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当代小说>远山
  群山情在群山苍茫处情在群山苍茫处——长篇小说《群山》序  张玉太通过文学评论家贺绍俊的引见,我和李晓群相识了,他把他的长篇小说处女作《群山》交给了我,我还尚未翻阅作品,我就发现这很是奇妙,难道这是巧合吗?书名《群山》作者李晓群,奇妙的是作者李晓群给我印象就有山一样的性格和气质,高挑的身材,干练、豪爽,两眼炯炯有神,谈吐不凡,是很有几分仗义的直性子人,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直可谓是一见如故。  之后的几天里,我就认真的翻阅了《群山》。我说他的作品有情有爱,颇有情致,浑然大气,这部作品虽然欠缺了必要的剪裁,但他将生活描写得涓滴不漏,巨细无遗,情意浓浓,而令我大为感动的也正是这一点。作者的文学功力有待提升,这不重要,假以时日不难做到;其可贵之处在于那一片深情。我猜想,这部小说应该带有自传性质,这一点,原稿中穿插的大量私藏照片及《尾声》部分所写内容可为佐证。作者对亲人,对战友,对故土,对军营,对事业,对生活中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一往情深,津津乐道。也许正因如此,他竟舍不得对丰富的、原汗原味的生活素材加以裁减,而是悉数保留,一一道来,且如数家珍。对此,从文学的角度看,我虽不赞同,也完全理解。  整部小说内容写的都是往事,从主人公李群山的童年时代一直写到他退休。或欢乐或痛苦,或繁华或落寞,或一帆风顺或坎坷跌宕……曾经那么鲜活的生活渐行渐远。回望群山,一片苍茫,而所有的情与爱,尽在这一片苍茫之中。  作者写了李群山家族中许多的亲人,那里面有的出类拔萃,有的平庸无奇,有的冥顽不灵,而不管怎样,都写得可亲可爱。爱,流荡在书中或者说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作者用大量篇幅描述了李群山对父亲、母亲和兄弟姐妹的深情,这种感情是人天性的流露,尤其是“慈母传”中对母亲的描写,读来令人动容。同时,作者还着力描写李群山那么多可亲可爱的同事、战友,在这些人当中,也是性情、品格各异,但一个个都那么血肉丰满,神肖毕现,我比较喜欢那位“金霸王”、武装部的部长洪金,这是一个个性鲜明,浑身带有草莽气息的军人形象,他身上的缺点一望而知,但优点也是极其突出,这个人物写得特别真实,也特别可爱,看得出,作者对他也是倾注了喜爱之情,甚至写到他浑身的草莽习性也掩饰不住地使用欣赏的笔墨。而《尾声》中对那么多的人一一历数,也都看得出作者的深情。只有笔底含情,方能打动读者。是的在苍茫的群山中,埋藏的不正是作者那一片深情吗?  从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源自生活而不是凭空杜撰的有血有肉的素材,放在书中也显得那么新鲜,像刚出水的鱼儿,欢蹦乱跳。正因对群山的一片深情,作者将生活“照单全收”,我姑且把这称为“生活流”。与那些剪裁精致的“人工培育”的作品相比,我宁可喜欢这“生活流”,因为它毕竟是活泼的,跳动着的。  从《尾声》中得知,作者这部书稿增删九载,可谓呕心沥血,甘苦自知。  好像有位作家说过,小说的艺术,就是剪裁的艺术,作者需把大量的、原始的、生动的、生活素材,把那些有用的人物、细节、最动人的勾勒出来,连结起来,剪去一些枝蔓,就会更浑然一体,就会引导读者更轻松的进入你的艺术世界。如果作者注意到这一点,相信他的第二部作品会是一个飞越,更上一层楼。  我们期待着!  2009年6月21日于北京临风斋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  作家出版社资深编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