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向命运宣战的奋进者》  何西来  我认识张雅文好多年了,但真正了解她的风雨人生,却是读了她的自传《生命的呐喊》之后。这部作品使我这个早已年逾古稀,并且颇经历过几番人世沧桑和盛衰荣辱的人,感到一种巨大的心灵震撼。  在这部自传里,雅文用率真而质朴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出生在偏僻荒凉只有一户人家山沟里的女孩子的命运以及她此后几十年的奋斗。为了心中那份崇高的理想,她不断向命运宣战,与命运抗争,以生命做抵押去争取更高的人生境界。她用自己的笔,如实地记录了这个不断向上攀登的坎坷历程。  童年,为了读书她哭着喊着宁可被狼吃了也要去上学;十五岁时她又疯狂地爱上了体育,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从家里偷走户口和行李,一头跑进体工队当上一名专业速滑运动员,成为国家一级运动员;三十五岁时她又疯狂地爱上文学,一心想当作家,从此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拥挤着千军万马的独木桥,最终成为国家一级作家,黑龙江省作协副主席,国家政府津贴享受者,黑龙江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登上了鲁迅文学奖的领奖台。  她的文学创作领域涉及小说、报告文学、传记文学及电视剧本创作等多个门类,在这些领域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电视剧《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几乎家喻户晓,不少作品在读者和观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且,她以一个作家特有的敏感和才气,开拓了自己独特的海外华人题材的领域。她的《韩国总统的中国御医》、《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揭开人类抗衰老之谜》、《跨国之恋》、《打到车臣总统府的官司》等,都是视角独特、思想深刻的海外华人、华侨题材的作品。  雅文并不是一个幸运儿,她的点滴成功的取得,都伴随着血和泪。  我曾开玩笑说:“雅文,在你这一生中,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你都不会走到今天!”  的确,她有过苦难的险些被狼吃掉的童年,有过被伤病摧残的少年,有过受到蛮不讲理的领导压制,遭遇过几乎让她丢掉性命的著作权恶意侵权官司的中年。可以说在她人生的每一步几乎都伴随着生与死、取与舍的考验。正是她那不肯服输的刚强个性,使她一次又一次闯过了生死大关,顽强地闯到了今天。如果没有倔犟的个性,没有聪颖的资质,等待她的必定是像她母亲和姐姐那样重复了千百年的中国劳动妇女的命运。可贵的是,她为了心中那份美好的理想,以宣战的姿态迎接命运的挑战,一次次地冲出绝境,闯出一条常人无法想象的人生道路!《生命的呐喊》是她在心脏搭完六个桥的重症监护室里动意构思的。一个如此顽强的生命是不可战胜的。  苦难可以使弱者颓唐和消沉,苦难却是强者和智者奋发进取的动力和财富。雅文正是这样一个强者和智者。她的人生道路和文学道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在艰难困顿中锐意进取、顽强拼搏、不认输、不言败的女性形象。她有一个不安分的灵魂,一颗不安定的心。她是一个胸怀大志、志存高远的人,不愿也不可能在某一点上故步自封扬扬得意,而是不断将自己向更高的人生境界提升。  这种进取精神和奋斗意识正是一个处于上升期的民族及其知识分子的极其可贵的品格。这就是《生命的呐喊》这部作品的真正价值之所在。她不只在为自己和跟自己一样的在逆境中、在苦难和挫折中奋进的生命呐喊,而且是为一种强韧不屈、刚毅劲健的民族精神在呐喊!