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在我的案头,放着一部即将付梓的《绿色的乐章》稿件清样,那淡淡的墨香,犹如浓浓的绿雾,弥漫在空中,使我立时沉浸在绿的氛围之中。  我和作者素昧平生,但好友白冰曾介绍过,在承德地区,刘芳是桃李满天下的老师,是散文界一位坚守的老兵。他从1988年加入中国作协一直在写绿色的散文和报告文学等。从本书的目录中可以看出,在近百篇的作品中,《人民日报》就发表了数十篇,占了全书的三分之一。他的作品已得到全国各大报刊,包括《人民日报》等报纸的关注。各种评论刘芳绿色散文的文章二十多篇。一个用大半生的时光,一直在放歌绿色的作者,确实是难能可贵。  纵观全书,从云南到新疆;从三北防护林区到河北的塞罕坝上,篇篇文章,都留下了他跋涉的足迹。寒冬腊月,坝上林区早巳是一片冰霄的世界,当时的气温已降到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大雪纷飞,道路断绝。但他听说即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高山顶上仍有一对小夫妻日夜都坚守在了望台上,时刻在观察着火情,保护着一百多万亩的大森林,巳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下山了,完全与世隔绝,感动得他久久不能平静。出于一种对森林防火人员的无限崇敬和高度的使命感,他不顾林场领导再三劝阻,执意要到高山顶上去探望。他冒着严寒和风险,独自一人,扒开一米多深的积雪,硬是用双手开出一条冰雪的巷道,爬上雪山,看望和采访了这对不畏风暴和艰险的护林防火员,写出了《雪峰顶上有人家》的散文。  在西北的黄河岸边,他听说有一位年逾八旬的老翁,不顾年迈,自己在九塔山上挖一个小山洞,白天在洞周围植树造林,晚上就宿在这个只能容纳一人,并且得佝倭着身子才能躺下的山洞里。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终于在这座黄土高坡上植出一片葳蕤的绿色,并把这片森林毫无代价地全部献给国家。这精神、这气质、这行动,多么值得我们中华民族自豪和骄傲啊!为此,作者又一次不顾道路艰险、环境陌生,亲自爬上九塔山,在一片落叶堆里,终于找到了蓬头垢面、几乎像“动物”一样在蠕动的张侯拉,他写出了生动感人的作品《野人小记》。  在风沙肆虐的新疆采访时,遇到了大风暴;在人烟稀少的天山果子沟里,被冰雪风沙困了一夜。他和维族同胞一起,不顾寒冷和饥饿,填坑扫雪,人推肩扛,推着汽车一步一步地朝前挪动,直到天亮时汽车才走出了险区。在霍尔果斯边城采访了一对经商的个姐妹,写成了《边城小店》的文章,被国家教委选入全国统编教材,编入初级中学语文课本。  为了宣传承德,反映八县一市人民顾全大局、宁可牺牲自己的局部利益、也要保护好京津水源的高风亮节,他几乎走遍了潮河、滦河及白河的流经区域,写出了《送给京津清甜水》的特写,在《人民日报》的头版发表,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尤其是北京、天津两市的领导高度重视,多次派人或市领导亲自到承德考察慰问,并在经济上给予这片杰出奉献的地区以大力支持和帮助。这是老作家刘芳对故乡的深情与承诺,更是回报。  在“坚持‘三贴近’,讴歌新时代”的精神鼓舞下,刘芳像一个徜徉于绿色王国的游子,到处奔走着、呼唤着、抒写着、歌唱着。现在呈献给读者面前的这部《绿色的乐章》,正是歌者刘芳发自心底的旋律,悠悠中显现出燕赵大地的豪壮,又充满对森林、对草木的关爱。其实,人类本是自然之子,故而刘芳这曲绿色乐章可视为人与自然的和谐之歌,感恩之曲。他用自己的双脚,用自己的行动,踏遍山山岭岭、荒野山村,弹奏着一曲曲绿色的赞歌。  愿文坛多几曲这样的歌吟。  是为序。  (《人民日报》2007年10月30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