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汽车载着如涛的歌声,在山谷间、在原野上奔驰着。远去了,山头的塔影;远去了,坦平的原野;远去了,群山结成的坚固围屏。  唱完了《延安颂》,又唱《到敌人后方去》、《大刀进行曲》,雄壮、有力的歌声在山涧回响,在空中荡漾。刘少奇同志不时地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望着这些斗志昂扬的抗日健儿,听着这嘹亮的战斗歌声,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我们是八路军  汽车朝着西安方向疾驶。  天空乌云密布,压抑住人们的心。车上的气氛由活跃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有的同志其至感到有些紧张。因为,当时虽然处于国共两党合作阶段,但是,武汉沦陷后,日本侵略者看到,抗战最坚决最有力的是共产党,于是,便转变侵华方针,大力进攻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对国民党则采取“以正面诱降为主,军事进攻为辅”。蒋介石集团面临日本侵略者的诱降和来自英、美方面的劝降,加之内部亲日势力的挑动和叛变,部队作战不力,节节败退,国民党统治区日益缩小,而共产党在敌后斗争中却有了迅速发展。因此,他们对抗战悲观失望,对人民力量嫉惧参半,投降反共活动也逐日加剧。对来自延安方面的人员、车辆,他们更是存有戒心,严格盘查,多方刁难。少奇同志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带领同志们向中原挺进,这怎么不让人担心呢?  当汽车行驶到咸阳时,国民党的驻守部队无理地拦住汽车,并气势汹汹地问干什么的?”  “上前方打日本鬼子去!”车上的同志们不加掩饰、斩钉截铁地回答说。  国民党哨兵贼头贼脑地往车厢里东瞅瞅,西望望,他们发现车上坐的还有女同志,便又不怀好意地说:“女人到前方干啥?”  女同志毫不示弱,理直气壮地说:“女人怎么了,我们讲的是男女平等,女同志上前方照样也能扛枪打日本!”同民党哨兵发出一阵淫荡的笑声后,又蛮横地上车检查。他们发现车上带有《论持久战》等大批抗日书籍,更是百般刁难,硬要把这些书籍销毁,方可通行。  少奇同志坐在驾驶室里,开始对国民党岗哨的无理盘查付之一笑,点燃一一支香烟,神态自若,泰然处之。后来,他看到这帮国民党兵痞愈来愈放肆,很是气愤,便跳下汽车,昂然挺立,目光炯炯埤盯着对方。这时车上的同志们也以第十八集团军的名义,向胡搅蛮缠的哨兵提出警告。这帮色厉内荏的家伙一听说是第十八集团军的,又看到一位上校长官威风凜凛地站在他们面前,便慌忙点头哈腰,赔礼道歉。  少奇同志冷眼一瞥,轻蔑一笑,转身登上汽车,“嘭”的一声关上车门。哨兵赔着笑脸,又是“立正”,又是“敬礼”,一副奴颜,“靠这些欺软怕硬的反动家伙打日本,行吗?”车上的同志们无不连连摇头。  汽车卷起一团尘土,疾驰而去,车后面留下了抗日健儿们对反动派的嘲笑。  傍晚,汽车冒着朔风,披着暮色,驶进了古都西安。少奇同志和大家在七贤庄的八路军办事处住了三天,11月28日,为了方便行动,以更加巧妙地对付国民党的盘查,便将随行人员化整为零分头行动。少奇同志仅带了警卫员、副官、机要员等十余人,乘坐火车,到了渑池,遵循六届六中全会制定的路线、方针,开始了中原地区的抗日救亡工作。  少奇同志在渑池八路军兵站紧张工作了一个多月,1939年元月的一天,当时任八路军副总司令的彭德怀同志来到了渑池。彭老总在国民党统治K是可以公开活动的,他在兵站住了两天后,使和少奇同志及其随行人员,乘坐专用火车,前往洛阳。  在有公开身份的彭德怀同志的暗暗护送下,少奇同志一行顺利到达了古都洛阳。一下火车,国民党的卫立煌将军就用汽车把彭德怀同志接走了。少奇同志带着大家,夹在行人中,很不引人注目地步行穿过市区,来到了贴廓巷八路军办事处。  