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回想那风回想是人的反刍。咀嚼昨天。昨天总是丰厚的,我们不得不面对今天和明天 的多彩而又喧嚣的浅薄。回想,是一杯没有污染的清水,可以 滋养疲倦的心灵和饥渴的细胞。一般来说,我回想故我在,是 排除了行尸走肉的生命的象征,沉浸回想好比酿一坛酒,拾回 昨天的芳香或追溯别的什么,比如,人的生命是哪一阵风卷来 的完美而又脆弱的种子?如果没有回想,这个世界还会灵智闪烁吗?时光之箭在我丝毫不知人生的时刻,把我扔到了人间,为 此,我们都曾哭闹过表示抗议。然后是吮奶,依恋着母亲的怀 抱,穷乡僻壤处的一间草棚便是家。岁月把仅剩的天真丝丝缕缕地连根拔走,我便身轻如云, 随风而去,自从离开母亲和田埂小道,我便成了流浪者,找不 到回家的路。于是便回想,母亲的背影,草棚和竹床,蓠笆上的牵牛 花,小河畔的芦苇丛……生命的一部分,是回想补给的清琢液。回想那风。晃动的柳树晃动的村路晃动的心,风的湿润使我想发芽, 风牵着我的心要去触摸风的深处。春天的风是绿的。秋天的风是黄的。曾经追过风,奔跑在风带来的潇潇雨阵中,积蓄在血液 里,使我至今还没有枯槁。我生活在缺水的都市。闭上眼睛,拿来昨天的风和雨,灵魂湿漉漉,不用打伞, 窗外月光泻地。回想的自由自在,可以让时光短暂倒流。回想之时,世界便充溢着无序和混沌的美丽。这无序不会 影响现实生活中的交通及能源的输送,这混沌也不会使水泥楼 群及铁门钢窗扭曲或者消失。同样的道理,这美丽却也只是回 想者所独享的。曰落西山,月上东山,一切依旧。所有大睁着的眼睛看不 见的,则是时光在意识中的另一种形态,它逆向回溯,重现过 去,失而复得,死而复生。海德格尔在黑森林的林中小路上走着,他说:“神圣的大 地是万物之母,具有深邃性。”现实是愈来愈物化了,大地上展现着技术与破坏,家园的 神圣已经面目全非,水泥和煤烟窒息着精神与灵智,静思默 想,仰望星空,都成为遥远及不可思议,雨是酸的,水是浊 的,天上有空洞。这个世界繁华得像荒漠。高楼大厦的钢筋水泥,甚至阻隔着回想的空间。但,那风却能穿过夹缝,所有的障碍都不能障碍她,无视 一切禁令和红绿灯,没有地域的疆界,没有人群的贵贱,只是 寻找着家园的神圣,门口的昨日之雪,海棠与樱桃。那是属灵的。一阵风吹走的,能由一阵风吹回吗?回想不是梦。回想要宽阔得多、随意得多、清醒得多,而梦,却只能发 生在熟睡之后,梦里也有回想,那是无序的另一种小小的壮 观:梦与回想重叠,回想说你是梦,梦说我也可以回想。回想之于人的精神生活,实在是不可缺少的。没有了时光 倒流、万物错位的混沌境界,理性的机床将会按照标定的尺 寸,校正人的每一根骨头、每一种思维、每一个细胞,就不会 有任何真正的想象。有时,我会生出回想的紧迫感。所有的事情,当发生之初,便已经有结果了。那结果只是你暂时没有看见,更多的时候,是你不想看见。我出生的时刻便注定要死亡。我本无中生有,再归于无,成为风,我不知那时是否回想 已经终结,所有的白云或乌云都是梦的碎片,风随意地走动, 从天上到海上到地上,它与时空同在,宇宙坍缩的时候,它是 赶紧逃逸呢?还是跟着坍缩?我回想那风。有一天,我立在你窗前的树梢上,先叩响门窗,然后说: 我就是那风。所谓永恒,就是看不见。所谓美好,就是一瞬间。企盼美好长存的人,总是在促成没落,好比留着一个熟透 的杲子,时时把玩炫耀,直至把芳香抚摸到彻里彻外地腐败。 你看见落地的青苹果吗?没有生活中的久远。只有回想中的绵长。在人享有的各种权利中,回想权是最稳固的,是铸四海之 铁也不能禁锢的一种权力。我沉默,但,我在回想。回想不尽的风啊!因为年轻而圣洁的风,像榴花下裙裾一 样展开的风,花零落了,风剪碎了,连坟墓也没有,只有野花 守望着。我赶着朝露经过这里,那么多年轻的水汪汪的眼睛。 杜鹃啼了,荒野绿了,细小的根先是裸露着,后来便缩骨,浓 得化不开的一粒刺儿梅。原来这里是海边,我听见涛声渐近。悄悄地告诉你,朋友,只有潮汐才能运动整个大海,所有 风暴卷起的滔天巨浪都是表层的,谁能看得见海的神圣与深邃 呢?碎浪漫上沙岸。那浪是自己把自己咬碎的吗?这是何等浩瀚的破碎啊,我 闻见海上创生的咸腥味了。真的,你要回想,不要烦恼。回想使我们分身有术,让回想中的我、现实中的我相互审 视,无言,但会颤抖。颤抖的时候,假如心生芒刺,麻木的症 状或会稍稍减轻。生命只是一种现象,充满了偶然性,在功利 的诱惑下,我们追求必然而不可得时,便心生烦恼,自己找的。我们偶然地来到这世界上,偶然相识,偶然路遇”偶然之后仍然是偶然,最显而易见的必然是死亡。这个世界不过是个驿站。我们这代人不能把所有的树木都砍尽了,不能把所有的清 水都污染了,过路的、住店的,正源源不断地哭着,喊着生出 来。真应该回想那风了,风穿过的门窗,门对着的山,窗含着 的水。门关上了。窗打开了……1996年10月于北京一苇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