笑,如是,暗夜中的月亮特别大萤火虫集结在小河两岸。之九我找到这条小河这片小树林的时候,背影已经在对岸了,”对岸的背影和对岸的夜色,小河隔开了我。河上仍然没有桥。之十我想涉水而过,又怕踩碎了小河中的星星和月亮,河边上没有贝壳没有白房子,不知道背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犹豫是一条更大的鸿沟,只能在河边种下叹息长出蓝色的勿忘我紫色的断肠草。之十一就这样过河的是释迦牟尼,当人们在议论着砍木头竖桥墩或重在春回大地后放风筝的时候,背影走了。八幺之十二而夜行者不过是苦行僧,是迷人的。我曾经睡着做梦。,我现在走着做梦。喜欢吃肉酒的芬芳总1987年岁末之夜1988年1月3日灯下  狂想人生  你觉得孤独吗?请走进夜色中,沉静的时候会看见灵魂的游动,风声雨声虫鸣声是性灵的对话。这是世界上最融洽最和谐的时光。晚风不是暗夜染黑的。所有的珠宝都睡着的时候星星才闪光。小鸣虫的自豪是:人类也有喧嚣累了的时候。小鸟的鸣叫是因为它做了个恶梦,在黑色的枪口闪出火花之前,它叫了一声那是它的遗嘱:人们啊,请记住,你们将得到报复。有一个盗树者利用了夜的掩护,可是它却把树根留给了白昼。真正的爱在虚无缥渺中,是一种向往,得不到的纯真。于是便有爱的想象爱的折磨。爱的永生是爱的悲剧的复活。爱就是爱本身。婚姻的附加物使爱窒息,可是会养育出小生命,人的世界是由孩子维系的。人们虽然希望久长,爱,却总与短暂结伴。跨过了物质的闪光,把短暂埋进心灵,假如思念永恒爱便永恒。爱,不是一块奶糖,爱是一粒闪光的晶盐。太阳热得让你不敢爱。月亮冷得让你不能爱。我们常常是在不懂得爱的时候去寻找爱的。爱,是人生体验中最宝贵而不可缺少的,失败与成功都是积淀,都不是目的,任何过程都是心灵上的一条小道,阳光与风雨同在,景观和崎岖并存。爱,是人生的一部分,它虽不是生命的全部却和生命的全部关联着。爱,有时会躲进深山,沉寂着离开了欲念,那是更广大的爱,在心里保佑众生万物。懂得爱的人也懂得人生。:有博大之爱的人才有博大的人生。那么,人生又是什么?一夜风在我的耳旁低语。人生如你,亲爱的夜风,飘荡着,让绿色与树枝晃动,给小鸟以摇篮。也推动着江河中的小船,从一个个浅滩经过,或许还有暗礁,无论搁浅还是触樵,风不会停留,在它看来这一切都是自然的,是生命的多姿多采。也推动着海里的风帆,在苦涩中浸泡着生命的整个旅程,如果沉没便是鱼和石花的宫殿。港口的温情是暂时的,只有汽笛与螺号才能使风帆激动,在船的所有的部件中,锚是最寂寞的,因为它盼望停泊。当飓风来临,呼唤着如山的波涛,我的小船从峰巅跌落到谷底,从谷底上升到峰巅,此时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镇静地目睹这瞬间,船的躯壳裂成碎片,我的灵魂仍然完整,在海上游弋,尾随着海燕尾随着风,为了倾吐这最富于包孕的片刻,我也是风。苦难是裸露的,幸福在远方并且被包裹着。从目睹苦难中学会苦难,从体验苦难中承受苦难,在解脱别人的苦难时加重自己的苦难,但,又不幸于偶尔会给别人制造苦难!人生啊!风啊!即使在夜晚,也总有人从梦里抱怨人生苦难太多。说得出来的和已知的苦难都不算苦难。说不出来的和自己尚未知觉的苦难才是真的苦难。也许,我们的苦难的根源之一是我们从来不敢把追求欢乐写在人生的路标上。我乞求:在我们咽气之前,为我们的孩子写上吧!也许,我们的苦难的根源之二是我们从来没有去从根本上铲除苦难。有时是羡慕一点小小的愉悦。有时是向往一种鄙俗的阔气。有时吃阿斯匹灵有时喝感冒冲剂,到老了便把救心丸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我们不敢去挖掉这苦难的根,因为我们都是生长在这苦难的树上的叶子,甚至还会嫉妨小鸟刚刚衔来的新的树种。