当时,洛阳市虽然可以让八路军公开活动,但国民党顽固派不断与共产党制造摩擦,国民党特务暗地绑架共产党、八路军的事件时有发生。因此,一住下,少奇同志就要求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随便外出。有的同志在这里熟人较多,实在需要出去,就要换上便衣,或者是几个同志一起行动。  少奇同志一到洛阳,就听说有些在洛阳坚持斗争的同志被国民党顽固派暗地绑架走了,心里很生气,也很焦急。他不顾个人安危,前往国民党一战区司令部交涉,与国民党反共限共政策进行了坚决斗争。  在洛阳逗留期间,凡是同志们外出时,少奇同志总爱站在大门口的台阶上,亲自检查战士们的军容风纪,教育大家要扎好皮带,打好绑腿、扣好风纪扣。他总爱说,“不要忘了,我们是八路军。”那时,由于八路军在华北抗击日寇,连战告捷,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因此深受群众的爱戴和尊敬。这样的军队,出现在战场_L,应该是勇猛顽强,不怕牺牲,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出现在群众中,应该是精神振奋,军容严整,尊老爱幼、纪律严明。只有这样,才不愧为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不愧为人民的子弟兵。因此,少奇同志很注意从点滴严格要求,培养战士们的好作风。有一次,大家集体去澡堂洗澡,少奇同志要大家排好队,整理好服装,有的同志帽子没戴正,少奇同志又亲自帮助整理,他还反复交待:“穿过大街一定要走好,要记住,我们是八路军,步伐要整齐,防止让别人抓辫子。”  当雄赳赳、气昂昂的八路军战士走在街上时,沿路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呼喊起来:“天下第一军来了!”他们到澡堂里洗澡,澡堂里的工人、群众和国民党的下级军官,也都这样说:“天下第一军来了!”有的主动让出床位,有的还替他们付款。当然,战士们都礼貌地一一谢绝了。  广大人民群众对八路军的尊敬、爱戴,使同志们感到十分光荣、自豪,同时,他们也越发感到自己肩负的革命责任的重大。他们回到办事处,把在街上和澡堂里遇到的情况向少奇同志一一汇报。少奇同志激动地望着大家,语重心长地说:“人民群众为什么这样爱戴我们,这样信赖我们,正因为我们是八路军,是人民的子弟兵,是真心实意抗日救国的革命军队。”  这铿锵有声的话语,似重锤敲打着每个同志的心。他们一个个攥紧了拳头,憋足了劲,恨不得一下子杀上抗日最前线,把了本侵略者从中国的七地上彻底赶走,让永不屈服的中华民族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当敌机袭来的时候  这是中原大地隆冬季节甩惯常出现的晴朗天气。湛蓝湛蓝的天空清澈如洗,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悬在半空,显得分外耀眼、明亮,它把温暖的光束投向了严寒的大地。  刘少奇同志在洛阳作短暂逗留后,就率领一行离开洛阳向竹沟进发了。他们在洛阳包乘了一辆拉木炭的卡车,大家迅速登车后,警卫员拉开车门,请少奇同志坐进驾驶室去。少奇同志一边上车,一边对坐在车上的同志们说:“大家要记住,在路上,如果遇到盘查,我们理直气壮地亮出十八集团军的旗帜,利用一切机会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以壮我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军威,提高我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声望,同时,也可减少和避免我们此行的麻烦。”  汽车沿着洛阳至南阳的崎岖山路,颠簸前进。一路上,民生凋敝,满目疮痍。  