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追花人
  心如清水  ——散文随笔集《追花人》  焦喜俊  写了几年散文,发表了几十万字,出这本自选集,算对自己和朋友有个交待。  原想请名家作序,但一怕给人添乱,二恐作品质量不高被人笑话,莫如将认知和心迹,自己简述。  早时写小说,发表过几十个中、短篇,其间也零星写点散文。此次选辑的多是2007年以来发表的作品,之前的东西,虽显稚嫩,也收录数篇,聊作纪念。计划每篇后面注明原载何时何处,因生性散漫,遗失了部分报刊杂志原件,逐一核查又嫌太烦,只好作罢。  我的散文写作,题材很宽泛,包含了旧时回忆、现实偶记、乡风乡俗、家园亲情、旅途随想、人生感悟等等;有些谋篇已久,有些则是触景生情,信手而得。自由、随性,这是散文写作的好处,不必像写小说一样,穷极心智酝酿主题,架构故事。我反感非得把散文划分成亲情、乡情、游记和文化散文,山水之中自有家国情怀,乡风乡俗蕴涵着人生哲理,东拉西拽,引经据典,未必就有文化;拾人牙慧,酸腐烦人。刻意追求什么,就失了写作的本真。出于这种认知,集子中所选文章,随意排序,不分类别。  草木枯荣,四季更替,于凡俗的生活中,找寻拨动人心弦的东西,发现原生态下的世间大悲大美,将悲悯、爱恨、思念、缠绵诉诸笔端,与别人分享,这是写作者的幸福,而将这些感受用千八百的方块字表达出来,更是散文写作者的幸福。  我不强求每篇作品的质量都属上乘。写作跟其他的活路一样,比如打铁,再好的铁匠锻造的家什也难免出残次品,比如种地,多勤快的农人种出的庄稼也不会一般高。但是我深知文学的属性,每一篇东西都是用心、用情来写的。冷静的、理性的分析,苍白的、无力的叙述,不但不是文学的特征,而且淡而无味。只要用情,即便缺失了一些技巧,亦会引人共鸣,一路写来,让人觉得会意和温暖,足矣。  在同道中,我算个另类。身在金融行业,接触的是钱,每天打交道的也是有钱人和用钱人,社会的功利和浮躁,极易感染身心,而文学恰是个清苦、寂寞的事业,在金融行业中与文学结缘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在我却根本不矛盾,我信奉的是吃喝不愁、养家糊口过得去,便万事不忧。写作于我,是工作之外怡情冶性的一种乐趣。家里悬挂着书法家尚林德先生赠联:“心清自得诗书味,室静时闻翰墨香。”下班之后,沏一杯茶,夹一支烟,端坐书桌前,在稿纸上宣泄思绪,感觉人间享受,莫过于此。因而,文字之中忘幽怨、少激愤,多随性、见平和。  我是个特别散漫之人,丝毫不肯约束自己的性情,喝酒吃肉,见了美女禁不住多看几眼,因而不能如高僧修成正果;胡吹海侃,戏谑找乐儿,也就不能像别的作家一样庄重斯文。但收放有度,不逾底线,心性宽厚,与人为善,不拘小节而已。只要心清如水,做人与作文,都不会讨人嫌。  常怀感恩之心,爱国、爱家、爱亲朋、爱师长,对曾给予我帮助的人们念念不忘,文章的底色,注定是温暖的。  在农村信用社工作几十年,这大家与我的小家,心里的份量一般无二。对我的不务正业,领导给予了足够的宽容,对我的粗豪刻薄,兄弟姐妹给予了善意的理解。不想说感谢,说了,倒显得矫情;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  天空如洗,原野如黛,多姿多彩的生活,浸润的笔墨更加灵动。未来的日子,我会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一定!  2012年9月1日于文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