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石榴花开满树红  最可爱的是它的花,那对于炎阳的直射毫不避易的深红色的花。单瓣的已够陆离,双瓣的更为华贲,那可不是夏季的心脏吗?  ——摘自郭沬若《石榴》  正是“石榴花开满树红”的仲夏时节,我来到了当年中共中央中原局所在地一一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  竹沟,是一个群山环抱、秀岗紧偎的千人小镇。她东邻三尖山,西傍千岩岭,北靠老虎头,南依玉皇顶;一条流水平缓、清澈见底的大沙河穿镇而过,把小镇分割开来;一座三孔大桥横卧河面,又把小镇连在一起。一场雷阵雨过后,天气又放晴了,山镇的景色更显得明媚宜人。蓝瓦瓦的天空像浩淼安静的大海一样,没有一丝云彩。空气湿润清香,沁人心肺,起伏逶迤的远山像洗过一样,历历在目,青翠欲滴,看上去好像往眼前挪近了许多,也陡峭了许多。一时间,我被眼前这如画的景色深深吸引了,陶醉了……  从县城与我同车前来的竹沟革命纪念馆的老王同志,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头,说:“怎么,爱上这个地方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  老王理了理夹着几绺银丝的头发,显得十分激动地说:“当年,刘少奇同志在竹沟时就曾说过,‘竹沟是个好地方啊,有山,有水,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还有着久经考验的英雄的人民。将来胜利了,我还要来竹沟,我们要把竹沟的山山水水装扮得更加美丽!’”  “真的?!少奇同志这样说过?”我边说边掏出采访本,把少奇同志这段话记了下来。  老王冲我笑了笑说:“走吧,到镇里去,值得你记的事情多着呢!”  我尾随着老王,走进小镇,穿过镇中的延安街,来到了一所临街瓦房门前,只见门两边挂着两块长方形的牌子,左边一块写着“中共中央中原局旧址”。右边一块写着“中共河南省委旧址”。这就是当年中原局的大门,它是这样简陋,这样普通,和左邻右舍老百姓的住房一个样。  走过大门,迈进庭院,首先扑怀而来的就是一棵枝叶繁茂、浓荫如盖的石榴树。那盛开的石榴花,一朵朵,一簇簇,火焰般的鲜红,仿佛一把把烛天的火炬。  热情善谈的老王同志指着院里坐东朝西的三间小瓦房和房前的这棵石榴树说:“这就是当年少奇同志的旧居。这棵石榴树是少奇同志亲手栽种的。”  我蓦然觉得眼前一亮,一种无限崇敬的心情油然而生。我又是那样习惯地掏出采访本,不过,我没有急于记,而是走到石榴树下,伸手采下两片嫩绿肥厚的叶子,恭恭正正地夹到了我的采访本里。  老王看着我的举动,显得很激动,他心里仿佛在说,对待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谁不热爱,对待革命前辈创建的光辉业绩和他们伟大的献身精神谁不崇敬呢!老王仰望着满树鲜红的石榴花,怀着深情缓缓地说:那是1938年的隆冬,北风凛冽,寒气逼人,少奇同志受党中央、毛主席的委派,化名胡服,跋山涉水、迢迢千里,徒步来到竹沟镇。他在这所普普通通的小瓦房里一住下,就开始了紧张的工作。召集会议,听取汇报,运筹中原战局,部署各个地区的抗战工作;夜晚,他伏在小煤油灯下,写出了《论党内斗争》这部光辉著作和《论共产党员修养》讲话提纲;他多次走出小瓦房,走到党训班、教导队的学员中间,去到竹沟地区的抗日军民中间,不倦地给大家讲授革命道理;他还冒着生命危险,多次出入白区,亲自指挥敌后的抗日救亡工作……在这个小瓦房里,他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呀!  在少奇同志的领导下,中原各地区的敌后游击战争发展很快,及时肃清了王明右倾投降路线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党的地下组织也有了很大的巩固和发展,使中原地区的抗日烽火又熊熊燃烧起来。