沿途不管环境多么恶劣,日寇多么疯狂,蒋顽多么狡猾,少奇同志始终泰然自若,坚定沉着,表现了临危不惧的大将风度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魄。他是一位运筹中原抗战局势的指挥员,也是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他抓住一切机会,控诉日寇、揭露顽伪,宣传抗战,唤起民众,当仁不让,坚持斗争。就在他们到达南阳的第二天,日寇的十九架飞机窜到南阳城上空狂轰滥炸。当警卫员一看到日寇的侦察机飞来时,就急忙催少奇同志下车隐蔽起来。可是,少奇同志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一动不动,抬头怒视日寇飞机,神圣的中国领空岂容侵略者的飞机如此肆虐,被奴役的中国人民迟早要把这伙强盗赶出去!怒火郁积在少奇同志的胸膛。紧接着,又飞来三架敌机,几乎是擦着房顶低旋狂吼。警卫员焦急地向少奇同志喊道:“首长,赶快隐蔽吧!”  少奇同志依然神色沉着,边走边观察着敌机的动向,并不住地催促警卫员和其他同志:“快,去组织乡亲们迅速转移隐蔽。”“你们也尽快隐蔽,不要管我,我对付这些贼还是有经验的。”  在这样的危急关头,少奇同志首先想到的是群众的安危,同志们的安危,却把个人的生死泞之度外。这样的领导,这样的革命家,怎能不受人尊敬,不为人们热爱呢?敌机越来越多地轮番压顶而来。成吨的炸弹,一股脑儿向南阳古城喷射、倾泻。在警卫员的一再催促下,少奇同志才到东门外菜地的一个土坎处隐蔽下来。  日寇的飞机在南阳城狂轰滥炸之后,又纷纷扬扬撒下五颜六色的传单,便扬长而去。少奇同志叫警卫员捡来一些传单,上面印的尽是一些“中日提携”、“共存共荣”、“同文同种”的鬼话,以及所谓“捷报”。  少奇同志看罢这些传单,不禁怒火中烧,愤愤地把传单往手里一攥,大步向东门走去。  这时,跑到城外疏散隐蔽的群众又都你挤我拥地往城里拥。有的群众拿着传单边看边议论,很多人都在不住地大骂日本鬼子的造瑶、蒙骗,但也冇不少群众摇头叹息,将信将疑。少奇同志见到此种情况,立即跳到城门口,树林旁的一个土坡上,向群众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怒斥敌人的欺骗宣传。他说:“乡亲们,请不要相信这些传单上的欺骗宣传。万恶的日本鬼子派来的飞机,炸毁了我们的家园、炸死了我们的亲人,毁掉了我们的房屋、牲畜,这一切的一切大家都亲眼看到了,难道这就是他们所吹嘘的‘共存共荣’,难道他们在我们的神圣的国土上建设的‘大东亚共荣圈’就是这个样子。各位父老是否知道,在我国的东北,华北、华中,以及全国其它各地的沦陷区,我们的骨肉同胞都呻吟在了寇的铁蹄下,过着非人的地狱般的生活。”  少奇同志的演说,深深吸引了路旁的群众。人们停下来了,静下来了,侧耳倾听着。人们对这位身着灰上布棉制服的演说者虽然陌生,但对他所讲的道理都不禁点头称是,像叙家常一样,感到分外亲切。警卫员们对首长的演说也听得出了神,几乎忘掉了自己的职责,只是当群众的包围圈越来越小时,他们才猛然意识到首长的安全,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他们赶紧跑上去拽住首长,悄悄地说:“走吧,这样太危险了。”  然而,少奇同志却不顾这些。他甩开警卫员的手,依然巍立在七坡上,继续演说:“我们不能当亡国奴,我们的子孙也不能当亡国奴,我们要保卫我们可爱的家乡,保卫我们世世代代用血汗开垦的中原大地,保卫我们祖国的锦绣河山;我们要团结起来,组织起来,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众志成城,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筑起抗日的铜墙铁壁,坚持抗战到底,日本鬼子的飞机、大炮吓不倒我们,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一定会被我们打倒!被我们赶出中国去!”  