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感时花溅泪  郭友钊  夜,子夜,一盏明亮的孤灯,满天明亮的繁星或孤单的明月,满纸闪烁的文字或独树一帜的文章。这部用三年多的时间写成的书,当称之为《子夜星眸》。作家宋宏建犹豫不决。  在洛阳牡丹花刚刚窜出一片片土褐色的子叶之时,宏建兄让我一读书稿。对于宏建兄出版的作品,诸如《敝帚扫叶》、《流年青词》等,我是熟悉的、喜欢的。有幸成为宏建兄新著的第一批读者,亦是欣然的、渴望的。美酿一般的二十万字,慢慢品味了二个多月。在观赏纷纷绽放的河州牡丹之时,宏建兄来电说,更书名为《子夜捻香》。我觉得“捻香”比“星眸”更确切,更适合于宏建兄对文学、对生活的虔诚礼拜——  一、寻常题材  《子夜捻香》分“故乡速写”、“舌尖记忆”、“家谱素描”等卷,各有其侧重——  “故乡速写”卷,写黄河与洛河之间的北邙山,北邙山巅宏建兄的出生地凤凰台村,村头光滑的石碾,石碾呀吱作响时作者的童年,童年时的饥馑,饥馑中靠山窑顶上挂着红灯笼一般甜蜜的两棵柿子树,从柿子树上可望见青黄交接的小麦、油菜以及房前屋后的麻雀、蝈蝈和被称为“飞黄腾达”的蝗虫……当然,还有在郑州城里宏建兄孤寂中偶遇的蛐蛐、守望的紫藤、邂逅的戴在疯女人头顶上的野菊、祈盼白茫茫的冬雪以及雪片纷至沓来时枯荷的律动……那个时期的村、这个时代的城,属于田园况态的,宏建兄便俯首拾起,再舍不得放下了。  “舌尖记忆”卷,最忆的是“扁食”,那是宏建兄母亲的话:“建好吃烙馍、好吃扁食(饺子)。”母亲几度郑重其事、极为困难筹备的扁食,为一家的过年、为兄弟的参军、为自己的升学,一一均标志人生路上屈指可数的里程碑,也是时代及母爱的缩影,宏建兄刻骨铭心;还有那“饸饹”、“碾转”、“榆钱儿”,一同是时代的记忆。当然,还具有千年历史文化沉淀的美食,如洛阳的水席、肉汤、浆面条,如河南的烩面,如陕西的圪坨、重庆的火锅、贵州的酸汤鱼……故乡的美食养育了筋骨,异绵的美食激发了灵感,宏建兄的字里行间,洋溢着感激之情。  “家谱素描”卷,首先淡描“宋”姓的由来与演变,列出了自古而来出类拔萃的宋氏人物,宏建兄为之自豪,追索自己的影子,或许隐含了自己的上进、奋斗,也光了宗、耀了祖。但这不是本辑的重点。本辑重彩回忆父母之爱,浓墨记述闺房之乐。家境各异,父母之爱的形态千差万别,但本质或许一样,那就是无私、那就是奉献,为了子女无私地奉献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而人生在世,由嗷嗷待哺经节节拔高再回归泥土,前段由父母呵护,后段由妻女相伴,同心协力、同舟共济、同甘共苦……爱在涌动,爱在传承,宏建兄把爱倾情笔端,表达了一种感恩之意。  《子夜捻香》另设“时光书简”和“闲庭走笔”两卷。我观之,五卷的题材均系日常生活,人人均遇。寻常题材,宏建兄文章以有何特色?  二、工笔文章  1978年8月底,宏建兄在他母亲含泪注视下吃上了“扁食”,迈进了高等学府,学习中文专业。从此,宏建兄不仅需要“红薯汤,红薯馍”,更需要的是诸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艳阳天》等精神食粮。春心淋雨,用方块字码文章、成作家的种子,在肥沃的中原厚土里扎根、发芽、破土。从1982年在校报发表文章起,宏建兄便一发不可收,先后出版了《庖丁操厨录》、《虹与剑》、《求求你抛个媚眼过来》、《2006年的第一场酒》、《敝帚扫叶》、《流年青词》、《雪泥鸿爪》等论文集、小说集、散文集、随笔集8部,可谓硕果累累。  纵观宏建兄文学作品的特点,我觉得用“工笔文章”喻之比较适宜。