少奇同志在竹沟工作的时节,虽然石榴树还尚未吐翠,但是,酷爱石榴树的竹沟人民总喜欢用“火红的石榴花”来比喻当时中原儿女火热的抗日激情和斗争画卷。  有一天,少奇同志和几个青年干部、警卫战士在中原局办公室房后的菜园里帮助群众薅草、松土,从篱笆墙外传来了一阵歌声:  石榴花开满树红,  儿是青年去当兵,  扛枪要出征。  一个呀吱儿喂嘟喂,  扛枪要出征。  石榴扎根深又深,  儿要当兵离家门,  勇敢杀敌人。  一个呀吱儿喂嘟喂,  勇敢杀敌人。  石榴结果甜又甜,  儿去当兵上前线,  抗日保家园。  一个呀吱儿喂嘟喂,  抗日保家园。  ……  少奇同志细心听着这首歌,微笑着问几个战士:你们说,他们唱的这叫什么歌?  一个小战士说:这个歌叫《当兵歌》。  少奇又问:他们编的歌词里,总是离不开石榴,你们说,竹沟人民为什么这样喜欢石榴花呢?  几个青年先是抿嘴笑着摇了摇头,继而有的说石榴好吃,酸甜可口;有的说,石榴花好看,红得像一闭火。少奇同志把目光停在小苏身上,小苏腼腆地低声说了一句:火红的石榴花象征胜利。少奇同志一边薅草,一边高兴地说:对,对,对,石榴树适应能力比较强,在我国南北各地都能栽培。繁殖也极容易,扦插、压条,分株、嫁接都能活,这是一个很好的品质;它的花橙红,它的果皮下药,主治久泻久痢,对驱虫也有良效。我们应该从石榴树这些可贵的品质中汲取教益,受到启发,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做一个深受革命人民喜爱的新青年,做一个推翻旧世界,建设新中国,为共产主义献身的勇敢志士,我们革命者要像似火的石榴花,映红竹沟,映红中原大地。青年们听着少奇同志的一席话,都频频点头,激动不已。  一天,工作之余,正当晚霞初烧的时候,少奇同志和李先念、罗炳辉同志又散步到沙河边。少奇同志看到一位老乡庭院里的一棵大石榴树,不由得驻足沉思良久,不胜感慨地说:我们的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干部,我们的为革命进行了艰苦卓绝斗争的红军战士,都应该像石榴树那样,在民众中扎根、开花,用自己火红的炽热点燃人们心中的希望。这家老乡听到这番由衷的话,受到感染,虽然不认识说话的是中原局书记少奇同志,但他却知道这几位都是肩负重任的领导同志。他很理解这些领导人的。心情,便主动把自己院中一棵酒盅粗的石榴树,窝根刨起,送给了少奇同志。少奇同志就和大家一起动手,在自己住房的窗户下,挖开沃土,栽种下来。从此,少奇同志便经常为这棵石榴树培土、浇水、施肥……从那以后四十个春秋逝去了,虽然沧桑多变,但是,经过四十年的风风雨雨,特别是在十年动乱中,竹沟的群众冒着天大的风险,对这棵石榴树悉心照看,使得它至今能依然旺盛地生长着,成为少夺同志在中原斗争的艰难岁月里,为党为人民日夜操劳的历史见证,成为少奇同志与中原人民血肉相连的象征……  老王说到这里,顿住了话题。而我的思绪却依然还在追逐着他的话音,驰骋在那烽火的年代里。此刻,我仿佛看到,小瓦房的窗户里灼灼闪动着一盏煤油灯苗,少奇同志正伏在灯下蹙眉疾书;身着灰布戎装的少奇同志,仿佛正站在火红的石榴花丛中,向竹沟人民微笑……  此时,我蓦然想起在一本资料中,一位革命青年曾经留下过这样的诗句:  竹沟人民爱石榴,  绚丽浓烈似火焰。  石榴树是他亲手栽种,  灼红榴火是他亲手点燃。  从延安带来的火种,  从毛主席身边掬来的甘泉。  红色竹沟中原地区的心脏,  红色石榴炽热夏日的朱丹。  这是对石榴花的吟颂,更是对当时中原地区英雄儿女火热抗战激情的讴歌;这是对石榴树的热爱,更是对少奇同志的深情缅怀。因为,在这小小的山镇里,珍藏着少奇同志许多可歌可泣的斗争业绩,在这棵石榴树的青枝、绿叶、红花上,挂满了少奇同志许多动人的故事。  后来,我便循着当年中原地区抗日武装力量发展的道路,沿着少奇同志留下的光辉足迹,开始了认真的采访和挖掘。三年多来,我所采来的一件件感人肺腑的故事,犹如一簇簇石榴花,一直在我心中绽蕊怒放,火红火红,仿佛透过硝烟看到那中原沃土在熊熊燃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