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爱诗是一种宿命  著名诗人张新泉在鲁迅文学奖获奖诗集《鸟落民间》的序言中说:爱诗是一种宿命.而自费印刷诗集我想也许是另一种宿命吧!谁叫你生活在这个叫“市场经济”的时代呢?屈指算来,这已是第四次自费印刷诗集了,似乎出书的欲望越来越大,尽管自己还不是那么富有。但我依然要我行我素,毅然决定,把这部《自然箫声》变成一本精美的诗集放在案头。  人,究竟是什么?人类生活的终极目的究竟是什么?人生在世,如何才能无愧无悔于生活?……这一连串的问题,是我习诗20多年来经常都在思考的问题。1993年,也是在我人生之旅最受压抑的时刻,一个蓦然的瞬间,我似乎悟到了什么,于是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创作了这部2000余行的长诗《自然箫声》。  是的,爱诗是一种宿命。我常常扪心自问,在人生之路的初始有无数的珞可选择,为何我偏偏选择了诗呢?选择小说、电影、戏剧亦或别的什么不行吗?有朋友曾经为我遗憾过,他说,唉,要是你当初就选择写小说,像你写诗那样执着,也许你早就步入“小康”了。我说,也是,但也不是,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而我今生似乎就只衷情于诗,其它别无选择。  既然命中注定了我要写诗,而且那么专一,但我还是想将它一一变成铅字。为此,我把我的《自然箫声》呈现给爱我诗的读者,也呈献给许许多多像我一样在生活之旅曾经彷徨过,迷茫过、甚至悲伤绝望过的人们。  1998年9月18日诗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