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今晚,她又一次梦见它,梦见她的死亡。它静静地躺在那里,躺在生存意识的最深处,远离一切,孑然独存。  她在最后的窒息中睁开眼睛,看到她的房间,她曾经称之为“家”的地方。看到自己的身体--它那么虚弱无助地躺在地上。躺在自己刚购买的“海尔”冰箱旁边,躺在那一片刚换过新地砖的灰蒙蒙的色彩中。当时她执意用这个色调,是否就已预见到自己的死亡?一种极地的感觉,而且被世纪前的冰川高高托起……不!这是死亡前的冰冻感觉,但她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生活里。  她渴了。吃了这种药,是需要大量喝水的。她是医务人员,她‘懂这个。冰箱的一道门已被拉开,她想寻找一听饮料,但那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饮料,没有食品。空空如也,就如同她的躯壳。她的思想,她的灵魂……  死亡,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活着的人没有感觉,而感觉到的人又濒临死亡。这时,任何感觉都失去了价值。  死亡,就是远离一切,远离所有她爱过和恨过的人。  死亡,也是一种终局。当死神匆匆掠过梦境,她就将如黯淡的阴影一般消失,而世界无论再起任何变化,对她都不再具有意义。屋里没有开灯,夜色朦胧。黑暗犹如一眼深井,空气中却弥漫着冬夜特有的潮湿和清新。她在种模糊的意念中,痛楚地撑着双手坐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艰难地爬到镜子前,似乎想看看自己最后的容颜。惨白的脸,青紫的嘴,浑浊的眼睛,还有低垂的眉,乱发披肩,犹如鬼魅一般--现在的她,真的是镜子里所反映的那副模样吗?或者,这只是一种臆造出来的假相?但她害怕被死亡卷进黑洞,犹如现在双眼看到的那样。她舍不得杀死自己,尽管她曾那么渴望过死亡,因为承受不了生命而想就此了结生命。  她闭着的双眼里溢出.一种液体,咸咸的,滚烫的,热辣辣的,充满了生命与激情的气息。这是生存的感觉,决不缥缈,决不虚无,但是绝对压抑。  我还没有死,但已行进在死亡之旅。那是一条不归路。  她重又睁开眼睛,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她感到寒冷,浸入骨髓的寒冷。敞开的窗户飘进一小片冰冷的、轻软的晶体,凉凉地落在她脸上,随即被热泪溶化了。那是一片小雪花,冰冷的使者,带给她一种冰冷的信息--我要去了……  敞开的窗户又似传达出另一种信息:她不愿意去。她希望这个世界还有关心她和爱她的人,会偶尔不经意地抬头瞥见这高楼的窗户,从而走近她,温暖她……  出于同样原因而没有关闭的电视机里,通宵达旦的春节晚会正至半酣。演小品的演员动作夸张,嘴里不停地吐出一连察食期,;不清的、对她已失去任何意义的俏皮话。她头晕目眩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拼足全身力气。想发尝的呼唤,但那一道细弱微小的呻吟,只能令她自己大吃毒惊爹,蘧蟹蚕霆她双耳轰鸣,就像倏地失足坠进了深渊--深渊里悬一片黑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