如果我们仅仅把《生命的呐喊》看做个人反抗命运不公的倾诉,那就低估了这部作品的社会价值和时代意义,也辜负了作者的良苦用心。《生命的呐喊》中的张雅文是一个出身于社会底层的当代知识女性的艺术典型,她代表的不是她个人,而是社会底层奋斗出来的广大知识女性。  雅文是一个单纯、开朗、正直而热情奔放的人。  无论是她的为人,还是为文,都表现出一种真诚而激情四射的个性,表现出一种社会良知及自觉的社会责任意识,流露出一种弥足珍贵的平民意识和悲悯情怀。她不媚上,不卑下,从不为了取悦什么去写作,即便歌颂崇高伟大的人物,在挖掘人物闪光点的同时,也能以深邃而敏锐的目光探寻着事物的本质,挖掘出更深层的思想内涵。在《四万:四百万的牵挂》这篇报告文学里,她讴歌了著名心外科专家刘晓程用精湛的医技拯救着人类的生命,用圣洁的心灵净化着社会人群的精神境界。同时,她的笔墨也拓展到更深层的、关系到家家户户切身利益的中国医疗改革,触及到中国医疗腐败等诸多体制性的弊端。在她心脏搭桥手术成功之后,她想到的并不只是她个人获得了新生,而是成千上万无钱就医的心脏病患者仍然挣扎在生死线上,体现出一个作家和主人公刘晓程共有的悲悯情怀及崇高境界。她珍爱自己的生命,推己及人,也珍爱更多的弱势群体、下层民众的生命。  《走过伤心地》写的是傻子屯的党支部书记许振中带领全村傻子改变命运的先进事迹。但这部作品并没有止步于好人好事的书写,而是更进一步揭示出导致傻子屯形成的真正原因,揭示出人类的愚昧和社会的冷漠,以及先进人物的自我救赎、社会松绑等诸多深刻的社会问题。  雅文深情而又不无愤激地写道:“一个改变了傻子屯命运的先进人物,全村都富了,他自己家却穷得叮当响,老婆孩子多次自杀未遂。他拯救了全村,唯独没有拯救自己家。他解放了‘全人类’,唯独没有解放自己。多少人摇过许振中这面大旗,现在大旗摇秃了,只摇剩下一根旗杆,多少人戴过这朵大红花,现在花蔫了,快枯萎了。从社会发展与社会价值来看,苦了他一个救活一个村,许振中的确应该奉献,当今中国太需要奉献了。但是,欣赏这种流血的奉献,不能不令人觉得泯灭了什么!我不禁斗胆发问:这就是一个先进、典型、优秀党员的下场吗?当今有多少这样傻乎乎的奉献者?先进典型是天生为某种人为光环的苦行僧殉道士吗?不,他们同样是精英,是国粹,是栋梁,是国家之财富,是没有被铜臭熏臭的高贵灵魂!我不知我的典型自救论能否得到许振中及众多典型的认同。”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报告文学集中,雅文还选入了三篇有关生态问题的报告文学作品。《走过伤心地》、《呐喊,不仅为一个人,一座山》、《放下你的猎枪》发表于上世纪80年代末。这在当时是很有前沿性的题材。三篇作品分别是写人与水土、人与树木、人与动物的密切关系,以此来呼唤人类保护生态环境的自觉意识和不要肆意摧残、践踏其他物种及环境的生态伦理。  《揭开人类抗衰老之谜》是雅文独闯俄罗斯时获取的素材。写的是在极左年代一个献身科学的青年被判刑、被逼出逃的悲惨命运,揭示出一个深刻的主题,个人命运与时代的关系。个人无法超越时代,更无法超越历史。雅文看到了个体生命在历史面前的太多的无奈与悲哀,她呼唤着良知,呼唤人类爱好和平,尊重人的权益,不要践踏无辜的生命。  张雅文不是一个玩文学的人,她视文学为生命,对文学怀着一种崇高的敬畏之心。她对创作,对人生,怀有火一般的激情,而且抱着强烈的求知欲。每每谈起文学,谈起创作,她就瞪大那双并不年轻,但却像孩子般单纯、好奇、探求的眼睛,闪动着渴求的光芒。她渴望得到交谈者对其作品提出宝贵意见,渴望得到赐教。这种求知心理和谦虚态度,是她个性中非常宝贵的特质。正因有了这种出于至诚而非作秀的特质,她的创作才不断进步。她懂得踏着贤者、智者的步伐前进。而且,她耐得住寂寞,把自己关在书斋里一关就是几年,不为窗外的花红柳绿所诱惑,不为点滴荣誉所蛊惑,这在当今浮躁的社会里是十分难得的。  我相信,一个作家去掉了浮躁,就会像“洗尽铅华见雪肌”的梅花那样,留下的是幽香,是沉静,是凌霜傲雪的骨魂。这才是人和文的真境,雅文其勉之!  2011.1.22.写于六砚斋  注:何西来,著名文学评论家,曾任《文学评论》主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