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鸟,森林与孩子》  鸟的鸣叫让我们认出彼此  成为彼此。我们用同一种语言说话  “为什么森林里没有鸟的叫声?”  上午,在森林里,穿过浓浓的雾气你问我  就像看见光照中镜子里的容颜  你的困惑和你的笑揉在一起  长成一条线,在明与暗,星球与星球之间  一阵风吹过。“Hello”  一个四岁男孩的小手伸过来  向你伸过来。他喜欢你的帽子  就像喜欢高高的树冠。他的小嘴噘起  像一条小路伸向你。你告诉我  你喜欢他歪头说话的样子,这让你想起故乡的小鸟  想起鸟叫的声音  2010-12-24  《“Everythingisgrowing……”》  是的。万物在生长……  在故乡的森林  在绿色的房间  在醒来的梦里  花与树淌着露珠,晶莹明亮  像两个躯体,不,是一个  闪闪发光  在翻转的土地上,萌芽生长  万物来自土地,又回归土地  桃树,梨树,苹果树  在季候的轮回中,散发香气  它们也会变成灵柩。黑暗无处不在  直到坟墓上的花环在浩瀚的星空闪烁  直到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  万物在生长……  在醒来的梦里  在绿色的房间  在故乡的森林  2010-12-27  《十字路口》  ——致X  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敞开  在我们面前。花园的石像的手心长出一朵花  照亮我们的路  苏醒的大地。让天风吹进每一条裂缝  十字路口,我们拥抱在一起  不是因为别离,而是为了相聚  我们哭了,不是因为周围的黑暗  而是为了头顶上的那光  2011-1-1  《那里没有钥匙》  这个仿梵高  那个仿塞尚  还有的仿齐白石、朱耷  一层又一层  一张又一张  眼睛盯着画  心里想着孔方兄  手里在找金钥匙  问题是,那里没有钥匙  有的只是画家的心  只要你心的形状吻合  你自己就成了钥匙  2010-9-28  《另一种艺术》  不是缪斯头上的橄榄枝  也不是天使头顶的一轮光环  是嵌入头皮的荆棘  爱的越深,刺的越深  直到全身成为一个伤口  直到在创伤的复原中,荆棘长出花朵  身体盛开着,发出声音  一次比一次更响亮  2010-9-16  《卡门》  葡萄的近亲  草莓的姊妹  野蔷薇长满了她的家谱  蠕动的贝壳,扑火的飞蛾  安达卢西亚的深巷!  每个试图穿越的男人  都被她的小脚绊倒  她精于跳舞  一只脚在床上,一只脚踏进坟墓  2009-5-1  《狮子座》  黄昏时分  遥远的天际  有一个倒放的问号  是狮子座  是狮子  孤独地  卷起了尾巴  2006-11-12  《二十一世纪的镜子》  ——和阿多尼斯的对话[1指阿拉伯诗人阿多尼斯,他1930年生于叙利亚。  ]1  棺材覆盖着胎儿的脸庞  书本  打开,在蝙蝠的眼睛  一朵花  在野兽嘴里闭合  狂人  在岩石的肺里窒息  这  这就是二十一世纪  2009-5-30  《飞鸟与文字》  从一扇打开的门  飞出一片又一片羽毛  落在绿色的山坡  我双手捧起,像捧起高原的白云  ——仰望山顶  两棵树,一个“人”形  一个幽闭的信封里  我读到一些象形文字  形状如飞鸟,露珠,夜莺,玫瑰  时间的隧道草书般舞动  一本书里,我看到一张画  分享的葡萄和期待的水晶  有着同样的肌理和内容  2009-12-12  《萧红》  大地不是梦,而是活着的肌体  ——切·米沃什  一张深入而明晰的脸  如呼兰河上的冰雪  覆盖着河流,树根,声响  河床上的小院,在沉睡中苏醒  睁开双眸,一扇打开的门,漆正在剥落  岁月的屑,以下沉的方式飞升  有关生与死,重与轻  男人与女人,长发与绳索  爱情与不幸……  老屋里的几本书  书上的几个人  人的烟斗,泪水,伤口  玻璃背后那些清白的暧昧往事  像院落里冬雪的反光  熊熊燃烧的是寒风的阴影  在镜面中溶化的阴影  汇成大河的潮汐  从你的额头流入我的梦  失眠,离荒原最近的流放  在雕像与野花之间游走  在人与动物之间穿行  赤着脚,步履轻盈,像长出了翅膀  从场院到大河  从大河到场院  你的生为死孕育出孩子  你的死是生命与泥土的婚礼  你的场,不是情场就是坟场  就像大河的彼岸还是一条大河  2009-12-20,萧红故居  《词语的内部》(组诗10首)  1《沮丧》  夜色如墨  大山一样的沮丧,扑向我  我无力抵抗,无从抵抗  也无心抵抗  终于,成为山里的一棵树  沮丧,是根,也是果  颓唐伤心灰心失望绝望无望  只不过是树杈上的几朵白花  镶嵌着夜,让色更黑  2009-9-14  2《受难》  心惊肉跳的盼望着,回避着  你的出现。你没有出现  六个月了。就像六个世纪。就像昨天  你的呼吸还在空气里  让我没有了呼吸  2009-9-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