我们仇视的东西只是我们还没有得到或得不到而已。我们痛恨的东西和我们连结在一起。因而便有了一切苦难中最深的苦难。那么幸福呢?总是要有希望的吧?不要去花丛中寻找希望,花朵既巳开放,凋零的季节就不远了。不要在秋天的果实下塑造希望,因为那是别人种的树应该由别人来收获,你只能花钱买;但希望是买不来的。不要在明澈如镜的湖水前想象希望,如你顾影自爱那是人性中十分美好的情绪,倘若粼粼的水波因为风的吹送把人影拉长了,你切莫以为自己便是巨人。不要从冰雕上企图发见希望,雕琢这些速朽的艺术的人们早已冻坏了手并且要在阳光下溃烂。到那时一切都还源于水。每一个人都有一双脚,但并不是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个人都会在明天得到一个清晨,但并不是谁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太阳。每一个人都有一张嘴巴,每天都要说不少废话或假话,一个人一生的废话和假话可以堆成一座肮脏的山,难怪这个世界越来越闷热。为什么不从现在起,我们不决心每天说一句真话呢?趁孩子们还没有学会说假话的时候,趁未来的母亲刚刚怀孕或尚未怀孕的时候……美好的空谈和伟大的说教都不是希望。因为失望和绝望而挣扎,这一条破碎的裂缝会带来希望之光。谁说种籽在被埋没之初不是压抑的呢?谁说远帆在航行途中不是孤独的呢?如此说来,一切都与时间伴随着,生或死,希望与理想,花开花落月圆月缺,时光不是魔术师却会幻变出无数的奇妙来,如白昼的清明如夜晚的深远如春之和煦如冬之萧瑟如生之玄妙如死之飘逸有一个哲人说过把时间当作小溪,自己坐在小溪旁看着它流去。但那小溪却应该是细小和绵长的永久的延续,因为时间之河决不流向大海,决不依附于一切。高楼凭借地基,绿水绕着青山,树木成群后是壮观的森林,花卉互映着各有姿色。时间的孤癖成性却是无法改变的,它踽踽独行一如既往,仿佛是世界上一切都不存在,而存在着的一切实际上又无不和他关联着。因为一切都不能永恒,时间才永恒。因为一切都不算伟大,时间才伟大。婴儿并不是从诞生那一天起才有了时间的,遥远而神秘的荒漠,情爱和性爱的旋风,痛苦与欢乐的交织,在混沌与朦胧中的创造气象万千。从过去的遥远的先祖到未来的遥远的子孙,生命在流动,时光在流动。区别在于:生命的延续是以死亡为代价的。时间的流逝却以永恒为标志。于是,历史常常会受到现实的检验,在昔日的金戈铁马平息之后,在辉煌的碑石冠冕陈旧之后,清新的风一一时间的使者会将灰尘拂去,裸露着真相。我们说时间是最公正的,那是指将来。我们说现实是不公平的,那并不是时间使然。在同样的时间里同样的阳光下和月光下,可以创造和平可以发动战争可以血肉横飞可以载歌载舞。贫穷使人饥不择食、饥饿的非洲沙漠中的儿童的心因为干旱而萎缩,这样的地方不会有大盗只会有小偷。霓虹灯下抢劫银行的杀手是为了汽车更豪华为了挤进亿万富翁的行列……没有错误的年代,只有错误的人们。假如时光流经的是一个拆除了不平等的高墙的地方,人们彼此的目光是友善的,不仅自爱而且互爱,所有的台阶并不是为了标明职务的高低而只是供孩子娱乐让老人锻炼,大家都崇尚人性鄙视权势,权力只是用来为公众服务而不谋私利,老人能常常倾听孩子的倾诉,真,不再遭受指责;善,不再招来欺骗;美,不再引出嫉妒,那么在这样的地方,同样的时光流逝春夏秋冬都会带来平静、和谐、创造。对于创造者来说,时间的运行使他面临着又一个需要攀登的高度。对于探险者来说,每一个夜晚的过去都会使他渴望着新的险境的出现。你爱什么你就向往什么。