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是一次“残酷写作”,写了底层小人物的生活走向和对他们生存状态的暧昧的思考。他们实实在在地生活着,但他们的“真实生活”,却以“反生活”的状态出现,往往使作者扼腕叹息。  大音乐家李斯特的父亲对他说:  “你且留意,妇人将要颠覆你的生活!”  大人物如此,小人物何尝不如此!但是,小人物又多了一层颠覆,那就是社会生活对他个人生活的颠覆。  小人物的本性是善良的。  但他们的善良如果仅仅停留在本能的层面,便套随波逐流,在率性而为中被生活所裹挟、所覆盖、所淹没,他们迷失了自己,进入听天由命的消极境地。  小人物的人生,往往就是消极人生。  因此,他们的真情最容易被生活冲走,更多的时候,是下体控制上体。他们不会真正崇高起来,轻者落寞悲伤,重者冷酷绝望,走上质朴温暖的反面。他们不想沦落,却已不能自拔;不想害人,却已留下不仁的疮疤。连哀叹和自醒的间隙都没有。  已难以界定他们是好人与坏人,他们只是为生存而战。  因为他们无足轻重,生活本身甚至不接受他们的归顺,无奈的反抗之后,不是返回起点,便是被淘汰出局。  于是,面对如此低的文明基础,强势群体没理由高高在上。  应该学会悲悯。  只有悲悯,惟有悲悯,方可穿透虚假的繁华、粉饰的排场和伪装的浪漫,窥到真实人性的微光。  所以,这本书的读者定位,应该是那些生活在高处的人们。  2002年11月26日于石板宅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