工笔,本为国画的技法,其特点是用笔精谨细腻,通过“描”、“染”等技巧,使画品“巧密而精细”,达到“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形神融为一体的艺术效果。  “古今十八描”,每种描,均以“细”求之。宏建兄的状物描景,可谓精细。如《紫藤》一文对紫藤花的“描”:  “绽放的紫藤花指甲盖儿大小,一群群信鸽般扇动着翅膀飞翔,外面的花瓣由白渐粉,浅紫、蓝紫再到深紫;里层三瓣为纯正的紫色,宛若慈祥的母亲给婴儿喂奶,羞答答搂抱着乳白色憨态可掬的花蕊;而那枝头尚未启封的花苞,依然十月怀胎的少妇一般,幸福地陶醉在一袭高贵、优雅的紫蓝袍内。”  短短的百多字,描了紫藤花的花苞、花瓣、花蕊,其中还绘了外层、里层5种颜色的花瓣,多为精细!  绘出紫藤花花瓣“由白渐粉、浅紫、蓝紫再到深紫”的写法,如工笔画中的“染”,是对作品色彩的处理。工笔画中,“染”有12种,如干染、润染、湿染等。宏建兄使用了“第13种”,属于时间或者历史,是文化方面的“渲染”,由此营造丰富的意象。如“蛐蛐儿”一文,用《诗经》的“七月”、唐代杜甫的“促织”、宋代张镃的“满庭芳·促织儿”等,层层渲染了拼搏路上人到中年的宏建兄“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乡愁。  “工笔文章”,只是对宏建兄文学作品的印象,无力对其“工笔”的技法一一深入分析,在此提出,只想由之抛砖引玉。  三、雅致生活  1982年夏,宏建兄走出校门,自诩为“非著名文学爱好者。”还自创不算名言的警句“文学乃俺的情妇。”宏建兄对待这位“情妇”,可谓情意绵绵无绝期。当教师十年、当地质队员近二十年,“书读多了,便生发感悟;有了思索,便倾注笔端。”从笔端奔涌而出的二百多万文字,只自谦为“自娱自乐”。娱乐的水平如何?宏建兄达到的境界便是“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并明月霜天高;写作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人。”  有一辈子携手这位高贵的“情妇”,宏建兄因此拥有别样的雅致生活。一些人欣赏“雨打芭蕉”,一些人欣赏“碧荷听雨”,宏建兄却达到另外的境界:“枯荷听雪”——我想,下雨的时候,即使冬天,荷还不太枯;下雪的时候,即使秋天,荷已枯透;雪比雨轻,雪比雨柔,柔柔的雪轻轻地落在枯透的荷叶之上,有什么样的声音?我泪眼迷离地阅读如下的文字,仿佛望见宏建兄紧紧地搂着他的“情妇”——  枯荷听雪,那是怎样一种难得的宁馨啊!都市的喧嚣,人间的烦恼,生存的坎坷,所有一切的荣辱毁誉,此时此刻,都在一首窸窸窣窣、窣窣窸窸的雅音古乐里淡化了,远遁了。荷长一秋,人生一世,如果能够静下心来,独坐湖边,陪枯荷听雪,灵魂岂非洗净铅华,达到了本色的境界?  西风渐紧,雪花渐浓,环顾周身,感觉又凝重了几分。我闭上眼睛,张开鼻翼,深吸一口长气,任那落雪如泣如诉,在我满头灰白的发丝间恣意流动;任那音符嘻嘻莲娃,在我半世沧桑的脸颊上纵情弹拨。我想等我七老八十的晚年,如果能在煌煌燃烧的夕阳残照之下,抑或千树万树梨花霏霏之间,优雅地挽着糟糠老妻稳坐雕栏,与枯荷一样默默无语,与枯荷一样镇定自若,一边赞叹青春的美丽和永恒,一边感悟生命的浪漫和短促,一边吟诵蒹葭苍苍里青涩炽热的恋歌,一边守望白露为霜里牵手扶桑的岁月,那该是怎样一幅凄婉动人、但却美轮美奂的图画啊!  ……  癸巳年夏月于河北廊坊  (作者系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地质学博士)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