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第二日汉武帝临朝,眼见得百官分列在侧,汉武帝揉揉有些浮肿的眼睛,卖了个关子说,朕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怪梦,不知道是祥瑞之兆还是凶险之兆,说出来,请百官们帮朕圆圆梦。  汉武帝说,昨晚上朕正在案牍处理公文,突然一阵迷糊,假寐了片刻。恍惚中,只见得西方昆仑之巅,西王母站在瑶池边上,约我共沐鸳鸯浴。我说我是肉体凡胎,西方路途遥远,那瑶池更是在高高的天上,如何能去得。西王母见说,笑道,我借你一副脚力,如何!说罢,将手一招,从那大宛草原,召来一匹天马,高八尺,长丈二,一身雪白。朕骑上它,感到仿佛游龙一般,腾云驾雾,直奔昆仑而去。如若不是良辰苦短,昨晚南柯一梦,朕已经到了瑶池了。  汉武帝说到这里,“啧啧”两声,表示憾意。  众百官听了,都纷纷击掌祝贺。这件事的本身给大家以许多的想象余地。百官们说,能和西王母有一场瑶池会,不但是武皇帝的艳福,也是大汉王朝的光荣,亦是臣子们的荣幸,等等。内中有那博学一点的人,还适当其时地在这里提到前朝的周穆王。  实际上,汉武帝所说的这段荒唐经历,并非信门胡诌,而是帝王家一个从上古年代流传下来的浪漫传说。它最初的主角是周穆王。武皇帝只不过是给这个蓝本中,加了“天马”这一细节。在遥远的古代,据说周穆王受西王母在瑶池边的诱惑,西匕昆仑,并且与这西王母缠绵过一回。缠绵毕了,勒石纪事,雁过留名,拔出腰间剑来,在瑶池边的-块大石头上,刻下“瑶池”二字。中原人对西域的猜想,对千山之祖万水之源昆仑山的膜拜,大约从那时候就巳经开始。  见他的话引起了大臣们极大的兴趣,尤其是大家将他的梦游瑶池与周穆王当年的事联系起来,这叫汉武帝高兴。帝王虽然贵为九五之尊,不过有时候还需要耍些手段,靠加强神秘感来威慑众人的。  汉武帝这时候的目的才达到了一半。  重要的事情是下文,那就是关于“天马”的事。它才是这个帝王之梦的主角。  汉武帝击了两下掌,要大家静下来。他说:“朕个人的儿女私情实在是件小事,而社稷的安危才是大事。因此我想:西王母的托梦于朕,她其实是给大汉王朝一个昭示,这昭示就是那匹天马,汉王朝想要平定西域,安定边疆,打败匈奴,非得这天马的助力不可。想我大汉,这些年来将士辛劳,每每出征讨伐匈奴,都不得其果,正是因为缺少一支铁骑兵的缘故啊!”  说到这里,汉武帝勃然立起,从腰间拔出剑来,边舞边唱。那歌曰:  天马来,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  天马来,出泉水,虎脊两,化若鬼。  天马来,历无草,经千里,循东道。  天马来,执徐时,将摇举,谁与期?  天马来,开远门,竦予身,逝昆仑。  天马来,龙之媒,游阊阖,观玉台。  汉武帝执剑长吟,如鹤鸣九霄一般,台下一片肃然。吟毕,停歇片刻,突然汉武帝大声喝道:“谁为我分忧,谁为社稷担纲,远去西域不毛之地,或取或夺,牵回那大宛天马来?”  汉武帝话音未落,只见列班中有一人应声作答,愿意请缨前去。  这人叫李广利,也是一位历史人物。他是汉武帝宠爱的李妃的哥哥,虽然身无寸功,但是李妃受到武皇帝的宠爱,他也就混人朝中,成为排列在后面的一名普通将领。李将军明白自己要谋取功名,封侯晋爵,得有一点战功才行,于是时时应心,等待机会。这一刻,时机到了。  汉武帝大喜。  鉴于大宛国那出产汗血马的地方,名曰贰师城,当下,汉武帝金口一开,就取这城池的名字,将李广利封为贰师将军,限他率领兵马,不日启程,开往西域,去讨天马。  这样,一场大汉帝国与大宛国的汗血马战争,自此开始。  让李广利谇样一个小人物来担当这一场历史重责,显然是不胜任的。不光他本人难受,就连今天的我们,站在历史之岸,隔岸观火,也觉得让长安城屮温柔富贵中长大的这个资禀平平的低级军官,承担这场汗血马战争的主角,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按照正史的说法、野史的说法,以及不见丁经传但是流传在民间的说法,这场汗血马之战打了好多年,其规模之宏大,情形之惨烈,成为汉武帝一生对西域用兵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