然而,对于昏睡者来说,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的梦会愈深沉,像温柔的沼泽死得也很温柔。和尚数着念珠度过时商人数着金钱度过时间,孩子在作业本上消磨时间,恋人在偎依时时间流逝最快,囚徒在铁窗里服刑时间过得最慢,盼望长大的孩子盼着时间疾走盼望长寿的老人盼着时间慢行任心灵的观照诗人的想象,在时空里幻变出多少色彩多少奇迹阴阳颠倒古今错位,可是时光不为所动,其至不屑一顾,我行我素。,你挖掘到的也许只是一杯泥里州资的対^见份讀丹你伸出手去摘下的却是一片你能够揽进怀里的只是一团一个将要走完人生之路的人说:我好像只活了一天。一个走了一半人生之路的人说:我害怕看到午后的太阳。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说:我不喜欢死人为什么要死?时间说:我是不能创造的。生活说:我已经期待太久太久了!风声雨声。秋雨伴随着我,这样的时候我会觉得有很多的人和我一起夜行,从天上到人间也并不十分遥远。时光在你的身后,沙。时光在你的身边,树叶。时光在你的前头,云雾。我没有雨伞,我从来就不愿打伞,这些小雨匆匆忙忙地奔走着,一定有它自己的寻觅,在一把雨伞把它们隔断之后,它们就成为蹦蹦跳跳的眼泪,溅落着。我想起了孩子,赤裸着的孩子,对于来到人间他们的最初的反应是挥动拳脚,大哭,而且以后还要哭。我看得见在秋的夜风里斜着的小雨,在我身边矗立着,我的灵魂翼化成一只黑色的雄性蝴蝶,雨丝象爬杆,我的爬高是为了太空行走走向神秘,这浑浑沌沌的夜的雨空中,星星为什么不见了?月亮呢?她们在云的幕帘后面。对于她们来说,我只是一粒灰尘。对于我来说,她们将是天国仙界。企望统治一切的人,他的灵魂能升到这样的高空吗?人想探索一切秘密,人又宣称谁的心里都应有一角藏着自己的秘密。大自然没有躯壳,整个儿是心和灵魂,因为无所遮盖它的秘密便无所不在。人们看不透一粒星星也看不透一根小草。看不透星星是因为离我们太远,看不透小草是因为离我们太近。为着对星星的看不透,我们便编造神话,为着对小草的看不透,我们便用脚去践踏。因为大自然的沉默,掠夺的斧声锯声居然是此起彼落的。我们砍了千万棵大树,在三月里种100棵小树,人的残忍过于慷慨,人的怜悯总是小气。人们用一棵大树用无数张绿色的生命的叶子,去换来几张肮脏的钞票,去从山的深处地底下挖掘金银铁矿,然后摆开各种豪华的筵席,兵工厂里正在制造飞机和炸弹。红葡萄酒染红了桌布,人的血浸透了土地。于是,这个世界上沙漠与人口一起增长。牺牲者与凶手都是人,都与上帝无干,都是人类自己制造的,不是为人父者就是为人子者。在雨丝的顶端,苍穹是黑色的和谐,能看见的仍然是地上,贫穷、火光与饥饿、疲倦的梦和疲倦的城市,被雨水浇湿了明天就会晒干。还有信鸽比赛,在毕加索辞世之前,他的和平鸽就开始成为专业比赛的运动员了,趁天还未明,我想把这些鸽子从鸽笼中放出来,飞回草地和森林中去。我不必辩护,我是在为大自然索回翅膀。风和雨的絮语告诉我:也还有两种盗犯人间少有惩罚,那就是大自然和良知的窃贼!不知是天凉了还是我的心凉了。不再有斜风不再有细雨不再有黑蝴蝶,山路很光滑,石头上滴着水,我要抽烟我把火吸进嘴里从鼻孔里吐出我的炊烟,我想瀑布一定流得更快了。我的心里斟满了酒,每个夜晚我都和孤独对饮。有时我也会醉,醉倒在山野中石头上,梦见瀑布倒流石头倒立飞禽走兽在给偷伐者讲《森林法》,小草们抱头痛哭,黑蝴蝶告诉我她将不再翩翩起舞她要跳迪斯科她想当歌星。我做梦然而我醒着。跛子说:这个世界是歪的!1987年9月26日至29日福州温泉宾馆灯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