就这样,少奇同志一遍又一遍地向穿过城门的群众振臂高呼,广泛宣传我们党的抗日主张,越来越多的劳苦群众被他深深吸引,纷纷向他身边围来……  在崎岖的山路上  从南阳到竹沟,数百里路的山道崎岖不平,汽车不通,马车难行,少奇同志便率领大家徒步向竹沟进发。  刚刚四十岁出头的少奇同志,虽然正当壮年,但饱经风霜的身体比较瘦弱,加上这数十天的长途奔波,一路上还不分昼夜地忘我工作,如今跋涉在这尽是怪石嶙峋的崎岖山路上,不可不谓步履艰难。但是,行进间,他饶有风趣,谈笑风生,和年轻力壮的战士们一道向前,从未落下一步。途中,少奇同志还不断关心走在前后的战士:“小同志,累不累?你们要是走不动,可以休息一阵再走嘛。”  译电员小马和小吴,是队伍中间年纪最小的两个战士,只有十六七岁,一个多月以前他俩还是洛阳。铁路东、西机厂的学徒工。少奇同志在渑池时,他们由刘子久同志介绍,才参加了八路军,跟随少奇同志当译电员。今天是第一次徒步行军,一路上,少奇同志不时以父兄般的目光看着他们,亲切地为他们加油鼓劲。到了唐河县,越过一座大桥时,少奇同志回头问小马:“累不累?”小马说:“不累。”少奇同志笑了笑说说不累是假话,冰冷的天,你头上咋汗涔涔的。”为了照顾小同志,少奇同志建议大家在桥头上休息休息再走。  一休息,有的同志便摘下帽子擦汗。少奇同志立即提醒大家:“要注意,不要受了凉。”他又回头望着小马、小吴和几个小战士说:“你们这些小鬼,行军走路也得注意总结经验呀,要向那些经常行军打仗的老同志学习。”接着,他就介绍起行军走路的经验来。  休息一阵后,大家又上路了。  道路崎岖不平,越来越难走了。少奇同志在这一行人中,走得最为吃力。尽管他强打精神行进,多次谢绝警卫员的搀扶,但是,同志们从他那愈来愈沉重的步子中,看出他确实行路艰难。警卫员看到这种情景,心里很是难受,便悄声对副官说:“快想点办法吧,总不能让首长老这样走下去呀!”  副官李拓同志到一个小村子里雇来了一辆小手推车,警卫员在车上铺了一床被子,硬拉少奇同志坐上。少奇同志勉强坐了一程,又坚持下车步行,他说:“坐这小玩意儿,太别扭,还不如步行随便。他让小同志和女同志把背包都放到车上,用绳子一捆,推着上路了。警卫员小苏撅着嘴,望着首长的背影,心里不住埋怨这倒好,本来是为着照顾首长,可是,反让首长照顾了大家。”  进入丘陵地带后,地下党的同志送来了两辆牛车。这回大家满以为首长行路艰难的问题可以解决了,然而,少奇同志却让大家把全部行装都装到了车上,又亲自把两个年纪最小的小马和小吴扶到了牛车上,自己却依然坚持步行。同志们反复劝他也坐上去,警卫员甚至急得泪珠儿围着眼圈转,少奇同志仍执意不肯,依旧甩开双臂,迎着寒风,大步往前一直走去。  队伍里所有同志都感动了。尤其是坐在车上的小马和小吴,他俩随着笨重的牛车的晃动,紧紧依偎在一起,深情地望着首长大步前进的背影,不觉心头一热,滚烫的泪水止不住夺眶而出。他俩清楚地记得,在渑池,首长给他们讲党的事业时,曾说过这样一个故事:西欧一位学者问斯大林,列宁与彼得大帝相比,你觉得怎样。斯大林回答,列宁好比大海,而彼得大帝只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因为列宁是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从事的是人类空前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所以,我们每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共产党员都应该有勇于献身的精神。今天,少奇首长为了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为了宏伟的共产主义事业,历尽艰辛,呕心沥血,关心他人胜过关心自己,对年轻一代更是关怀备至,胜似父兄,这种献身精神不正是一个共产党员高尚情怀的生动体现,不正是每个革命同志、八路军战士都应该很好学习的光辉榜样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